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七章 勾引不是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圣旨是中国古代帝王权力的展示和象征,张霈虽然天塌下来当被盖,不把它当回事,但其他人却不同,既然所有人都起来接旨了,张霈就算再怎么皮肉结实,面部组织比城墙倒拐还厚,也只能一边问候尚仁德上下十八代直系女性的私密部位,一边打着哈欠翻身下榻。



    刚刚还在张霈单身下婉转承欢,不堪狂征猛伐的单疏影这会儿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含羞带涩的将长衫罗裙一一系好,坐在梳妆桌前,巧笑倩兮,揽镜而视。



    她光洁如玉的脸颊上仍浸染着两抹淡淡的粉色红晕,眉如远黛,美眸清澈,眼角春欲情潮尚未完全退尽,肤色如玉,神情娴静,缓缓将如云秀发挽了一个髻,盘束起来,背后垂下两条镶着淡黄色变纹的素白绸带。



    在张霈不遗余力的精心呵护,不计成本的灌溉勤耕,不虞消耗的精华滋味下,如今的单疏影已退尽青涩,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发生了彻彻底底的改变。



    女为悦己者容,少女的青春纯情中,又添了几分**的成熟妩媚,眉目传情,嘴角含羞,单疏影现在的勾人模样真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张霈望着单疏影慢慢遮隐在全罗裙锦绸里的那玲珑妙曼,凹凸有致的绝美娇躯,玉劲光洁修长,纤腰盈盈,不堪一握,玉腿浑圆笔直。



    想像着那丝绸般温润滑腻的冰肌玉肤,好色男人忍不住眼泛淫光,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大概就是指女子嫁人之前和之后的差别吧!



    不知不觉我的好老婆已经变得如此风韵荡人,艳光四射了,嘿嘿,更大的变化还在后面,本少爷可是还有许多本事没有使出来呢!



    单疏影感觉到张霈火辣辣的目光直刺在自己身上,轻转臻首,嫣然一笑,嗔道:“相公,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圣旨都到了,你怎么还那么磨蹭?怠慢圣旨可是欺君大罪,要杀头的……”



    杀头?是杀我上面的头还是下面的头啊!哼,就凭区区一个尚仁德,杀我上面的头他没这个本事,杀我下面的头他也没那个能耐,难不成还指望他大开后宫之门,将老婆和房子通通向我免费开放三个月,让少爷爽到终身阳痿不举?



    单疏影画了淡妆,唇上一点朱红似血,艳红鲜美,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小妮子真是玩火自焚,不知道哥哥我每日晨练从来都是坚持不懈(泄)的吗?



    张霈脸上挂着慵懒的笑容,轻轻走到端坐梳妆桌前的单疏影身后,俯身从后面伸手环住了她纤柔欲折的柳腰,抚摸着光滑平坦的小腹,嘻嘻笑道:“老婆,我本就爱你爱的要死你了,但你还不肯放过我,你是不是要把我迷死了才甘心啊!”



    单疏影和张霈既有三生之约又有夫妻之实,听着他如此直白火辣的真情告白,芳心甜蜜,羞答答的柔声道:“相公,你别闹了,别让……让人看笑话……”



    张霈涎着脸笑道:“嘿嘿,老婆放心,谁敢笑,相公我就打谁的屁股。”



    单疏影香唇轻呼一声,娇躯酥软,浑身乏力,初尝云雨的女子大多痴缠,晨曦的欢愉,面对张霈的甜言蜜语,自是毫无招架之力,一触及溃。



    “相公……不……不要啊……”单疏影檀口微分,呵气如兰,阵阵催人欲醉的香甜气息飘入张霈鼻腔,“大……大家都起来,娘也起来了,我们……他们……”



    我的小宝贝真是孝顺,这个时候还想着娘,嘿嘿,不是哥哥不肯告诉你,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而已,哥哥战斗力指数那是节节攀升,嘿嘿,天魔场果然妙用无穷。



    若是让魔门之祖“天魔”苍璩知道自己有张霈这样一个隔世传人,非被活活气死不可。



    “你怎么知道所有人都起来了?”张霈不怀好意的笑道:“你又怎么知道你娘已经起身了,说不定姑姑起来的比我们还要晚呢?”



