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换过一袭白衣的张霈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有惊异、有慕羡、有凝重、有温柔,不一而足。



    《素女玄心功》大成之后,张霈再次脱胎换骨,对女性的杀伤力之强简直提升到一个恐怖的高度,萝莉、少女、御姐、**一律通杀,完全具备让女同性恋和双性恋患者恢复正常性趋向的高深魅力。



    白衣如雪,黑发如墨,剑眉入鬓,眼睛犹如浩瀚宇宙般深邃莫测,鼻梁高挺,脸孔白净,体格壮硕,浑身肌肉充满爆发力,身上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淡淡威势,却又使人忍不住靠近。



    萧峰身后三名艳婢眼中充满了“惊艳”,就好像见着蜂蜜的蜜蜂一样,不过她们掩饰的很好,若是这眼神被萧峰发现,她们的下场将比昏迷在车驾里的媚奴还要凄惨。



    张霈注意到大厅里的异常气氛,单婉儿眼有愠色,虽然脸上笑意盈盈,但却瞒不过他。



    日!怎么有种剑拔弩张,大力战一触即发的感觉。



    张霈暗忖难道这些“客人”是来惹事的不成?嘿嘿,来之前也不先去打听打听现在东溟派是谁罩的,看你张少爷的手段。



    张霈这颗耀眼的“明星”一现身,即刻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当然这是委婉的说法,说穿了就是众矢之的,不过当事人却没有一点觉悟。



    张霈随意的摆摆手,仿佛检阅军队的老首长,自恋道:“大家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虽然我的确是长的帅了那么一点点,用英勇无双、无比英俊、道德先锋、榜样楷模、千杯不倒、坐怀不乱、处变不惊来形容也不为过,可也经不起大家这样看呀!我劝你们还是死心好了,你们的不良企图,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说完,张霈也不理众人惊疑错愕的表情,大摇大摆地走到一张空椅上坐了下去,一副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的样子。



    单婉儿眼中满是温柔之色,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娇声道:“霈儿,不得无礼。”声音轻柔,哪有半分斥责之意。



    张霈落座后便开始打量眼前的不速之客,眼神一扫而过,一个老头,一个人妖,三个女妖。



    老头带着斗笠,看不清楚是何模样,下人打扮,但是却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那人妖,嗯,那人妖张霈根本没注意。



    张霈的注意力大半集中在人妖身后的三名妖艳女子身上,她们衣衫轻薄,迷人胴体若隐若现,肌肤水嫩柔滑,曲线玲珑动人。



    敢上门找茬的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张霈心中冷冷一晒,问道:“不知这位兄台尊姓大名啊?”



    “萧峰。”萧峰见冒然闯入一个没有礼数,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心中不悦,声音阴柔道:“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萧峰?我日!张霈心中郁闷,就这人妖不阴不阳,白白嫩嫩的样子也敢叫萧峰,不能怪他,应该怪他老子,若是让丐帮帮主,辽国南院大王萧峰大大知道自己与他同名还不活劈了他。



    呵!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哪里来的死人妖居然敢给本少爷脸色看,张霈笑了,眼中闪动着猎人发现猎物落入陷阱时特有的光芒。



    “原来是萧兄,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张霈接着话茬,很是直接坦白的自我介绍道:“在下张霈。”



    见萧峰看向自己,张口欲言,张霈眼中满是狡黠之色,微笑道:“在下只是无名之辈,没什么名气,你就别阿谀奉承,讨好谄媚了,否则肉麻兮兮,听的我难受。”



    “你说什么?”萧峰先是一愣,接着怒哼一声,眼中倏然闪过一道残戾凶光,隐在衣衫下的结实肌肉陡然紧绷,忍不住就要出手。



    “霈儿,你怎么能这样和萧贤侄说话!”不等萧峰发作,单婉儿美妙如出谷黄莺的声音再次响起,“萧贤侄不要见怪,我这徒弟生性顽劣,胡闹惯了,说话没大没小的。”



    “萧贤侄!”张霈重复了两遍,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你……”萧峰何时受过这种闲气,双眼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气运全身,身体微倾,准备出手教训出言不逊的张霈。



