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四章 阴葵宗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是深夜,无事可“干”的好色男人将桌上价值连城的一众事物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接着张霈简单的穿衣着裤之后便打开房门,抬头瞄了一眼逐渐暗淡下去的月色,认准方向身体化作一道清烟腾跃而去。



    房舍阁楼斗拱飞檐,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张霈却高起高落,踏空无痕。



    眨眼工夫,张霈已经潜到属于陈芳的小屋,虽然尚毅和她这便宜表妹关系“暧昧”,但在外人眼里他们仍是表亲关系,并未成婚,住在一起显然于礼不合。



    张霈明显不想惊动旁人,这好象也没有一个采花贼是敲锣打鼓,大声吆喝着办事的。他伸出手掌紧贴木窗,天魔气可柔可刚,气运丹田,暗柔劲力倏放即收,隔着窗户将插栓轻轻震碎。



    张霈嘿嘿一笑,推窗、腾身、落地、关窗,一连串动作有条不紊,迅捷而悄无声息,光看手法还以为他是罪行滔滔,劣迹斑斑的采花大盗,江湖惯偷。



    室里光线阴暗,但对张霈却告没有任何影响。



    轻轻走到陈芳的床前,张霈低头审视着熟睡的猎物,不知道睡美人在做什么好梦,脸色绯红,丰润性感,微厚湿滑的香唇微微启合,让人想扑上去咬上一口。



    由于睡觉的关系,陈芳身上穿的并不多,废话,谁睡觉把自己裹的像粽子一样。



    锦被不知何时滑落地面,一袭柔软单薄的白色纱衣掩盖着陈芳成熟妩媚,性感妖娆的胴体。



    张霈坐在陈芳床边,用猎人巡曳猎物的贪婪目光上下打量着陈芳美妙的身体,心中欲念大动。



    很有技巧的解开她的纱衣却又没有将她惊醒,张霈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试着将一道暗含天魔气的催情内力送入对方体内,陈芳立刻俏脸绯红如血,仿佛缺氧般呼吸急促起来。



    陈芳只觉浑身酸软如麻,微颤不休,甚是敏感。



    其实敏感的体质并非实验的好对象,因为这样并不容易区分是秘术在起作用还是女子天性淫荡。



    突然,陈芳被张霈的动作惊醒,惊恐之下的猎物本能的想要反抗挣扎,虽然不是什么刻守妇道的好女人,但也并不意味着谁都能碰。



    陈芳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名坐在自己床榻边的青年男子,身形纤长,长发披肩,他的面容带着三分英气、三分邪气、三分霸气、但加上那微翘的薄唇却平添了一分柔美,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是那种最纯粹的黑,就是光线照在里面也不会反光,仿若通望无尽深渊的黄泉幽径。



    “一段时日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张霈收回作恶的手,凑到陈芳耳边,戏虐道:“好在你的身体似乎还记得。”



    “是你……”陈芳似想到了什么,娇躯倏然一软,绯红的粉首低垂,不敢看他,也没有遮掩大泄的春光。



    身体已经是她最大且最后的本钱了,面对完全掌握着自己生死的男人,陈芳没有做任何无谓的抵抗。



    张霈饶有“性”致的打量着她,微笑着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属下无能,没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陈芳自称下属,声音微微颤抖的回答张霈的问题,对他的称呼也改成了主子。



    张霈当然知道陈芳不可能查出什么,连萧雅兰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一个小小花奴怎么可能查的到。



    脸上露出一个邪邪的表情,好色男人调笑道:“你刚才叫我什么?我很喜欢,你再多叫几声。”



    “主人、主人……”陈芳在张霈面前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力,只能乖乖的选择顺从他,屈服于他。



    美女娇柔无助,楚楚可依的模样看的张霈血脉贲张,今天被挑起压下,挑起又压下的欲望猛的爆发出来。



    张霈是典型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听到陈芳温声软语的哀求,精虫上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张霈将火热的嘴唇对着她性感的唇瓣狠狠吻了下去,在天魔气的刺激下,陈芳身体的爱欲终于被整个催发出来,体温灼人,小嘴发出忘情的呻吟……



