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章 邪医烈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单婉儿已无力反抗,她微闭着眼睛,颤声道:“霈儿……为了疏影,姑姑真的不能把身子交给你……”



    在得知张霈天资之高实为平生所仅见的时候,单婉儿已经有了招他为婿的想法,虽然单疏影心高气傲,但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当然知道女儿的脾性,你越是对她千依百顺她越是看你不起,恰巧是张霈这样处处与她为难反而能在她心中留在深刻印象。



    这次提议去逍遥洞静修也是单疏影自己提出的,单婉儿当然知道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但是她同时也知道以单疏影的资质,即使再修炼十年也不是张霈的对手,而且当她决定一定要胜过张霈的时候,其实她已经输了,即使最后胜他一次了,最后仍会输却一生与他。



    “疏影?”张霈愣住了,双手慢慢松开,单婉儿趁机站直娇躯,脱离他的怀抱。



    如此美丽的一对妙人儿,张霈当然是希望能够兼收并续,但是这想法现在却还只能停留在想象阶段,既然单婉儿现在已经提到了单疏影,若是他仍然执意占有她的身子,以后还如何能够光明正大的追求单疏影。



    “霈儿,宁儿今天就算了,法你现在赶快去秘药房,钧老还在等你。”单婉儿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衫,随手将凌乱的发髻挽了一个花式盘在脑后,再次恢复恬静婉约的高贵模样。



    张霈无奈的点头答应,然后汕汕的向着秘药房走去,在离他居住的“琅玡别宛”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幽静的宅院。



    这里位置很偏僻,参天古木盘根错叶,而且空气中隐隐飘散着淡淡的药味。



    “笃!笃!笃!”张霈走到大宅门前,敲门道:“钧老,我来服药了。”



    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青春秀丽的脸庞,看清来人是张霈,春兰不禁埋怨道:“公子怎么现在才来,钧老已经等你半晌了。”



    张霈如今身份已经大不相同,东溟派上下都称他公子,礼敬有加,不敢有一丝怠慢。



    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张霈摇头不答。



    春兰识趣的没有追问,只是调皮的吐了吐香腻的灵舌,转身向宅内走去,张霈默默的随在春兰身后,向秘药房走去。



    若是平日里张霈和春兰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免不了要占占口头便宜,吃吃顺手豆腐。但是由于刚才偷香大计未遂,此时张霈的心情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一路上也没有像平日一样与春兰打闹说笑。



    在宅院的后庭药房中,两人见到了一个独坐在木椅上的枯瘦老者。



    这个看似弱不经风,风烛残年的老人可不简单人物,他的原名叫烈钧,是“毒医”烈震北的同门师弟。



    烈钧外号“邪医”,由于他醉心于人体潜能极限的研究,曾经不惜用活人试药,所以被江湖正道所不耻,最后被迫隐居海外,至于他为何会留在东溟派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你来了。”烈钧的话从来就不多,声音更是有气无力,仿佛随时都可能断气。



    “嗯。”张霈点点头,在男人面前他的话一向不多,特别像烈钧这种老头子更是连说话的兴趣都欠奉。



    其实张霈在烈钧面前如此老实是因为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张霈吃过他的亏。



    当得知烈钧是大名鼎鼎的“毒医”烈震北的师弟时,张霈便立刻本能的开始滔滔不绝的恭维,但是他话还没说完,便莫名其妙的被对方扎了一针,让他足足六个时辰哑着嗓子发不出半天声音,有鉴于此,张霈在烈钧面前总是婉约的仿佛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



    春兰向着烈钧略一欠身,轻声道:“婢子先行退下了。”



    说完,她又向张霈做了一个淘气的鬼脸,姗姗而去。



    当春兰离开以后,烈钧睁开眼睛,扫了张霈一眼,淡定道:“娃娃资质果然不凡,你已突破《素女玄心功》第七重境界了?”



