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三章 情不自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唔……唔……”面对张霈突如其来的热吻,单疏影全身肌肉倏然绷紧,柔软的娇躯僵硬如石,美眸中掠过一丝恐惧。



    没有想到初吻在刚才的慌乱中被张霈夺走,但那只是短暂的一刹那,短到单疏影根本来不及反应,那感觉也很飘渺,除了惊愕与羞乱没有更多的感觉。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这次是单疏影实际意义上的初吻,张霈吻着身下美人花般娇艳的芳唇,吸吮她的舌尖,把嘴里的唾液送入她芳香的嘴里,或红舌尖砥住她的灵舌,他吻的霸道而炽热,舌头遍尝她可爱小嘴的美妙。



    如今这个全身邪气凛然的男人已不是原来什么都止于理论的“纯情”小男生了,此时的张霈实战经验虽然还谈不上丰厚,但是和几个美人圈圈叉叉下来,调情的手段,巧妙的挑逗却也不是单疏影这未经人事的雏儿能够抗拒的。



    一股股强烈的快感如同平地惊雷般,不停在她脑中灵台炸响,单疏影在心中赞叹:“原来接吻是如此的美好。”,但这羞人的快慰旋又被强烈的羞耻感觉压下。



    单疏影眼中尽是羞涩,张霈忽却在这无尽的羞涩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有人说羞涩的女人是最美的女人,羞涩不仅仅是一种表情,它更是一种品质。有人认为最缺少羞涩的是妓女,因为妓女最不要脸,最不讲情义,其实不然。妓女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群体,有被生活所逼的,有被人诱骗和强迫的,有自甘堕落的,有一边堕落一边于心不甘的。从总体上说,妓女是一些值得怜悯的人,而贪官污吏和盗匪却绝对是可鄙可恶的。在风月场中依然保留某些纯真善良品质的妓女,并非凤毛麟角,苏小小、杜十娘、李香君、董小宛……她们的情义和骨气岂是“妓女”这个名词所能抹煞的。她们绝对不可能与羞涩无缘。



    张霈知道自己是真心爱单疏影的,他承认自己是个花心的人,他喜新却不厌久,虽然他将来可能有有许多女人,但是他却有信心让自己的所有女人得到幸福。



    想想那些达官贵人,皇室宗亲也真是可笑,明明没有能力家中却有姬妾成群,老婆二奶一大堆,不出问题才是怪事?每朝每代的皇帝更是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八十一御妻并佳丽八千,更有宫女数以万计,如此恐怖而庞大的一个数字,就算皇帝天天不下床,一年能谁睡几个女人?



    几万女人却只有数百人能够被皇帝宠幸,你要其他人怎么活,她们也是人,正常的女人,所以王宫成了天下最淫乱丑恶的地方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但是张霈却不一样,他天赋异秉,身体与白蛇血肉精华融合后,完全有能力应付床地上无休止的征伐,虽然不知道比之韩柏道心种魔大法谁更胜一筹,但是相信也只在伯仲间。而且如今张霈的《素女玄心功》已然大成,要说打遍天无敌手似乎还为时过早,但是在流球岛上能够挡住他的人却是一个没有。



    张霈现在已经准备修炼《天魔策》上的绝世武学了,只是不知道最后能不能象韩柏和庞斑一样练出一个魔种来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单疏影纤柔的小手本能的推拒着紧紧贴压在自己娇躯上的男性身体,似欲摆脱张霈的魔爪,小红帽又怎么是大灰狼的对手,何况是张霈这只武艺高强的大灰狼。



    流氓学武术,谁也抗不住,所以单疏影的抵抗收效甚微,甚至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越是挣扎肢体越是纠缠在一起。



    小巧可爱的琼鼻中不时逸出令人面红耳赤的细喘**,在张霈面前,单疏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柔软娇嫩的雪白胴体滚烫如火,仿佛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而比身体风火热的是她一颗躁动的芳心。



