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章 神啊!救救我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想增加无谓的伤亡,张霈瞥了尚和等人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出手,在一旁当当观众,摇旗呐喊就行了,不过一瞥之下,竟然发现他们个个眼露凶光,鼻孔喷着粗气,额间爬满青筋,仿佛和莫意闲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们“恨”莫意闲,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是要杀他们主子的敌人,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和张霈刚才在春晓楼里交手的结果,直接导致他们早早在姑娘们身上缴了械,要知道,不管男人有多大度,在这种事情上,往往都是很小气的。



    张霈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不能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当然不知道这些,看在眼里,心中为这几个忠心护主的小伙子记了一功,考虑着回去以后是不是给他们颁个奖章,发个棒棒糖什么的嘉奖一下。



    猛提一口真气,张霈右臂一探,五指微缩,一股无形的吸力将一名东溟护卫手中长刀隔空聂来。



    长刀在手,天下我有,张霈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与天下英雄相争的豪情。



    “让本少爷陪你好好玩玩。东”张霈话中的嘲讽意味即使是文盲也听得懂,虽然不知道莫意闲的文化程度怎么样,但看他脸色青青的样子,估计学历不低。



    莫意闲心头震怒,面色青中透绿,恨不得把张霈撕成碎片,从来只有他莫某人轻视别人,何曾被人如此奚落?



    哆嗦着嘴唇,喉咙滚动两下,脏话还没出口,张霈脸上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抢先说道:“其实你现在的样子还挺像绿毛(帽)龟的?不过说绿脸龟好像更恰当。”



    “你……”莫意闲手指着张霈一副小流氓的样子,气的说不出话来,瞧那模样,保不定一口上不来就撒手人寰了,若真如此,这死法估计能载入江湖八卦史,流传百世。



    “你什么你,打是不打?”张霈手腕一翻长刀斜指地面,调侃道:“说话啊!难道还要少爷请你喝茶吗?”



    说话间张霈刀势猛然展开,完全不给莫意闲开口的机会,刀破虚空,瞬间杀至,稀疏平常的一刀却蕴含着让人心悸的威力。



    莫意脸色忽青忽白,握拳的左手把五指关节捏的“啪啪”作响,难道是什么神功即将出手的征兆?



    强压下心中毒火,莫意闲不动如山,双眼厉鹰般追逐着长刀战劈的轨迹。



    莫意闲虽是败类,但却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否则早被人千刀万剐,生吞活剥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井中八法》的威力,看似平凡的一式‘战定’中蕴含的是一种狂傲的霸烈杀气,



    处身修罗战场之上,非必取不出众,非全胜不交兵,缘是万举万当,一战而定。



    莫意闲生平大战小战无数,可以说是踩着死人堆登上黑榜的,他从来没有见过比张霈更会使刀的人。



    可怕,这是莫意闲对张霈的感觉,他没有和黑榜高手中以刀法闻名天下的‘左手刀’锋寒交过手,但单从刀法看,他相信即使是锋寒也强不了张霈多少。



    天下竟有这么可怕的刀法?莫意闲心中充满毁灭的变态情绪,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毁了张霈这个少年高手,可是看张霈的出手,哪里像受过伤的人?



    照目前的形式发展下去,莫意闲击杀张霈的几率几乎为零,这和张霈杀他的几率是一样的,他自信,若他一心逃遁,张霈绝对留不下他。



    既然谁都杀不了谁,打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以莫意闲无利不早起的自私性格,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莫意闲知道绝对不能让张霈这么轻易的施展刀法,否则他‘逍遥门主’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以后再也“逍遥”不成了。



    令江湖为之色变的逍遥扇终于出手了,“一扇十三摇”开始展现它狰狞的一面,莫意闲的扇快、恨、准,毫不留情,招招夺命。



    张霈劈刀越劈越慢,越劈越凝重,莫意闲摇扇愈摇愈快,愈摇愈疾,一慢一快,给人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刀扇交击,爆出刺耳的尖锐声响,气劲四泄,尘嚣飞扬,坚硬的地面被轰开一个巨大深坑,劲风一袭,无数花瓣随着乱流飘洒天空,香气四逸。



    张霈刀势一顿,不退反进,攻势如潮,其缓疾若何,缓若春晖移鲜花,疾若秋风扫落叶;其升伏若何,升如大鹏扶摇九万里,伏若孔雀开屏三千目;其虚实若何,虚如镜花水月,实若躬体力行;其进退若何,进如流急,退如山移;其刚柔若何,刚如呼啸之箭,柔若霹雳之弦;其动静若何,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其轻重若何,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其内外若何,内如满月之明,外若流星之光;其伸缩若何,伸如尺蠖之行,缩若蝮蛇之伏;其起落若何,起如风生云涌,落若回风舞雪。



