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五章 半梦半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见清冷的月色下,一个硕大的黑影在夜间奔行,高飞低走,穿街跃道,直奔驿站别宛。



    张霈身形疾驰奔行,手上两个人一二百公斤的重量在他手中如若无物,对他的影响远不如外人所想的那么大,速度一点也不慢。



    对于张霈来说,敲门实在是一件麻烦而陌生的事情,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高来高去,似乎高手都是这样的。



    驿站后门,身影一闪,张霈挟着腋下死猪般没有知觉的两个战利品,翻过高墙,落到别宛内院中。



    “铿!”刀光剑影,寒气森森,矮灌花丛中闪出重重黑影,围住张霈,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你是什么人?”其中当先停一人低着嗓子沉声喝道:“阁下夜闯东溟驻地有何见教?”



    警觉性不错,这个时侯还没睡觉,比握以前小区的保安敬业多了,张霈脑子里胡思乱想,可以一瞥之间,锐目如电,瞬间看清个中乾坤,洞察其间玄妙。



    七八个东溟护卫结起东溟剑阵将他困在中央,张霈却毫不在意,微微一笑,抬手将萧峰和柳如烟二人扔垃圾般丢给离他最近的两名东溟护卫,淡淡道:“你找个地方把他们关起来。”



    张霈看着方才说话之人微微点了点头,而身为东溟派四大战将之一的尚天军微一颔首,长剑在身前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倏然归鞘,同时招呼其他东溟护卫收回武器。



    尚天军上前一步,向张霈躬身行礼,恭声道:“少主,驿站后院有地牢,是否将他们都关在那里?”



    “嗯。”张霈冷笑着点了点头,旋又奇道:“驿站不是用来招待各国使臣的吗?怎么会有地牢?”



    “少主有所不知,中山和北山南山两国并没有臣属之分,和东瀛,高丽,中原更是无甚交往,所以这驿站形式的成分居多,不过每隔几年,彼此还是要走走场面的,而且必不会空手而来,各国都会携带一些特别的礼物,所以驿站设有放置特殊宝物的宝库和地牢。”尚天军国字形的扑克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是那种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尚天军口中的特殊礼物是指奴隶,各国献礼用的奴隶分两种,分别是武奴和舞奴,前者是武功高强的囚犯,后者是被抄家灭族的官家女子,而武奴都是桀骜不驯之辈,舞奴均是贞洁刚烈之人。



    张霈虽没有完全明白,但也大致猜出一些,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等等……”张霈叫住转身欲行的尚天军,脸上露出一丝邪异十足的微笑,冷冷道:“我刚才下手时一不小心重了那么点,他们的武艺恐怕要重头练过了,萧大少爷皮粗肉厚关哪里自是无所谓,不过记住要给柳如烟找间干净点的屋子。”



    黑暗的地牢中还算干燥,没有蛇虫鼠蚁,比张霈想象中阴暗潮湿,血迹斑斑的地牢差远了。



    “咣当”一声,厚重的铁栅门重重关上,随后“哗啦”一声,一条粗如儿臂的铁链将牢门锁起。



    萧峰躺在一张铺满干草麦秆的石床上,双手抱膝,哆哆嗦嗦的缩成一团,怔怔地望着空唠唠地囚室发呆。



    牢房狭小,除了一个恭桶外该有的什么都没有,白日里不觉阴寒,但夜间即会感觉到那阵阵刺骨冻魄的凉意,萧峰脸色铁青,显然被张霈点破气海,失了武功后有些受不住牢中阴冷之气。



    在萧峰牢室的对面,关着昏迷未醒的柳如烟,师徒两人门向着门,不过待遇却是天上人间,其实说是天堂地狱也不为过。



    柳如烟的牢室宽敞清幽而又整洁干爽,秀榻锦被、琴棋书画、笔墨纸砚、洗涮用品一应俱全,除了不能自由走动,其他没有任何限制,这哪里是牢室,分明是高级酒店。



    这就是武奴和舞奴牢室的区别,特别是在照明的设计上,武奴室无蜡无烛,漆黑阴暗,而三丈之隔的舞奴室则灯火齐备,光亮如昼,各国驿站牢室的设计大抵如此,嗯,当然要除开中国第一位女皇帝武则天。



    当一切安排妥当,张霈安心睡下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时间真他妈奇怪,你分分秒秒盯着它的时侯,它就要死不活的嘀嗒嘀嗒,慢的让人抓狂,而一旦你上网、睡觉、看着美女流口水的时侯,它又火烧狗辇般快得直追神舟六号。



    这一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即使以张霈的能耐仍感吃不消,他毕竟是血肉之躯而非钢铸铁造,精神也需要放松和休息。



    躺在床上,张霈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很香很甜,抱在怀中柔若无骨的娇嫩女体是那么温暖柔软,心中又是那么温馨香甜。