    虽然是在提问,但是烈钧的语气却相当肯定。



    单婉儿方才与张霈接触多时都没有发现,烈钧只看了一眼就直接道出,果然是身藏不露的老狐狸。



    张霈赶忙谦虚道:“钧老法眼如神。”



    烈钧睁着一双似浑若的浊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张霈,直看的他浑身不自在,连脸色都不自然起来。



    若是被一个美女这样看也就认了,但是被一个大老爷们这样盯着猛瞧,张霈感觉还真是别扭。



    烈钧站起身来,走到一个放满了瓶瓶罐罐的木柜面前,意态悠闲,单手按往木柜,轻轻松松将它移到一旁,露出一条往下延伸的幽黑通道。



    张霈对这条秘道已经不陌生了,但是每一次看见,他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仿佛自己正在进入某个科学怪人的实验室,成为他研究的对象。



    张霈跟在烈钧身后,随着石阶向里走去。



    当二人的背影隐没在秘道的阴影中时,木柜缓缓移回将入口挡住,恢复原来的样子。



    通道很长很暗,但是并不潮湿,也没有一点气闷的感觉,显然这里有良好的排风通气的暗道。



    秘道尽头,已无去路,只有一道黑漆漆的铁门。



    烈钧伸手紧贴铁门,吐气发力,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铁门应声而开。



    若是要张霈纯以力量推动如此重达数百多斤的铁门,不是办不到,而是无法像烈钧这般看似轻松随意,这也是张霈和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



    实战经验和江湖阅历并不是天赋能够弥补的,只能靠时间慢慢积累。



    门开,一阵灼热的空气扑面迎来,张霈本能的收紧毛孔,抵挡着弥散在空气中的丹毒与热毒。



    这里平日是烈钧炼丹制药之处,这里布置虽然讲究,但是光洁的地面到处都是坛、炉、灶、鼎、釜、锅、罐等器具。



    这些事物虽然凌乱但是烈钧行走间却一点也不会碰到,仿佛他每一步下落的地方,满地杂物都会自己散开。



    烈钧淡淡道:“把衣服脱了。”



    张霈最初听见烈钧让他脱衣服的时候还大惊小怪,担心被非礼,看向他的眼神也古古怪怪的,不过现在却是二话不说,迅速将全身衣物褪了个精光。



    由于服食的药物过于霸烈,脱衣赤身是为了方便烈钧替张霈施针,金针刺穴,能够激发他的潜力,同时也能泄去过盛的药力。



    全身光溜溜的张霈,盘膝而坐。



    本该守心凝神的张霈突然问道:“钧老,我姑姑和疏影师妹服药施针的时候,是不是也要脱衣……”



    烈钧冷冷的看了张霈一眼,没好气道:“骷髅红粉本无区别?”



    百年之后,尘归尘,土归土,的确没有区别,但是张霈心中仍然酸溜溜的。



    只听烈钧接着说道:“她们直接服药,不用老夫施针。”



    张霈愕然,问道:“为什么?”



    烈钧从怀中掏出一束金光闪闪的细长灸针,淡然道:“这药的配方是传自东溟祖师,药性平和,极易被女体吸收。”



    张霈脱口问道:“那我……”



    “闭口收声。”烈钧似已不耐喋喋不休的张霈,沉声喝道:“在我施针的过程中,你千万不可妄动,否则是走火入魔可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



    张霈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将一肚子抱怨吞进肚里,点头道:“晚辈记住了。”



