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六章 聚宝阁(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伸手轻轻将单疏影柔软温润的小手握在手中,笑道:“影儿,不要为哥哥省银子,你若喜欢什么,我都替你买下。”



    单疏影秀挺的瑶鼻轻哼一声,轻笑道:“哥哥哄女孩子的本事那么高明了?”



    张霈尴尬一笑,他的确是想多买几件玲珑小巧的首饰准备送给与他有夫妻之实的萧雅兰,有肌肤之亲的韩宁芷还有关系暧昧的单婉儿。



    不过没有想到自己的花花心思被聪慧的单疏影一语道破,只是不知着小妮子的话是歪打正着的无心之言还是话中带刺的有的放矢,哎!女人多了对男人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考验。



    张霈深情款款的望着单疏影美丽的眼睛,手指在她光洁的手背上轻轻画着圈,柔声轻笑道:“有影儿这位大美女在身边,哥哥怎么会想其他女人。”不在的时候就难说了,男人在心中加了一句。



    单疏影被张霈火辣辣的眼神形看的浑身别扭,好象有万千蚂蚁在身上爬行一样,嫩滑如脂的俏脸慢慢升起两朵红霞,娇艳欲滴。



    单疏影银牙暗咬,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在朦胧迷离中,她甚至感到张霈的手不是在自己手上做怪,而是正轻轻的在抚摸自己身子。



    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幻想,并不是什么真正实质性的接触,但仍激起了沉睡在女人身体正常的生理反应。



    嘿嘿,天魔气果然是好东西,刚才张霈稍微施放了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天魔气,立刻得到了立杆见影的效果,张霈审视着已被自己巧施妙计,不,巧施妙手成功转移分散了注意力的美人儿如花的娇颜,心中不禁有些得意。



    天魔气虽然被所谓的江湖正道人事划为邪派武功,但天魔气本是玄奥无比,虽异却绝对不邪。邪的不是武功,而是人心。不过张霈所练的天魔气却有所不同,因为它融合了张霈体内白蛇的淫性,变成名副其实的邪异功夫。否则魔教这么多年,练成天魔气的人多了去了,就连单婉儿也将天魔气练到了第三重,但也没听说谁的天魔气有催情的作用。



    突然,单疏影娇躯剧震,艳丽如花的俏脸胀的通红,静下心来她发现那羞人的感觉不但没有退去反而更加高涨起来。



    掌柜随时都会回来,但正是这样在美人心中却更是激起了一种异样的刺激。



    **迸发,缠绕搅拌。



    轻轻一吻,单疏影全身却仿若雷击,酥、麻、软、痒,各种快慰感觉一齐涌上心头。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身体好奇怪,人家明明不想的,可是……啊……好舒服……



    单疏影心乱如麻,想着想着脑中便糨糊般搅成一团,空荡荡的魂飞天外了。



    在井中月的心境之下,张霈耳边轻轻响起一重两轻的脚步声,他赶紧离开单疏影的香唇,小美人此时秀美的双眸中已满是无尽的妩媚与盈盈春意。



    在张霈突如起来的一吻之下,单疏影芳心“怦怦”跳个不停,全身的血液似都涌向头部,俏脸绯红如火,心间欲念澎湃高涨,呼吸越发急促。



    俏脸含春的单疏影只觉全身酥麻,难受得紧,她不由声音颤抖的说道:“哥哥,我……我这是怎么了……”



    这边才把妒火扑灭,那边又把情火给点燃了,原本是好事,可是看看这地方,张霈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苦。



    “影儿,是不是在想哥哥刚才说的坏死了?”张霈向单疏影飞快的眨眨眼,柔声道:“刚才感觉舒服吗?”



    张霈一开口,单疏影便知道是他在搞鬼,羞不自胜地道:“你这坏蛋,这样挑逗人家。”接着一呆道:“哥哥何时学了媚术?”



