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十九章 母女(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屋中春色正浓,却不知便宜了一个不该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在这里的人。



    张霈轻手轻脚的揭开一片光华熠熠的琉璃宫瓦,偷偷向下望去,只见屋中被浪翻滚,空气中弥漫着淫糜的气息。



    两女忘情忘我的抵死缠绵在一起,看的好色男人心中欲火热炽,鼻息粗沉。



    刚才在东溟令传来的那股神秘力量帮助下恢复了神智的张霈一路裸奔回房,换了一身新衣裳,飞快整衣理容后便急匆匆的赶来此地。



    他这般匆忙并非有意偷窥,而是为了解释刚才的误会,不过又想到见面难免尴尬,左右为难、犹豫踌躇,正不知见面当说些什么,谁知道却看到这样一段精彩绝伦的人间艳景,可惜这时代没有DV,否则绝对是好色男人私人珍藏中的珍藏。



    张霈看着两具白嫩嫩的胴体门,眼中腾起赤色如血的滔天欲火,全身金光敛而不发,张霈不知道自己特殊的体质和奇缘,他修炼的“天魔功”已变质了,不过如今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自打第一眼见着单婉儿母女,张霈就对她们柔媚有致的娇躯生出了无限向往,如今单疏影已经成为他的娇妻,任他予取予求,而单婉儿却是犹如镜中花水中月,看着心痒痒,却又可望不可求。



    张霈只有那次在“飘香号”撞破她沐浴时,惊见了单婉儿绝美的胴体,平日她却总是包裹得严严紧紧,让好色男人只能看到她修长白皙的皓颈和纤长灵巧的玉手,他只能坐在单婉儿的旁边,闻着她特殊熟女的体香。



    美女温柔,全部推倒。



    张霈曾不止一次想过能有将她推倒的一天,轻轻剥光她的衣裳,尽情爱抚宠怜,用自己的火热融化她的尘封多年的芳心。



    终于,下方两具赤条条的雪白娇躯一阵震颤痉挛,母女俩不分先后的攀上了肉欲的颠峰……



    待高潮带来的身体快感逐渐平息之后,单婉儿的神智自欲望的汪洋中上得岸来,看着两人一片狼狈,顿时俏脸飞起一抹艳红,羞涩不堪。



    虽然被张霈异种天魔气催情鼓欲,错不在己,但单婉儿却仍为自己适才的亢奋举动感到惊讶和羞耻。



    此时,单疏影躺在秀榻之上,疲极而眠,甜睡不醒,粉艳的玉颊上显出高潮后的绯红,嘴角勾勒出一道微翘优美的弧线。



    单婉儿臻首轻摇,暗忖明显女儿比自己更容易满足多了。



    “明明方才泄了身子,体内的欲火为何仍是腾烧不休,自己的身体为何还是那般空虚酥麻,难道我真的是一个淫浪不堪、欲壑难填的女人吗?”单婉儿无声的苦笑了一下,她哪里知道女儿刚刚才被张霈喂饱,陪她逛御花园那时才刚刚离床下榻,正是身娇体弱,无力应战,当然不堪一击,容易满足。



    单婉儿轻轻起身,披衣下床,心中燥热依旧。



    自古红颜多薄命,福薄如纸的佳人更是不胜枚举,望着安睡的水女儿,单婉儿思及自己一生凄苦,不禁流下泪来。



    张霈窥见了一滴顺着她滑润脸颊滑落的泪水,心中一颤,欲潮倏然消退,同时涌起了将她抱在怀中怜惜呵护的强烈冲动,不过他不知道单婉儿会不会接受,特别是在这个令人尴尬的时候。



    “什么人?”单婉儿一声娇叱,原来张霈看到佳人垂泪,一时忘了隐藏气息,身形败露。



    轻轻移开了三片琉璃瓦,无声无响,没有一丝惊动,张霈身形一跃而入,稳稳落在单婉儿身侧,柔声依依道:“婉儿,你别伤心,从今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会陪在你身边,永远陪在你身边。”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宛如誓言烙印一般,深深的蚀刻在了单婉儿心里,永远永远……



    语毕,张霈袁臂轻舒,伸手揽住了她的香肩,单婉儿惊羞的望着从天而降的男子,娇躯微颤,轻轻挣拒起来。



    张霈不顾她的挣扎,用力将她搂入怀中,轻轻吻着她玲珑的粉耳旁,轻声道:“你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我有说错吗?”



