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一章 怒闯敌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白天又一次把黑夜按翻在床上的时候,太阳出来了……



    正午时分,天空大亮,太阳毫不吝啬的将阳光洒遍大地,张霈也被刺目耀眼的金光唤醒。



    轻轻睁开眼睛,张霈只觉体内凉浸浸的,全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四肢百胲流窜着淡淡的气流,神清气爽。



    张霈此时仍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不过想起昨晚惊险处,仍心有余悸,倏然坐起身来,茫然四顾。



    四周都是碎裂石屑树杂,一片狼籍,仿佛台风过境一般。



    张霈并不关心这陌生的地理苦位置,因为他已经沉静在巨大的喜悦中。



    他的身体在昨夜发生了一些美妙的变化,在井中月传来的神秘力量刺激下,张霈的《素女玄心功》终于大成,加上他领悟的井中月心法,眼前这寻常景致在他眼中已是大不相同。



    山是山,水是水,但是却有些微不同。



    整个天地似乎都活了过来,清晰绚目,色彩斑斓,心中似有一种明悟感觉,万物变化,本心不动。



    疾风吹劲草,山躁林愈静,张霈听觉之敏锐也不是先前可比,他已经真正跨入了黑榜高手的境界。



    昨夜,在张霈昏迷以后,井中月里传来的神秘力量,与他身体蕴藏的异种电能交融为一,不分彼此。



    丹田处再次凝出一个星云状气旋,结合后的力量庞大异常,张霈现在能够催动的力量更少了,虽然质减少了,但是威力却是有增无减,恐怖骇人。



    张霈心怀大畅,暗忖因祸得福,不但一举突破最后瓶颈,素女玄心功大成,还得了一柄绝世神兵。



    撑起身来,张霈仰天一声长啸,惊走飞禽无数,他轻轻拾起刀身暗淡的井中月,回刀入鞘。



    走到一条小溪旁,张霈见水中倒影那狼狈模样,不禁摇头苦笑。



    张霈此时身上衣衫碎裂,像极了后世流行的乞丐装,胡乱舀水清洁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思忖着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张霈将整个脑袋都埋入水中,昨夜的情形历历在目,幸好没有杀人,否则回去后还真不好交代。



    现在回去难免尴尬,张霈最后决定还是先去办一件事情,办妥之后,回去也好有份礼物可以交代。



    “哗啦”一声,张霈从水中抬起头来,清水顺着他的头发和脸颊流下,水珠反射着阳光,熠熠生辉。



    张霈伸手在腰带间的暗袋里摸出一个轻巧的牛皮纸包,轻轻打开,里面赫然是他从薛明玉那里敲诈来的人皮面具。



    自从得到这宝贝之后,张霈一直没有机会使用,不过现在机会来了。



    将手中人皮面具轻轻展开,张霈笑道:“相信带上这个人皮面具之后,全天下能够认出自己的就只有面皮的前主人薛明玉了。”



    以水为镜,张霈小心翼翼的将人皮面具带在脸上,完毕之后,他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没有任何特色的普通人。



    毕竟是掩藏身份之用,若是弄个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走到哪里都是麻烦,还谈什么隐藏身份。



    戴上人皮面具后,就连说话时脸上的表情都惟妙惟肖,让人看不出破绽,只是不知当年北胜天是从哪里找来这人皮面具的材料的。



    自从来到奇界岛以后,张霈就没有离开过东溟山庄的地界范围,还没有出去逛过,现在有机会,当然要四处去瞧一瞧。



    张霈并不担心迷路的问题,虽然他真的是没有什么方向感的人。



    孤峰之颠,张霈举目眺望,山脚下城镇的大概位置清晰可见,只要认准方向走下去,应该不会错失方向。



    山路起伏难行,张霈终于明白望山走死马,可望不可及是怎么一回事了,真不知道昨夜他是如何攀上这险绝孤峰的。



    更倒霉的是,张霈认定的方向竟然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没有路了,好在他轻功了得,否则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下得了山。



