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二章 仙女VS魔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玉妍玉容微沉,浑身上下透出一阵强似一阵催人欲毙的寒意,那发自内心深处的冰冷让人牙关打颤。



    张霈也不例外,他感觉自己空虚寂寞又冷,这时的他是多么希望杜玉妍能用她那火热的娇躯温暖自己孤独的内心,虽然这些都是她造成的,不过她要是积极配合,愿意主动承担责任,以张霈这么博大的胸襟,广大的爱心,伟大的阴茎,那是肯定,一定,铁定不会责怪她的。



    靓丽孤傲的幻痕还停留在好色男人的视网膜上,而杜玉妍的真身却已闪电般快猛迅疾,御风而行,笔直的朝他冲来,若非颜色不对,还真有点驾着七色云彩会情郎的味道。



    “姐姐,女人要矜持男人要厚道,这话你不会没听过吧!女人的“第一次”一定要慎重,你这么一副非君不嫁,热情赛过加那力群岛女郎,就不怕把我吓跑了?男人是女人的一生,但是女人只是男人的一部分,所以女人一定要矜持……啊……不要……我不跑了还不成吗?嗯,姐姐若真的想要,小弟从了你是了,但姐姐能不能收敛一下身上的杀气,眼睛也不要这么瞪着我,小弟可不是唐三藏。”



    张霈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和美女耍花腔,占便宜,吃豆腐,但是如果代价是要搭上自个儿的性命,这种亏本买卖他可是不做的,为了世界上无数女性后半生的性福生活,张霈身体徐徐轻晃,带出若干虚影,杜玉妍美眸中迸出凛冽寒光,长袖微拂间带起阵阵香风,袖沿几乎是擦着张霈的鼻端扫过。



    靠!你这舞袖子的动作是跳拉舞还是帮本少爷擦汗呢?张霈感觉背上凉飕飕的,冷汗一个劲的向下淌,他***,杜玉妍还真没胡诌,除非她自愿躺上床让我“干”死她,否则我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张霈催鼓全身劲力,身形疾退,可是运至极限的天魔场根本不能阻止杜玉妍的动作,她体性曼妙,在天魔场中举手投足不受丝毫阻碍,翩然若仙,一个眼神,一个浅笑,心智不坚之人估计会把脑袋送上去让她摘。



    论到天魔气的修为,不管是纯度还是熟练度,两个张霈捆一起也比不过杜玉妍,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和代沟一样,能消除,不过需要时间。



    杜玉妍那香喷喷的罗袖眼看便要扫中张霈的身体,他甚至已清晰的看清了美人儿衣袖的纹锦花饰,不过这个时候他可没工夫深究衣袖刺绣纹饰的针法到底是以丝线圈套连接而成的东汉锁绣还是苏、粤、湘、蜀四大名绣。



    “啸……”一声缎稠被划破的声响倏然由远即近,漆黑的夜空亮起一抹耀眼的银光,撕拉一声,杜玉妍挥出的半截衣袖受不住力道,断裂分开,碎屑翻飞中露出小半截欺霜赛雪的光洁皓腕。



    “砰!”一声巨响,尘屑散尽,天地间只余下一截孤零零的剑鞘露在外面。



    “漂亮姐姐,记得下次要救我的时候可要早点出手,我这人1984年出生属鼠的,全身什么都大,就是胆子小。”张霈微笑着“吼”道,脸上带着很有风度的“贱”笑,从整体来看就是他说话的内容,完全不配合他的面部表情,又不配合此时摆出的Poss,Poss又和说话内容完全不,而且极度不配合啊!



    “你再乱说,我可就走了。”这女子不似杜玉妍那般随便,不喜有人对她不敬。



    “漂亮姐姐,我刚才那是一时吓糊涂了,那些胡说八道的花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可千万不能离我二去啊,这位杜姐姐凶巴巴的,我可不是她的对手,若是落在她手中,指不定还要怎么蹂躏我这个黄花闺男呢?”张霈咬住漂亮姐姐不放,心里却求爷爷高奶奶,希望这漂亮姐姐不要像杜玉妍这仙女姐姐一样,救他只为亲手杀他。



    听对方你一句我一句,张霈更有滔滔不绝之势,杜玉妍肺都要气炸了,堂堂魔门阴后何时受过如此“奚落”,娇叱道:“究竟什么人阻我阴葵派办事?”