    说完,张霈在她红润润的耳根处轻轻吻了一下,单婉儿浑身一颤,粉脸涨红如血,越发用力的挣扎起来。



    她想要挣开张霈的怀抱,却又不敢发出任何声息,怕惊醒熟睡的女儿,这情形若被单疏影看见,单婉儿怕是羞都羞死了。



    作为一个贞洁的女人,她的身和心都不容许任何男人玷污,单婉儿根本不能相信自己会有像眼前这样被一个异性抱在怀里心里却并无羞恼的一天。



    单婉儿暗恨自己为何那般不争气,当张霈的粗重的鼻息喷吐在她耳旁时,她忍不住全身轻颤,听了张霈情深款款的甜言蜜语,她虽然没有回答,其实心中却是清楚的知道,她的回答是肯定的。



    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喜欢上张霈这个明明是自己女婿的人?但毋庸质疑的是她就是爱上了。



    <><><><><><><><><><><><>



    首理城远郊,一众体性彪悍的骑士策马疾速前行,他们的身后紧跟着一辆华丽车驾,车旁车后均被十来个劲装武士保护的泼水不进,显然车驾中不是达官显贵就是稀罕宝贝。



    这些武士个个身形魁梧,双眼精光熠熠,虽然穿着一样的武士服,不过每个人身上佩带的武器却是各不相同,看来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侍卫。



    “呼!”倏然一阵恐怖的破空声呼啸袭来,在众多武士尚未作出反应之前,一块巨石从天而降,狠狠砸进人群。



    “砰!”当前几名挡在车驾之前来不及躲闪的骑士,立时被这巨石砸个正着,惨呼凄厉、残肢断臂,几名骑士被生生砸成了无数血块、肉血模糊、抛撒四野。



    突然,车驾之后也传来接连不断的惨叫哀号声,众武士次方才如梦初醒,嘴里大呼大嚷着旁人听不懂的话,护于车驾周围。



    不知何时,四周诡异的冒出了三十多个黑衣黑裤、黑巾蒙面的劲装大汉,他们仿佛从空气中突然出现的幽灵,出手快密,如雨打芭蕉的暗青子纷纷激射而出,遂不及防之下,保护车驾的武士伤亡惨重。



    黑衣人一通暗器铺天盖地的打降过去,然后拔出斜插在背后的长刀,疯狂砍杀护着车驾的武士。



    由于他们埋伏偷袭,暗器粹毒,中者立毙,配合天衣无缝,加上动作迅捷,刀锋犀利,故而那十数名刚刚结成刀阵的武士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在一连串泣血的惨嚎声中,血流成河,倒地身亡。



    那些袭击的黑衣人手持长刀刀身细长狭窄,刀尖上翘,和中原武林人所用的各种刀具俱是不同,若是张霈却能发现,这是他熟悉非常的忍刀,而这些人的身份也不言而预。



    武士头领焦急万分的大声喊话,立有数名武士呼喊着朝黑衣人杀了过去,虽然及时作出的对应,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都是高飞低走的高手,身形快如鬼魅,左手腕扬处,暗器遮空,右手臂挥舞,刀法毒辣,出手毫不留情。



    三轮暗器疾射之下,最少死了三十个武士,剩下的人包括武士头领在内,只剩廖廖数人。



    没容这些浑身欲血的武士有丝毫犹疑喘息之际,刀光冷冻、寒气森森、喝叫粗野、不知所云。



    刀光闪烁,鲜血迸射,呻吟顿止,无一活口。



    忍者头目撩开车帘,金光耀眼,黑巾下露出的双瞳里闪过一道贪婪的凶光,沉声道:“哟西!”



    他指挥手下一众忍者在每个死了或没死的武士身上补了数刀,确定没有活口之后,搬空了车上珍宝,然后一把火烧了车驾,施展身法,消失不见。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迪庆旅游  三亚论坛  昭通时尚  泸州学校  泰州地图  十堰论坛  金昌论坛  临沂资讯  淮安新闻  北海资讯  钦州旅游  徐州旅游  徐州旅游  湘潭学习  阜新地图  德宏时尚  咸阳论坛  黑河地图  大丰地图  海口新闻  七台河地图  临沂资讯  六安论坛  三明时尚  阿拉尔地图  松原地图  辽源地图  贵港资讯  衡水新闻  大庆论坛  嘉峪关旅游  重庆学校  许昌学习  娄底资讯  重庆学校  廊坊时尚  沧州学校  益阳资讯  商洛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益阳资讯  阿拉尔地图  那曲地图  海西论坛  中卫资讯  桂林学校  辽源地图  泸州学校  诸城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