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章 邪少之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手中长刀随手向下一挥,一串血珠顺着弧形的刀身飞出,飙射在甲板之上。



    双眼中射出冰冷的凶光,张霈鹰般锐利的目光逐一扫过甲板上膛目结舌的倭人,语气阴寒地说道:“你们全都给我下地狱吧!”



    语毕,张霈虎入羊群般猛的冲向那些倭人,身法迅捷若流光疾电。



    张霈这一生最恨的就是欺凌妇孺之辈,而且对方还是丧尽天良的日本杂碎,杀光他们,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



    杀,屠杀。



    第一次杀人,张霈心中并没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十指稳稳的抓着刀柄,没有害怕,没有担心,没有犹豫,坚定的心更是没有丝毫动摇。



    挥刀如电,出拳如雷。



    刀至尸分,拳至体裂。



    张霈仿佛一尊地狱杀神,脸上带着残酷而邪恶的笑容,斩瓜切菜般轻松连杀七人,每一人都是一刀毙命,脸上的表情僵固在死亡的那一刻。



    直到此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谢成就和杨权才大喝一声,领着怒蛟帮众杀入敌群,面最这些畜生也不用守什么江湖规矩了,一个字——杀。



    康藤吉郎是倭人中最厉害的,但是他却没有冲上去和张霈战斗,而是从背后拔出一把小太刀架在那已经昏迷的少女脖子上,大声喝道:“住手,所有人都不要动。”



    “混蛋。”张霈碎了一口,双眼仿佛两柄利刃冷冷地钉在康藤吉郎脸上,咬牙切齿道:“卑鄙。”



    张霈怒不可揭,手腕向下一沉,长刀将一个从背后偷偷袭来的倭人劈成两半,失身向着两旁分裂而开,鲜血内脏狂喷而出。



    长刀遥指康藤吉郎,张霈暴喝道:“放了她。”



    康藤吉郎惊惧的躲在昏迷少女身后,小太刀架在她雪白修长的玉颈上,沉声说道:“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你要杀我,这个女人也活不成。”



    亡命之徒,此时丧家犬般被张霈逼到绝境的康藤吉郎绝对不是恐吓他,反正横竖是一死,他已经没有任何顾及。



    深吸一口气,张霈沉声道:“你想要怎么样?”



    康藤吉郎凶狠道:“你们所有人都退开。”



    谢成就和杨权担心人质安全,纷纷后退,张霈双脚钉子般钉在地上,寸步未移。



    那些身上多多少少带着伤痕的倭人也全部围拢到康藤吉郎身边,将他护在中间,双方变成了对峙的局面。



    初出江湖,张霈毕竟是第一次与人生死相搏,在激怒下动手杀人也是靠着一股武勇,江湖经验实在有限的紧,如果他抢先出手救下那名少女,现在的局面就不会如此被动。



    康藤吉郎紧了紧手中的小太刀,看着张霈的眼睛说道:“只要你答应不杀我们,我就放了这个女人。”



    张霈目无表情,神情冰冷,淡淡道:“如果我说不呢?”



    康藤吉郎心中发狠,左手“唰”的一声,一把扯落少女身上残损的衣裳。



    一件细绳断裂的肚兜勉强掩住外泄的春光,娇嫩无暇的肌肤,勾勒出小巧**可爱胸形,玲珑有致的身材,光洁平滑的小腹,惹人遐想的神秘之地,浑圆修长的玉腿……



    张霈眼中杀意滔天,手中长刀感受到主人狂猛的杀气,轻轻震颤起来。



    虽然现在是剑拔弩张的时候,可是七八名倭人仍然偷偷侧目注视着少女美丽的身体,双目中射出淫邪的凶光,喉结滚动。



    杀,一定要杀了他,张霈心中从来没有如此想要杀死一个人。



    割断捆住少女的绳索,康藤吉郎狞笑道:“少说废话,你答是不答应?”