    一时之间,春色正浓。



    陈芳这哪里是他对手,很快就不堪鞑伐,败下阵来。



    尚毅为了方便自己偷香,刻意将陈芳的住所安置在一处僻静的所在,但是即使这样,以她如此忘情的叫床声也会传遍整个东溟山庄。



    张霈当然不会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玄奥神妙的天魔场猛的张开,将整个房间罩住,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能够外泄出去。



    张霈感觉那《天魔策》中学来的双修功法随意念而动,只觉一股让他浑身舒坦之极的暖流自交合之处流入自己体内,沿七经八脉游走全身各处,贯通天地之桥,仿如夏阳融雪,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都通泰舒畅。



    舒服,太舒服了,合体双修还真是奇妙,张霈这样只顾自己哪里是双修之道,这完全是采捕,虽然没有“天魔四噬”霸道,但若是控制不好同样会搞出人命。



    爽则爽已,不过对于张霈武功的提高并没有什么帮助,不过陈芳可就惨了,每泄一次身她的功力就减弱一分,现在体内功力已去了七七八八,张霈若再不肯停,她的武功就全废了。



    陈芳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精神仿佛脱离了身体,整个灵魂都被如潮的快感淹没,什么事情也不愿想,只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



    张霈沉浸在第一次双修,不,采捕的快感中,而陈芳已功力尽失,昏厥过去……



    夜风习习,树叶发出沙沙的摩挲声,床上两人的“肉搏”已经结束。



    陈芳全身无力的软瘫在床上,一双秀眸无神地凝望着屋顶,微卷的睫毛兀自轻轻颤动,一串热泪顺着脸庞自眼角溢出。



    “为什么?”陈芳抬起无神的双目,望着刚才带给她至美享受的男人。



    “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流球王我自会对付。”声音顿了一下,张霈继续道:“我会帮你脱离秘营的控制,等一切事情结束以后,你找个人嫁了,从此过普通人的生活吧!”



    这并不是张霈最初的打算,但是由于他的操作不当,造成如今这种局面也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虽然第一次难免操作不当,但这理由张霈却说不出口,他总不能说:“对不起,因为我以前从来没做过,今日是大闺女上花轿头一遭,所以刚才一时没控制好,爽过头了。”



    在陈芳幽怨难明的目光中,张霈轻轻穿好衣服,越窗而出,只剩下恍如春梦的女人痴痴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那目光中竟有一丝不舍。



    <><><><><><><><><><><><>



    天,晴。



    日,丽。



    碧空万里,艳阳高照,绚丽柔和的阳光唤醒沉睡的大地。



    萧雅兰扭动纤细腰身,摇着莲步,向一个清幽的院落行去,而林荫深处一座简易香舍之外侍立着几名白衣女子,腰悬佩剑,眼神锐利,面如寒霜。



    萧雅兰顺着小路前行,秀雅的玉容古井不波,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走到造型别致的香舍之前,萧雅兰裣衽施礼,轻声请示道:“弟子萧雅兰有事求见宗主。”



    “是兰儿吗?进来吧。”香舍内传来一个如珠玉一般圆润的清冷声音。



    萧雅兰推门走了进去,香舍内陈设十分清素古雅,地上铺着中原最大贾商韩府从波丝贩运而来的极品毡毯,四周墙壁雪白光亮,一道珠帘不着痕迹的将房间巧妙的一分为二,帘内隐约可见一张做工精细的软床,一个女子斜靠在精巧的软床之上,珠帘隔绝了目光视线,女子容貌隐约可见却是雾里看花。



    萧雅兰在跪在珠帘之前,恭声行礼道:“弟子叩见师尊。”



    “你传信说有要事要见我?”只听清冷的声音再次自那个女子口中响起,声音清冽如泉却带着淡淡的威严。



    萧雅兰仍然跪在地上,低声回答道:“是。”