    “肺俞。”烈钧一声大喝,同时飞快出手。



    张霈只觉背心倏然一疼,—根细长金针刺入第三胸椎棘突旁开一点五寸。



    “厥阴俞”喝声再起,空中一道金光闪烁。



    张霈忙收摄心神,只觉第四胸椎棘突下旁开一点五寸处被一根金针点刺而入。



    接着烈钧的喝声不住响起,“心俞”、“肾俞”、“命门”、“志室”、“气海俞”、“尾闾”……



    三十六喝,三十六针,张霈身上三十六窍穴被刺中。



    张霈此时全身感知力尽被封凝,眼耳口鼻舌都成了摆设,触感却被提升至极限。



    接着一团火热直灌咽喉而下,顺着食道涌进腹腔,随着血脉行遍全身。



    张霈一直坚持了盏茶功夫,浑身滚烫的热度终于降退到勉强能够忍受的程度,此时烈钧也逐一将三十六根金针按照特定的顺序轻轻拔出。



    全身躁热难当,虽然能够忍受,但是这却是相当辛苦的一件事,而张霈选择的泄火方法则是盘坐于瀑布之下,承受着瀑布激流无情的冲刷。



    这可不比泡温泉,蒸桑拿,个中苦痛非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知晓的。



    当所有的药力都被身体完全被吸收以后,张霈惬意之极的伸了一个懒腰,若无奇事的从瀑布下走了出来。



    自从入住东溟山庄以后,单婉儿便让自己的贴身侍婢春兰负责照顾张霈的起居。



    “春兰姐,替我准备水,我想要洗澡。”当每次吸收了药力之后,全身虽然舒爽清透,但是身上总有一股子浓浓的药味,挥之不散,令人大皱眉头。



    回到明代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是张霈仍是学不会文绉绉的说话方式,比如被春兰纠正过若干次的洗澡时要称沐浴。



    “是。”嫣然一笑,春兰乖巧答应一声。



    听见张霈用平日亲昵的方式唤自己名字,春兰知道他的心情已经好了。



    在“琅玡别宛”属于张霈的房间中,蒸气袅袅,暗香浮动。



    张霈靠在一张宽敞舒适的躺椅上,惬意的闭着眼睛假寐,身旁的矮几上,一座八角檀香鼎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雅幽香,使人心神安详宁静。



    齐腰的楠木雕花浴桶已装满了热水,顿时房间里热浪腾腾。



    春兰将小手探入浴桶,感受着水温,看着她窈窕婀娜的背影,张霈突然间觉得很热,不知道这热的是空气,还是他的心。



    “春兰姐,陪我一起沐浴好吗?”张霈轻轻的走到春兰身后,探手搂住她光洁平坦的小腹。



    为了不唐突佳人,张霈这次不说洗澡,改说沐浴。



    张霈如今身份大是不同,虽然春兰是单婉儿所喜爱的丫头,但她的身份毕竟是一个下人,总要找个好的归宿。



    春兰知道张霈绝非池中物,照顾他这么多天的起居,张霈的为人她也很清楚。



    若是张霈对她并非只是存着玩弄之心,他会是一个好选择。



    现在张霈这匹黑马的确是奇货可居,不但人长的帅,说话风趣幽默,为人随和不摆架子,连单婉儿也对她另眼相看。



    真是没有想到,在现代都市一事无成的张霈,到了古代居然变成炙手可热,美女倒贴的人物,这实在令人费解。



    张霈的双手在春兰温暖的小腹上下游走,而她的身子也软软的靠在张霈怀中不堪的扭动娇躯,嘴里发出难耐的**,臻首微仰转过身来,两瓣柔软的香唇轻轻分张,溢出撩人的声响。



    张霈狠狠含住眼前那娇艳的朱红,猛允急吸,春兰被他含住的小嘴响起兴奋的呜咽声,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张霈心中微微一荡,他以最快的速度解除了自己的武装,亦替春兰褪近衣衫,两人双双跨入浴盆。



    温热的清水仿佛温柔的情人轻轻摩挲着春兰的肌肤,而她盈弱的身子被张霈整个抱在怀里。



    张霈知道此时挑逗的差不多了,遂提枪上马,真刀真枪的大干起来。



    一时间满室皆春,婉转诱人的呻吟和粗重急促的喘息此起彼伏,春兰首次尝到真正的男女性爱,这感觉绝对不是虚凤假凰能够企及的。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衡水新闻  张家口时尚  襄樊旅游  廊坊时尚  阿拉尔地图  湖州旅游  黄冈旅游  黑河地图  乌海旅游  辽阳旅游  七台河时尚  沧州学校  安阳资讯  安阳旅游  汕尾论坛  中山时尚  中卫资讯  安阳旅游  潜江地图  嘉峪关旅游  抚顺学习  临沧新闻  益阳资讯  许昌学习  徐州旅游  伊犁学校  湘西旅游  北海资讯  大庆论坛  桐城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德宏时尚  大丰地图  赤峰新闻  阜新地图  长沙娱乐  襄樊学校  黄冈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商洛学习  林芝地图  娄底资讯  松原地图  佳木斯论坛  连云港旅游  三亚论坛  深圳学习  西安新闻  酒泉论坛  阜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