    谢成就和杨权不忍少女受辱,几乎就想应承,可是看着脸色铁青的张霈不说话,却也没有贸然答应。



    按理说,张霈根本不是怒蛟帮的人,谢成就和杨权要做什么决定根本不用看他脸色,也轮不到他插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下意识依照张霈的指示行动。



    让少女柔软的身子靠在自己上上,康藤吉郎说道:“只要你发誓放我们离开,我立刻放了她,否则……”



    话音刚落,康藤吉郎伸手扯落少女胸前的肚兜,他的威胁赤裸而直接。



    虽然是未成熟的青涩少女,可是胸部却已经很可观,康藤吉郎淫笑着大力揉捏起来,感受着少女乳峰那惊人的弹性。



    风,突然停了。



    康藤吉郎的笑声嘎然而止,只见空中一道凛冽的白色寒光一闪而逝,快似闪电,迅若流星。



    光,忽闪即消,仿若从未出现。



    康藤吉郎亡魂皆冒,伸手揽着少女纤细的腰身,没有任何犹豫的疾退。



    只见护在自己身旁的七八名倭人,眨眼间全部被杀灭,而且死状极惨,鲜血飞溅,内脏器官和身体组织七零八落的流了一地。



    谢成就看着张霈的背影,只觉那略显消瘦的身影瞬间变的高大起来,那根本不是人的速度,至少在他三十年黑道生涯中从来没有见过比这还要快的速度。



    失去生命的尸身不住抽搐着,康藤吉郎仿佛又回到了那艘货船上,只是他们从猎人变成了猎物,成为了别人虐杀的对象。



    张霈刚才怒激攻心,一时间竟然使出了潜藏在身体里强大的异种能量,一举杀灭了除了康藤吉郎以外所有的倭人。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康藤吉郎再次大喝,同时被张霈刚才鬼魅般迅猛的一击所惊,小太刀刺入了少女洁白细腻的脖子,娇嫩柔滑的玉颈上立时显出一道血痕,渗出了一滴殷红的血液。



    红白刺目相交,诡异而美丽。



    张霈果然再不敢妄动,只是冷冷的打量着康藤吉郎,那眼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放下刀。”康藤吉郎这次是真的怕了,狂吼道:“我让你把刀放下。”



    赶狗入穷巷,张霈无奈之下,松手任由长刀落地。



    将少女的身子挡在自己身上,似乎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安全,康藤吉郎再次吼道:“中原人一言九鼎,只要你发誓不杀我,任由我离开这里,我就放了这个女人。”



    张霈知道自己已经错失了杀死康藤吉郎的最佳机会,他装模作样的竖起三根手指,伸手擎天,大声说道:“我张霈在此立誓只要康藤吉郎放了手中的姑娘,就任由他离开这里,绝不阻拦”



    不杀你,不杀你那就让你比死还难过,虽然从来没有对人用过刑,不过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张霈知道的绝对不比这个时代任何人少,说起用刑之道他简直可以称是个中翘楚。



    《满清十大酷刑》和《世界残酷写真》之类的片子可是后世网络上很流行的经典影片,既然你这么怕死,那你就好好等着吧!



    强压下心中无名火,双目中射出仿若实质的神光,张霈沉声一吼:“还不放人。”



    康藤吉郎松手放开怀中少女,任由她的身体滑倒在地上,不过那柄小太刀却还死死的握在手中。



    张霈身形一闪,将少女揽在怀中,手中一件宽大的斗篷将她的赤裸的身子包裹起来。



    双手抱着昏迷的少女,张霈淡淡的说道:“谢大叔,让人将船上所有的货物搬走。”



    张霈沉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的起伏,也不知道是喜是悲,不过却带着不容违背的威严。



    老持沉重的谢成就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安排人手,指挥手下将帆船上的货物全部搬上快艇,一一运往“水蛟”号。



    康藤吉郎看着那些货物一点一点的被搬走,脸上露出如丧考妣的表情,眼中却透射出深深的贪婪与不甘,不过此时他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干涉对方行事。