    “铿锵……”之声大作,莫意闲终于算是见识了张霈的刀法,守的狼狈不堪,扇子都快摇不动了,节节败退。



    莫意闲每退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好像是被烙铁烙在身上的耻辱印记,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无名小子逼迫到这一步。



    若非手中还握着一张王牌,莫意闲肯定会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一扇十三摇”已经施展了不下两次,以前见过他扇法的人都去和阎王爷喝茶聊天去了,而张霈除了在第一次对战时显得有些仓促外,竟然连毫发未伤。



    当莫意闲第三遍使出“一扇十三摇”功夫的时候,忽然心中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奇异感觉,一丝怪异的气劲扯着逍遥扇偏移了原本出击的轨迹,毫不着力的击在了空处。



    心惊之下,莫意闲收扇疾退,可惜一切都晚了,高手之战,只争一线。



    莫意闲虽然只是慢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结果却足以令他万劫不复。



    来来去去就这么几招,张霈在摸清了莫意闲“一扇十三摇”的攻击后,不动声色的张开了天魔场,利用天魔气卸开了逍遥扇的攻击,换句话说,莫意闲这一扇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张霈气运全身,体内气旋疯狂转动,真气源源不绝,眼中精芒爆闪,功聚右手,长刀方若天外飞来,迅猛无双的向莫意闲劈去。



    莫意闲吓的忘魂皆冒,张霈这招简直是拼命,如果不能将自己一招毙命,那结果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别说是两败俱伤,就是自己伤,张霈亡这种明显占便宜的结果莫意闲也不愿意,因为他有王牌杀招,这个时候受伤,明显是得不偿失。



    张霈也知道如果这么一直耗下去,根本杀不了莫意闲,要想留下对方就必须冒险搏他娘一搏。



    赌命虽然不是高手的做法,却不失为最简单有效的招数,如果莫意闲不想两败俱伤,唯有弃扇保命。



    没有了武器,空手抵挡张霈的《井中八法》无疑痴人说梦,而且高手都有自己的尊严,扇在人在,扇亡人亡,莫意闲从来没有想过有天连武器都保不住?即使有人这么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



    莫意闲不弃扇,但又不想两败俱伤,有这种鱼与熊掌兼而得之的想法当然是人之常情,但问题是这可能吗?付出了不一定会有回报,但不付出,却绝对不会有回报。



    张霈知道莫意闲的性格,自私自利,为了在浪翻云覆雨剑下保命,竟然仍下谈应手独自逃生,这种人不可能拿命去搏。



    正是因为看出了莫意闲性格中的劣根性,所以张霈这一刀劈出,给人一种壮士去兮不复返的惨烈感觉,一种移山填海,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



    悍不畏死并不是用来形容莫意闲的,现实是残酷无情的,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高手的尊严,选择了弃扇。



    弃扇的同时莫意闲身形疾退,纵出五丈开外,“啪”的一声,逍遥扇落在地上,微不可觉的声响传入莫意闲耳中却是那么沉重,仿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没有给莫意闲喘息的机会,张霈的攻势接踵而至,刀影翻滚,大开大阖,如星火燃尽万里原,一石击起千层浪。



    胜利的天平开始偏向张霈这方,胜利女神好不吝啬的向他露出美丽动人的微笑,这小子的运气一向不坏,指不定幸运女神也跟他有一腿。



    好在莫意闲平日里除了床上功夫,就数轻功练的最勤,他圆滚滚的身子接连变幻了十余个身位,勉强闪过张霈黄河滔滔,长江滚滚般一发不可收拾的攻击。



    直到这个时候,莫意闲才知道,自己小觑了张霈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不但失了先机,甚至连引以为傲的兵器都失去了,现在惟有指望张霈的内力不及自己绵长,等待机会,期许那张暗藏的王牌能够有用。



    张霈身影于虚空中忽隐忽现,化出种种幻痕,横亘胸前的长刀,犹如一条冲破地狱牢笼的妖魔,破碎虚空,重临人间。



    莫意闲为了脑袋,大骇之下已经顾不得形像,就地使了一个“野驴打滚”,不过这不到关键时候不会轻易施展的绝招,莫意闲似乎疏于练习,好在他武功底子极佳,堪堪收住去势,没有把“野驴打滚”,变成满地打滚。



    只可惜没有照相机,不然这照片发出去,莫意闲估计以后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不过他的动作虽然狼狈且极不到位,却是有惊无险的化险为夷。



    莫意闲向着花丛高树间边抵挡边后退,面对张霈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击,似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张霈感到莫意闲的反击越来越无力,不管在力量还是速度,似乎都有所减弱,更没有高手的风度和气势,难道黑榜高手就只有这点实力?



