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八章 夫唱妇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伸出修长白皙似女子般柔滑的手指,轻轻抚摩着萧雅兰弹性绝佳的娇嫩肌肤,感受着那令人深深沉迷的美妙的感觉。



    井中月心法让张霈对四周花营杀手的一举一动了然于胸,她们的呼吸更加轻缓,心跳脉搏越来越弱,握剑的手因为紧张而微颤,这已经是出手在即的表现了。



    不知道是因为风冷夜凉,还是因为张霈作怪的坏手,萧雅兰的光滑细腻的肌肤泛起大片诱人的嫣红,仿佛镀上了一层汪潋亮色,艳光四射,令人心晃神摇,魂飞魄散。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萧雅兰这绝色尤物都是那么艳丽无方,令人食指大动。



    萧雅兰微微红肿的秀目透着屈辱与愤怒,张霈暗忖这小妮子不去演电影实在太可惜了,若是由她去拍武侠片,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根本没有任何悬念,肯定强过《卧虎藏龙》中章紫仪百倍,连自己这个知道内情的人都险些被她的演技骗了,何况是其他人。



    心中想着那些有的没的,面过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张霈淫笑道:“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这句古诗张霈不知道是从哪里看来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曲解其中真意。



    萧雅兰清若幽潭的秀眸暗淡下来,如云似丝的秀发,随风微拂,轻灵得如同有生命般,与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美态尽显。



    眼看对方仍然不出手,张霈却险些忍不住了,但是现在又不能真个销魂,他心里后悔死了,看来以后这“色诱之术”还是少施为妙。



    不然敌人没有引出来,自己却已经承受不住了,张霈双目微微泛红,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就算是过过手隐也好,总好过看着难受。



    一把将萧雅兰修长,窈窕,柔腻的娇躯抱入怀中。一串晶莹泪珠顺着的萧雅兰绝美的脸颊无声滴落,楚楚无依,真是我见犹怜,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要起恻隐之心。



    女人天生是戏子,这句话说的还真是一点也没错,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大大的千古调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这番话绝对不是没有根据的,而且这个人一定曾在女人身上吃足了苦头。



    “小美人,你哭什么?”大手继续揉搓着萧雅兰坚挺的酥胸,张霈戏谑道:“这里明明已经很兴奋了,漫说酥凝,休夸菽发,玉润珠圆比更饶,手感,大小……我的天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玉乳。”



    千百年来,女人习惯于听到男人的赞美,而男人也乐此不疲。



    一个女人,即使并不漂亮,男人也会虚伪的、言不由心的、随口而荡的、别有用心的抛出赞美:“你真漂亮。”毕竟称赞女人对于男人来多既不用花钱,又不会少块肉,何乐而不为。



    男人在赞美女人时,其实,绝大多数并不是发自内心深处,真的是为女人的美所打动而去赞美的,更多的是带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去赞美女人的。



    这个目的,相信大家不言自明,那就是想得到这个女人,说通俗一点,就是想和女人上床。



    有些男人,一看见稍有姿色的女人,就阿谀奉承、曲意赞美,这些能够让男人们听了浑身起满鸡皮疙瘩,肉麻得简直无法形容,到了不忍卒听的地步的言词和动作,在女人看来,却非常受用,女人的智慧就是少了一根线。



    张霈赞美萧雅兰更多的是调情,淡然不能否认的是她的确是一个连骨子里都透着妖媚的尤物。



    萧雅兰见自己心仪之人赞美自己,芳心甜蜜,眼角春情依依,飞快的敛了敛眼帘,脸上风骚入骨的表情与脸颊上晶莹惕透的泪痕形成强烈的反差,这戏也演的太逼真了。



    四周杀机四伏,草不动,虫不鸣,只要是高手都能察觉到这里的异相,但正是因为这样,对人的刺激也就越大。



    张霈不顾一切的低头吻住了萧雅兰呵气如兰的檀口,霸道的将舌头突入她口中,旖旎无边。



    身体的反应可没法骗人,张霈清晰的感受到萧雅兰火热娇躯对自己的依恋与渴望,好在这些事情外人并不知晓,就算被人发现看出不妥,也可以用“这是为了让张霈放松警惕”为理由堂塞过去,这个说法绝对没有任何破绽。



