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十七章 皇图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鹰缘带着鹰刀从西藏千里迢迢来到中原,无疑是投了一颗天外陨石狠狠砸入波澜不惊的死水,炸起滔天巨浪,掀起无数腥风血雨。



    自言静庵以助“魔师”庞斑修练《道心中魔大法》为条件,迫他退隐江湖以后,中原武林已沉寂的太久,唯一摆在明面上值得一提的事就是半年前乾罗山城的主人“毒手”乾罗和尊信门主“盗霸”赤尊信先后进攻怒蛟帮,结果在浪翻云“覆雨剑”下铩羽而归。



    此役,浪翻云的名头被推上了黑榜十大高手的顶峰,长江流域再无帮派敢逆其心意,拂其颜面。



    江湖上打打杀杀本属平常,这次黑道大战告一段落之后,江湖再次归于平静,而“快刀”戚长征和“红枪”风行烈的名字也渐渐为人所熟悉。



    <><><><><><><><><><><><>



    出了驿站,时已正午,首里乡城街道上除了正在卖力吆喝的商家店铺和行脚商人,游人百姓逐渐少了,张霈却是为数不多的行人之一。



    张霈劳累了整整一个上午,肚子早开始打鼓奏乐,揭竿造反了,民以食为天,他决定找家酒楼饭馆祭祭五脏庙,然后再接着四下溜达转悠,这首里城虽然不大,可要全部逛一遍,怕也要耗去几个时辰。



    左右打望观瞧了一阵,没有发现合适的地方,酒楼不少,装潢也不错,但门面大小,地段位置并非张霈看重的东西,味道才是他的首选,否则怎对得住自个的胃。



    张霈边走边游目四顾,行过一家家门面颇大的酒楼,直到鼻端传来隐隐肉香,他才止步于一家名为“食天下”的小店前。



    总算是工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一家,这地方小了果然是什么都不方便,连找个吃饭的去处都那么费时耗劲。



    张霈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向着小店迈步而去,刚踏进店门,不经意向旁摇摇一望,看见离小店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什么稀罕事,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将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人头涌动。



    隔了老远,张霈视线为乱哄哄的人群所阻,看不清那里倒是如何一番情况,以前是为人胆小怕事,不愿惹事生非,如今是胆大妄为,只想打架泡妞。



    东风吹,战鼓擂,除了老婆我怕谁?



    张霈大踏步走了过去,玄功默运,将体内天魔真气慢慢释放出去,均匀分布在体表形成一个肉眼不可见,却不会对周围人群造成伤害的气墙,前方密集的人群顿时如潮水般从中分而开,露出一条容一个通过的小径让他毫无阻碍的来到了近处。



    只见内圈空出了一片稀松的场地,正中立着十六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矮子。



    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中土人氏,个个腿矮手短,身着宽大锦袍,纹花绣雀,异常古怪,前发高高竖起,额头光亮如镜,脑后则盘着高竖发髻,脚下穿着走路“噼噼啪”作响的木屐,身后斜查着一把忍刀。



    一个瘦弱而有点落魄的年轻人和躲在他身后的一个娇媚女子正被他们围拦在空地中间。



    女子看似年轻人娘子,虽是布裙荆钗,却是柔美清秀,小家碧玉,略施脂粉的俏脸上写满了惶恐,那年轻人嘴角挂着殷红的血丝,脸颊高高肿起,显然受伤不轻,但依然面露倔犟之色,眉宇满是不屈。



    年轻人指着一个矮子的鼻子,沉声喝骂道:“你们这些倭寇目无法纪,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抢人越货,难道不怕官府律法吗?”