    处子之身的单疏影身体敏感无比,哪怕是最轻微的摩擦碰处身体也会有感觉,何况是像张霈这样亲密无间的爱抚调情。



    两人这一吻足足吻了十分钟奕奕不舍的分开,张霈放开单疏影已经有些发麻的腻嫩香舌,任它回到美女的主人口中。



    单疏影看着张霈柔情似水的眼眸,羞不可仰的闭上美丽的大眼睛,微张着红艳艳的小嘴,娇喘吁吁。



    即使是贞洁**现在差不多也快投降了,何况是单疏影这个小妮子。



    古代女人本就早熟,单疏影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身体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迷失的感觉。



    所以被张霈稍这么一挑弄,单疏影身心均涌起一股既陌生又兴奋的感觉,美妙滋味,销魂荡魄。



    不行,自己和他无名无分,怎么能够和他做这种羞人的事,她的身体只属于自己的丈夫,即使有母亲的允诺,但是未成亲就做这种出阁的事也太羞人了……而且这个家伙如此可恶,先后两次见面都占我便宜,还夺走人家宝贵的初吻……



    单疏影脑中乱哄哄的,矜持,娇羞,迷惑……但是这些都在张霈火热霸道的亲吻下烟消云散,脑中变的空荡荡的,大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仿佛一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迷途羊羔,任张霈予取予求。



    张霈见佳人春心已动,于是不再满足眼前这样隔靴搔痒式的爱抚,他熟门熟路的轻轻解开单疏影的纱衣,这古代的衣服穿起来步骤烦琐恼人,但是脱起来却是异常方便,加之张霈这人从来都是勤学好问,从善如流的好学生,当然要不了几次就熟悉了,不过这家伙好端端的学脱女孩子衣服做什么?各位看书的小朋友千万不要学他,嘿嘿……



    张霈十八般武艺轮番施展,他再次将舌头探入单疏影檀口中,情挑**。



    “唔唔……”悠长的颤音令人魂为之销,魂为之夺。



    快感如潮水般淹没单疏影二十年片尘未染的芳心,这一刻,九天仙女坠下凡尘。



    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爱欲味道。



    突然,一艘从岸头驶来的木舟停在张霈和单疏影的小船旁边,一道娇俏的倩影掠过两船间相隔不到两丈的距离,落在船尾。



    “公主,夫人她……”



    眼前香艳缠绵的景象看的前来传话的春兰脸烧如霞,小手掩住张大的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眼睛傻愣愣地看着肢体亲密交缠在一起的张霈和单疏影两人。



    尴尬过后还是尴尬。



    半晌后才想起非礼勿视,主婢有别,春兰飞快背转娇躯,她实在没有想到冷艳高傲,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的公主这么快就被张霈“俘虏”了。



    “啊!”尴尬的气氛被单疏影一声堪比伊丽莎白·施瓦尔茨科普芙(十大女高音)的惊恐尖叫彻底打破了。



    回过神来的单疏影一把将张霈推开,迅速捡起地上的衣物,胡乱的套在自己身上。



    若是只看这个场景,别人还误以为张霈**未遂呢?虽然他几乎是用强的。



    原本都要得手的张霈看着春兰这坏了自己好事的小丫头,气的牙痒痒的,但是此时却也无能为力,要整治她也是晚上的工作了。



    张霈欲哭无泪,真是恨苍天,泪无语。



    如此羞人的一幕竟然被外人撞见,单疏影恼怒的横了张霈一眼,冷声道:“夫人有什么事?”



