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章 骗姬一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古代,“耻”常与“忠、信、孝、悌、礼、义、廉”并列为八大行为准则。



    打着大义的旗号,嘴里说着不要感谢,不求回报,结果却是比土匪强盗还要贪得无厌,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还是人吗?



    秦柔今天认识了张霈(其实还不算认识),她片尘未染的心被彻底“洗涤”了一遍——人原来是可以这样无耻的。



    秦柔秀目圆睁,水水润润,柔柔媚媚的眼波流转到张霈身上整个变了样,比刀剑锋利比箭矢急劲,她不能置信的看着张霈,这个浑身上下无不透出淡淡邪气,妖异魅力的男子。



    张霈虽是大学生,但说穿了也只是一个毕了业找不到工作,天天混吃等死的半调子,他的话当然不可能有什么高深的道理,他的意思很显明,简单而明了,大意是我救了你,所以你要回报我,至于你要惩戒我偷看你玉体的过失,嘿嘿,我没有意见,不过那要在回报奖赏之后。



    秦柔堂堂太妃之尊,金口一你开,自没有食言反悔的道理,更何况还是当场反口,这种刚说过的话,立马矢口否认的事估计也只有张霈才做的出来。



    张霈眼中笑意越来越浓,目光不断在秦柔那挺耸饱满的玉峰上扫来扫去,喉结不自然的滚了滚,暗忖胸狠、胸狠,真是一个胸狠的女人。



    沉默了一会儿,张霈轻轻向前走了一步,秦柔好似一只受惊的玉兔,娇躯微震,纤纤素手紧紧抓住胸口衣襟,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不用那么紧张吧!我又不会那个圈圈叉叉你,嗯,暂时不会,至于干什么?当然是和你干爱干的事了。张霈脸上露出骚闷的笑容,没脸没皮的自夸道:“秦太妃莫怕,我没有一丝伤害你的意思,你瞧我这人品,这长相,这气质……像是坏人吗?”



    秦柔在张霈灼灼的目光逼视下,粉背玉脊倏然一挺,轻咬银牙,水灵灵的双眼,像两泓清泉,清澄明澈,玉葱般的纤指,端端指着张霈,低声道:“你这无赖……怎的如此无赖……”



    “我无赖么?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无赖了,大家讲道理嘛!”张霈大摇其头,同时毫不客气的打量着眼前如花般娇艳的可人儿,如雪的肌肤,白皙清莹,像樱花瓣似的薄唇,妩媚动人,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倾国倾城。



    “你这无耻之徒,居然要哀家……要哀家……这不是无赖是什么?”尽管万般努力,可那个“嫁”字秦柔实在说不出口,轻碎了一口,柔声冷语道:“你……你换一个,换一个别的什么,哀家尽量满足你就是……”



    我的确是很想很想要你,但你也不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吧!而且还尽量满足我,这……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听了秦柔的话,张霈双目陡然亮起一闪即逝的璀璨光华,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道:“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哀家怎会像你那般无赖?”秦柔气呼呼的蹬了一下莲足,即使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也是字正腔圆,珠圆玉润,如浴春风,声音比港台歌星唱歌还好听。



    张霈低头想了一会儿,旋又抬起头来,坏笑道:“不知秦太妃可有年岁相近的姐姐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秦柔原以为张霈要漫天要价,结果他却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这个……既然秦太妃不愿嫁我,那在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娶你姐姐了,嗯,我听说‘姐夫戏小姨,世上常有之。’,等我娶了太妃的姐姐,做了你姐夫,到时候我们再好生亲近亲近……”张霈眨了眨眼睛,一脸真诚道:“嘿嘿,这个要求不算太过吧!”



    “我是家中么女,只有哥哥,并无姐妹。”秦柔面色平静,眼中闪动着狡黠之意,巧妙的使了一记太极推手。



    妖女?嘿嘿,黄蓉刚一露脸便让郭靖的师父骂称“小妖女”;殷素素是“妖女”;任盈盈是“魔教妖女”,何铁手、蓝凤凰之流自然更是妖女,连蒙古郡主赵敏,也被人叫做“小妖女”……



    这么多例子都证明了一个道理——妖女多是美女。



    美得惊人而又“来路不正”的女子,活色生香,倾国倾城,不肯像小家碧玉,大家闺秀那般遵守本分,在家相夫教子,却又太令正人君子和假道学抵抗不了,卫道之士就不能不骂以“妖女”了,从这个角度分析,娘子你越妖相公我越喜欢!



