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十一章 九阴真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方不远处是一座三丈余高的石山,层层叠叠,结构精巧,怪石嶙峋,孑孑而立。



    石山之下,草木茂盛,还移栽了数株高数丈的月盘松,平顶如盖,虬枝四散,根中生古藤,大亦合围,龙蟠虬结而上,根株蟠结,气势磅礴。



    张霈悄悄掩至近处,耳中传来几个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放眼望去,八个背悬铭文钢刀,身穿锦衣华袍的中年男子守卫再石山之旁。



    心神沉入井中月之境,张霈略一查视下,这八人呼吸沉缓,步履轻盈,均有一身不弱的武艺,显然是守护宝库的高手。



    不过以张霈如今的武学修为,别是是八人,就算是八十人,他也不放在眼里,但现在是偷偷摸摸的盗宝而不是明目张胆的踢馆,必须无声无息的解决对手,决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出言示警,若是惊动了其他人,那就鸡飞蛋打,空欢喜一场了。



    张霈俯身从地上拾起一些碎把石子,左手重重拍在岩石之上,身子陡然拔升,跃到而出,姿仪翩然的落到一颗参天古木之巅。



    听闻响动,耳聪目明的护卫高手几乎同时急声喝道:“什么人?”



    语毕,八个护卫倏地分散开来,同时“铿”的一声,钢刀离鞘,慢慢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围去。



    那八个护卫走到近处,横刀于胸,怒目而视,一人沉声喝问道:“到底是什么人?快给我出来……”



    他们都未第一时间出声示警,因为以前也出过类似的情形,以为是遇上了强人贼子,示警后却发现原来是一些年岁不大,贪玩好耍的皇亲贵胄,而且现在青天白日,贼人该也不会这么嚣张放肆。



    那人话还没有说完,张霈右手将石子往空中一抛,跟着袖袍一挥,一团刚猛劲风,数十枚细末石屑骤然从天而降,噼里啪啦,发出雨打芭蕉的急脆声响,“噗噗”之声不绝于耳,八柄钢刀“叮”的落在地上,钢刀的主人也全数躺下,全身唯一能动的就是仍不住乱转的眼珠。



    张霈心里并无杀心,否则他们焉有命在?



    脚下生风,也不见张霈如何作势,身子倏然跃下树冠,天魔指快如闪电,精准的点中他们的昏睡穴,接着脚踢手抛,把他们扔垃圾般甩进花丛灌木里。



    “啪啪”将手中尘屑拍落,张霈走到石山近处凝神细看,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只见藤蔓灌丛之后,赫然是一个深陷的洞穴,青青浅绿,野草乱枝随风微摇轻晃。



    张霈身躯微微探前,伸手拨开灌丛草木,俯首望去,只见深陷处是一个宽度、阔度、深度均有一丈的洞府。



    一个被黑色玄铁锁链仅仅锁在石墙边上的巨大铁箱安放在洞穴中,数把黄橙橙的精锁牢牢扣紧,好似不是藏着什么宝贝,而是困守着一个地狱妖魔。



    张霈嘴角的弧度微微加深,带着淡淡的不屑,连看都没有多看铁箱一眼,径直走进洞穴,伸手往内里岩石推去。



    尚仁德把天下人都想的跟他自己一样白痴,这么明显的陷阱也好意思摆在那里,本少爷都替他脸红,张霈边推石壁,边暗忖寻思。



    石壁屹然耸立,丝毫未动,张霈低头凝思了一会儿,他拨开掩住石壁的藤蔓,伸手在石壁上仔细摸索起来,不多时便按在一处微微隆起的凸处,用力将之压下,只听“咔嚓”之声大作,机关的轮轴带动坚硬的石壁缓缓向一旁滑开,好似洞穴突然被贯通了一般,一条黑黝黝隧道映入眼底。



    张霈昂首踏步,顺着那条微微斜伸向下的石阶隧道,进入石壁,石阶光滑平整,显是人工打磨铺砌,直身前行,大约走了三十来步,越过一道透着微亮光华的半掩精铁巨门,眼前顿觉豁然开朗。



    刚抬脚跨入精铁巨门,张霈不由轻“咦”一声,只觉一阵幽香扑鼻而来,淡淡的,清清的自然香味,不禁心下生疑,此宝库掩藏在地底,建构奢华,堪比皇宫,可是却没有蛇虫鼠蚁,更没有瘴毒霉臭,倒反而香风习习,熏熏馥馥。



    皇帝真是懂得享受,不过却是劳民伤财,耗资不菲,人死灯灭,修这么豪华的地下宫寝当宝库有什么意义?阿房宫够大够豪华了吧!还不是被项羽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有秦始皇这么一个旷古绝今的例子摆在那里,后世皇帝居然仍是乐此不疲?