    那个女子幽幽叹息一声,摆手道:“起身吧,进来说话。”声音中的肃杀被温柔取代。



    萧雅兰掀帘走入内室,只见侧卧在软床上的女子一身白衣胜雪,青丝如瀑,用一根素色锦带随意束在身后,神情冷漠高傲,凤目含威。



    女子年纪不到三十,柳眉弯弯如月,双眸深如秋水,灿若星辰,耳垂玲珑圆润,琼鼻高挑,香唇性感丰润,下颌圆滑,五官简直美到了极点,当真是沉鱼落燕之色,闭月羞花之容。



    她的肌肤细嫩柔滑,成熟的躯体充满丰润魅人的诱惑力,修长匀称的玉腿隐在白衣之下。



    面容端庄秀丽中却又蕴藏着妩媚风情,此女容色之美比之尤物萧雅兰更甚。



    只是萧雅兰秀色照人,令人男人一见之下便想和她上床,共傅巫山行云雨之事,而对于眼前这个女子则不敢造次,美色虽好,但还是要留得性命才能享受。



    秋波流转,女子抬起头来,冰刀雪剑似的目光在萧雅兰身上一掠而过,后者惊觉满眼寒光凛凛,竟似隐隐有剑气逼来。



    女子目光满是恼怒之意,半晌后方才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淡然道:“你竟然已……”



    萧雅兰再次跪在地上,神色黯然道:“回宗主,弟子已被人破了身子。”



    “是谁?”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使整个香舍都充斥着冰寒之意,女子秀眉微蹙即舒,室内一切如常。



    眼中愤怒之色逐渐消退,女子轻轻道:“起来说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慢慢把事情告诉我,不得有一丝隐瞒。”



    萧雅兰盈盈起身,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把所有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女子。



    “这人到底是谁?”那女子听了萧雅兰的话,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疑惑道:“我离开了一段时间,流球竟然出了这么一位少年好手。”



    萧雅兰乖乖女侍立在一旁,说的多,错的多,虽然早与张霈串好了口供,但是她并没有十足把握能够骗过神通广大的宗主,所以她没有主动答话。



    女子坐起身来,伸手掠了掠瀑布般的长发,举手投足间风情毕现,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简单一个动作竟是说不出的好看,仿佛有种天然的魅惑。



    “天意,事已至此,追究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只可惜了一身好根骨。”女子恢复淡然神情,不过言语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淡淡道:“这次流球王对付东溟派你就不要插手了。”



    萧雅兰心中不解,肃容道:“这是为什么?”不过当娇音脱口而出后她才下意识的掩住小嘴,宗主并不喜人发问。



    “我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明哲保身,我们还是不要去趟这浑水的好。”女子看了萧雅兰一眼,没有怪她,声音轻轻道:“你只要留心为师让你找的东西,其他一切都不用管了。”



    萧雅兰恭声道:“弟子明白。”



    女子站起身来,莲步轻移间,纤细的柳腰轻轻扭摆,走到萧雅兰身边,轻抚着她黑亮柔顺的秀发,露出一个动人之极的笑容,柔声道:“师傅马上又要离开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脸上同样绽开一个甜甜的笑容,萧雅兰轻轻挽着女子如玉的纤臂,娇声道:“师傅才回来又要离开吗?”



    “最近传闻有黑榜高手在附近出现,为师想去会他一会。”女子眼中满是宠怜之意,露齿一笑,仿佛冰容解冻,春回大地,声音中竟有一丝喜悦的成分。



    “黑榜高手?”萧雅兰心中一动,目中闪过一道古怪的光芒,神态娇憨道:“是流球王请来的黑榜高手吗?”



    女子冷冷一晒,神情不屑,声音沉冷道:“莫意闲和谈应手若非一并前来,为师就叫他们再也回不去中原。”



    原来流球王请来的黑榜高手是“逍遥门主”莫意闲和“十恶庄主”谈应手,萧雅兰心中默默想道,脸上却玉容如水,轻声问道:“师傅不是去见他们,那是见谁?”



    “浪翻云。”女人沉默了片刻,轻轻说一个人的名字。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沧州学校  桂林学校  深圳学习  咸阳论坛  乌海旅游  恩施学校  徐州旅游  佳木斯论坛  临夏新闻  廊坊时尚  深圳学习  怒江论坛  中卫资讯  临汾新闻  商洛学习  桂林学校  松原时尚  廊坊时尚  淮北地图  南通时尚  淮安新闻  黑河地图  长沙娱乐  海西论坛  钦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黄冈旅游  潜江地图  泸州学校  郑州地图  黄冈旅游  徐州旅游  诸城旅游  昭通时尚  襄樊旅游  襄樊旅游  那曲地图  海口新闻  天门时尚  钦州学习  商洛论坛  盘锦学习  徐州旅游  十堰论坛  重庆学校  四平时尚  张家口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沧州学校  眉山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