    “相公,别闹了,人家刚刚才穿好外衫……”单疏影挣扎着站起身来,取过衣架上的白色内衫,温柔地为他穿上,娇声道:“人家当然起来了,你以为娘也像我们,哦,不,像你那样贪睡么?相公,你怎么还叫我娘姑姑?”



    “不叫姑姑叫什么?叫娘……”心中偷偷加了一个“子”字,张霈知道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打趣道:“怎么,影儿是不是急着过门了?”



    似乎也想到了刚才说话太过直白,单疏影脸腾的红了个透,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千娇百媚的横了张霈一眼,嗔道:“你坏,你坏死了……”



    张霈轻轻拉着单疏影细腻温软的小手,双眼尽是柔情蜜意,轻轻摩挲着她光亮如墨的青丝,微笑着调羞道:“傻丫头,相公跟你开玩笑的,我们已有婚约,又是两情相悦,如今只是把洞房的时间提前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虽然国家不提倡婚前性行为,但似乎也没有什么惩罚条例……”



    什么提前洞房,什么婚前性行为,相公说得怎么这么难听,羞死人了,单疏影俏脸胀红,感觉热腾腾,暖呼呼的,伸手在张霈手背上重重拧了一下,美目横了他一眼,怪他口无遮拦。



    这个嗔怪的眼神落在张霈眼里,却整个变了味儿,他冒着绿光的眼睛只看到暧昧和诱惑。



    张霈摸摸抓抓,搂搂抱抱,大享艳福,期间单疏影又替他穿好了白色的外衫华服,温柔体贴地将几处褶皱一一抚平,真是心细如尘,人淡如兰,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突然,一个悱恻哀婉的女声由远及近,轻柔的传入耳中……



    “灯花耿耿漏迟迟,人别后,夜凉时,西风潇潇梦初回。谁念我,就单枕,皱双眉?锦屏绡帐与秋期,肠欲断,泪偷垂,月明还到小楼西。我恨你,我忆你,你怎知?”



    女声黯然神伤,凄伧悲绪,便仿如那哀婉嗟怨的玉颜近在咫尺,愁敛双黛,秋色染双眸,愁字住心头,满袖啼红,天涯怕有谁知!



    “娘似乎有很多心事啊!是不是在想爹爹了?”单疏影轻叹一声,旋又伸出冰凝雪彻的手指点着张霈的额头,轻声道:“相公,你忘记答应过影儿要帮我,让娘快乐起来吗?”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正色道:“没忘,没忘,这事儿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我的亲亲好宝贝,你相公倒是有能让你娘快乐的法子,但是如果你知道我让婉儿快乐的地方是在床上,到时候不快乐的人估计就是你了。



    刚才我那样是不是有些过份了,罪过,罪过,嗯,看来要好好检讨一下,不过疏影叫的比我大声,她的责任比我大。



    梳洗妥当,神清气爽的张霈拉着温柔可人的单疏影,拉开厢房大门。



    单婉儿立在院中,一双美丽的眸子波光潋滟,其间似有盈盈一泓秋水荡来荡去,秀美的脸颊带着令人心碎的哀怨,花园中周围古木参天,群芳吐蕊,景色怡人,不过她却静静凝望远处茫茫的云海,不知在想些什么。



    虽然不是我让你变成寡妇,但让你变成怨妇却是我的不对,张霈自然知道单婉儿的心事,却只能闷在心里,化作一个无奈的苦笑,一声沉沉的叹息,他总不能告诉单疏影,放心吧,你娘没事,她也没有想你爹,而是想你相公了。



    “娘!”玉颊羞红的单疏影轻轻唤了一声。



    单婉儿娇躯微不可察的轻震了一下,瞬时恢复过来,缓缓侧转身体,神色如常,只是面色略显苍白了些,自慰后的空虚和寂寞使她茫然的睁眼到天明。



    比哥德巴赫猜想还复杂的目光蜻蜓点水般在张霈身上一掠而过,单婉儿轻启朱唇,未语先笑,柔声道:“起来了?影儿以前可是起得比娘还早呢!”



