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一章 权利象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把玩着从萧峰萧大公子那里讹诈来的追魂夺魄十三针,想到刚才他哭丧着脸比死了老爸还难过的样子,不良男子心中一阵暗爽。



    没有遇见任何阻拦,张霈一路哼着流行小调进入了男宾止步后院,向着单疏影的闺房走去,这女儿家闺房岂是随便哪个男人都去得的,他却全无顾及,连闺女都是他的了,何况是闺房。



    将暗器收入怀中,张霈轻轻推开单疏影房间的木门,入内举目一望,房中摆设用一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简约而不简单。



    在窗前朝东方向安放着一个小小的梳妆台,上面满是胭脂水粉,珠钗木梳等女儿家常用的物事,一个古色古香的铜香炉烟雾袅袅,飘腾着紫檀香气。



    正对梳妆台位置有一张书案,笔墨纸砚,文房四宝摆放整齐,一个巨大的书架靠北墙而立,架子上堆满了厚厚的经史子集书册。



    东溟剑斜挂在墙上,古朴而菜素雅的剑鞘擦试的洁净无尘,长长的红色剑穗垂下。



    在隐隐的檀香气味中,房间里另外还飘散着一股浓郁的芬芳,张霈心中一动,已分辨出这是单疏影身上的香味,这香味很特别,不似香料脂粉,有种清新素雅的味道。



    芙蓉帐暖,单疏影静静地躺在床上,俏脸微红,星眸紧闭,嘴角带着甜甜的笑容,呼吸舒缓而柔长,像极了等待王子亲吻的睡美人。



    床上的单疏影檀口微吟,“嘤宁”一声,缓缓扭动柔弱无骨的娇躯,似乎即将醒来。



    张霈坐到床边,抚着她锦缎般黑亮柔滑的发丝,笑道:“老婆,睡醒了。”



    单疏影缓缓睁开水雾迷离的眼睛,看着爱郎,送他一个甜甜笑容,轻声道:“大坏蛋,娘刚才唤你去干什么?”



    “没事,没事。”看着海棠春睡,佳人慵懒娇羞,张霈心中大好,哪里会提萧峰上门找茬这种败兴的事情。



    张霈侧着身子,凝视着单疏影的眼睛,坏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姑姑想知道,娘子到底答不答应嫁给我。”



    单疏影千娇百媚的横了张霈一眼,似怨他说话没个正经,她轻轻撑起身来坐了起来,偎在他的胸前,轻声道:“疏影以后就是相公的人了。”



    能够得到一位绝世美女的倾心绝对是男人最大的骄傲,而更大的骄傲则是得到一群绝世美女的垂青。



    空气中飘散着暧昧的味道,张霈低头寻着怀中佳人玫瑰花瓣般的香唇,轻轻地吻了下去。



    初尝男人之事的女子最是痴缠,但张霈想到她的身体若无几日修养,根本无法再次承受雨露恩泽,遂轻轻将她推开一些。



    单疏影玉面如霞,微抬臻首,低声软语道:“相公嫌弃疏影了?”



    张霈心中绮念横生,好容易才压下奔腾欲念,轻轻搂着怀中佳人纤细的腰身,凑到她耳边,咬着那玲珑秀气的耳垂,柔声道:“小傻瓜,相公怎么会嫌弃你?”



    单疏影浑身轻颤,俏脸红红心狂跳,羞赧道:“那你为何……”



    我忍的这么辛苦还不都是为了你,张霈心中苦笑,轻声道:“影儿,相公是担心你的身子。”



    听张霈称呼亲昵,单疏影心中甜蜜,一双藕臂缠着男人颈项,笑道:“影儿谢相公怜惜。”



    怀中搂着一个能看不能吃的绝色佳人,张霈忍的极为辛苦,他强笑道:“你赶快起身梳理一下,现在跟我去见姑姑。”



    单疏影粉脸一红,娇嗔不依道:“你这个人,人家现在怎好意思去见娘亲!”



    张霈将搂在怀中的玉体紧了紧,在她嫩滑的脸蛋上香了一口,柔声道:“好宝贝,相公都不怕你怕什么?”



