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九章 岳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单婉儿只觉得面红耳赤,心情前所未有的浮躁,若非心里明白不是这样,她几乎误以为自己是走火入魔了。



    张霈一步步刺激着单婉儿,试探她的道德底线,他相信自己的手段,总有一天单婉儿会抛开顾虑,挣脱道德的束缚,投入自己的怀抱。



    单婉儿迷离的双眼盯着地面,脑中却幻想着自己全身未着寸缕,赤身裸体的站在张霈面前,而他炽热火辣的目光却游戈在自己成熟丰腴,光溜溜的身体上,那目光充满爱的火焰与欲的**,就好像他的人,一个无所顾忌,顶天立地的男人。



    张霈眼中精光熠熠,目光仿如实质,有形有状,温柔的爱抚着她的身体,无所不至;放肆的亲吻着她的脸颊,甜蜜轻柔……想到这,单婉儿觉得心底深处的欲望也越发清晰强烈,她不由自主的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仪态仍然优雅,端庄肃穆,不容侵犯。



    尽管单婉儿低着头,但张霈目光如炬,她急促的呼吸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而且除了他这个始作俑者之外,没有人知道,此时整个大厅中都飘散着混杂了淡无可淡的天魔气而成的异香。



    单疏影早已意乱情迷,不知送身在何处,而单婉儿虽然同样身怀天魔气,但凭她才堪堪达到第三层的天魔气哪里是张霈的对方,这是实力的差距,一道不可横越的鸿沟。



    面色绯红的单婉儿越发娇艳,编贝般洁白的皓齿轻咬下唇,显出情烧欲腾的难耐神情。



    若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单婉儿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羞人的事情,更可恨的是张霈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坏笑,仿佛一直都在传递一个信息:乖乖听话,不要反抗,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他怎么能这样,明明已经有了疏影,竟然还……还……单婉儿不愿再想下去,也不想叱责张霈什么,她能骗得了天下人却骗不过自己的心,因为她的心中同样希望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抱,任他肆意轻薄,怜爱疼惜。



    强忍着双腿间微微的湿意和凉意,单疏影倔强的抬起头来,轻声道:“霈儿,你也不和岳母打个招呼?”



    张霈微微一愣,知道这是单婉儿在反击自己,有趣,真是有趣!我看你还能忍多久,张霈虽然笑了,不过他游走在单疏影娇躯上的大手却顿了一下才再次轻轻活动起来。



    “怎么?姑姑说错了吗?”单婉儿那双被欲念与情火填满的明媚眼眸在素女玄心功的全力运转下渐渐回复清澈,芳心平静下来后双眼更是透出兴奋莫名的光芒,声音柔中带媚:“霈儿,你看,我把影儿嫁给了你,你就成了我女婿,那你是不是要叫我岳母啊?”



    张霈立时无言,好色男人一直以来都把单婉儿视为自己的女人,哪里有半分把他当成自己的长辈,师傅,姑姑,更不用说让他开口叫岳母了,但是现在她既然用这个身份来“欺压”自己作为反击,这还真是不好办。



    日,算你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在床上躺平了,然后乖乖叫我夫君,亲自替我脱裤子求我和你欢好,张霈邪恶的想道。



    不过这只是他对以后美好生活的幻想罢了,张霈放开单疏影,小妮子刚一脱离男人怀抱,便一声娇呻,接着头也不回的逃进后堂去了。



    眼见一抹袭着香风的倩影消失在垂帘之后,张霈硬着头皮走到单婉儿身前,苦着脸说道:“岳母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坏人,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大坏蛋,你不是一直都那么霸道厉害吗?怎么现在还是乖乖认输了,嘻嘻……张霈这一声岳母,听在单婉儿耳中分外甜蜜,心中更是有种报复的快感,但是张霈的动作却使她吓了一跳。



    单婉儿想过张霈会叫她,可没有想过他会向自己跪拜,其实女婿给岳母跪拜请安并没有任何不妥,但单婉儿的心里就是觉得不是滋味。



    他的确是我女婿,给我行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单婉儿纤美的樱唇撅着,一抹红霞分明飞上了她的脸颊,赶紧起身,她可不想受张霈的大礼,原因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思绪纷乱,芳心难以言状。



    “你别……”单婉儿芳唇轻启,想要阻止张霈的动作,可是话没说完已收口不言,只见张霈好端端的站在那儿,哪里有半分行礼的意思?