    张霈嘴角逐渐上翘的诡异弧线让秦柔的心没来由“咯噔”跳了一下,只听他磁性迷人的声线在耳旁柔柔响起道:“柔儿,我想亲你一下。”



    柔儿……柔儿……不知为何,秦柔竟下意识的就想要答应,她当然不知道张霈在不知不觉使出了“天魔音”,撼动了她的心神。



    “天魔音”只是《天魔功》的旁枝小技,当然练至深处自当别论,张霈并未特意修炼过这门功夫,不过自他开始习成“天魔九变”第一变时,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均带着淡淡的邪意魅力。



    秦柔咬了贝齿,突然上前一步,前身略倾,隆臀微翘,丰满的娇躯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线,看起来甚是诱人。



    “秦……秦太妃这是何意?”张霈虎目中闪过一丝疑色,秦柔的举动显然在他意料之外,不过这种变化他欢喜还来不及,当然不会反对。



    秦柔既是羞涩又感难堪,刚才鬼使神差的不知中了什么邪术,竟然险些答应了张霈的无礼要求,羞都要羞死了,没想他竟还这般调羞作弄自己,秦柔真恨不得上去海扁他一顿,“你深夜私闯皇宫,偷……偷看哀家……沐……嗯……还问别人合意?”



    “雾里看花花更美,谁让我是诗人呢?”张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这动作是模仿楚留香,可惜的是秦柔并不认识楚留香是谁。



    “呸!胡说八道。”秦柔碎了一口,见张霈灼热的目光在她挺耸的酥胸游戈,粉脸飞起一抹艳霞,心儿狂跳不休。



    夜凉如水,月色如薄沙罩下,整个大地被披上一层银衣。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四下除了虫唱蛾鸣,一时万籁俱寂,沉寂无声,天地间只余二人清晰可辨的呼吸声。



    张霈借着月光,贪婪地盯着秦柔,身材纤细高挑,柳腰盈盈不堪一握。



    单薄绸衫被香汗珠水打湿,紧紧贴在肌肤上,扣得整整齐齐的对襟圆领扣露出一抹绯红的雪肌,衣袖只到肘下,一截雪藕般的手臂白生生露在外面,更显得纤细的皓腕白如霜雪。



    “那个,秦太妃,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或是有什么别的指示,你倒是说话啊?”见秦柔始终不吭声,张霈便撑大了色胆盯着她猛瞧,嘴里进一步逼她表态。



    “不……不许你这样看我……”秦柔霞飞双颊,媚色妖娆,低声呻哼吟语。



    “难道只许你看我,不许我看你么?”见秦柔似乎有暴走的冲动,张霈立时双手一翻,脑袋偏向一旁,疑惑不解道:“我没看什么啊?目视前方,双目炯炯,正直有神,没看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呸!呸!!呸!!!我何时说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了?秦柔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无耻之人哪里是讲道理讲得通的。



    拿张霈没辙的秦柔心中微微一叹,反正都被他贼眼玷污过了,万幸好色男人没有读心术,否则还不知要怎么好好“疼”秦柔呢!方才沐浴连没穿衣的羞人样都被他看去了,如今穿着衣服,还怕什么?



    秦柔决定不和张霈打马虎了,直接开门见山道:“你究竟是何人?”



    张霈微微一笑,终于收起嬉皮笑脸,一脸正经答道:“我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命中注定么?”秦柔心中一颤,仿佛灵魂的弦线被什么触动了,轻叹一声,檀口轻启,柔声说道:“我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你怎么就能这样确信,在你心中我又是怎样的人?”



    “原本我也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不过现在我相信了。”张霈暗自讲流出嘴角的口水咽了回去,维持着君子形象,道:“至于印象?嗯,大,极大、巨大、伟大……”



    “大?这是什么意思?”秦柔秀眉微蹙,凤目瞥了张霈一眼,恰好捕捉到他落在自己酥胸的目光,心中瞬间便明白了好色男人的龌龊含义。



    粉脸玉颊刹时羞得通红如火烧,玉指握拳,紧捏不放,涵养好到她这个级数的美女,此时也有一种忍不住要把张霈揍成猪头的冲动,再扔火里的冲动。



    “哀……哀家答……答应便是……”秦柔绛唇几乎要被贝齿银牙咬破,凤目虚合,藏着氤氲雾气,倾长的睫毛微微抖颤,声音温柔中带着清冷:“你快来吧!不过你要记住,事过之后,哀家便杀了你。”



    “快点?”张霈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道:“这个可难为我了,在下行剑江湖,活人无数,人送外号‘一柱擎天’,战斗力以亿计,怎么快的起来?”