    单疏影昨夜初闻张霈出事的消息,只觉心急如焚,立刻整备人手,出门寻“夫”,哪知在半途又被安然而返的张霈从天而降,给生生迫了回来。



    不过好在单疏影昨晚只是消耗了些心力,无甚大碍,不像张霈那样接连盘肠大战,**迸发,梅开几度,释放精华无数,所以天蒙蒙亮的时侯她就醒了。



    轻轻睁开令漫天星辰都黯然失色的美眸,单疏影感觉靠在心爱男人温暖的怀中,昨晚睡得很沉很踏实,美梦连连。



    单疏影娇躯轻舒,慵懒之极的伸了一下腰,嘴角绽开一个花儿般娇媚的甜甜浅笑。



    感受到张霈的欲望,朦胧中残存的一丝睡意顿时烟消云散,单疏影悠悠转醒。



    真是要死了,这个坏家伙,脑子里总是想着那些龌龊羞人的事儿!美人儿小脸羞的通红,眼泛媚光,芳心怦怦直跳,几欲从口腔里蹦了出来。



    不知道他醒了没有?单疏影娇躯轻颤,可是带给正处在香甜睡梦中的张霈却是另外一种激烈无比的刺激。



    “啊……他……”单疏影羞红了耳根,感觉到男性的阳刚之气,感觉到那宽阔厚实的健硕胸膛“讨厌,这……不行……他好坏……”



    单疏影心里涌起一阵**和暖昧的刺激,一股灼热地火焰也瞬间泛滥开来。



    大清早就使坏,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



    单疏影轻轻挣拒了一下,娇躯稍微扭了扭,侧着臻首看向身后的心爱男子,张霈双眼紧闭,嘴角挂着令人着迷的微笑,睡得很是平和安详。



    看到张霈美梦正酣的模样,单疏影双眼闪动着温柔妩媚的光华,夫君睡相真可爱,就像一个可爱的大孩子,然后又轻声啐了一口,大色狼,明明是睡着了,可是睡着了却也不忘记对人家使坏。



    单疏影的动作终于惊醒了熟睡中的张霈,他的身子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发现张霈似乎醒过来了,单疏影仿佛被施了定身咒,娇躯顿时僵住了,眼帘迅速闭上遮住那清澈如水的眸子,侧耳聆听他的反应。



    张霈虽然被惊醒,但神智还是处在朦胧迷糊之中,只觉自己正在睡梦中与周公女儿搂搂抱抱,好不抒怀惬意。



    每日男子清晨苏醒的时侯,那绝对是处在战斗力绝佳的状态。



    单疏影不禁全身一阵发燥,脸红耳赤,同时也在心里暗骂,张霈这要命的冤家真是爱作怪,只不知道这大色狼究竟是睡是醒?



    早已完全清醒的单疏影和半睡半醒的张霈不同,她身体的感觉比好色男人更加敏感清晰,三处要害同时受到突袭爱抚,身子又被紧紧箍住,让她全身酥软乏力,羞涩闭着美眸,银牙暗咬,苦忍着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这个时候,张霈空白一片的大脑也渐渐清醒过来。



    身体接触传来的美妙感觉顿时让张霈的思维敏锐清明起来,等他发现自己不是抱着梦中佳人,而是抱着自己娇妻的时侯,一切感觉都打到了美妙的巅峰。



    张霈心里涌起一阵抑制不住的兴奋感觉,刚才半梦半醒间的美妙滋味比之真个销魂又是一番畅美感觉。



    轻轻翻转了一下身体,张霈凑到单疏影耳边,轻声道:“老婆,早啊,怎么怎么早就醒了,想老公啊?”



    俏脸通红的单疏影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张霈的话,只是瑶鼻轻轻“嗯”了一声,将臻首偎靠在他肩膀上,不敢抬头看他。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笑容,神秘兮兮的说道:“BecauseofyouIlikebeingontop.”



    单疏影虽聪慧过人,博闻强记,不过对张霈说的洋文却是真个闻所未闻,忘了羞涩,抬起头睁着美眸不解道:“你说什么呢?”



    张霈一本正经的说道:“亲亲好老婆,这是我家乡的话,意思是,为了你我要做到最好,你照着我刚才说的那样说一遍。”



    单疏影不知张霈话里之意,见他挤眉弄眼,眼泛绿光,脸上的笑容坏坏的,不禁心儿慌慌,玉颊升起一片红霞,急忙低下臻首轻声道:“BecauseofyouIlikebeingontop.”



    不愧是才女,过耳不忘,发音标准……张霈脸上笑意更浓,翻身将单疏影压在身下,接着身体滚了两滚,让她靠躺在自己胸膛,淫贱道:“realy?既然娘子喜欢乘骑位,那夫就勉为其难,满足夫人的愿望。”



    张霈英文一般,嗯,是很一般,不过这句却没翻译错,只不过这话还有歧义,top有体位的意思,所以这话可以另外翻译成:由于你我喜欢是在上面。



    一“日”之际在于晨,于是乎,一大清早,天尚未大亮,一声女子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传入对面房中……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益阳资讯  广安学习  泰州地图  临沂资讯  安阳资讯  十堰论坛  海口新闻  汕尾论坛  大庆论坛  嘉峪关旅游  咸阳论坛  赤峰新闻  六安论坛  烟台论坛  潜江地图  六安论坛  宜昌地图  重庆学校  黑河地图  郑州旅游  湘潭学习  喀什资讯  那曲地图  三明时尚  衡水新闻  北海资讯  桂林学校  中卫资讯  伊犁论坛  怒江论坛  徐州旅游  金昌论坛  眉山旅游  襄樊学校  郑州旅游  眉山旅游  徐州旅游  潜江地图  桐城学习  潍坊资讯  徐州旅游  阿拉尔地图  郑州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四平时尚  宜昌地图  西安新闻  安阳旅游  松原地图  济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