    张霈放眼望去,眼瞳中映出的一个占地极广,装整粉饰得金碧辉煌,大气磅礴,壮美惊世的石室。



    只见室内皆以紫檀香木为之,镂花龙涎香,间白玉饰壁,草色髹绿,其皮为地衣,并雕有龙形壁画,雕工极其精细。



    墙面高处,嵌着白瓷板瓦,镶了硕大夜明珠的数十个倒掉的烛台,盈光幌然,照得石室仿如白昼,在强烈的亮光下,墙壁反射着晶莹的光芒,光耀溢目。



    洞顶有参差不齐,形态各异的悬着钟乳石,宽广石室的正中,安放了一张极大的镶云石桌,八张镌镂龙凤浮雕的石凳。



    张霈直看得贼亮贼亮的双眼贪光大盛,口水直流,良久方才魂回窍,魄归体,颓然叹息一声:“真没想到这宝库里面,竟是别有洞天,不过这玩意应该是弄不走吧!可惜,可惜……”



    发表了一下惋惜感叹之情,张霈发现光洁的石室内壁上竟还有一道沉厚石门,用力一推,石门很不给面子,无声无息,纹丝不动。



    张霈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双手猛的按在石门之上,只觉触手处阴寒刺骨,劲力爆发,石门仍是全无动静。



    “这石壁光滑平整,机关是在何处?”张霈心中发狠,沉腰立马,气聚丹田,冰炎二重劲直贯双臂,陡然一声暴喝,双掌用力推出,催枯拉朽的劲力层叠轰出,猛地“轰隆”一声巨响,一股猛烈的热气冲来,震得他向后退了两步,石室中烟雾弥漫,石门强烈颤动片刻,却是依然紧闭如旧。



    “呸”张霈张口吐出一口满是烟尘的口水,皱眉沉声道:“若是再加力道怕要将石室震塌了,这石门只有一条紧闭的细缝,究竟有何玄机?”



    既然不能用蛮力,张霈也只得耐着性子慢慢摸索,寻找可能的线索和蛛丝马迹,苦思良久,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被他瞧出了一些端倪。



    张霈留心查看之下发现这扇石门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雕纹,形态逼真,龙凤翱翔,大有冲天而去之势。



    这雕纹所刻的分别是东为青色,配龙,西为白色,配虎,南为朱色,配雀,北为黑色,配武,黄为中央正色,张霈看清纹雕所刻之物,立刻判断出其玄妙所在,必定与奇门遁甲有关。



    经云:穷则变,变则通也。动者,生吉凶也。动何能生吉凶?由时间,空间配合而生之差异,配合之妙,自由吉祥;配合不妙,便有凶事。时间,吉日良晨也。空间,方位也。两者合之,古人之奇门遁甲者也。



    张霈双臂交叉盘于胸前,目光顺着石门上的一条一条利刃镌刻出来的线条看去,发现四方神兽的雕纹均是一条条粗细不等,或横或竖,有长有短的线条构成。



    张霈神色凝重,半晌后才缓缓伸出右手,往石门图纹按去,奇门遁甲总分吉门和凶门,细分为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他首先按中的地方正是死门。



    致之死地而后生,图纹微微向内里凹陷少许,张霈不由笑道:“机关果真在这里,嘿嘿,也不枉本少爷在冷翠阁那五日苦修,外加前世打爆的无数RPG角色扮演游戏。”



    可是,他却高兴的太早,图纹下陷,石门微微稀开一条一指宽的缝隙,可是当张霈再度使劲发力推门的时候,石门仍然纹丝不动。



    “靠!老子操你奶奶!”张霈反手抽出背后井中月,石室顷刻黄茫大盛,刀气纵横,爆出一声金铁交鸣之声。



    张霈突然想到若是把图纹给磨花了,这门锁死了怎么办?