    “少爷,正事要紧。”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枯瘦的手臂搭在萧峰肩膀,一道阴寒真气灌体而入,正是那一直压低斗笠遮住模样的老人。



    “夫人,我刚才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萧峰冷静下来,心中恨不得将张霈碎尸万断,但为了大局还是咬牙忍下这口恶气。



    张霈故意恶语相向就是为了激萧峰出手,见对方不上当,他笑了,暗道:老子看你能忍到几时。



    “萧贤侄不用再说了,前日给你父亲的书信中,我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单婉儿回答的斩钉截铁,语气铿锵,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张霈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事,当然也就无从插嘴,不过他并没有疑惑多久,很快就明白了。



    “夫人的信家父已经收到了,但是这退婚一事还请夫人给我萧家一个交代。”萧峰的声音转冷,眼中绿茫暴闪,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萧峰就是萧南天的儿子,萧家下任家主,他与单疏影本有婚约,但是单婉儿前日修书一封,说要退婚。萧家做皇帝梦已经做了几百年了,眼看机会就在眼前,怎能轻易放弃?只要和单家联姻,掌握了军政大权的两家合力推翻尚氏王朝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尚仁德原本就打算铲除东溟派,为了自保,东溟派也没有道理不合作。



    “交代!”张霈冷哼一声,身上气势陡增,声音沉冷如冰,道:“你要什么交代?”



    开玩笑,居然想打自己未来老婆的主意,张霈暗骂道:难怪这死人妖左看右看都不顺眼。



    “你是什么东西?”萧峰终于抓狂了,他对单婉儿心存顾及,对张霈可没那么多考虑。



    萧峰怒视着张霈,仿佛一头眼睛喷火的野兽,指着他尖声道:“本少爷说话,哪里轮得到你来插嘴!”



    “抱歉,我是人,你才是东西。”张霈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不冷不热道:“死人妖,你要搞清楚,这里是东溟山庄,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人妖是什么意思,但就字面上看也绝对不是夸自己,萧峰大声喝道:“本少爷不是东西。”



    “你的确不是东西。”张霈乐了,向拼命板着脸忍着笑,怒力维系着清雅姿容的单婉儿飞快地眨了眨眼,转而笑道:“既然你不是东西,那请问你到底是什么玩意?”



    萧峰真的疯了,被张霈气疯了,眼前这可恶的小子到底是从哪里迸出来的?



    至始至终单婉儿都没有说话,似是默认了张霈对此事的处理,单家无故退婚,别有用心的萧家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即使不为争权夺利,觊觎单疏影的美丽萧峰也会放弃这门婚事。



    萧峰是单婉儿完辈,碍于身份,她不便出手,所以张霈是处理此事最适合的人选,再说他是个男人,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女人拼命吗?



    既然已撕破脸皮,萧峰露出狰狞霸道的一面,他冷冷道:“臭小子,今天就让知道天底下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张霈暗忖舌头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拳头,说来说去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不过这小子怎么把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慢慢站起身来,张霈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绝世神兵,眼神沉敛,天威含而不露,狂傲道:“不要和我狂,就你那点本事,我空手就能打赢你。”



    “锵!”怒急攻心的萧峰暴喝一声,反手抽出女婢手中长剑,离鞘长剑化作漫天青芒,疾取张霈胸前要害,提气、拔剑、纵身,动作一气呵成,杀伐凌厉。



    萧峰一直看不透张霈深浅,要么对手是武功超凡入圣的绝世高手,要么就是不谙武功的白痴。



    张霈怎么看也和绝世高手不搭调沾边,但要说他不懂武功萧峰却也不信,所以他抢先出手,毫不留情,狮子搏兔,不管对手是虚是实,务求一击必杀。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死人妖看来还有两把刷子,张霈丝毫不为所动,脣角飘出一丝笑意,长发无风自动,忽然间萧峰感到攻击的目标竟然模糊起来,强大的气势逼的他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滞。



    萧峰心中一凛,不退反进,咬牙施展精奥玄妙的剑法,如影随形地杀向张霈。



    “蓬!蓬!蓬!”劲气交击,震响连天,萧峰长剑每前进一分,剑上压力便增大一分,一重重若有实质的气浪朝他狂猛的冲来,每一重气浪仿佛一道铺天盖地的巨浪当头击落,令他前进受阻,身法滞歇,冲势渐缓,锐气全消。



