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九章 缠绵悱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单婉儿愣住了,张霈也愣住了,不过万幸的是韩宁芷在最后的高潮泄身后晕睡了过去。



    一个绝色美女撞破自己轻薄玩弄一个小美人的好事,张霈看着俏脸绯红一片,连耳根玉颈都羞红了的单婉儿,突然有种想要轻薄她,挑逗她的冲动。



    单婉儿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巧笑倩兮化为含羞轻嗔,娇靥绯红似火,双眼秋波迷离,所以看的张霈绮念横生也就不奇怪。



    望着单婉儿这人间绝色,张霈怔怔道:“姑姑,你来干什么?”



    单婉儿似乎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等张霈问话时脑袋才好像清醒了一些,她俏脸通红道:“霈儿,我……你……你们……”



    看着张霈看向自己的目光越菜来越灼热,单婉儿最后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



    她有道歉的必要吗?虽然古代不禁止男人三妻四妾,花天酒地,但是白日宣淫,而且对象又是女娈,这不管怎么看错的都是张霈。



    没有想到单婉儿竟然如此害羞,张霈试探着说道:“姑姑,你快点进来,这样子让别人看见可不好。”



    听张霈说的言之在理,单婉儿如被催眠般顺从的自门外走进屋子,同时将房门掩上,关紧房门后才突然忆起自己本该立刻离开的,为何莫名其妙的进了屋子,现在若再强行开门离去,反倒着了行迹。



    张霈暗忖机不可失,他没有给单婉儿思考的时间,直接从榻上站起身来,慢慢向着她一步步走去。



    “你……”单婉儿心中一惊,在张霈眼中她看见了熊熊燃烧的爱火,与赤裸裸的欲望。



    “霈儿,你要干什么?”被张霈火热灼人的目光看的心如鹿撞,单婉儿胀红的粉脸侧向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气宇轩昂的张霈走到单婉儿面前,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说道:“姑姑,你真好看。”



    这话是徒弟能够对师傅说的吗?若是张霈此时是身在什么名门正派,轻则一顿痛责,重则逐出师门。



    单婉儿大羞,嗔道:“霈儿,你胡说些什么,我可是你师傅?”



    “姑姑,你是我师傅和你长的好不好看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吗?”单婉儿一时间没明白张霈这古怪拗口的话,只是傻傻的愣在那里。



    借着这个尴尬偶遇的时机,张霈表情严肃的说出了埋藏于心底的话:“我一直都觉得姑姑很美,从见到姑姑的时候起,这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



    单婉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张霈,脸上线条有若刀削斧劈般刚劲有力,剑眉星目,微翘的嘴唇挂着一丝令女儿家心跳不已的微笑。



    单婉儿眼中满是慌乱神色,玉唇轻启,妙音低无可低道:“霈儿,你……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当然是说服你进我张家门,作我张家的媳妇儿,张霈微笑道:“姑姑,你是在害怕吗?”



    “不。”单婉儿几乎是本能的矢口否认,但是女人回答问题的时候,越是不加思索,越表示有问题。



    张霈不以为意,继续微笑着迫问道:“你骗不了我,你害怕我,对吗?”



    单婉儿想要反驳,可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虽然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的确是在害怕。可是张霈的武功是她传授的,这里又是东溟山庄,她根本没有任何害怕的理由,但是心底深处的真实感觉却告诉她,现在必须离开张霈,离的越远越好,否则她将沉沦,彻底沉沦。



    眼见单婉儿已经动摇了,张霈再接再厉道:“姑姑,你害怕我什么?”



    单婉儿抬起美目,深深的望了张霈一眼,有些慌乱的答道:“我……我不知道。”



    《素女玄心功》最讲究的是心平气静,这样才能保证在战斗的时候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占据主动和优势,但是同样习练了素女玄心功的张霈也知道,只要能够打破单婉儿心中古井不波的心湖,那么他就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韩柏与秦梦瑶能够拥有合体之缘也是相同的道理,因为韩柏破了秦梦瑶的剑心通明,在她心中留下破绽,否则纵使失了性命,秦梦瑶这位将一切都献给“剑”,一生只为追求天道的女子是不会为了续命而选择失贞的。



    张霈现在所做的就是不着痕迹的摧破单婉儿素女玄心功,前些时日他功力还不够,可是今天早上起来,他发觉自己已经达到与单婉儿相同的素女玄心功第七重境界了。



    若是能够等到张霈练成第九重时在出手,那肯定是万无一失,这原本也是力求稳妥的张霈最初的打算,但是现在相逢不如偶遇,既然现在有机会,他还是决定试上一试。



    张霈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仿佛哄小孩子般,轻轻道:“姑姑别怕,霈儿又不会伤害你,我的亲人都失散了,如今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单婉儿似乎被张霈的话触动了,羞涩的埋下娇颜,怔怔的也不知道答话。



