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一章 北川绘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栖凤宫中,此时站在单婉儿面前的是一个身段窈窕,曲线玲珑,身着粉白花色相见和服的妙龄少女。



    北川绘美身材颀长,明眸皓齿,丰胸细腰,肥臀长腿,一头柔顺亮丽的黑色秀发,气质更是淡雅清丽,脱俗绝尘,美到极处,艳至巅毫。



    她虽然看起来年岁不大,但举手投足风情尽展,妩媚诱人,无疑是一个让人一间倾心,不能自拔,下半身冲动的女人。



    背后斜插着一把黑色的忍刀,身上穿着小纹和服,领口拉的很大,和服的带子系得很松,玉腿轻迈间,下身的裙摆随风高高扬起,露出光洁粉腿嫩嫩的肌肤,似乎是在用自己的大腿做招牌。



    她柔柔媚媚的走到尚仁德身旁,轻轻跪坐在他脚边,一副楚楚动人,乖巧可人的娇俏模样。



    尚仁德撇了一眼俯身跪伏在更自己身旁的东瀛美女,虽然不是第一见她,甚至她的身体自己也是无比熟悉,但尚仁德仍然忍不住心头欲火狂烧,生理反应大作。



    尚仁德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润了润自己干渴的喉咙,全身炽的好似燃烧着沸腾的火焰,一双眼睛更是色眯眯地望着北川绘美,仿佛要一口将她吞进肚中。



    北川绘美当然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她恰到好处地涩涩一笑,在尚仁德灼热的目光逼视下,妩媚的松了他一个温柔的眼神,撒娇不依似的“嗯嘤”一声,含羞带怯地垂下臻首。



    意筹志满的尚仁德将色眼从北川绘美身上移开,看向单婉儿,也不拐弯抹角,很直接地开口说道:“如果你不识抬举,嘿嘿,在本王享受过之后就将你送到东瀛,到时候……王嫂是聪明人,当然知道东瀛人的手段,女人到了他们手上,相信不用本王多说什么了吧?”



    “你以为这移嫁之计真能骗过所有人吗?”单婉儿红晕晕的俏脸在听见“东瀛”二字时,微微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似古井无波,流水无痕。



    尚仁德阴险笑道:“这个王嫂大可放心,只要东溟派不是真的造反,就算有人觉察到事有蹊跷,最多也是心中起疑罢了,只要他们拿不出真凭实据,能奈我何?”



    “你竟然勾结东瀛倭人?”单婉儿眼中满是不屑,面色平静,声冷如冰:“东瀛狼子野心,亡我琉球之心不死,你枉为琉球中山之主,竟不顾百姓安危,不顾江山社稷,做出此等动摇我琉球根基国本的畜生事来?”



    面对单婉儿愤恨的语诛言伐,尚仁德却不为己甚,眼泛色光淫芒,笑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成王败寇,各取所需罢了……”



    洋洋洒洒地发表完一篇政治哲学见解,见单婉儿闭口不言,恍若未闻,尚仁德完全没有自说自话的自觉,继续道:“寡人虽未真正上过战场,也没有指挥过军队杀敌灭寇,但‘兵法有云:兵者,诡变也’的道理却比谁都明白,王嫂聪慧过人,如今不也落入孤的算计了么?”



    “你是谁的手下?”单婉儿袍袖轻泄,露出的一段藕臂粉白透红,玉指指向北川绘美,看向她的眼神仿佛在看一跳狗,冷声道:“服部家?伊贺流?柳生门?”



    北川绘美端端跪坐在尚仁德身边,闻言轻轻抬头看了单婉儿一眼,旋又迅速低下臻首,好似什么都没有听见。



    “王上深明‘诡变之道’,但《孙子兵法》不用在战阵之上而用于内斗,你这种卑鄙无耻的诡变之计,妾身实在是不敢恭维。”单婉儿幽幽叹息一声,不卑不亢道:“不过如果王上认为光凭这些下作伎俩,就能逼迫妾身屈服,哼,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妾身虽不是七尺男儿,但也知道‘大丈夫宁可玉碎,不能瓦全’,我就算死也不会将疏影嫁给你这种人。”



    “卑鄙无耻?没有想到孤王在王嫂心中竟是这般不堪……”话音未落,尚仁德施展身法,快如闪电,欺身到单婉儿身侧,右掌挥出,一道青色的微芒覆裹着整个手掌,拍向单婉儿酥胸。



    招式倒也中归中举,若是对男子使用自是无可厚非,可对手乃一风华绝代模样的成熟美妇,未免唐突无礼,下流淫邪了。



    单婉儿心生羞嗔,一声娇叱,急忙闪身闪避,纤手幻出道道光晕,护住身前。



    尚仁德得势不饶人,同时又忌惮东溟派武学,不再藏拙,全力施展看家绝学“云龙八法”,双掌青光朦胧,风雷之声大作,狂舞银蛇,围绕着单婉儿周身,犹如惊云飞卷,猛攻不止。



    单婉儿在尚仁德漫天青光的攻势底下,微微有些慌乱不支,但纤手舞动,好似秀女绣花,飞针上下翻刺在光澜间穿梭往来,仍是守的密不透风。



    兼之她丰姿如玉,身形飘逸,恰如仙子翩舞,花蝶绕柳,说不出的轻盈灵美。



    须臾,单婉儿知道自己此时功力大幅削弱,纵避得过三招五式,也不是长远之计,遂干脆不再闪避,微侧香肩,任由青色气芒及体,印在自己左肩之上。



    单婉儿绯红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感觉整个身体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闷哼一声,双腿微颤,娇躯发软,差点就软瘫在地上。