    一个面白无须,个头矮小的倭寇轻蔑的大笑起来,不清不楚道:“你们的,不行的干活,我,大和武士,大大的厉害,你们的,奴隶的干活,死啦死啦的……”



    围在一旁的那些面目猥琐的倭寇闻言纷纷狂笑起来,嘴里鸟语鸟言的说着旁人听不懂的鸟话,张霈暗忖他们蹩足的中文就和自己的英语一个样。



    众倭眼睛死死盯在那年轻人护在身后的小娘子身上,眼泛淫光,嘴涎口水,在倭国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美艳娇媚的女子,当然,这也不是说东瀛无美女,只是因为这些人身份地位低下,根本接触不到罢了。



    其中一人更是淫笑着欺到近处,伸手摸向那慌惊无措的小娘子清丽脱俗的俏脸,年轻人脸色一变想要喝阻,却被一拳打翻在地。



    凄绝无助的眼神,哀婉悲伤的眼泪,清秀可人的柔嫩娇躯无不控诉着周围那些面无表情的看客的无能和无德,对方只有区区十数人,围观的几十上百人就算一人口唾沫也够这些倭寇喝一葫了,难道冷漠麻木是人的天性么?



    愤怒,怒火冲冠,张霈看的心中震怒难明,怒过之后更多的却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鲁迅大家都不陌生吧!中国现代最伟大的文学家、革命家和思想家,早年在日本仙台医学专科学校学习。



    一天,在上课时,教室里放映的片子里一个被说成是俄国侦探的中国人,即将被手持钢到的日本士兵砍头示众,而许多站在周围观看的中国人,虽然和日本人一样身强体壮,但个个无动于衷,脸上是麻木的神情。



    这时身边一名日本学生说:“看这些中国人麻木的样子,就知道中国一定会灭亡!”



    鲁迅听到这话忽地站起来向那说话的日本人投去两道威严不屈的目光,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教室,他的心里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



    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国人,一群麻木不仁的看客一一在脑海闪过,鲁迅想到如果中国人的思想不觉悟,即使治好了他们的病,也只是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



    现在中国最需要的是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他终于下定决心,弃医从文,用笔写文唤醒中国老百姓。



    从此,鲁迅把文学作为自己的目标,用手中的笔做武器,写出了《呐喊》、《狂人日记》等许多作品,向黑暗的旧社会发起了挑战,唤醒了数以万记的中华儿女,起来同反动派进行英勇斗争。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夜以继日地写作。



    张霈对这些倭寇当然不会陌生,不管是他们的和服,还是戴佩的忍刀,脚下的木屐,再拌着那口稀里哗啦的鸟语和丑脸上猥亵的神情……



    总之,今个儿在这里遇见了张霈,这些自认能在琉球横着走的倭寇已经注定了其悲惨的命运。



    倭寇的形成,最早要追溯到元朝,元军侵日以后,北条时宗两次发布异国征伐令,企图入侵朝鲜。这个征伐令后来虽未执行,但被动员的武士中的一部分开始经常骚扰朝鲜南部沿海,此时倭寇已逐渐形成。



    后来,倭寇的劫掠范围逐渐波及元朝沿海一带,并且,倭寇又与中国的奸商、海盗、流氓、土豪劣绅乃至贪官污吏相勾结,共同危害沿海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倭寇的实质,就是武装劫掠朝鲜半岛和中国沿海各地的日本武士(包括浪人)、渔民、商人、农民等。由于中国古代称日本为“倭国”,所以把劫掠中国的日本人称之为“倭寇”。



    日本就是这样一个国家,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美国往日本扔了两颗原子弹,日本老实了。当美国军队入主日本时,日本人无论男女老幼均手拿美国国旗夹道欢迎,这与当时一些人估计会遭到疯狂的情形完全相反。



    日本就是这样一个民族,你强了,他来了,带着礼品来了。你弱了,他也来了,带着枪炮来了。



    唐时中国强盛,日本欲觊觎中国大陆,就以侨民问题为借口出兵朝鲜,想以朝鲜为跳板入侵大唐,令小日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唐是如此的强大,双方在白村江口展开激战,这一战打出了大唐神威,自此小日本就老老实实地当了大唐的朝贡国。



