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八章 尴尬的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宁芷芳心微微一颤,接着整颗芳心便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感觉塞满。



    凝视着张霈刀削斧劈般冷俊的五官轮廓,以及脸上令自己心动不已的邪邪微笑,韩宁芷心底深处一股欲潮刹时被引爆,不能自已的迷醉在欲望的汪洋大海中。



    张霈并非第一次与韩宁芷身体进行亲密的接触,但是今天的她却微微有些不同,敏感异常。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和突破了素女玄心功第七重有关?张霈心中微诧。



    《素女玄心功》是东溟派镇派神功,单婉儿只说不适易男子修习,但真相却是东溟派尚系男子根本没有资格修炼,这也是东溟派一直以来都是单系女性当家做主的原因。



    单婉儿因为张霈突发其想的睡要拜她为师,所以才破例传他神功,事后她也曾疑惑,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这个非常唐突的要求,最后甚至于心甘情愿让他叫自己姑姑。



    而且张霈也不知道当他开始修炼《素女玄心功》的时候,每一次运功,升华淬炼自己精、气、神的时候,同时也在炼化白蛇残留在他身体内的血肉精华。



    随着进一步融合的完成,张霈聚手投足均散发着男性特有的魅力,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天皇巨星级别的国际大腕。



    被张霈身上无意间散发出的神秘魅力吸引,韩宁芷伸出纤纤玉手,轻轻缠着他的脖子,美眸凝视着他,娇嫩的香唇微分,大胆的吻住了张霈火热的唇。



    张霈虽然没少和韩宁芷接吻,但那都是在他主动的情况下,从没有发生过对方主动的情形,这是他第一次享受韩宁芷柔滑丁香的主动服侍。



    韩宁芷仿佛着了魔一般,疯狂的用两瓣香菱亲吻着张霈的唇。



    张霈很温柔,很体贴,很配合。



    废话!现在的情形只要是个正常男人,能拒绝合作吗?



    直到两人都吻的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在檀唇间连着一丝透明的细线,闪动着欲望的光亮。



    韩宁芷的玉体轻轻伏压在张霈身上,后者轻笑道:“宝贝,刚才舒服吗?”



    “一点也不舒服,难受死了。”韩宁芷娇笑道:“弄得人家嘴上都是口水,差点就喘不过气来了。”



    说完,她就伸手想要揩去嘴上遗留的唾液香津。



    晕!这次好象完全是她占主动,怎么到头来又是自己不对了,女子真是心口不一。



    张霈邪笑道:“不要动,让我来帮你清理。”



    张霈伸出鲜红的舌头在韩宁芷香甜的檀唇上轻轻舔舐,那如蜂蜜般甘甜的津液被他的舌卷入口腔中。



    “咯咯……”韩宁芷娇笑道:“哥哥,不要再舔了,好痒啊!”



    张霈闻言笑道:“宝贝,你的香津玉液可是这世上最甘甜的美味。”



    韩宁芷乍闻如此甜言蜜语,心中甜丝丝的,已被幸福填满,真是容易满足的小女人。



    以前张霈无聊时从那些女性杂志上看了不少关于丰胸按摩术的纹章,而且似乎还真有效果,经过他连续几天的**,韩宁芷的变化明显。



    至于张霈是出于无聊还是什么别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既然方法有效,我们只重结果,动机直接忽略。



    以前张霈是口水说干了,他的女朋友也不愿意他将理论变成现实,而现在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当然不会放过。



    不管什么是,从萝莉开始总是比较容易,换句话说,一切从娃娃抓起。



    虽然张霈并不是第一次看到韩宁芷娇艳的裸体,但是这情形仍然使他心中一荡。



    心爱的男人,为了自己的身体能够更加美丽动人,甘愿做任何事情,韩宁芷的心情有多激动是可想而知的,说穿了这才是刺激她雌性荷尔蒙分泌,身体快速发育的真正原因。



    张霈又开始为韩宁芷按摩了,她的身体也渐渐有了感觉,不过没有质的积累,如何有量的变化,这按摩还是长时间坚持才效果的工作。



    否则除非是做丰胸手术,哪里有什么跳过发育期,直接罩杯升级的方法?



    由于正处在生长发育期,张霈发现韩宁芷的身体异常的敏感,轻轻碰触即难以忍受,像这样大力揉搓她能受得了才怪?



    处子还真是不堪情挑啊?难怪项少龙在古代活的滋滋润润,乐不思蜀,从来没有考虑过回去的问题。



    说来也很奇怪,张霈自从到了名代,完全没有考虑过要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回去,这倒和项少龙的想法相一致。



    你说这里一没有电视,二没有电脑,连个灯泡都没有,上厕所也没有冲水系统,衣服穿起来麻烦又别捏,但是为什么张霈就没有考虑过回去的问题呢?



    思前想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在这个时代有钱就是爷,真正的爷,完全可以无视法纪,任意妄为。



    有喜欢的东西就买过来。你不卖。好,没有问题。你不买我就抢;有喜欢的女人带回家,什么?你不愿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这没有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的时代哪管你愿不愿意。



    这里这么自由,只有傻子和没有本事的人才想回去,项少龙不就曾想若自己能重返廿一世纪的现代去,把初相识的女人就甘愿服侍你上厕所的事情透露出去,那时候可能要排队坐时空机来这里的男人,可以绕上地球几个转。



    张霈虽然还没有享受过让初次见面的美女服侍自己上厕所,但是她却有幸两次为美女服务,虽然是个小美女,但是也不差了,果子迟早是会成熟的。



    韩宁芷见张霈心神不属,娇嗔道:“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没事,没事。”张霈笑道:“亲亲小老婆,以后哥哥天天像这样给你弄好不好?”