    张霈脸上一副无辜的表情,似乎他才是受害者一样,同样未着寸缕的身体却大咧咧的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也没有穿衣服的动作。



    回转身来的春兰见单疏影脸色已经恢复清冷高傲的模样,朝她施礼道:“夫人请小姐,还有公子过去。”



    轻风徐来,令张霈精神一爽。



    张霈赤裸裸的站起身来,有若刀削的分明轮廓迎着朝阳显得阳刚味十足,拿现在的话来说就很Man。



    “兰儿,还不过来服侍我穿衣。”张霈这一开口,可把俏脸绯红的春兰吓的够呛,她先是小心的看了单疏影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反应,才咬着牙低着臻首,施施然走到张霈身边,拾起落在地上的衣衫,动作轻柔的为他穿上。



    被人撞破好事的张霈瞟了单疏影一眼,嘴角逸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道:“还好我在这里,不然你这小丫头就要跑冤枉路了。”



    原本就芳心羞恼的单疏影看懂了张霈眼中蕴含的调羞之意,纤足不依地跺了一下。



    春兰安静的听着,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也不答话,其实她为了找张霈早已四处奔走,是在遍寻不着之下才来找单疏影的,谁曾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霈会和单疏影在一起。



    摇着木桨将小船使向岸边,在离开河岸还有十丈距离的是时候,立于船首的单疏影倏然跃起,身体如穿花蝴蝶般向着对岸飘落。



    张霈摇了摇头,放下手中船桨,也不见如何作势,身体一晃,竟然在单疏影纤足落地的同时笑吟吟的出现在她身旁。



    两人这一比,高下立见。



    他们向着东溟山庄的方向走去,一路无话,其实无话的只是单疏影一人,张霈一路上可是没停过嘴。



    “师妹啊,你就不能讲点自己的事情给师兄听吗?”张霈涎着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他本来是叫娘子的,但是没说两句就看见单疏影仿佛要吃人似的眼神,遂尴尬的改口称她师妹,这次美人儿到没有在反对他这样称呼自己。



    “既然师妹不愿,那就让师兄来个自我介绍好了,我打小就是神童,三月能言,成句的说话,四月学字,一岁可读文章,两岁出口成章,三岁能诗……”



    单疏影被张霈的自卖自夸逗乐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旋又发觉不妥,立刻以袖掩口。



    怎么在他面前自己总是容易失态呢?单疏影思绪纷扰,眼中神情复杂的白了张霈一眼。



    横眉冷对千夫指,张霈对于美女的白眼受之如饴,那妩媚中带着春意的眼神瞧的他骨头都酥了,当然对方的本意绝对与妩媚与春意沾不上边。



    东溟山庄,天香亭。



    单婉儿意态慵懒的坐在石凳上,身着一身浅紫色紧身低胸装,一条轻柔的纱巾批在肩上,这一切使她惹火的身材更显浮凹,性感迷人又不失淡雅高贵。



    娇俏的粉脸上画了淡妆,真是人比花娇,她好象在想什么心事,眉头有时会微微蹙起,佳人在为何事心烦。



    远远看到单婉儿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张霈忍不住心中一荡,刚才在船上被单疏影勾起的欲火猛然滕起,心中极度渴望把她娇嫩柔腻的身体抱在怀里好好怜爱疼惜。



    被女儿点燃的欲火,却希望找丈母娘来宣泄,这在以前,张霈根本没有想过。



    看真走到自己身旁的单疏影,张霈不敢多作他想,只能运转玄心功,压制心头欲望,继续向着天香亭走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三明时尚  连云港旅游  伊犁学校  佳木斯论坛  天门时尚  伊犁学校  淮北地图  海口新闻  抚顺学习  钦州旅游  三明时尚  思茅新闻  湖州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沧州学校  北海资讯  阿拉尔地图  广安学习  娄底资讯  黄冈旅游  贵港资讯  佳木斯论坛  泸州学校  郑州地图  西安娱乐  海西论坛  白山新闻  襄樊学校  林芝地图  黄冈旅游  商洛论坛  七台河地图  黔南地图  诸城旅游  广安学习  安阳资讯  重庆学校  徐州旅游  桂林学校  汕尾论坛  眉山旅游  合肥学习  六安论坛  吴忠旅游  宜昌地图  中卫资讯  林芝地图  金华娱乐  十堰论坛  乌海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