    单疏影檀口“嘤宁”一声,颊烧如霞,莲步急走,来到单婉儿身边,拉住她的手,不依的浅嗔道:“娘,你……你笑人家……”



    美人羞急,柔情妩媚,清秀可人,粉颊浮出发淡淡的红晕和矜持的娇羞,举手投足间,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春意,风情万种,显得各外诱人。



    眼前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儿,是她又不是她,从前的她是青涩可人的清纯少女,如今却已变成艳色无双,丰韵媚人的成熟**。



    这种转变让看着单疏影一点点长大,出落的越发标致俏丽的单婉儿也暗自心惊,什么时候自己雪山冰莲般圣洁高傲的女儿,连人带心都被张霈彻底征服了,今生的美丽只为他一人绽放。



    不知为何,单婉儿心中溢出一丝苦味,涩涩的,难受极了。



    单婉儿偷偷瞥了张霈一眼,正好碰到了他那含情脉脉的柔和眼光,吓的她赶紧低下头,不去看他,心里却是“扑通扑通”的直跳,勉力柔声道:“霈儿,怎……怎么一大清早就跑影儿屋里去了?”



    “劳姑姑惦记了”张霈心中涌起一阵快意,好似取得了抗战胜利般喜悦,皮笑肉也笑,语气暧昧的说道:“其实我昨晚一直都……哎……影儿,你踩到我脚了……其实我昨晚一直都在……咦!影儿,怎么我越说你踩的越重……不说了,轻点……我,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娘,他最坏了……”单疏影羞得面颊晕红,猛一垛脚,轻轻摇晃着单婉儿的莲臂,娇嗔道:“他是大无赖,大坏蛋,总是喜欢欺负女儿……”



    见单疏影一副幸福的模样,粉嫩嫩的小脸红通通的,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单婉儿玫瑰花似的两片唇瓣轻蠕浅啜了两下,想要说些什么,终还是芳唇紧闭,没有吱声。



    “哎!这是演的哪出啊!我的好婉儿,你怎么能临阵退缩呢?没看过《弹痕》吗?情场如战场,你怎么能当逃兵呢?要是换了我,我就含羞答答的拉住单疏影的手死也不放,看着她的眼睛大声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想让他欺负还没有机会呢!”张霈满脸淫光,某处跃跃欲勃,思绪跳跃到一个常人难及的高度,要是婉儿娘俩都跟了我那就太幸福了,嘿嘿,到时候她们给我生几个胖儿子,乖女儿……



    张霈脸上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看得单婉儿和单疏影皆是眼皮直打哆嗦,背后凉飕飕的。



    单疏影被张霈笑的心儿“怦怦”直跳,小心翼翼地问道:“相公,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



    “生子,哦,圣旨,我是说圣旨到了,我们还是赶快去听圣旨吧!”张霈急中生智,没有说漏嘴,不,是将说漏的嘴又堵上了。



    单婉儿拉住随声附和着张霈说话的单疏影,抬起臻首,一抹红晕仿佛红玫瑰一样浮现在她如玉的俏丽上,银牙轻咬下唇,柔声软语道:“霈儿,你是天塌地陷也能睡的着的人,现在只是听圣旨而已,怎么又那么急了?”



    哥哥我是早上床,勤做爱,这话当然不敢说,张霈挤眉弄眼的说道:“嘿嘿,我这人习惯早睡早醒身体好,姑姑昨夜睡的可好?”