    “得饶人出且饶人,今夜能不能看小妹的面子放过这位小兄弟。”一把女子娇音柔柔响起,声音响自树梢,抬眼瞧去,却是无人无影,而在张霈身后却俏立着一个体态轻盈,风姿绰约的绝色女子。



    纤弱而动人的美丽身躯被裹在一件洁白素服之中,一手微弄衣袂,一手窝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长发高高束起,只以一根螺钿珠玉钗别住,眉不扫而黛、发不漆而黑、颇不脂而红、唇不涂而朱,玉颈光洁白皙,高耸酥胸沉重压在苗条腰身之上,双腿浑圆修长。



    “原来是言仙子仙驾到此,我说琉球弹丸之地,谁有这么大能耐敢管我的事?”杜玉妍眼里荡漾着朦朦胧胧的妩媚水意,勾魂夺魄,妩媚之极。



    这么好的建议你怎么不答应?快答应啊!冤家易解不易结,都是自家人床头吵架床尾和,哪里用得着喊打喊杀的,张霈见杜玉妍不顾正题却去扯什么没有营养的场面话,恨不得兜脸两拳让她变熊猫,嗯,仔细想想又觉得自己肯定狠不下心,下不了这个毒手,唉!谁叫他压根不是辣手摧花的人。



    “小妹不想动武,还轻杜门主不要相逼才好。”言仙子皓腕微转,素手一翻,长剑“锵”的一声凤鸣,准确的归入剑鞘。



    这次可要看仔细了,张霈猛的转身,入眼的是一个天下罕有的大美人,柳眉低绥,明眸流波,夜风吹动,素裙飞舞,曼妙身躯竟似也要随风飞去。



    少爷我还真没看出来,这琉球倒是个产美女的地方,张霈很龌龊却无比认真的考虑着是不是要在这里多住几年,看看能不能多发掘几个美女,不过这个想法在想到斩冰云的时候被打住了。



    张霈目光如炬,看女人的时候那更是贼亮贼亮滴!漂亮姐姐那模样,那身段,那风韵,那气质,简单的归纳一下,也就四个字,无可挑剔。



    不过张霈却知道,她虽然看上去不过是双十年华,但能和杜玉妍关系这么“熟络”,又被她尊称为仙子,年纪这么着也得三十再挂个零。



    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到了张霈这里就是色狼眼中出美女,这漂亮姐姐他是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心中将她和自己认识的众女比较了一番,没想到结果却是漂亮姐姐竟然比萧雅兰和单家母女更美,乖乖,这还让不让人活了,美貌无双,武功高强,想来智慧也差不到哪里去,整个一倾国倾城级的祸水。



    一方白纱蒙面的杜玉妍遗世孤立般站在庭院之中,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惧的骇人杀气,地上残花落叶被她身上杀气所激,慢慢飘荡升空,浮于半空,诡异而美丽。



    “今日之事与你‘慈航静斋’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想和言仙子动手,言仙子刚才的花我倒要奉还与你,你不要逼我动手才是。”说到后来,杜玉妍整个人变得森冷无比,杀气滚滚如潮,雷霆一击,蓄势待发。



    言仙子没有多大反应,那模样要多像仙子就有多像仙子,但是张霈反应可大了,不能置信的将“慈航静斋”几个字低声重复了几遍,再连系到对方姓言,难道她是言静庵?



    “漂亮姐姐,难道你就是慈航静斋的斋主言静庵?”张霈心中那个激动啊!简直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这个时代没有人比张霈更清楚言静庵的魅力有多大了,庞斑为了她退隐江湖二十载,厉若海为了她对天下女人不屑一顾,专致武道,烈震北将她引为人生惟一的知己,朱元璋更是修书于她,表明自己为了她愿意放弃皇位……光是想想就觉得恐怖,如此丰功伟绩,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张霈浑身不能抑制的轻轻颤抖起来,若是能虏获言静庵的芳心,那份成就感足绝对不逊于破碎虚空,不过想到庞斑曾有秦梦瑶和斩冰云二女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言静庵之言,好色男人心中不禁又有些泄气,这玩游戏的人都知道,终极boss都是放在最后打的,嗯,现在还是先从比较实际的目标出发比较好。



    言静庵云淡风轻的看了张霈一眼,眼神沉静安详,心湖古井不波,轻抬莲足,踩着遍地残叶落花缓缓跨出,体态轻盈如风,没有丝毫声息的走到张霈身前,挡在他与杜玉妍之间。



    张霈脸上挂着灿烂笑容,口无遮拦道:“漂亮姐姐,你不说话可就是承认了,那我以后叫你静庵好不好?”



    言静庵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杜玉妍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柔声道:“我的好弟弟,言仙子可不比姐姐,你这样叫她,她可是会生气的。”



    娇声嫩语仿如似火骄阳下清凉的晨风,令人醉而忘忧,轻言浅笑,媚态横生,百炼钢也要化成绕指柔,刚才喊打喊杀那种令人惊栗的寒意,刹那之间便在这温柔的笑语中轻轻去了,不留一丝痕迹。



    “好弟弟?嘴里叫的那么亲热,手底下却是一点也不留情,不过你如果现在肯在静庵面前向我赔个礼认个错,那我就既往不咎,原谅你。”张霈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在知道观音大世派了慈航静斋的斋主前来搭救自己时,他算是彻底放心了,生命安全有了保障,好色男人说话已经开始不经过大脑了,好整以暇道:“静庵不会怪我的,就算她怪我,也不会像姐姐那样要杀我。”



    偷偷看了言静庵清丽得不着一丝人间烟火的侧脸一眼,张霈笑眯眯道:“我说静庵啊,这杜姐姐武功厉害,小弟是帮不上忙了,你自己可要小心一点。”



    言静庵见张霈静庵静庵越叫越顺当,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那是一种很特别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