    当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以后,张霈看也没看康藤吉郎一眼,向着谢成就和杨权道:“我们走。”



    一行人顷刻间退的干干净净,回到“水蛟”号甲板上,张霈小心翼翼的抱着昏迷的少女进入船舱,交给随船的大夫,不用他吩咐,对方立刻开始施术救人。



    天空阴暗,可是怒蛟帮众人脸上的表情却要比昏沉的天空还要阴沉,所有人都不甘心放过康藤吉郎,可是迫于张霈的誓言却又无法出手。



    张霈重新回到甲板上,看着脸色沉凝的谢成就和一副不甘心表情的杨权,冷冷笑道:“谢大叔有没有兴趣指导在下如何使用火炮?”



    “你要学开炮?”谢成就眼中满是疑惑,不过瞬间又露出了然神色,但是又有些担心:“张兄弟……你刚才……”



    “不问天,天有忧,无解;不问地,地有恨,难平。”眼中精茫异议,张霈淡淡道:“对那些畜生还讲什么江湖道义,不杀光那些杂碎我誓不为人,如若老天真要因为我背誓而惩戒我,那我也心甘情愿。”



    听了张霈的话,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怪怪的表情,仿佛是才认识他一样,张霈给人感觉很邪,但又不是那种令人唾弃不屑的淫邪。他说话行事完全不按常理,是个不能用寻常眼光测度的人。



    邪,这是船上所有人对张霈的感觉,也是以后江湖上的人对他的感觉。



    “好一个不问天不问地,哈哈哈……”谢成就抚着颌下短须,眼中满是赞赏神色。



    “来人,装弹。”谢成就大手一挥,命令立刻被执行。



    一门火炮被调整好位置,炮口正对康藤吉郎所乘的帆船,火药和铅弹已经填充完毕。



    张霈手中拿着火把,腾窜的火焰照耀下,此刻那张英俊的脸,仿佛散发着妖邪的魅力。



    “砰!”炮身大震,炮弹冲镗而出,在空中划出漂亮的抛物线,准确命中对方帆船。



    开炮原来是这么一种爽快的感觉,特别是目标是日本人的时候,一炮下去,简直是痛快淋漓,那感觉舒畅的无法形容。



    康藤吉郎不能置信的看着帆船的甲板上那被火炮轰出的巨大孔洞,大声的吼叫起来:“你说过要放了我的,你不能……”



    “我是说过,不过现在我食言了,反悔了。”张霈淡淡道:“你以为我会和你将什么规矩,道义吗?通通***是放屁,老子告诉你,我迟早灭了你们东瀛矮子国。”



    说完,张霈继续点燃火药引线,连续发动了数次炮击,帆船顷刻间化成一艘火船,康藤吉郎声音在火焰中越来越低,终于消失湮灭在滔天的烈焰中。



    原本张霈没有打算如此干脆的杀死对方,不过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了,为了不多生事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还是选择直接击沉对方的帆船,若是康藤吉郎这样都死不了,那就让他在海中喂鱼好了。



    此役之后,“水蛟”号上的人对张霈敬畏有加,连谢成就和杨权也不例外。



    而背地里,因为张霈做事说话做事透着一股子邪气,有人开始偷偷用“邪少”来称呼张霈。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赤峰新闻  乌海旅游  中卫资讯  眉山旅游  嘉峪关旅游  廊坊时尚  钦州旅游  桂林学校  汕尾论坛  林芝地图  衡水新闻  六安论坛  中山时尚  黔南地图  泰州地图  伊犁学校  淮安新闻  中山时尚  黑河地图  商洛学习  连云港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临沧新闻  临夏新闻  辽阳旅游  伊犁论坛  金昌论坛  潜江地图  汕尾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十堰论坛  南通时尚  重庆学校  阜新地图  阿拉尔地图  北海资讯  商洛论坛  湘西旅游  郑州地图  十堰论坛  潍坊资讯  德宏时尚  湘西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临沂资讯  盘锦学习  怒江论坛  廊坊时尚  商洛学习  西安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