    单疏影看着眼前这霸道的坏男人,羞涩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房门,很有点成婚后前去拜见爹娘的味道,但现实却是她们并没有成婚,而偏偏又做了那事儿,难怪单疏影会神情扭捏,一副小女儿态。



    单婉儿厢房内,三人同一天内第二次聚首在一处,只是心境却已是大不相同。



    张霈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装君(他已经来过一次了),浅品香茗伴行家(他压根不懂喝茶),高风亮节显气质(装的到是挺像那么回事)。



    目光温柔的看着单疏影在母亲身旁撒娇,张霈心中被一股幸福的喜悦感填满,但是娶妻如此,夫复何求的背后,他心底深处那邪恶的念头却越来越强烈。



    下身膨胀欲炸,张霈尴尬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好在长衫宽舒,否则被她们母女二人看见他的丑态,就尴尬糟糕了。



    单疏影母女二人低声说笑,仿佛有说不完的事儿,被谅在一边的张霈并不虞他们发现什么。



    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张霈一盏茶已经先后滤过三次,茶味已尽的时候,母女二人终于交心完毕。



    单疏影回到座椅上,单婉儿转向张霈,轻启樱唇,娇声道:“霈儿,我可是将疏影托付给你了,从今往后你要好好待她,否则姑姑可不饶你。”



    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吗?一个问题有必要重复这么多次吗?再说,她是我老婆我自然会好好对她。嘿嘿,我不止会好好对她,还会好好对你。



    张霈看向单婉儿的双眼中燃烧着掩饰不住的灼热,郑重承诺道:“姑姑放心,我会好好对待影儿的。”



    他怎么又用那种眼神看我,疏影就在边上,若是被发现了怎么办,他怎么能这样?我是她师傅又是她岳母,他居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实在是太无礼了,太放肆了……太刺激了……呸呸呸……心中涌出这个大胆的想法,单婉儿不由一阵脸红心跳:“我这是怎么了?为了疏影,我们是不可能的。”



    “霈儿,姑姑有一件东西要交给你。”不敌张霈火热的眼神,单婉儿急忙站起身来,向着立于厢房墙边的衣柜走去。



    看来她对我的抵抗力是越来越薄弱了,张霈心中暗笑,脸上不动声色道:“谢姑姑。”



    单婉儿莲步轻摇,纤腰缓摆。



    由于位置的关系,在一人高的楠木衣柜打开的时候,以张霈锐利的目光,可以清楚的看见平放在纱衣锦裙上的一些束胸、亵衣、短裤之类的贴身玩意儿。



    好色男人甚至能够闻到质地柔软的各色刺绣肚兜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特有的香气。



    单婉儿俏脸浮现一丝羞红,将贴身衣物放在一旁,从衣柜中取出一个精致华美的锦盒,反身而回。



    单疏影现在的样子像极了沐浴在爱河中的小女人,素手指着锦盒,娇声问道:“娘,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你看了就知道了。”一个轻盈的转身,单婉儿脸色如常,看不出丝毫异相,她走到张霈对面,缓缓的弯腰将锦盒放在桌上。



    美人儿姿仪无双,她随时都是那么轻柔庄重,俯身放置锦盒的动作很慢,张霈身子笔挺如枪,眼睛自动调到了最好的焦距,窥视单婉儿不经意间流泄的春光。



    单疏影一频一笑均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



    诱惑,这若隐若现的诱惑比之袒身露体,赤裸相见,更为刺激。



    乍泄的春光让张霈好不容易压制住心中欲望,因为单疏影的关系,张霈不敢多看,心中暗忖单婉儿该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吧!



    若是单疏影不在也就罢了,可是自己刚内定的小媳妇儿就在旁边坐着,你说他能没脸没皮当着老婆的面勾搭丈母娘吗?



    单婉儿将锦盒放置在木桌上,抬起臻首撇到张霈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自己高耸的胸部。



    “呀!他在看我那里!羞死人了!”单婉儿身子不由得发软,芳心纷乱,偷偷瞧了女儿一眼,好在单疏影的心神都被锦盒吸引住了。



    单婉儿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线条格外的柔和,显示出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身材之完美简直不似一个生育过的女人。



    单疏影好奇道:“娘,快告诉我里面是什么?”娇脆的声音将尴尬中的两人惊醒过来。



    单婉儿爱怜的看了女儿一眼,雪藕般的柔软玉臂自纱衣下探出,轻轻揭开锦盒。



    锦盒开启,张霈有些失望,盒内既不是房产地契,珠宝首饰,也不是武学秘籍,精巧暗器,只有一块黑漆漆的牌子。



    “啊!”当看清盒中所放之物时,单疏影轻呼一声,轻掩樱唇,惊讶道:“东溟令。”



    东溟令,东溟派祖师遗下的信物,传说它隐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可是数百年来历代掌门不乏惊才绝艳之辈却无一人勘破其间辛秘,东溟令一直是东溟派掌门的身份象征,见令如见掌门,持有东溟令的人拥有绝大权利,能够自由调动东溟派一切人手钱粮。