    张霈轻笑一声,道:“哥哥这门功夫可比媚术强多了,而且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门外,一丈,三人。



    张霈默运素女玄心功送出一道清凉玄气注入单蔬影的体内,美人儿浑身一颤,那酥酥麻麻的感觉顷刻间退的干干净净,重新恢复到最初玉容不波的样子。



    同时,掌柜领着两个模样清秀的俏婢捧着两方檀香木制作成的木盘回到房间里。



    第一方檀香木盘中放着小巧玲珑,做工精细的饰物,撇开质量不谈,这数量却显得有些寒碜,诺大木盘中却只有可怜的两三件小而又小的首饰。



    尚未看清第一方盘中所放之物是圆是方,究竟是何样子,掌柜已走到近处,坐回原座。



    两个乖巧的婢女放下木盘后,盈盈一礼,敛身关门,退了出去。



    掌柜看张霈的眼神似乎有些不满之意,急忙笑着解释道:“不怕公子笑话,这天枫城里并没有什么大客户,所以店里存货不多。”这存货当然是指精品。



    张霈听对方解释也觉有些道理,略一思吟,点头笑道:“还请掌柜替我介绍一下。”



    掌柜心中松了口气,捻起盘中一方精巧的玉佩,递到张霈眼前,道:“这是天山雪佩,公子可还喜欢?”



    张霈没有看掌柜手中的玉佩,而是偷偷瞥了单疏影一眼,见佳人眼中流露出欢欣喜悦之意,遂笑道:“既然娘子喜欢,那此物我要了。”



    掌柜听张霈连价也不问就一口买下这价值五千两的天山雪佩,心中高兴之余也被他不按常理的说话方式打乱了阵脚。要知道,有时候往往为了推销一件首饰,那可要费上老半天的工夫,他刚才还特意准备的一大通说辞,没想到竟是连出口的机会都没有,这感觉就好像全力击出一拳却打在空处,心里憋闷的难受,不过掌柜是精明人,当然不会和银子过不去,连连称颂张霈有眼力。



    半盏茶的工夫不到,掌柜就做成了一桩大买卖,脸上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继续介绍道:“请公子看看可还有喜好之物?”



    张霈一眼望去,檀木盘中除了那天山雪佩以外还余一个玉镯,一对耳环,他的目光自然移向一旁,掌柜会意的将第二方檀木盘呈上,拿起置于盘中的那个雅致的锦盒。



    掌柜打开锦盒,取出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项链,介绍道:“这串珍珠项链取材自南海深寒之处,虽然是难得之物,不过却不适合随身佩饰,而且价格也比较昂贵,只看夫人喜不喜欢?”



    张霈微笑着伸手从掌柜手中接过项链拿在手中抚弄了一番,一十八颗龙眼大小的珍珠被一条细线串在一起,结合处巧妙的掩在暗处,整条项链光润流窜,宝光隐隐。



    张霈当然不识此链的价值,但见十八颗珍珠大小相差无几,色泽绚灿,看着让人舒心;手感极佳,抚着让人爽心,而且听掌握介绍说是价格不菲,嗯,那话怎么说来着,不买最好的,只买最贵的。略略一想,嘴角浮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好色男人决定买下。



    “相公,行走江湖戴这珍珠项链大招摇了,不如我们买点别的吧!”单疏影见张霈有意买下这串并不适宜佩带的珍珠项链,出言提醒。



    张霈微笑着说道:“不适合咱就不戴,相公买回去给娘子做成珍珠粉美容。早听说珍珠粉能护肤,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谁说是拿来戴的?哥哥是拿来那个啥的,好色男人心中快笑翻了天。



    张霈心中另有想法,看向单疏影温柔的眼神中隐藏着一些别样的东西,心细如尘的美人儿立刻注意到男人的笑容里面有些不怀好意的内容。



    哥哥笑的好奇怪,坏坏的,邪邪的,看着怎么让人背脊凉嗖嗖的,他一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是一串珍珠项链究竟能变出什么花样?



    掌柜彻底无语了,这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买下五千两的天山雪佩连价格都不问,买下三万两的珍珠项链竟是为了给女人美容护肤,不过看了一眼单疏影的绝世容貌之后,掌柜似乎又明白了。



    张霈再次端起茶杯,此时水温恰好适宜,他饮了一口,笑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些,嘿嘿,那个更有意思一点的东西?”



    “有意思?”张霈喃喃重复几遍,见张霈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嗯,淫荡。



    确信自己没有看走眼,掌柜立刻明白张霈想要的是什么东西,男人嘛!很多事情是不需要用嘴说的。



    掌柜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店只是聚宝阁旗下一个小小分号,公子要的特殊饰物我们一般是要顾客先行预定,才会着巧匠制作。公子是明白人,当知道这些东西不但名贵,而且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



    咳嗽一声,掌柜继续道:“我这里恰好有一件波丝国的巧物,不过不知道公子喜爱与否?”



