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七章 海上漂流生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量的海水仿佛挣脱铁索的洪荒凶兽,疯狂的汹涌而入,张霈将韩宁芷紧紧抱在怀中,身体猛的背转向后,用背脊硬生生抗住了海水的冲击。



    极不稳定的乱流在房间中四处涌动,大量物件随着暴开的裂痕被卷了出去,此时情形已经非常紧急,要想返回上一层船舱已是不能。



    张霈当机立断,左手抱紧怀中佳人,右手拉着那楠木衣柜,随着海中暗流被卷出船舱。



    虽然抱着一个人,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张霈的动作,就在肺中的空气将要衰竭的时候,另一口气又自动地由体内生出来。



    那种身心舒爽的感觉再次涌遍全身,张霈注意到后面那口“气”非从天而降,而是体内那气旋中衍生出的真气,生生不息,循环不绝。



    这时张霈连身处险境也忘了受,小腹奇热无比,天灵却寒气浸浸,体内气旋不住流转回旋,遵循着古怪的筋脉运行。



    在阴沉的大海中,张霈的眼睛却越发明亮起来,他清楚的看到黑漆漆的海底那些险峻嵯峨,形态各异的山峦轮廓。



    每一口气将近的时候,气旋便分出一股真气,在全身流转循环一次,配合默契。



    气旋旋转缓慢而稳定,源源不绝的真气更是生生不息,张霈虽然不虞气闷窒息,可是韩宁芷却是痛苦不堪。



    张霈张口吻住韩宁芷香甜柔软的香唇,不过这一吻并没有任何欲念成分的在里面。



    故技重施,只不过第一次是对左诗,而这次是韩宁芷。



    张霈啜紧韩宁芷娇艳欲滴的红唇,真气绵延不绝的通过舌尖流往韩宁芷体内,终于使她缓过气来。



    当他们随着楠木衣柜一同浮出水面的时候,张霈才慢慢的松开了那柔软但冰凉的双唇,而韩宁芷早已经昏厥过去,人事不醒。



    而此时在“水蛟”号船舱里,谢成就也得知张霈下船舱去救韩宁芷的事。



    “这可如何是好?”谢成就如遭雷击,当场愣在那里,最终无奈的摇头叹息道:“希望吉人自有天向,我们还是准备蹬岛靠岸吧!”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整个船底已经完全被汹涌而入的海水淹没,那隔水板已是不能打开。



    所有待在船舱中的怒蛟帮众不禁想到,难道这个全身邪气十足的小伙子真的就这么葬身海底?



    在不远处的海民已经能够看见谢成就口中的岛屿模糊的轮廓,但是张霈抓着楠木衣柜,却被无情的海浪卷向大海深处,一转眼,就彻底消失在飘摇的暴风雨中,踪迹全无。



    谢成就重新回到甲板上,走到掌舵的杨权身边,脸色十分难看:“方向上有没有什么问题?”



    杨权被冰冷的海风雨水浸润的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点头道:“如果不出大的变故靠岛蹬岸应该没有问题,船舱怎么样了?”



    谢成就语气生硬道:“张兄弟下舱底救人,结果……”



    “什么?”杨权和谢成就最初的反应相同,而且常年航海的经验也告诉他,在这样的暴雨天气下,落水后获救的几率是相当渺茫的。



    半晌后,杨权才惋惜道:“天妒英材。”



    风高浪急,虽然海岛已经近在眼前,不过想要安全靠岸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水蛟”号船体坚固,否则根本支持不到现在。



    张霈让韩宁芷浮在木柜上,他自己则紧紧抓住柜子边沿,在如此恶劣的气候下,木柜肯定是承不住二人重量的。



    “老子年纪轻轻,还有大把美女等着我去宽慰她们的身心,老天也太不开眼了,怎么能让我在这里就翘掉?”眼见“水蛟”号离自己越来越远,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张霈不禁破口骂道。



    张霈是被楚素秋从洞庭湖里捞上来的,俗话说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看来老天还真会开玩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霈终于坚持不住,陷入了昏迷中,不过手却是死死的抱着木柜,坚决不肯去作海龙王的女婿。