    走了足足有两个时辰,张霈终于来到离东溟山庄最近的一个小城镇。



    城池不大,城墙也有些残破,看起来象征的意义更大于防御。



    张霈却看到小镇外的一块巨石上,刻着“潼关”两个大字,知道自己并没有走错地方,遂径直走进小镇。



    进出小镇的人很多,但是却都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大都是农民与猎人。



    当张霈大摇大摆的走在潼关城的大街上时,周围的人纷纷为他让开道路,一时间在这大街上,张霈显得如此的引人注目。



    这到并非因为张霈身上的气势如何如何威猛,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一个衣衫褴褛,手握黑刀,脸上带着傻傻微笑的汉子,出现在闹市区的步行街上的情形。



    估计那时候110和救护车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



    其实这个小镇只是东溟山庄附近一些小村落赶集的一个聚集点罢了,估摸远远及不上奇界岛上最大的,中城、胜连、北谷三座城市。



    今天似乎正是赶集的日子,人潮涌动,猎人摆着摊兜售着兽皮,农民放下锄头,赶着家中的牲畜前来贩卖,还有一些收野货的行脚商人,整个小镇好不热闹。



    张霈静静站在一座巨大的庄园面前,默默打量着与小镇四周建筑完全不搭调的豪宅。



    这里是秘营负责监视东溟派的一个隐秘据点,不过在张霈看来,这里远远达不到隐秘的标准。



    来了古代这么久,张霈原本的寸头已经发展到肩膀的位置,并有继续向下发展的趋势,由于昨夜发带被狂猛的劲气震碎,如今只靠一根杂草胡乱的挽束在身后。



    远处的市集很热闹,但是这庄园附近却没有什么人走动,因为普通百姓见到大宅门前几个凶神恶煞的看门护院时,早已经远远避开了。



    朱漆大门外,一个满脸横肉,打手摸样的人见张霈背上插着长刀,脸色沉凝的站在大宅之外,走过来大声喝骂道:“哪里来的叫花子,赶快给爷爷滚远一点。”



    张霈一动不动,冷冷看着说话之人,对方心中一怯,不禁退了两步。



    “王泉,你小子是不是昨晚被怡红院的小翠诈干了,怎么被一个拿刀的小乞丐唬住了,连脚都在打哆嗦?”身后传来其他看院肆无忌惮的渎笑声。



    王泉被同伴耻笑,心中不岔,同时胆气一壮,冲上前来一把拽住张霈衣领,骂道:“你看什么看,再看爷爷废了你这对招子,还不快滚。”



    张霈伸手轻轻按住王泉的肩胛骨,顿时一股酥麻的感觉顺着那个他的右臂袭遍全身,动弹不得。



    “你使了什么妖法?你快放手。”王泉挣扎不脱,破口大骂。



    “若是我没有记错,自我来到这里以后,你是第一个自称我爷爷的人。”张霈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相信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口中的来到这里是指从二十一世纪返回明朝。



    王泉嘴硬道:“是爷爷说的,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要你一条手臂。”张霈冷冷一哼,手腕一沉,王泉右手肩关节立时脱臼。



    虽然嘴里说的厉害,但也是恐吓居多,王泉根本一点武功都不会,充其量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小混混,张霈并不打算为难他。



    “把门打开。”张霈转而看向另外那名看院,淡淡道:“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张霈现在怎么说也是高手了,他并不想和普通人过不去,但是对方似乎并不领情,见王泉被张霈所伤,其他的护院纷纷举拳喝骂着向张霈打来。



    张霈身形一动,避开对放的拳头,错身而过之际,手指频频点出,只见一个个软趴趴仿佛没了骨头的护院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外面的动静早已经惊动了大宅里面的人,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出来。



    “铮!”



    张霈心中冷笑,背后井中月倏然出鞘,一道寒气凛凛的月牙形黄色光茫森然一闪。



    “砰!”



    大门应声而碎,木屑四散飞溅。



    张霈收刀回鞘,穿过破碎的大门,走进大宅。



    一个四十岁上下,员外打扮的富态男子从正对大门的客厅中走出,指着悠然站在大宅前庭院落中的张霈大声喝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擅闯民宅?”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至于我来干什么?”张霈脸上出现玩味的笑容,淡淡道:“很简单,我来杀人。”



    员外听了张霈的话,眼睛深处闪过一道暴虐的凶光,怒不可揭道:“大胆狂徒,你眼中还有王法?”



    同时向身旁一个小斯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向外跑去。



    “不用去看了,我是一个人来的。”张霈悠然的打量着院落四周的景致,微笑道:“不要浪费时间了,让我见识一下秘营的实力。”



    员外脸色一变,故作镇定,硬声道:“你说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不明白?”张霈咧嘴笑道:“不明白你和本少爷罗罗嗦嗦半天干什么?拖延时间调配人手居然要花这么长时间,秘营的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慢啊!”