    明初时,由于国家强盛,重视海防建设,倭寇并未酿成大患,不过流球,高丽等天朝属国却倍受其欺凌。



    张霈想到此节,念及自己前世今生,再看着眼前这些懦弱麻木的流球百姓,实在是不知应当说些什么,在对流球心灰意冷的同时他也表现出无比的愤怒。



    前世的军队无时无刻不在宣扬着日本的卑鄙无耻,中国两次的飞跃,一次是清政府的维新,一次是中华民国蒋介石时期的经济飞跃,但这两次现代化的进程都被日本打破。一次是通过甲午中日战争,一次是通过抗日战争。日本不会眼睁地看着中国发展,于是就趁中国羽翼未丰之时将中国托入战争的泥潭,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中国曾经何其强大,饮马恒河畔,剑指天山西;碎叶城揽月,库叶岛赏雪;黑海之滨垂钓,贝加尔湖张弓;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遥祭华夏列祖。



    汉旗指处,望尘逃遁——敢犯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张霈再次深陷在前世血火记忆,耻辱历史中,心中毒火直焚五脏六腑,“天魔金身”金光隐隐,一股杀伐血腥的戾气渐渐自他身上迫散而出,幽深如墨的双瞳也慢慢浮出血红赤光。



    皇帝无能,百姓受苦,若是没有改变的能力也就罢了,现在明明自己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放手一搏?



    朱元璋草莽出身,虽然杀人无数,朱棣篡位夺权,皇城喋血,他们都是有能力的皇帝,这是历史对他们公正的评价,但尚仁德枉有“仁德”之名,本人却是无仁无德的昏君,取而代之,有何不妥?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借我三千虎骑,复我浩荡中华!张霈有这个本事,有这个能力,别说一个中山皇位,就算一统琉球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能不能混个皇帝当当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变数太多,谁能保证这大明朝只有他张霈一个时空穿越者?



    张霈架空历史的YY小说看了不知有多少,自己更是网络写手,如今一个创造历史的大好机会摆在眼前,错过了岂不可惜?



    杀、杀、杀,杀尽眼前这些畜生……



    张霈双眼赤红如血,拳头“格格”作响,身形一晃,幽灵鬼魅般出现在两个倭寇背后,出手快逾闪电,五指铁箍一样死死捏住他们后颈。



    这些倭寇本非受过训练的武士,只是寻常流寇而已,别说张霈出手突然,就算是出言示警,当面出手,他们也照样抵挡不了。



    张霈心冷手狠,双臂陡然发力,抓着两的颈子使劲对撞互碰,跟着一道冲霄黄茫大放光芒,激天耀地,血光迸现。



    众倭惊觉眼前一花,紧跟着两个同伴便发出杀猪般惨烈之极的哀号,两颗头颅“啪”的一声,头破血流,脑浆迸射,不成形状,接着血光一闪,两具无头的尸身摔倒落地,抽搐痉挛着狂喷鲜血。



    周围既未上过战场拼杀又未看过欧美恐怖大片的普通百姓何曾见过眼前这般血腥恐怖的地狱场面,看热闹的人群顷刻间作鸟兽散,也有胆大不要命的,悄悄躲在远处拐角或附近高楼偷偷观望。



    杀了两个倭人,张霈愤怒的心绪并未得以平复,往昔总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他如今却是眼神冰冷如刀,透着噬其肉、饮其血、寝其皮的刻骨仇恨。



    其余的倭寇震撼于张霈赤瞳中流露出的滔天恨意和展现出的强横实力,当他缓步向迫近的时候,那轻不可闻的脚步声,却仿佛敲响了九幽地狱阎罗殿里催命的丧钟一般。



    张霈散发着粘稠血茫的双眼望着尚能勉强稳住身子,但浑身却止不住轻轻瑟瑟颤抖的倭寇,手起刀落,黄茫暴闪,刀气纵横,五个被惊的连忍刀都忘了拔出的倭寇立时身首异处,死的透透的。



    只见他轻轻抬起右脚,落地时稳稳踏在一个兀自怒睁着眼睛的倭寇头颅之上,然后狞笑着猛的踩了下去,在所有人骇然绝望的尖叫声中,头颅好似一个熟透了的西瓜,“啪”的一声爆开,红的白的一并流出,淌了一地。