    “你到底要怎样才满意?”秦柔凤目猛然睁开,柔光转流,嗔怒道:“你提了要求,哀家也应允了,即刻便兑现,你不是要亲么,哀家答应便是。”



    事情的发展完全向着一个诡异的方向,难道要翻天了不成,现在的情性竟好似变成了秦柔求张霈亲自己一样。



    张霈嘻嘻一笑,嘴里却假惺惺的说道:“秦太妃,接吻可是一件神圣而富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急不来的,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你总得给我时间酝酿一下。”



    谁心急了,这可恶的男人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自己急着亲他一样,秦柔彻底无言了,她原本就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心中猛然一横,一步步逼近张霈,柔唇微分,道:“哀家不管,总之你给哀家快点……”



    “你……我……”这次换张霈不知道说什么了,他退了几步,似乎被发展的太快太顺利的一幕震住了。



    秦柔见张霈被自己迫退,心中涌起一种胜利的畅快感觉,更加无所畏惧了,轻迈莲足,趁势近逼。



    张霈被逼无奈的向后退靠到一颗大树之上,退无可退,秦柔俏生生立在他身前,脆声道:“你亲啊,亲了以后,哀家就什么都不欠你了……”



    亲一下就想两不相欠?若不是关系还没到位,张霈真想摸摸她额头,这小妮子也太天真了,怎么说也要给本少爷洗一辈子衣服,做一辈子饭,还要暖一辈子床,才能把利息还清吧!嘿嘿,不过还真没看出来,小美人柔柔弱弱风都能吹倒的样子居然想要强逼我就范,我是那种富贵可以淫,贫贱可以移,威武可以屈的人吗?



    张霈闻着萦绕鼻端,秦柔身上特有的淡雅香气,笑道:“秦太妃,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秦柔似也豁出去了,声音带着一股坚毅,道:“废话少说,要做就做,哀家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了。”



    张霈不置可否的笑笑,身体靠在树干上,轻声道:“既然秦太妃答应了我的请求,那你先把眼睛闭起来,你知道,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害羞,你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你这无耻之徒还会不好意思!秦柔听得无名火起,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去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柔双眸紧闭,倾长娟秀的微颤睫毛却显示着她绝不平静的心绪,玉乳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一收一扩,诱人无比。



    静静的俏立在张霈面前,等了半晌都无响动,正感迷惑之际,忽觉一个散发着火热气息的身子靠了过来,秦柔心中一惊,暗忖终于来了。



    “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睁开眼睛,不然可作不得数的。”张霈温柔如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同时送入耳中的还有他浓郁的男儿热息。



    秦柔心中怒哼一声,突然,美人儿惊觉自己柔软娇艳的唇瓣触到了一片光润的肌肤,她羞急睁开眼来,只见自己的朱唇正点在张霈的左脸颊上。



    “呀!”秦柔檀口不能置信的发出一声直穿云霄的尖叫,急急推开张霈的身子,不知所措的望着他,连身后嘈杂的人声也未有察觉。



    张霈眼见奸计得逞,哈哈一笑,飞身而退,身形隐没在夜色中,同时一个中低迷人的声音在秦柔耳旁响起,“我亲也被你亲过了,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任,不能始乱终弃。”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潭学习  潍坊资讯  乌海旅游  眉山旅游  大丰地图  松原时尚  襄樊旅游  铜川学习  衡水新闻  德宏时尚  大丰地图  济宁新闻  沧州学校  长沙娱乐  徐州旅游  海西论坛  伊犁论坛  黔南地图  七台河时尚  淮北地图  襄樊学校  松原时尚  怒江论坛  湘潭学习  连云港旅游  林芝地图  六安论坛  北海资讯  衡水新闻  汕尾论坛  三亚论坛  廊坊时尚  安阳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辽阳旅游  喀什资讯  辽阳旅游  四平时尚  安阳资讯  宜昌地图  赤峰新闻  盘锦学习  那曲地图  天门时尚  泰州地图  中卫资讯  南通时尚  中山时尚  怒江论坛  海口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