    当刺眼的眼光将张霈惊醒的时候,他睁开有些迷糊的眼睛,平静的大海连个鬼影都没有。



    这海上的天气也真他妈奇怪,变脸的速度和女人有一拼。



    张霈用力一撑,翻上木柜,伸手在怀中一掏,还好没有弄丢,张霈松了口气,发现自己贴身放着的那张从薛明玉那里敲诈来的人皮面具还在。



    侧头看着仍然陷入昏睡中的韩宁芷,张霈凑上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入手处热度惊人,而韩宁芷的身子则颤抖的卷缩成一团,瑟瑟不休。



    昨天韩宁芷本来就受了惊吓,刚刚服药躺下又被卷入冰冷的海水中折腾了一夜,对于她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没有挂掉已经是奇迹了。



    张霈没有学过用内力救人之法,无奈下只能俯身寻上那冰凉的柔软处,一道炽热的真气缓缓而有力地送往韩宁芷的体内。



    “嗯嘤!”这一吻足足吻了半盏茶的时间,就在张霈舌头都快麻木的时候,韩宁芷鼻腔中终于哼出一声**,转醒过来。



    韩宁芷秀气的睫毛微微一颤,发现有人正亲吻自己,惊怒焦急之下,她连忙用力推开张霈。



    “宁儿,对不起。”张霈的身体不知道在海中浸泡了多久,现在被韩宁芷一推,乏力之下,竟然重重的摔倒在木柜上。



    当看清吻自己的人是张霈的时候,韩宁芷芳心纷乱如麻,不过却隐隐泛着一丝羞意,她急声问道:“张大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你不要担心。”张霈苦笑道:“宁儿,刚才我是为了救你,希望你不要怪张大哥。”



    听张霈又提起刚才的事,韩宁芷娇羞的低头不敢看他,也不知道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暴风雨过后,湛蓝的天空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碧波荡漾,昨天那恐怖的一幕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艳阳高照,洁白的云雾在天空悠闲的飘荡,木柜随着高低起伏的海浪飘在茫茫大海中,不知将去往何方。



    张霈此时实已筋疲力尽,伏在木柜边沿,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在暴风雨中漂流了整夜,好容易才捱到风平浪静,无论他体内力量如何强大,只能助他应险退敌,而不能一直不停歇的抵御来自浪涛最狂暴的打击。



    当暴风雨过去之后,张霈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体内真气接近油尽灯枯的劣境,好在他昏迷了仍死死抱住木柜,否则必定尸沉大海。



    现在张霈全身仿佛被万千毒蚁无情咬噬,肌肤寸寸欲裂,连举手抬臂的力量也没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韩宁芷出手推开张霈后已然后悔,现在见他竟然昏了过去,心中百感交集,一头扑在他身上痛哭起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张霈伸个懒腰,心中诧异,力量不但完全恢复,似乎还精进不少。



    “张大哥,你终于醒了。”韩宁芷喜极而泣,娇柔的身躯再次扑到张霈怀中,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训全然忘了。



    张霈看着自己怀中的人儿,一张俏脸仍带着珠泪痕迹,梨花带雨,艳丽无方,一双秀眸秋波横流,美妙难言,不禁忘了答话。



    “张大哥,你在看什么?”韩宁芷被张霈如婴儿般抱在怀中,浑身轻颤,见他一双眼睛愣愣的盯在自己脸上,芳心不由羞怒交加,眼波薄嗔含怒,更是摄魂荡魄。



    “当然是看美丽的宁儿了。”张霈嘻嘻笑道:“宁儿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



    “张大哥,你笑人家,我不理你了。”韩宁芷嘴上虽然说的倔强,可是身子却还是腻在张陪怀中不愿起来。



    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暴风雨过后宁静的片刻,半晌后,韩宁芷才幽声问道:“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超出张霈的回答范围了,不过他仍然强笑道:“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上面的回答可以理解成《列宁在一九一八》中,列宁的警卫员瓦西里曾对妻子说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意思就是说张霈也没有办法。