    慈航静斋最高明的功夫是四大奇书之一的《剑典》,而剑典记载最高深的武学则是“剑心通明”,言静庵虽没能达到“无念胜有念,无迹胜有迹”的‘剑心通明’之境,但‘禅功道境’也是无比精深,瞬间抑制住了少有的情绪波动,好似风过不留痕。



    杜玉妍见言静庵护在张霈身前,一动不动,明显是不会退却,而她也不是息事宁人的主,这一战势必不可避免。



    杜玉妍双眼沉幽如寒潭,沉声冷语道:“既然言仙子不肯罢手,就让我领教仙子高明了。”



    言静庵暗运玄门心法,美眸流转着彩色光芒,淡淡道:“杜门主这是何苦……”



    “多说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语毕,杜玉妍双眸射出冰冷的寒茫,身如乳燕穿云,纤纤玉手轻舒,变化出百千道虚幻光影,每道光影都绚烂夺目,宛如一个不住烁闪的光球般朝言静庵刺去,如此武技,足以笑傲江湖。



    言静庵衣饰素淡雅丽,迎风而立,完美清艳的五官就像是用冰雕玉琢一般,浑身透出似近实远,遗世独立的孤傲味道,如藕莲臂后发先至,瞬息间便连接了杜玉妍七掌,两爪,五拳,四指……



    慈航静斋自古以来守护中原文明的代表宗派,此派除了框扶正义、导正世局之外、还着重上窥天道的修行,每逢乱世均慈航静斋就会派遣门下最杰出的女弟子协助所选定的“真命天子”统一天下,言静庵正是慧眼如炬,在群雄争霸种选择了朱元璋,最终光复了汉人江山。



    阴葵派是魔门两派之一,是论道的失败者,与慈航的静斋争斗负多胜少,阴后杜玉妍不世奇葩,志在一统两派六道,一心光复圣门。



    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之争是正邪之争,言静庵和杜玉妍之战,是仙女和魔女之战。



    震响过后,杜玉妍后退半步,面色苍白如雪,甚至连她小巧樱唇都苍白失了血色,言静庵仍是立于张霈身前,仿佛未曾动过,功力明显胜杜玉妍半筹。



    杜玉妍输了半招,心中羞怒,皓腕翻转,纤手种却多出了一把荧光荧荧的秋水宝剑,这到底是如何变出来的,请原谅我用变这个字,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掏出这么长一个大家伙的。



    张霈看的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了,杜玉妍难道是魔术班出身?看来以后和她上床的时候可得先把她扒光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二十分的警惕,不然一不小心,断送了小弟弟,如何对得起自己一大堆老婆。



    杜玉妍再次娇叱一声,身法迅如鬼魂魅影,手中宝剑透出森森寒气,快似天际流星,瞬间罩住了言静庵身周三尺的空间。



    言静庵玉容不惊,适时而动,插在地上的飞翼剑无声地到了她的手中,剑锋如雪,斜指前方。



    双剑交击,火花四溅。



    杜玉妍一剑落空,心神反被言静庵锁定,飞翼剑快如闪电,划破虚空,向她迎面而去,森冷的寒意让站在不远处的张霈也打了一个冷颤。



    张霈看的大摇其头,自己敌不过杜玉妍,杜玉妍又不是言静庵的对手,那自己和言静庵之间岂不是?唉,张霈突然想吟诗,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两女均是惊才绝艳之辈,眨眼之间双剑亲密接触达百次之多,叮当之声连绵不绝,诡异的是相斗百余招竟无一招使完,往往是一招刚刚使出,招至半途,便被对手化去,不得不变招再战。



    慈航静斋和阴葵派争斗了数百年,大战小战无数,今日为了一个张霈而大打出手,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言静庵和杜玉妍打的热火朝天,娇喘吁吁,香汗连连,张霈在一旁看的却是津津有味。



    尽管和两女都不熟,但不熟并不能阻碍男人的本性和色狼的本能,张霈看的那叫一个过瘾,他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是纯洁的,至少心灵是,他的眼神是集欣赏、品评、赞美为一身,而且他可以向共产党发誓,他的眼神中绝对是“艺术”成分居多。



    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哪个都不好,伤了哪个张霈都心疼,张嘴想叫“卡”,可是为数不多的自知之明告诉他,自己的男人魅力还没有大到能够动摇二女心志的地步。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学习  深圳学习  眉山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七台河时尚  商洛论坛  中卫资讯  西安娱乐  商洛学习  桐城学习  黔南地图  酒泉论坛  十堰论坛  七台河时尚  淮安新闻  金华娱乐  湖州旅游  桂林学校  酒泉论坛  南通时尚  长沙娱乐  湖州旅游  钦州旅游  乌海旅游  郑州旅游  吴忠旅游  德宏时尚  宜昌地图  大庆论坛  廊坊时尚  合肥学习  松原时尚  沧州学校  松原地图  安阳资讯  大丰地图  中山时尚  徐州旅游  临沧新闻  诸城旅游  七台河地图  湘西旅游  西安娱乐  辽源地图  伊犁学校  林芝地图  诸城旅游  咸阳论坛  贵港资讯  喀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