    哪壶不开提哪壶,单婉儿杀人的心都有人,昨晚春心荡漾,欲焰熊熊时还没留心,如今想来,疏影叫……那个的声音也太大声了,直冲云霄,好似就在她耳边一样,清晰可辨,这一定是张霈搞的鬼。



    单疏影压根没想到单婉儿听了一夜自己的娇喘媚吟,见她不说话,急忙问道:“娘,你怎么了,是昨晚睡的不好吗?”



    “没,没什么……”单婉儿含糊答应一声,臻首几乎要挨着自个儿高耸的胸脯,俏脸殷红如血,鬼使神差地反问道:“霈儿,你昨夜睡得可好?”



    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不过我却不准备告诉你,昨晚连御数女这种话若是说出去,嘿嘿,张霈岂非傻到家了。



    “我啊……这个问题还是问疏影好了……”张霈面有难色,一副革命先烈上刑场的样子,使了一个四两拨千斤,“疏影,姑姑问你呢,你昨夜睡的好不好?”



    单婉儿刚才睁着眼睛说瞎话,问张霈怎么一起床就找疏影来了,就是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作纠缠,可是当她想通昨晚的一切都是张霈在暗中使坏时,气晕了头的她又扯着张霈和他磨起了有输无赢嘴皮子。



    “啊!”两声同样轻柔悦耳的女声同时在耳畔响起,单疏影羞的连耳根都红透了,转身靠进张霈怀中,臻首贴着他健硕的胸膛,怎么也不敢抬起来。



    单婉儿脸颊火红火红的,好象要滴出水来似的,心中实在气不过张霈昨晚那样作弄她,偷偷伸出纤纤柔荑,在单疏影目之不及的角度,使劲在张霈腰间用力扭了几扭。



    纤手温润如玉,轻轻震颤表明了她心中思绪复杂,张霈也不知是犯贱还是怎的,竟感觉被单婉儿的凝香纤指扭的全身酥软,好不舒服,难道他是受虐狂?



    谁说古人保守了?这不是顶开放的么,我可是还抱着你家闺女呢,你却好,一点忌讳没有,就这样赤裸裸地勾引我?你没事给我这么大成就感干嘛!



    勾引不是罪,但当着我老婆,你女儿的面就不好了,这样我会良心不安,晚上睡不着想那个啥的,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还是背着她好了。



    花园中的气氛香艳而旖旎,张霈感觉刺激无比,光明正大哪有偷偷摸摸有情调啊!



    一股灼灼热气顺着她修长的玉指传回体内,单婉儿只觉娇躯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浑身酸软无力,好似单疏影般靠入张霈怀里。



    “夫人,公公又在催促了……”远处忽然传来尚天军低沉的声音,顿时惊醒了院中各有所思的三人。



    单婉儿勉力站直了娇躯,脸红的好似天边的彩霞,轻咳一声,柔声道:“霈儿,我们快去吧!”



    张霈眼中满是狡黠之意,眨着眼笑问道:“去干什么?”



    单婉儿知道张霈在逗弄自己,身子一扭,略带顽皮的发丝,伴着微熏的香风,滑过张霈脸颊,带来一股醉人的温柔,迈动莲足,向大厅走去。



    张霈拉着单疏影,紧随其后。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嘉峪关旅游  海西论坛  阿拉尔地图  益阳资讯  深圳学习  潍坊资讯  白山新闻  商洛学习  临沧新闻  西安娱乐  许昌学习  七台河时尚  喀什资讯  汕尾论坛  盘锦学习  襄樊学校  白山新闻  泰州地图  赤峰新闻  黄冈旅游  金昌论坛  潜江地图  六安论坛  诸城旅游  长沙娱乐  怒江论坛  济宁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松原时尚  黄冈旅游  安阳旅游  酒泉论坛  吴忠旅游  海口新闻  烟台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南通时尚  郑州地图  泸州学校  三明时尚  林芝地图  临沂资讯  泸州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三明时尚  昭通时尚  酒泉论坛  中卫资讯  钦州学习  安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