    张霈趁机在上前一步,迫到单婉儿面前,细细品赏她清丽的容颜,柔顺黑亮的长发盘在头上,梳了一个贵妇髻,艳绝人寰的俏脸,秀挺的琼鼻,丰唇柔润,粉嫩细致的白皙耳垂缀着玄黄美玉,精雕细琢的五官美的让人不敢逼视。



    活色生香,张霈鼻息间嗅着她醉人的气息,很香,很甜。



    但是张霈这个莽撞的动作,似乎吓到了单婉儿,她就仿佛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为了保护自己,身子向后退去。



    张霈不让单婉儿逃避,身体不容抗拒的大步硬靠了上去,直至她退无可退,粉背靠在木门上为止。



    “霈儿,你……”单婉儿纤秀的脸颊已经完全红透了,一双秋水盈盈的双瞳中满是惊惧与羞涩。



    张霈突然紧紧的搂住单婉儿娇柔的身躯,眼中满是情欲的火焰,低头凑向了她殷红的小嘴……



    “霈儿,你要干什么?”单婉儿悴不及防被张霈抱了个满怀,娇躯在他怀里不断挣扎,同时美丽的脸蛋快速的侧向一边。



    在这个时候单婉儿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怀绝世武功,虽然张霈的素女玄心功同样练到了第七重,但是单婉儿学自《天魔策》的武学绝对不是现在的张霈能够抵挡的。



    张霈火热的鼻息喷到单婉儿俏脸娇嫩的肌肤上,接着更加火热的唇更是吻到了她的脸颊。



    娇软柔嫩,滑腻如脂,张霈的鼻端满是单婉儿身体散发出的诱人体香。



    夏衫单薄,紧紧相贴,彼此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长时间亲密的肉体接触,单婉儿的眼睛慢慢露出迷茫神色,俏脸通红,心跳越来越快,呼吸急促,娇躯越来越热。



    张霈身上散发的男子阳刚气息不断的刺激着单婉儿敏感的身体,挑拨她的心弦。



    单婉儿感受到张霈火热的欲望,她想将他推开,但是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令人难以启齿的是,她的身体竟然涌起一丝久违的快感。



    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的,单婉儿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有被男性拥抱过了,现在靠着张霈温暖宽阔的胸膛,被他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抱住,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使单婉儿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



    张霈感到自己正抱着一座火山,一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山。



    火热的**,占有的欲望,不断刺激着张霈,他的唇已经不满足于吻在单婉儿粉嫩的脸颊上。



    张霈的双手紧紧搂着单婉儿,开始尝试着寻觅更多的快乐。



    单婉儿的身体仿佛整个酥了一般,完全失去了力量,唇间不时飘出一丝微不可闻的“嘤吟”,撩人心弦……



    膨胀的欲念让张霈双眼微红,呼吸渐粗,而他也终于寻到了单婉儿那轻吐着幽兰气息的芳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唔唔……”单婉儿剧烈的挣扎,不过在被吻住的刹那,仿佛被施了定身法,只会怔怔的看着张霈那张不断迫近的俊脸,喃喃道:“霈儿……别这样……你别这样……”



    丰润柔唇湿滑而香甜,一股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淡雅幽香飘进张霈的鼻尖,让他深深迷醉。



    “呜呜……”张霈突然感到脸上一热,单婉儿绝美的脸颊上竟然挂着两窜梦幻的晶莹。



    “姑姑,怎么了?”张霈这辈子最怕两件事,一是没钱,二就是女人的眼泪。



    没钱都痛苦这就不用多说了,爱情能够打破种种困难,但是金钱能够打破种种爱情,就是最好的证明。女人的眼泪同样可怕,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恐怖,绝对的恐怖。



    “你……你……欺负我……”单婉儿趁机将张霈推开,同时默默流泪。



    这一下,什么气氛都被破坏了,张霈暗忖看来又要另外再找机会,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安抚眼前这个被自己弄哭的女人。



    俗话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女人则是不哭则已,一哭惊天。



    看到单婉儿娇躯微颤,嘤嘤哭泣的模样,张霈在烦乱中又有些刺痛,仿佛真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张霈轻轻抱住了单婉儿的柔软身子,轻声道:“姑姑,不要哭了……”



    “霈儿……你……”单婉儿见自己又被张霈抱住,再次语无伦次起来:“你快……放开我……”