    “东暝令是什么?”张霈见单疏影惊诧的样子,知道这看似普通的玩意并不简单。



    张霈伸手从锦盒中拿出东溟令,只觉入手冰寒,材质非金非铁。



    单婉儿坐回先前那张木椅上,美眸笑意盈盈,轻声道:“东溟剑和东溟令是我东溟派最珍贵的两件事物,东溟剑我已传于疏影,而东溟令从天开始就归霈儿了。”



    单疏影吓了一跳,深知东溟令对东溟派的意义,她急忙说道:“娘的意思是……”



    单婉儿美目中闪过一道决绝之色,认真的点了点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镇派之宝?”张霈轻轻掂量抛耍着手中的东溟令,自言自语道:“怎么看起来和东溟剑差那么多?”



    东溟令其实并非张霈说的那般不堪,它质感冰凉,正面有一个篆书的“令”字,背面则雕刻着种种闻所未闻的异兽,栩栩如生,仔细看去,那些雕刻的飞禽走兽竟是由无数古怪之极的符号组成,说不出的诡异。



    这人何时都不正经,单婉儿与单疏影心中冒出同一个想法,但为何自己总喜欢看他不正经的样子。



    单婉儿见张霈说话时自然而不做作的模样,似乎真的在懊恼东溟令比不上东溟剑,她会心笑道:“霈儿,你可不要小看这不起眼的东溟令,任何东溟弟子只要见到它都会以你马首是瞻,任你驱策。”



    “这么厉害?”张霈心中嘀咕,这份嫁妆可够重的,嘿嘿,这次老子发达了。



    自单婉儿将东溟令交到张霈手中那一刻起(其实是他自己拿起来的),他来流球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轻轻将东溟令收入怀中,张霈摇了摇头,笑道:“其实东溟派最珍贵的既不是东溟剑也不是东溟令。”



    单疏影含情默默地看着张霈,斜着可爱的小脑袋,轻声问道:“那是什么?”



    除了东溟剑和东溟令以外东溟派还有何珍贵之物?单婉儿心念电转,她立刻想到张霈所言之物,难道他说的是《天魔策》?



    单婉儿双目柔情依依的看着张霈,一副饶有兴趣,洗耳恭听的样子。



    张霈却是笑而不答,自故自的端起茶水,哪知茶杯已是空空如野。



    单疏影不顾母亲在旁,凑到张霈耳旁,撒娇道:“相公,东溟派到底有何宝贵之物,快告诉影儿吧?”



    张霈压低声音答道:“回去再告诉你,不过是在床上。”



    “呀!明明娘还在这里,他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单疏影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后,又送他一个香甜笑容。



    张霈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道:“东溟派最宝贵的就是我姑姑,还有我的宝贝影儿。”



    单疏影没想到张霈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微愣后乳燕归巢般投入他宽厚温暖的怀中,心中越发坚信张霈深爱自己,敬爱自己的母亲,是值得她终身依附的男子。



    女人总是将事情往自己欢喜的方向理解,张霈的确深爱单疏影,敬爱她母亲,但对单婉儿他不光有敬爱,还有男女之爱。



    单婉儿听的真切,她明白张霈言中深意,只见她那美绝人寰的娇颜正因羞涩而慢慢晕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冰肌玉肤和雪白的纱衣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俏脸绯红如血,酥胸随着单婉儿越发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



    美人娇羞,诱人瑕思,春光隐隐,引人犯罪。



    张霈搂着双眼紧闭,脸上满是幸福神色的单疏影那娇嫩柔滑的身体,眼睛却落在她母亲的丰盈的娇躯上……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黄冈旅游  辽源地图  潜江地图  林芝地图  昭通时尚  桐城学习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郑州地图  赤峰新闻  襄樊旅游  襄樊学校  三亚论坛  金华娱乐  徐州旅游  临沧新闻  连云港旅游  眉山旅游  德宏时尚  徐州旅游  佳木斯论坛  喀什资讯  黑河地图  金昌论坛  合肥学习  汕尾论坛  抚顺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沧州学校  益阳资讯  衡水新闻  桂林学校  广安学习  西安娱乐  贵港资讯  张家口时尚  廊坊时尚  乌海旅游  许昌学习  北海资讯  松原时尚  黄冈旅游  阿拉尔地图  怒江论坛  长沙娱乐  宜昌地图  临沧新闻  嘉峪关旅游  中山时尚  三明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