    美人儿不愿示弱于人,银牙紧咬,苦苦支撑,总算稳住了将就要委顿于地的身体。



    尚仁德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他这一道青色气芒,是“云龙八法”中专破护身气劲,封筋锁脉的杀招,青芒透体,立时封闭了单婉儿身上几大要穴。



    常人受此一击,誓必晕厥不醒,而单婉儿硬受一击,竟能咬牙苦忍下来,意志之坚韧显然超出他意料之外。



    尚仁德狞笑着趁势出手,单婉儿体内真气因“媚女丹”而先流失消散大半,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撕啦”声响,美人儿一声娇呼,玉步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裙衫被撕开一条口子,露出一袭粉红色的亵衣,羊脂般娇嫩的肌肤好像洁白无瑕的白玉,绽放出浑圆醉人的光晕。



    单婉儿秀面如霞,伸手掩住酥胸,娇叱道:“不要过来。”



    尚仁德受她气势所迫,本能的停住脚步,淫笑道:“王嫂改变主意了?”



    单婉儿眼中闪过决绝之色,声音冰冷,没有丝毫转圜余地,沉声道:“若你再向前一步,我立刻咬舌自尽。”



    尚仁德狠狠地瞪了单婉儿一眼,知道她说的出做得到,心中暗恨自己适才太过大意,原本以为单婉儿中了“媚女丹”的毒,只能任己鱼肉,不曾想她不但抵住了“媚女丹”的霸道药性,更是在自己“云龙八法”偷袭之下保持清明。



    尚仁德无奈向后退开一步,暗忖:反正单婉儿已是鹰儿折翅,蝶入蛛网,煮熟的鸭子粘板上的肉,还能跑了不成?



    他眼闪动着阴冷的光华,转而看向北川绘美,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狂暴的欲望,嘴角扯出一丝狞笑,低喝道:“把衣服脱了。”



    一直低垂着臻首的北川绘美闻言立刻毫不迟疑的开始解衣脱裤,松开腰带,褪下丝绸长裙,露出身上唯一能遮避身体的一条薄绫亵衣和贴身短裤,玉手轻舒,亵衣短裤顷刻间离开玉体,现出丰满成熟,雪白柔腻的年轻肉体。



    尚仁德得意的撇了单婉儿一眼,冷笑着命令道:“替孤王宽衣。”



    同样没有半分迟疑犹豫,北川绘美乖巧的走到尚仁德身边,熟门熟路的伸手将他身上穿起来工序繁琐费时费力的外袍内衫一件件脱了下来。



    没有了内力压制药性,本王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等“媚女丹”的药力爆发出来,哼……



    尚仁德一把将北川绘美搂入怀中,痛吻爱抚起来。



    在北川绘美衣衫褪尽时已羞闭美眸的单婉儿轻碎一口,但声声淫呻荡吟入耳,娇躯仿佛有如被电流窜袭而过,檀口禁不住要发出撩人的声息,闭紧柔唇,咬牙苦忍。



    尚仁德还没有真个进入,但受过严格性爱特训的北川绘美已经反客为主,热烈出击,她主动搂着他的颈项,吐出香舌,柔情依依。



    直到两人快要窒息了,北川绘美才离开在自己媚术之下,欲火狂烧的尚仁德。



    尚仁德完全迷失在北川绘美的温柔手段和床上风情中,大脑似乎停止了运转,所有的一切都随着腾炽的情欲肉焰,被抛到九霄云外。



    尚仁德心中满是征服蹂躏的欲望,心神完成落在北川绘美身上,第一次忘记了单婉儿的存在。



    尚仁德猛的将北川绘压在身下,大嘴猛的堵住东瀛美人的檀口香唇……



    沉醉在性爱中的尚仁德并不知道,北川绘美将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女人。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诸城旅游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深圳学习  伊犁学校  张家口时尚  六安论坛  中卫资讯  湘西旅游  娄底资讯  合肥学习  桂林学校  湘潭学习  济宁新闻  赤峰新闻  铜川学习  钦州学习  连云港旅游  廊坊时尚  潜江地图  潍坊资讯  金昌论坛  淮北地图  西安娱乐  衡水新闻  辽阳旅游  济宁新闻  七台河时尚  乌海旅游  衡水新闻  昭通时尚  重庆学校  三亚论坛  恩施学校  金昌论坛  许昌学习  泰州地图  郑州地图  阿拉尔地图  淮北地图  商洛论坛  西安新闻  辽源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北海资讯  郑州旅游  德宏时尚  宜昌地图  北海资讯  三明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