    张霈紧紧含着萧雅兰湿嫩柔滑的三寸丁香,强允、猛吸、翻卷、轻咬,缠绵交织在一起,此时哪里还管得了四周的埋伏的杀手。



    当然这也是张霈艺高人胆大,他相信对方不可能伤到他,否则就算再是色中恶鬼,在如此群敌环视的情况下,相信也是没有心情干这档子事的。



    萧雅兰灵蛇般柔软的身躯在张霈怀中微微蠕颤,张霈喉间发出一声低吼,心中欲火不能抑制的爆发出来……



    月,孤悬。



    夜,无风。



    林,静谧。



    张霈心中却从空气中闻到了一丝危机,突然,犀利的破空声划破寂静的夜空,鸟飞兽散。



    空中亮起十点寒茫,十柄长剑分别从三个方向张霈杀来,配合极有默契。



    雷霆一击,张霈若是被刺中,估计立时将变成一个漏水的筛子,死得凉透透的。



    感谢上帝!张霈心中激动。



    感谢上帝他母亲!张霈心中激动无以复加。



    张霈心中暗道:“谢天谢地,终于等到你们出手了,你们若是再不出手,老子都快被憋死了。”



    时间,方位都把握极好,完全是一击必杀之势,即使一击不中,目标也会手忙脚乱,难挡她们接下来的攻击。



    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可惜他们遇上的是张霈,虽然目的是让她们将萧雅兰救回去,但是张霈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开几个洞吧!



    张霈心忧萧雅兰被对方误伤,他左臂一揽将萧雅兰温软的娇躯紧紧抱在怀中,身体倏然错开一步。



    当然张霈这个心系佳人的动作在对方眼中却变成了胁持,没看见萧雅兰脸上一副咬牙切齿,好象要吃人的样子吗?



    空中响起张霈一声大喝,他运起三层真气,井中月“铮”的一声轰然出鞘。



    张霈战意凌厉,但是井中月却似乎明白主人心意,并没有发出耀眼的黄茫,黑黝黝的刀身看起来锈迹斑斑,毫不起眼。



    井中月仿佛是张霈身体的延伸,“叮叮当当”金属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十柄长剑被井中月狂风扫落叶般将荡开。



    虽然演戏但是也不能丢下萧雅兰就跑,怎么着也要将就着应付几招,这技术性工作还真是谋杀了张霈不少脑细胞。



    一刀破开对方杀招,张霈这才看清楚对方的样子,杀手清一色都是女子。



    虽然她们都用面纱蒙住了脸,但是张霈如今功力大进,区区面纱哪里挡得住他窥视的目光,这些女子无论容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



    众花奴显然没有想到张霈如此辣手,而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那份淡淡威势,使她们未战气势便弱了三分。



    张霈端立不动,神色凝重,额头隐见汗水,被花奴围困在中间,眼神闪烁不定,似欲突破封锁。



    此时,一名花奴开口道:“放开萧总管,饶你不死。”



    这些花奴虽然武功不错,容貌不错,身材不错,声音听起来也不错,但是脑袋似乎不怎么好使。



    她这一开口不是摆明了告诉张霈,在他手上的人质身份不一般,是个可以与她们讲条件的筹码吗?



    “好啊!”张霈不露心中想答,顺着对方意思慢悠悠的说道:“嘿嘿,不过你们先把衣服脱了。”



    “这有何难?”对方娇声笑道:“公子正是我们姐妹喜欢的类型呢!”



    另一个女子媚笑道:“这位公子,我看这样好了,让我们众姐妹一起侍侯你?”