    见韩宁芷闭口不答,脸上一副似快乐似痛苦的表情,张霈继续道:“宁儿,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我们就不弄了。”



    “不要……不……不要停……”韩宁芷羞涩的闭着眼睛,不敢看张霈。



    “宁儿,现在你有什么感觉?”张霈手中不停,嘴里也不停。



    “你……你坏……”韩宁芷嗔怒不依。



    “咦!我不辞辛劳的为你无偿奉献,而且不计回报,完全是新时代雷峰、焦裕禄,怎么就变成坏人了呢?”张霈加大手中力道,“好宁儿,我不会辜负你的希望,正卖力地想要完成你给我的任务,你可要记住哥哥对你的好,哥哥一级党校可不是白念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可是牢记心间的。”



    “哥哥,宁儿……宁儿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韩宁芷身躯一阵娇颤,檀口中轻吟道:“你……你欺负我……我……我不知道……”



    张霈问道:“那你觉得夫人的胸美吗?”



    虽然羞涩,但是韩宁芷仍然开口答道:“很美。”



    “在中国的上古时代对肥美有着天生的嗜好。唐朝的美女不但身体肥满,胸部也是很丰满的,并且女性还喜欢穿低领的衣服。宋元时期追求纤弱清秀、瘦骨嶙嶙。”张霈语气一转,柔情无限道:“你没有必要因为这样而勉强自己改变,来迁就我的嗜好。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张霈认定的妻子,我会好好疼爱你一生一世的。”



    韩宁芷微微一怔,遂明白张霈的用意,他不愿意看见自己整日因为担心自己的身材比不上别人而终日郁郁不欢。



    一个男子为了心爱的女人,为了她能够快乐,能够开心,不愿意他迁就自己的喜好而蓄意改变,韩宁芷简直感动的一塌糊涂。



    要得到女人的心,首先要她感动她,你不必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有时候甚至只是一句简单的嘘寒问暖,只要你能将感动的瞬间化为永恒,恭喜你,你可以寻找下一个目标了,因为这个女人已经高定了。



    就在此时,张霈的双手突然松开,韩宁芷**一声,身子向下一软,躺靠在张霈宽阔结实的胸膛上,同时檀口香唇被他火热柔软的唇紧紧吻住。



    这张霈肆无忌惮的揉搓说的好听的是按摩,说下作一点就是乱摩。



    一个正值妙龄的美丽少女,任你动手动脚,上下其手,张霈不是圣人,他也有些动情了。



    东溟山庄秘药房中,单婉儿和一位年过花甲,满头银丝的老头正对着一个被材火烧的滚烫的蒸桶大眼瞪小眼,模样有趣而诡异。



    现在距离服药的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一柱香时间了,韩宁芷没来,张霈竟然也没来,要知道药力是有时限的,蒸调好的药剂过了时间,功效就会大打折扣。



    而且这药完全是依照个人身体的不同需求配制,其他人虽然也能勉强用,但是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得到的效果完全是天差地别。



    眼前这种浪费是单婉儿所不能容忍的,要知道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说服那位死脑筋的医师在保密的前提下为韩宁芷调配药剂。



    单婉儿发现自从张霈来了以后,自己生气的时间比往昔加起来还多,但是笑容在她脸上也不再是一件难以发现的事物。



    闻着空气中飘入鼻端的淡淡药香,单婉儿秀眉微蹙,对着侯在门外的婢女怒道:“春兰,去将霈儿找来。”



    由于张霈不愿称单婉儿为师傅却亲切的叫她姑姑,所以单婉儿也不唤他徒弟,而称霈儿。



    春兰尚为答话,单婉儿秀美的柳眉又已舒开,声音急转直下,轻叹道:“算了,还是我亲自去请这位大少爷。”



    说完,单婉儿便转身向着张霈的“琅玡别宛”走去,此时她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玉脸沉敛,眼神却很平静,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每当单婉儿露出这种神情的时候,那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单婉儿在张霈的房间里并没有发现他的踪影,当她从空荡荡的房间中出来的时候,俏脸不再冰寒,眼神也开始泛着微亮的光芒,那光芒的名字叫作“危险”。



    直接走到与“琅玡别宛”相邻的一座清雅独居,单婉儿不由分说的推门韩宁芷的房间的木门,若是平日她当然不会有如此失去方寸的举动,但是此时正处在气头上,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



    在推开门的刹那,单婉儿就彻底呆住了,只听一阵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女性**之声传入耳中,眼前所见之物是令她又惊又羞的一幕。



    粉红的围帐下的柔软的秀塌之上,韩宁芷赤裸着身子忘情的娇呼着,接着在一阵剧烈的哆嗦后,达到高潮,情形香艳火辣已极。



    在极端尴尬香艳的空气中,张霈和单婉儿碰撞在一起。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中山时尚  三亚论坛  宜昌地图  西安娱乐  黄冈旅游  乌海旅游  阿拉尔地图  广安学习  汕尾论坛  潜江地图  钦州旅游  赤峰新闻  衡水新闻  桂林学校  大兴安岭学习  潍坊资讯  黄冈旅游  诸城旅游  七台河时尚  淮北地图  林芝地图  徐州旅游  郑州地图  张家口时尚  咸阳论坛  金华娱乐  那曲地图  伊犁论坛  济宁新闻  湖州旅游  佳木斯论坛  白山新闻  西安新闻  益阳资讯  廊坊时尚  商洛学习  临汾新闻  四平时尚  松原时尚  泰州地图  潍坊资讯  娄底资讯  海口新闻  徐州旅游  襄樊旅游  咸阳论坛  大丰地图  吴忠旅游  中卫资讯  阿拉尔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