    想了一会儿,张霈又补充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张霈随口一句安慰的话,不过韩宁芷却露出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



    坚实的楠木衣柜仿佛一只小船,载着张韩两人在海上漂流。



    人如果没有饭吃能够坚持七天,但是一旦不及时补充水份,却连三天也支持不了,而张霈现在面临的处境却是无水亦无食。



    虽然柜门已经打开,但是里面的一些小格子却是没有任何损坏。没费什么力气张霈便将格子逐一弄开,里面装着一些贴身衣物,上好丝绸布料和一些针线,还有几两碎银子。



    只是在这前无村后无店的海洋里,这钱财实是无用之物,由于浸了整晚的水,所有的东西都已湿透。



    看了一阵,韩宁芷失望道:“没有吃的东西?”



    “傻丫头,谁会将吃的东西放在这样的柜子里?”伸身在韩宁芷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张霈浅笑道:“不过我们的运气也不算太坏,今天肯定不会挨饿了。”



    韩宁芷疑惑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张霈神秘一笑,说完便开始忙活起来。



    利用布料张霈很快制成了一张简易的船帆,然后将衣架当成桅杆,虽然是极度简漏的东西,但是他们的“小船”前行的速度却因此快了两倍。



    接着他又用针线表演了钓鱼的绝活,在韩宁芷眼中,张霈简直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化身。



    生食的味道腥气极重,但此时也顾不得这些了,张霈几乎是逼着韩宁芷将生鱼片吃下肚去。



    不过韩宁芷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喝鱼血,张霈说她不过,最后干脆狠下心捏着她的秀气的琼鼻硬生生将鱼血灌了进去。



    一切事情都忙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做帆,钓鱼,喂韩宁芷吃东西,张霈折腾了一个上午,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此时张霈才发现自己身上湿衣紧贴在自己身上,很不舒服,张霈一身异力护身倒也罢了,要是韩宁芷病倒了可就麻烦了。



    想了一会儿,张霈对韩宁芷说道:“宁儿,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乍然间听到这样一句话,韩宁芷不能置信的看着张霈,发现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她羞涩的低声问道:“为……为……什么?”



    张霈看她的样子,暗怪自己糊涂,连忙解释道:“你的衣服都湿了,我害怕你身子受不住。”



    韩宁芷俏脸上浮出一丝红霞,声音低无可低:“能不能不脱?”



    “不行,要是你生病了,在海上可没有药物和大夫。”现在可不是撒娇闹别扭的时候,张霈不容拒绝道:“我转过身去,你赶紧将湿衣服脱下来。”



    韩宁芷见张霈说完之后,便依言背过身去,加之湿衣贴在身上也却不好受。她略为一怔,双手解开湿衣,露出雪白光洁的女体。



    突然一个急浪袭来,木柜摇晃起来,身子盈弱的韩宁芷吓的放声尖叫起来。



    张霈担心他出事,转身一看,双眼再次重温那刺激香艳的一幕。



    韩宁芷胸前的娇挺微微隆起,虽然赶不上左诗和楚素秋那么丰满,但是胜在外形优美,娇俏玲珑。



    注意到张霈火热的目光,韩宁芷忘了尖叫,俏脸整个绯红一片,死死将双腿夹紧。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廊坊时尚  三明时尚  嘉峪关旅游  伊犁论坛  临夏新闻  松原时尚  钦州旅游  钦州学习  佳木斯论坛  长沙娱乐  四平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徐州旅游  海西论坛  桂林学校  西安新闻  湘潭学习  中卫资讯  贵港资讯  商洛论坛  迪庆旅游  乌海旅游  长沙娱乐  济宁新闻  南通时尚  黑河地图  七台河地图  思茅新闻  眉山旅游  张家口时尚  海口新闻  宜昌地图  中山时尚  广安学习  桐城学习  西安娱乐  大兴安岭学习  七台河时尚  潍坊资讯  那曲地图  中山时尚  嘉峪关旅游  深圳学习  益阳资讯  诸城旅游  郑州旅游  吴忠旅游  西安娱乐  十堰论坛  那曲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