    看着在自己攻击下越发狼狈的莫意闲,想到对方是黑榜垫底的之人,张霈没有再深究下去,趁你病要你命,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一举杀灭对方,不给他翻身的机会。



    张霈杀的性起,所过之处,杀气漫天,花丛散高树摇。



    一进一退,气劲交轰间,莫意闲已经被逼入了绝境地。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黑榜高手,张霈微微收起刀势,等待着莫意闲的绝地大反击。



    果然不出所料,莫意闲蓦然大喝一声,全身暴出惊天气劲,一拳携风雷之势,猛然轰向张霈。



    拳风割面生疼,莫意闲竟有如此功力,怎会被自己逼的这么狼狈?张霈虽惊不乱,暗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



    张霈冷静下来,双瞳射出幽深的光芒,莫意闲出拳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仿佛是被慢镜头定格了一样,电光火石间,一处微不足道的破绽在他眼中变的越来越清晰。



    与此同时,尚和人在数丈开外,与三位东溟护卫站在一起,蓄势以待,准备痛打落水狗。



    能够观摩高手间的对战,对于每一个学武之人来说都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张霈和莫意闲一战,若他们真能静下心来好好体会,短期内武功一定能够突破到一个新的境界。



    三名东溟护卫脸上同时流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尚和的脸上,则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张霈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莫意闲身上,长刀直奔他出拳间侧腰三寸处的破绽而去,击杀黑榜高手的快感掩过了一切。



    虎啸空谷,生风,龙潜深渊,蒸云,凤舞九天,蔚霞,龟游孽海,作浪。



    刀锋所向,谁与争风。



    张霈凝聚全身功力,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莫说是区区一个莫意闲,即使加上他的狐朋谈应手和刚结实的狗友尚野,也要避其锋芒。



    但是,面对张霈这惊天一刀,在他出刀的同时,莫意闲却笑了,一种奸计得逞的笑容。



    莫意闲绝对不是一个豁达的人,舍弃生命这种事情他肯定做不来,除非舍弃的是别人的生命。



    如此危难关头,他居然还笑得出来,这完全不合常理了。



    张霈没有疑惑多久,就在他全神贯注,精气神合二为一,劈出惊天一刀的同时,一股淡无可淡的杀气倏然从没有任何防备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袭来,犹如空中闪过一蓬银色的光雨,接着传入耳膜的是姗姗来迟的三声惨呼。



    张霈心中惊骇,刀势不能说展就展说收就收,何况是汇集全力劈出的一刀,强行收招只会伤了自身,不收招又视必被身后偷袭之人所趁。



    心失恒,锐已失。



    身无衡,锋已尽。



    张霈手中长刀对上莫意闲全力一击,寸寸而裂,只剩一个刀柄握在手中。



    来不及回气运起天魔金身,张霈惊觉自己肩膀传来一阵强烈的灼痛,无数细如牛毛的钢针透体而入。



    “琉球王的内奸竟然是你?”张霈身子无力的晃悠了一下,软软的瘫坐地上,脸色煞白。



    “不错,我就是内奸,不过你知道的太晚了。”左手提着染满三名东溟护卫鲜血的长剑,右手握着一个精巧的圆筒,尚和缓缓地从花间踱步而出,看向张霈的眼中带着无情、不屑、嘲弄……



    “四川唐门的暴雨梨花针果然名不虚传。”莫意闲看着无力方抗的张霈,肆无忌惮的狂笑着:“加上苗疆蛊毒,即使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张霈心中后悔不已,若不是自己太过大意连井中月都没带再身边,怎么会栽在对方手中?



    现在还有谁能够救自己?萧家就不用指望了,莫意闲的武功根本不是他们对付得了的,求他们还不如求上帝希望大点。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佛法无边的如来佛祖,道法通天的三清祖师……



    万能的上帝神啊!万恶的撒旦啊!



    神啊,张霈再心中偷偷加了一个女字,救救我吧!嗯,祈愿还是具体点好,派个漂亮点的仙女姐姐来救我吧!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西安娱乐  四平时尚  衡水新闻  抚顺学习  三亚论坛  宜昌地图  黔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南通时尚  黔南地图  六安论坛  铜川学习  怒江论坛  烟台论坛  贵港资讯  衡水新闻  连云港旅游  襄樊旅游  林芝地图  廊坊时尚  郑州地图  湖州旅游  临夏新闻  徐州旅游  伊犁论坛  合肥学习  七台河时尚  七台河地图  长沙娱乐  郑州旅游  临沂资讯  合肥学习  泰州地图  商洛学习  辽源地图  白山新闻  眉山旅游  益阳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安阳旅游  中卫资讯  抚顺学习  海口新闻  海西论坛  咸阳论坛  白山新闻  桐城学习  辽阳旅游  诸城旅游  大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