    气浪之强之猛,萧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哼!”萧峰闷哼一声,长剑攻势依旧犀利,但落在张霈眼中,只是表面声势汹汹的纸老虎,吓唬吓唬人还可以。



    张霈双目如电,一瞥之间,萧峰的尴尬状况已了然于胸,他此时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候。



    井中月并未带在身上,但这根本不影响张霈的战斗力,他冷然一笑,并指成剑,指出如风,剑影横空,往萧峰击去。



    死要面子活受罪发萧峰不愿被张霈一招迫退,弱了威势,矮身错步,长剑旋转着狠狠刺向张霈。



    剑指交击,发出金铁撞击的声响,萧峰的身体仿若被千斤重锤击在胸口,嗓子一甜,满口血腥。



    受此一击,萧峰长剑差点脱手飞出,身体痛楚不堪,出道以来首次受此重挫。



    双目泛起微微的绿茫,萧峰勉力强提一口真气,长剑擎天,气化长虹,布下严密的防御网。



    张霈神态轻松,心中对萧峰武功已经有了大概了解,体内气旋分出一股真气,身子腾空而起,大鹏展翅般飞临萧峰头上,以指带剑,东溟剑法全力展开,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的往他狂攻猛打。



    萧峰眼中绿茫狂烧,喉间发出不似人类的低吼,以攻对攻,身体疾旋,避过张霈泰山压顶般强猛气势,趁势反击。



    “铿、锵、铿、锵”剑指相碰,仿佛电子打击乐般清鸣颤音不绝于耳。



    张霈身在空中,一口真气凝而不散,穿花蝴蝶一样在大厅中不断起落,萧峰则施尽百般手段,应付张霈无迹可寻的剑招。



    萧峰对东溟剑法素有研习,但张霈以指带剑,忽轻忽重,变化无方,排山倒海的剑招杀的他疲于奔命,狼狈不堪。



    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萧峰在张霈天马行空的东溟剑招下便汗流浃背,攻防捉襟见肘,败相已呈。



    突然,漫天剑影散去,张霈稳稳将萧峰剑刃夹住,丹田一热,一股无可抗御的强大劲力顺着狂转的气旋侵袭而出,通过剑身传入萧峰体内。



    惨呼一声,萧峰踉跄跌退,张霈并没有杀人之心,见挫了对方锐气,一个漂亮的腾身,从半空落下,坐回自己的位置,身姿潇洒飘逸,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萧峰一连后撤了十多步才稳住身行,一丝殷红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颤抖的手臂抓着长剑,遥指对手。



    在张霈不屑的目光中,长剑倏然寸寸而裂,“叮叮咚咚”落了一地,声音脆清,恰如落盘玉珠。



    刚才比斗的时候,张霈有大半的注意力放在那带着斗笠的老人身上,不叫的狗才是咬人的狗,但是对方却始终未曾出手。



    三名艳婢抢身上前,扶住萧峰,看他怨毒的眼神,张霈后悔了,人无伤虎心,虎有吃人意,他暗怪自己是不是心肠太软了,刚才一招杀了,不是一了百了。



    由于张霈刻意留手,萧峰根本没受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性格阴险毒辣,刚愎自负的他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与张霈武功上的巨大差距,准备施展未曾使用的杀招。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海西论坛  北海资讯  临汾新闻  襄樊学校  赤峰新闻  衡水新闻  桂林学校  辽阳旅游  三亚论坛  三明时尚  喀什资讯  西安娱乐  钦州旅游  广安学习  合肥学习  抚顺学习  淮安新闻  佳木斯论坛  迪庆旅游  铜川学习  连云港旅游  盘锦学习  汕尾论坛  南通时尚  南通时尚  娄底资讯  宜昌地图  烟台论坛  潜江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伊犁论坛  盘锦学习  钦州学习  铜川学习  黔南地图  酒泉论坛  金昌论坛  安阳资讯  中山时尚  合肥学习  黄冈旅游  嘉峪关旅游  济宁新闻  松原时尚  黔南地图  广安学习  喀什资讯  廊坊时尚  益阳资讯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