    劲力随心而止,张霈一声怪叫,生生散去后面源源不绝的刀招,井中月微微震颤,发出不甘的铮鸣。



    还刀于鞘,张霈哭着脸,眼睛盯着石门上的雕纹猛瞧,接着把目光移向石室正中,发觉雕云石桌旁有一张石凳竟稍微偏转了一些。



    张霈顿时双眼放光,口里喃喃自语道:“这八张石凳莫非对应着八门?”



    他略一寻思,陡然伸手再次按向石门,将八门挨着按了个遍,果不其然,八张石凳均偏转了方位。



    张霈大步走到石桌旁边,沉稳有力的双手紧紧握着桌面试着往左右移动,“嘎吱”之声接连响起,跟着回头一望,石门轻轻发出隆隆震响,缓缓中分而开。



    石门之后,别有洞天,只见一条平直甬道往前伸延,甬道阔约一丈,墙壁两旁光滑如镜,地铺龙纹方砖,沿途均设有安置了夜明珠的精铜蠋台。



    “石门的开关果真便在这套桌凳之上,这设计倒也费了不少功夫,不过想要难倒本少爷却还欠缺三分火候。”张霈顺着甬道走到尽头,眼前竟是一间长方形的巨大石室,除甬道入口外,里间三面墙壁分别雕饰着龙凤呈祥、鲤跃龙门、龙凤锦鲤雕纹。



    “这收藏宝贝的宝库不但孔穴分明,精美奇巧,结构也极具心思,宛如一个地下宫殿似的。”



    张霈急走两步,绕过眼前一个巨大的屏风,接着入目的便是一个浴室。



    浴池极大,深入地下足有丈余,尽头连靠着墙壁,池壁是墨绿花岗石堆砌铺垫,气势沉敛,墙壁上探出一个巨大的龙头,两只龙爪,雕纹精细,龙鳞片片,清晰可见,一条幽澈水柱从龙口喷出,向下落入浴池之中。



    这场景怎么那面熟悉,莫非在什么见过,张霈冥思苦想,最终不负众望,终于忆起原来星爷的鹿鼎记里有这一出,奉西范就是挂在那龙爪上死翘翘的。



    走到近处,仔细一瞧,张霈登时睁大了眼睛,原来浴池之内,金光灿灿,耀眼迷人,晶莹剔透,玉林珠树,银白翠璧,光艳无双。



    张霈环绕浴池走了一圈,见旁边还放有大约数十个檀木箱,打开箱盖,内里全是字画古玩,陶瓷器皿,满满盈盈。



    突然,一个不起眼的黑木盒子引起了张霈的注意,他五指微缩成爪,劲力到处,一股巨大吸扯之力将木盒扯入他手掌之中。



    张霈轻轻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卷表面陈旧,破损了七七八八的书册,想必是年岁久远的古物,揭开首页,倏然跃入眼帘的是“九阴真经”四个龙飞凤舞的狂草。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眼前这些黄白之物虽是价值连城,但在武林中人的心里,所有财宝加起来的份量怕也及不上《九阴真经》万一。



    数百年前,那是一个存在于武林传说之中,自“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到“东邪西狂,南僧北侠”的年代,当时为了争夺这部秘笈,不知有多少武林人士命丧黄泉,魂断异乡……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海口新闻  辽源地图  深圳学习  昭通时尚  泰州地图  金华娱乐  临沧新闻  西安新闻  黔南地图  迪庆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衡水新闻  昭通时尚  重庆学校  盘锦学习  桂林学校  淮安新闻  烟台论坛  北海资讯  阜新地图  钦州学习  喀什资讯  大庆论坛  襄樊旅游  湘潭学习  临汾新闻  南通时尚  淮北地图  七台河时尚  临沧新闻  徐州旅游  六安论坛  长沙娱乐  佳木斯论坛  七台河时尚  盘锦学习  湘西旅游  恩施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辽阳旅游  郑州地图  吴忠旅游  白山新闻  大庆论坛  黄冈旅游  伊犁学校  商洛论坛  淮北地图  那曲地图  潜江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