    张霈傻眼了,这些花奴正是靠美色杀人的主,穿不穿衣服对她们根本没有多大关碍,陷入被动的只能是他这个男人。



    此时先前开口说话的女子已经摘下面纱,拉开腰间锦带,还真是说做就做,豪放得让人害怕。



    快就一个字,张霈还来不及说话,一瞬间,十个赤条条的女子就这么俏生生的立在他面前。



    张霈从来不知道女人脱衣服可以脱的这么快的,原本紧张的气愤荡然无存,但是看她们春意昂然的眼睛深处却透着浓浓杀机。



    张霈喉间微涩,但是眼中却是清明如水,心中暗叹,张霈不禁想到自己还真是作茧自缚,面对这些娇滴滴的女人叫他怎么下得了手。



    这些花奴对张霈产生的诱惑虽然有限得紧,但他怀中那位艳绝人寰的世间尤物可就另当别论了。



    萧雅兰身上幽幽的清雅体香飘入张霈鼻中,使他心中立刻心猿意马起来。



    便是这一分神,“杀!”一声娇叱,十柄长剑狂风暴雨般不断往张霈身上招呼。



    身体和精神仿佛完全脱离开来,精神默默感受着萧雅兰赤裸娇躯带给自己的销魂感觉,身体却自动施展武功,御敌与国门之外。



    张霈手中刀井中月挥动间,守的密不透风,泼水不入。



    乳波臀浪,香艳火辣,久攻不下却也不见她们现出任何焦急神色,仿佛打定主意要和张霈这么耗下去。



    张霈刀势无法尽展,每每使到关键时候,他就收招变式,这种极度不谐调的感觉使他难过的想要吐血。



    但是这也怪不得张霈,若他不时刻收力变招,不出三招,这十个娇滴滴的大闺女就将香消玉陨,化为井中月刀下之魂。



    不过萧雅兰却也所言非虚,这些女子的身手的确不坏,至少比白天在大宅中围攻他的那些黑衣人要强许多。



    正寻思间,三柄长剑毒蛇般分别从三个刁钻的角度刺向张霈,剑走偏锋,速度迅疾,竟然激起了风啸声。



    眼看长剑及体,张霈脸上露出惊容,眼中惊惧不定,沉声道:“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



    张霈猛吼一声,井中月倏然斩出,空中黄茫大盛,仿若天外飞来。



    “叮!叮!叮!”三声清脆悦耳的声响过后,三柄长剑尽数断成两截,手中握着只剩小半截的长剑,三名花奴脸色苍白,眼中尽是惧色。



    张霈伫刀而立,气喘吁吁,似因这招消耗了大量体力,恰在此时,另外七名花奴杀至,再次将他缠住。



    突然,张霈心中一凛,只听见身后响起尖锐的嘶声。



    “着!”张霈猛一踏足,身体腾空而起,一刀横空,击飞身后密集的黑色细针。



    机会来了,张霈心中冷笑,井中月一缓,抱着萧雅兰的左臂被一根黑针刺中。



    “可恶。”张霈大吼一声,瞬间使了个巧劲将萧雅兰的身体向对方推去。



    不过这十个光溜溜的臭娘们,哪里来的暗器?



    张霈身体向下坠落,凌空转身,只见那三名手中握着短剑的花奴原本高高盘起的头发已经散开,原来暗器藏在长发中。



    张霈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状若疯虎,身体向着偷袭自己的三女冲去。



    “啊!啊!啊!”三声惨哼,张霈井中月黄茫暴闪,偷袭张霈的三女只觉整个身体凉嗖嗖的,仿佛浸泡在冰水中,动弹不得。



    风掠过,树微摇。



    三名花奴一头青丝随风而逝,只余一头俏丽的短发。



    耳中再次传来暗器破空袭至的声音,张霈大喝道:“少爷不陪你们玩了。”



    语闭,快速移动的身影已在百丈之外,化为一个融入黑夜的黑点。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湘西旅游  合肥学习  长沙娱乐  汕尾论坛  临汾新闻  金华娱乐  喀什资讯  乌海旅游  伊犁学校  桂林学校  阜新地图  三明时尚  眉山旅游  黔南地图  林芝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抚顺学习  思茅新闻  商洛论坛  钦州旅游  迪庆旅游  临夏新闻  襄樊旅游  合肥学习  汕尾论坛  郑州地图  长沙娱乐  桐城学习  广安学习  北海资讯  阿拉尔地图  松原地图  重庆学校  眉山旅游  怒江论坛  恩施学校  那曲地图  娄底资讯  淮安新闻  赤峰新闻  烟台论坛  松原时尚  临沂资讯  北海资讯  潜江地图  潜江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西安娱乐  咸阳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