    这没良心的小坏蛋!居然又欺侮人家,单婉儿心中不忿的埋怨着,可是小美,不,大美人也不好好思量一下,为何自己那么容易就上他的当,受他的骗?



    这就叫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明明知道张霈不是什么好鸟,做的是无本买卖,驾的是无照贼船,但有人却偏偏愿意上。



    单婉儿气呼呼,悄生生的站在张霈身前,将嫩藕般的胳膊交叉横于胸前,眼睛瞪着让他又爱又恨的好女婿。



    “霈儿还是叫婉儿姑姑吧!”张霈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眼睛直直的盯在单婉儿胸前,眼中满是笑意,连声音都再笑。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婉儿!他竟然叫自己婉儿,这是作晚辈的能喧之于口的称呼吗?单婉儿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花瓣般的两片唇瓣挪了挪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她注意到了张霈目光的落点。



    单婉儿俏脸一红,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动作岂非强调了自己高耸玉乳的挺硕丰圆,想道此处,美人儿立刻放下手臂,横了他一眼,脸色绯红道:“现在你就称我姑姑吧!不过成亲以后可由不得你了……”



    千娇百媚的一记白眼看的张霈心的酥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听单婉儿说了些什么,张霈的身子猛的往她倾来,单婉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从自己腋下穿过,把她柔软的身子整个搂进了怀里。



    “霈儿一切都听姑姑的。”张霈坏笑一声,胸膛向前一挺,单婉儿浑身一震,差点叫出声来。



    虽然理智告诉她必须马上推开张霈,但很快欲望就主导了她的身体,单婉儿口中喃呢低语道:“不……不要……停……不……停下来……”



    “是不要?还是不要停下来?”张霈低头衔住单婉儿玲珑粉嫩的耳垂,轻轻吮舔着。



    “嗯嘤”一声,单婉儿娇躯打了一个激颤,忙摇头晃脑想要挣脱,口里求饶道:“霈儿,别这样……放开姑姑吧!”



    张霈发现只要自己和单婉儿发生身体上的接触,那主导权有大就落入了自己的掌控,虽然不能真个突破她的防线,办了她,不过搂搂抱抱,摸摸亲亲,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被单婉儿叫上一声他就住手了,那他还是张霈吗?



    张霈眼睛使劲的吃着冰淇淋,双手贪婪的吃着豆腐,而趁着单婉儿失神的一刻,好色男人猛的把火热的嘴印上了她柔软清凉的柔唇。



    单婉儿瞬间变得酸软无力,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俏脸滚烫,红霞一直烧到了耳根,晕红了玉颈。



    “唔唔……嗯嗯……”琼鼻里不断飘逸出咿咿呀呀的哼声,撩人心动,张霈更感兴奋和激动。



    单婉儿樱桃小嘴里的香津玉液宛如甘甜的蜜糖,清香怡人,那软柔湿润的唇瓣让张霈有种撕咬的冲动,瑶鼻里呼出的甜美气息喷在他脸上,感觉痒酥酥,甜蜜蜜的。



    张霈知道单婉儿春心动了,现在被他搂在怀里的这个女人已不再是他的岳母,而是一个需要他温柔抚爱,恣意爱宠的成熟妇人。



    张霈轻轻用舌头撬开单婉儿洁白玉齿把守的唇关,独龙般探入她香润的口腔中,允吸湿滑的三寸丁香,吞咽甘甜的玉津香液。



    好色男人底涌起前所未有的兴奋,他的心里充满了炽烈的欲火,心中渴望得到单婉儿美丽的肉体……



    “不要!”突然,单婉儿口中发出一声媲美高山雪崩般的尖叫,她强行自张霈怀中挣出,猛的转过身去,用丰腴浑圆的臀部背对这他,低声嗫嗫的说道:“霈儿,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教你武功,你唤我姑姑,我是你的长辈……我比你大那么多,你……而且疏影嫁你为妻之后我就是你岳母……”



    单婉儿说的这些张霈不是没有想过,而且还是用的更深层次的发散形思维思考的。



    首先,身高不是距离:单婉儿身材高挑,比张霈矮不了多少,同理可证双修夫人谷凝清的身高和他也差不了多少。



    其次,年龄不是问题:单婉儿内功精深,驻颜有术,肌肤保养又好,若不说破,谁知道她有单疏影这么大一个女儿,她们俩人如果一起出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对姐妹花呢?