    张霈不理会单婉儿的话,反而越抱越紧,似要通过这种方式将心中的思念与爱意传递给对方。



    “霈儿……你……快放开我……”单婉儿越发慌乱了,她挣扎着,推拒着张霈,俏颜梨花带雨,惹人怜惜,柔声软语道:“你再不放手,姑姑要喊人了……”



    喊人?看来单婉儿真是惊呆了,居然连喊人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张霈突然很想笑,很想学着周星星的语气来上一句,“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但是张霈的脑袋毕竟还没有锈逗,现在显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而且他也不确定这个时代的人能不能理解这种无理头式的幽默。



    张霈凑到单婉儿耳边,轻声道:“姑姑,你不要叫,把宁儿吵醒就不好了。”



    听见宁儿两字,单婉儿僵硬的身体果然不再挣扎,若是韩宁芷醒来看见这羞人的一幕,这可就真没脸见人了。



    “姑姑,我真的很喜欢你,自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被张霈紧紧抱住的单婉儿,因为耳边传来的话而彻底呆住了。



    张霈紧紧的把单婉儿揽在怀中,轻轻抬起单婉儿低垂的臻首,吻干了她粉嫩脸颊上的泪痕,当单婉儿被惊醒过来的时候,脸上湿湿的,说不清是泪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单婉儿将手抵在张霈的胸口,不让自己偎近那温暖的所在,轻摇臻首道:“霈儿……别这样……我是你师傅,是你姑姑,我们不能……”



    “姑姑。”张霈盯着单婉儿的美眸柔声道:“为什么不能,我不但是我师傅,是我姑姑,也是我的女人,相信我,我会让你一生都过得幸福快乐的。”



    单婉儿听了张霈的话,粉首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惊慌所措中语不成声:“霈儿,这样是不行的……我们不能这样……真的不行……”



    张霈坚决的摇了摇头,一脸严肃道:“为什么不行?”



    单婉儿神色黯然道:“我……我比你大那么多……”



    单婉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张霈突然低头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微笑道:“姑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虽然你比我年长,但是看起来却还是那么漂亮,那么美丽,和我一起出去别人还以为你是我妹妹呢?”



    听张霈说自己说是他妹妹,单婉儿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但是旋又冷下脸来,神情楚楚可怜的低头轻声道:“不,还是不行……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俗话说,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女人越是推拒,男人越是渴望。



    单婉儿一副软弱无依的样子,更是激起了张霈的欲望,他要征服眼前女人。



    张霈柔声道:“姑姑,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绝情,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说完他再次用火热的唇堵住单婉儿的檀口。



    当听见张霈口中说出“绝情”两字的时候,单婉儿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神色,旋又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身体慢慢软倒在这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男人怀中。



    张霈贪婪的吞咽着单婉儿口中令他迷醉的玉液香津,放弃了抵抗的单婉儿似乎也默许了他行为。



    天雷勾动地火。



    渐渐的,单婉儿伸出双手反搂着紧紧抱住自己的张霈,开始回应他霸道而炽烈的吻,湿滑柔腻的丁香也伸进张霈口中,抵死缠绵。



    双眸紧闭的单婉儿,呼吸渐粗,鼻腔中哼喘出芬芳湿滑的气息,而张霈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近再咫尺的俏颜。



    单婉儿的吻可不是韩宁芷这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可比的,唇瓣摩擦,缠绵悱恻,欲仙欲死。



    张霈只觉心底一团火焰越烧越旺,隔着衣衫的双手将单婉儿娇躯上下起手。



    “啊!”单婉儿再次剧烈的挣扎起来,檀口中气喘吁吁道:“霈儿……不行……不要……不要这样……”



    此刻的单婉儿粉脸绯红,发髻松开,长发披散下来,眼神妩媚中带着春意,娇艳诱人。



    张霈不顾单婉儿的挣扎,将她的身体紧紧贴压在门上。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门时尚  廊坊时尚  桂林学校  许昌学习  潜江地图  湖州旅游  桂林学校  襄樊学校  大兴安岭学习  徐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恩施学校  十堰论坛  大丰地图  德宏时尚  连云港旅游  三亚论坛  衡水新闻  临沂资讯  郑州地图  合肥学习  襄樊学校  黔南地图  襄樊旅游  安阳旅游  黄冈旅游  松原时尚  潍坊资讯  酒泉论坛  松原时尚  嘉峪关旅游  阿拉尔地图  七台河时尚  淮北地图  益阳资讯  伊犁论坛  娄底资讯  思茅新闻  钦州学习  吴忠旅游  烟台论坛  廊坊时尚  松原地图  南通时尚  咸阳论坛  贵港资讯  临夏新闻  中山时尚  松原地图  喀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