    全场静的落阵可闻,接着远近各处同时响起呕吐的声音。



    如一尊地狱杀神的张霈嘴角忽然绽出一抹诡秘的笑容,如同死神张开的羽翼将面色惨白的倭寇罩在其中。



    众倭连连倒退,失神的双眼布满恐惧的神色,张霈杀人的手段实在是太过恐怖,那明面白无须倭寇伸着不断发颤的手指着张霈,用同样发颤的声音,僵硬的说道:“你的,英雄,好汉,我的,大大的佩服,我是服部家……”



    如寒霜般的俊颜沉冷如万年玄冰,张霈森然怒斥道:“你给我闭嘴,你们是什么狗屁我根本不想知道,而你们更不用知道我是谁,你们只需要知道,不管你们是睡,今天你们犯在了我的手里,你们是死定了,你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求我给你们一个痛快。”



    没有丝毫能够称之为人类的感情,张霈话如同腊月刺骨刮肉的冷风,所有的倭寇仿佛被拔光了衣服丢入了冰窖,此时此刻,他们才明白,琉球并不向他们想象中那样死啦死啦的。



    人说狗急跳墙,其余的倭寇虽然听不懂张霈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看他杀气腾腾的样子也知道不会是要和他们交朋友,一时间铿锵之声大作,倭寇们纷纷拔刀相向。



    张霈全身泛着淡淡的金芒,不动如渊,但四周的温度却以一个骇人的速度下降,他轻声道:“你们放弃了没有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机会,既然你们不愿意听从我的建议,那我就让你们知道决绝我好意的下场。”



    体内气旋疯狂旋转起来,天魔气在张霈壮实的经脉中不住奔流,意到气到,左手“天魔指”轰然点出,蓝色的电茫自指尖跃然乍现,瞬间刺中众倭身体。



    电火弧光,哀嚎不断。



    “叮叮当当……”的忍刀落地声响成一片,不绝于耳,那些倭寇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觉得膝盖、小腿、大腿、胸腹、肩膀、颈项……疼痛难当,众倭纷纷捂着被洞穿的伤处栽倒在地,来回翻滚,那些倒霉头顶,被直接天魔指点穿脑袋的幸运儿则直接向天照大神报道去了。



    张霈杀意不减的双眼透出不屑和轻蔑,冷笑道:“下辈子投胎记得不要做日本人了。”



    说完,张霈右手井中月高举头顶,黄茫中泛起一抹乌光,在“嗤啦啦”的电茫爆响声中,他们的双手、双腿、头颅……断裂而开。



    在越来越凄厉的惨嚎声中,躺在残肢断臂铺就的血池中,那些倭寇大张嘴,渐渐发不出任何声音,脸色灰白铁青,最后生生痛死。



    还刀于鞘,张霈向的得救的年轻人和她的笑娘子展颜一笑,接着转身而去,那些鼓起勇气观望的众百姓耳旁响起了一个苍茫寂寥的声音: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广袖飘飘今在何方



    几经沧桑几度彷徨



    衣裾渺渺终成绝响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我愿重回汉唐再谱盛世华章



    何惧道阻且长看我华夏儿郎……”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烟台论坛  济宁新闻  廊坊时尚  徐州旅游  沧州学校  迪庆旅游  诸城旅游  西安新闻  林芝地图  咸阳论坛  郑州旅游  襄樊旅游  酒泉论坛  郑州地图  钦州学习  思茅新闻  辽阳旅游  黄冈旅游  盘锦学习  钦州学习  伊犁学校  喀什资讯  中山时尚  临沧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迪庆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思茅新闻  德宏时尚  六安论坛  衡水新闻  益阳资讯  南通时尚  深圳学习  淮北地图  宜昌地图  乌海旅游  南通时尚  德宏时尚  铜川学习  南通时尚  十堰论坛  汕尾论坛  黄冈旅游  西安娱乐  黔南地图  广安学习  吴忠旅游  桂林学校  徐州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