    然后,体重的差异:单婉儿身姿婀娜娉婷,张霈那身板更是按照黄金比例分割的完美身形,他俩在一起简直是珠联璧合,一对碧人。



    最后,经济的承受能力: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没有钱怎么过啊!钱虽说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即使是两个真心走在一起的人,勉强能过日子,但是当看到别人物质生活上比自己好的时候,心里肯定难受,现在哪还有什么董永和七仙女的那种贫不离的人啊!再说,一个大男人,你好意思让自己的老婆孩子跟着自己受苦吗?



    张霈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说句找抽挨揍的话,穷的只剩钱了,别说娶十个八个老婆没有问题,就是养百八十个也一点问题没有,前提是这些女人必须全是美女。



    张霈看着发丝微微有些凌乱的单婉儿,走到她身后,闻着她身上清香的气息,认真的说道:“其实你应该很清楚,我——爱——你。”



    单婉儿的身体很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叹息道:“姑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但是疏影呢?”



    张霈没有任何犹豫,立时答道:“疏影是我妻子,我当然爱她,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也爱你啊!”



    沉默半晌,单婉儿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说道:“霈儿,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样别人会怎么看?”



    谁敢说半句闲话,老子生剐活撕了他!张霈撇了撇嘴,不屑道:“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寒暑,只要自己高兴就好,管别人做什么,若是什么事情都要在乎别人怎么想,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是为自己而活,又不是为了别人而活。”



    “为自己而活……不管别人……”单婉儿轻轻捋了捋一丝乱发,声音微颤道:“别人姑姑可以不在乎,但疏影会怎么想……我是你岳母啊……唉,我们是不行的……”



    日啊!若不是顾及你母女二人的感受,本少爷早就霸王硬上弓了,张霈知道单婉儿是喜欢自己的,只是碍于身份才不得不强迫自己压抑对他的爱,不过现在听见单婉儿亲口说出可以为了自己不顾及其他人,听的张霈心中一阵激动。



    眼中闪动着奇幻瑰丽,灿若光霞的光芒,张霈淡然一笑,自信道:“若是疏影同意呢?”



    单婉儿背对着张霈,看不见他眼中的神光,却能从他坚定的声音中感受到他的霸气与自信,她讶道:“难道刚才你是故意在疏影面前……”



    张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望着单婉儿姣好的恻脸轮廓,道:“我只问你如果疏影不反对我们在一起,你可愿意作我张霈的娇妻。”



    单婉儿明显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是想过,只是羞于承认罢了,她神情无措,期期艾艾地说道:“若……若是疏影真的答应,我……我……”



    张霈突然从身后搂着单婉儿,让她光润的背脊紧贴在自己怀中,爱怜道:“你不用说,我知道的。”



    单婉儿的娇躯倏然一僵,接着放松下来,任由张霈楼抱着自己,仿佛那里才是他避风的港湾。



    也许他们的关系在别人眼中是违背人论的,但张霈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这场禁忌的游戏他一定要玩到最后,而且要取得最终的胜利。在他想来,一个不能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能让深爱自己的女人得到幸福与快乐的男人,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张霈凑到单婉儿耳边,轻声软语道:“知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吗?”



    单婉儿似乎放下了心中枷锁,头枕着张霈肩膀,轻轻摇了摇臻首,示意不知。



    张霈的眼睛闪动这莫名的神采,轻声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单婉儿闻言,一串晶莹顺着眼角滑过,无声侵过温润的脸颊,落入嘴角。



    微咸,那是情泪的味道。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淮安新闻  南通时尚  徐州旅游  衡水新闻  徐州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张家口时尚  伊犁论坛  海西论坛  徐州旅游  淮北地图  嘉峪关旅游  临沂资讯  桂林学校  伊犁学校  张家口时尚  商洛学习  六安论坛  淮安新闻  眉山旅游  眉山旅游  郑州地图  海西论坛  益阳资讯  三亚论坛  郑州旅游  临夏新闻  贵港资讯  许昌学习  海口新闻  盘锦学习  抚顺学习  益阳资讯  深圳学习  安阳旅游  阿拉尔地图  合肥学习  广安学习  昭通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湖州旅游  松原地图  佳木斯论坛  宜昌地图  潍坊资讯  钦州旅游  盘锦学习  烟台论坛  恩施学校  商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