    员外怒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霈懒得和对方废话,他也不认为对方会乖乖回答自己的问题,还是用拳头说话比较直接,谁不听话,就让他趴下。



    张霈展开身形,向着员外冲去,他刚一动,从大宅里面立刻涌出了大量手持兵器的蒙面人。



    “你们蒙着脸干什么?我知道了,你们的长相见不得人,所以才将脸蒙起来。”



    到了古代,张霈明白了一个道理,打架并不是靠人多就可以赢的,所以他才能一边动手,一边调侃对方。



    这里有接近五十个蒙面人,看起来似乎人多势众,但是对于张霈来说,这些庸手,即使来再多也是白搭,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完全威胁不到他。



    凭张霈的身手,很轻易就能将他们全数铲平,他诧异的是秘营的秘密据点,竟然连一个高手都没有,难道所有的高手都出去了。



    真不知道是他运气太差还是对方运气太好,若是这里只有这些小鱼小虾,张霈杀再多也是没用的,



    张霈移动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即使这样,对方也根本摸不着他的影子,更甭论攻击了。



    招到是都出了,可是完全击在空处。



    在对方刀林剑幕中悠然穿行,张霈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眼看刀剑临身,他只是微微晃动一下身体,即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看似命悬一线,实则完全没有危险。



    看来这里只有那个员外是能够说的上话的人,张霈认准了目标,吸气发力,噼里啪啦如爆竹般的骨暴声自张霈身体内传出,准备揍人了。



    张霈拳开四路,万马奔腾走长虹,手下无一合之将。



    完全是石头砸鸡蛋,张霈拳力之刚猛远非一般高手可比,即使是一套最简单的《刚拳》在他手中,也是阴阳妙化,势压万千军。



    四下里,惨叫哀号和骨骼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被张霈击中的人纷纷坐上免费的云霄飞车,横飞四散,躺在地上哼哼唧唧,没有一个能够爬得起来。



    见张霈武功如此骇人,四周的蒙面人虽然还不至于退散,但是眼中已满是惧意。



    员外见事不妙,知道在让这股莫名的恐惧感蔓延下去,自己这方肯定会不战自溃,他急忙喊道:“杀了此人,赏黄金百两,官升三级。”



    在流球岛,一两金子已是这些秘营探子一月俸禄,当然私底下的收入并没有算在其中。



    百两黄金虽是一笔横财,但是还不足以让这些私下收入颇丰的秘营探子拼命,可是官升三级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当然自己有没有实力去争得奖赏却没有多少人关心这个问题。



    在金钱和权利的双重刺激下,众人眼中的恐惧顿时被贪婪和欲望取代,惊慌的神情也变成了狰狞,仿佛一群注射了兴奋剂的野兽。



    看着蜂拥杀向自己的敌人,张霈冷喝道:“让你们这些不长眼睛的家伙,见识见识本少爷的厉害。”



    一套刚拳打完,张霈立刻又换了一套武学,各种在冷翠阁里看过的武学应手而出,这些冲上来的倒霉蛋全部成了张霈练功试拳的牺牲品。



    张霈势如虎,拳如龙。



    掌,拳,指,爪,频繁交换使出,伤者不计其数,而且无一轻伤,若是救治不及时,这些人后半辈子就只能加入丐帮,成为其终身会员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广安学习  钦州旅游  衡水新闻  伊犁论坛  海西论坛  湖州旅游  黄冈旅游  湘潭学习  郑州旅游  徐州旅游  济宁新闻  烟台论坛  临夏新闻  松原地图  乌海旅游  商洛学习  连云港旅游  黔南地图  贵港资讯  松原地图  喀什资讯  阜新地图  潍坊资讯  淮安新闻  钦州旅游  益阳资讯  乌海旅游  辽阳旅游  长沙娱乐  沧州学校  海口新闻  盘锦学习  襄樊学校  黄冈旅游  三亚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咸阳论坛  喀什资讯  思茅新闻  娄底资讯  林芝地图  淮北地图  中卫资讯  佳木斯论坛  海西论坛  济宁新闻  抚顺学习  阿拉尔地图  重庆学校  许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