    张霈回以一个男人都明白的笑容,放下茶杯,笑道:“掌柜真是会做生意,说起话来滴水不漏,你只管让人拿来,若是合意我便买下,指不定还要向贵宝号预订几件稀罕之物。”



    掌柜离开后,房间中再次只剩张霈和单疏影二人,好色男人忍不住又开始调戏身旁美人儿。



    轻轻吹了一声口哨,张霈坏笑道:“影儿,你看掌柜已经出去了,不如我们继续做刚才的事儿怎么样?”



    听了男人的调羞,单疏影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媚笑道:“哥哥,影儿刚才错了。”



    错了?什么错了?张霈还明白自己刚才的话到底哪里不对的时候,单疏影调皮的向他做了一个鬼脸,声音甜甜道:“影儿刚才不是说哥哥是大色狼转世吗?哎!人家真是走眼了,这实在错的太离谱了。”



    终于认清我善良纯洁的本性了,张霈还来不及高兴,美人儿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其实哥哥应该是大色魔转世才是,色狼哪有你这么色的。”,张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两人嬉笑打闹,其乐融融。



    掌柜去而又返,回来时手中捧着一只锦盒。



    未语先笑,锦盒打开。



    锦盒里静静地躺着一个散发着耀眼光华的宝石环,张霈一眼就认出那是一个乳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整个环是由两条雕功精美无双的毒蛇组成,双蛇吐芯并巧妙的扣合在一起形成一道悬挂,戴着乳环时,两只毒蛇正好能把稳固在中间位置,手工之精妙令人惊叹。



    张霈总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一件事,他没有意识到在这个无法无天,用拳头说话的时代有一种人叫作奴隶。



    奴隶的来源很多,有被皇帝抄家灭族而成为奴隶的,有被人口贩子拐卖而成为奴隶的,有战争失败被捕获成为奴隶的……



    奴隶的总类也很多,那些在大家大户打杂的叫家奴,那些被流放边疆驻守的的武奴,那些被逼在矿山荒漠的奴隶叫贱奴。



    “这漂亮的东西什么?耳环吗?”单疏影轻咦一声,旋又摇头道:“哪里有这么大的耳环?波丝国的耳环好奇怪。”



    比这大得多的耳环哥哥也见过,不过不是在这个时代,回过神来的张霈微微一笑,心道:我的小乖乖,这虽然是给你女人戴的,但却不是耳朵,而是**。不懂就问是好事,不过现在可不能告诉你,否则哥哥就只能晚上偷偷来买了。



    张霈也不解释,圆滑世故的掌柜更是不会多嘴,他自然不会做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典型的面带猪相心中嘹亮。



    张霈轻咳一声,同样不问价格,道:“这件我要了,嗯,还有刚才的玉佩,以及盘子里这些我都要了,你替我包起来。”



    掌柜由衷赞道:“公子真是我见过少最豪爽的客人了。”



    其实这奇淫技巧之物原本是掌柜从一个波丝人那里收购来准备送往中原总号的,没有想到竟被张霈买去了,难免心中惊讶。



    “天山雪佩五千两银子,碧玉镯七千两银子,翡翠耳环三千三百两银子,乳……”张霈咳嗽一声,掌柜赶忙改口,尴尬道:“加上这最后一件,一共是九万五千三百两银子,抹去零头,公子你付九万五千两就行了。”



    讹诈来的银子果然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不是自己挣来的花起来也不心疼,张霈很豪气的递过一张十万两的银票,接着在一份罗列着各种款项的契约书上画押作凭。知道聚宝阁的总店在中原,张霈也不提什么预订的事了,一切处理妥当之后,他收起诸物与重新带上面纱的单疏影挟手离开。



    <><><><><><><><><><><><>



    PS:从即日起,更新恢复正常,希望大家订阅支持。本书首发翠微居,望大家多多支持。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西旅游  衡水新闻  商洛学习  那曲地图  潜江地图  徐州旅游  四平时尚  迪庆旅游  赤峰新闻  阿拉尔地图  酒泉论坛  辽源地图  金昌论坛  娄底资讯  沧州学校  昭通时尚  大庆论坛  北海资讯  海口新闻  衡水新闻  松原地图  深圳学习  许昌学习  南通时尚  烟台论坛  郑州地图  中卫资讯  吴忠旅游  眉山旅游  中山时尚  娄底资讯  襄樊学校  合肥学习  徐州旅游  林芝地图  西安新闻  安阳旅游  安阳资讯  辽阳旅游  伊犁学校  眉山旅游  张家口时尚  七台河地图  大庆论坛  咸阳论坛  西安娱乐  张家口时尚  南通时尚  七台河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