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九章 双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者多劳,也称劳者多能,这不是贬义或是其它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讲所谓的“劳”。



    能者多劳,指那些有能力的人,这种人有能力,所以很劳碌,这就是对“劳”最好的解释。



    因为能者多劳,所以能者愈能,又因为废铁会生锈,死水会变臭,谁播种了谁就能收获,多劳使生命散发长久的光彩。



    总而言之,在“劳”的世界里,生命是永恒灿烂的,生活是五彩缤纷的。



    所以,张霈很快又出现了新任务,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公和亲身咱母亲在床上翻云覆雨,龙交虎合,大秀春宫,单疏影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忍受得住,但已经食髓甘味的她随着时间的消逝,渐渐变得无法控制自身愈来愈强烈的生理需求和内心欲望。



    单疏影愣愣的站在床边,她的反应当然没有单婉儿热烈,和张霈在一起这么久,夫妻名份已定,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在性爱方面,她已经没有了少女第一次的矜持与羞涩,但是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和张霈欢好,毕竟还是头一遭,尤其是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还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亲身母亲,就更增加了她的心理压力,这是对道德和理智的挑战。



    方圆百米尽在张霈掌握,何况是这小小的厢房之中,好色男人刚才就已感觉到单疏影的异样,眉角含媚,美眸荡春,双峰鼓挺,淫滑……



    如今单婉儿的毒既然已经解了,作为当代十大爱老婆好男人,张霈怎么能不尽心尽力的满足心爱女人合情合理合法的生理要求,尽好男人的义务呢?



    眼见床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最终宣告结束,单疏影终于敌不住心中欲望,情欲战胜了理智,她慢慢爬上了床榻,亲吻着张霈的脸颊。



    张霈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淫贱是它唯一的修饰。



    佳人含春,娇羞妩媚。



    单疏影将身上若是拿到现代绝对能够拍出天价的锦绸纺织物全部褪离绝美的娇躯,露出晶莹艳媚的女体。



    一声闷哼,一声**。



    随着战斗接近尾声,一曲混合着粗重喘息和动听呻吟的欢乐的乐章迎来高潮终章,单疏影一声长长的呻吟……



    一股灼热柔滑的液体冲击着张霈的心魂,他没有浪费这些宝贵的液体(真阴),但有过一次将陈芳功力吸尽的经历,好色男人在将这股灼流吸入体内之后,立刻运转天魔功,一直潜伏在他体内的气旋倏然分出一道支流,被分离的真息仿佛一匹脱疆野马,不受控制的涌向他的下身,要强行通过两人交合处冲入单疏影体内。



    张霈暗忖单疏影可能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内力冲击,急忙遏制住那股蠢蠢欲动的真息前冲的势头,将其硬生生逼控在自己的下身,微微调出很小一道真息缓缓送入单疏影的身体。



    其实,就算是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真息对于没有任何准备的单疏影来说,还是太多了。



    张霈控制着那一丝真息按照天魔功的运行脉络在单疏影体内运行了三十六小周天,没有遇见什么阻碍,轻松而顺利,效果出奇的好。



    当张霈将真息分离并到达她的时候,单疏影明显感觉到了异样。



    单疏影睁开春情荡漾的朦胧美眸,看着心爱的男人,发现他深邃的双瞳中交替闪现着金色和黑色的异彩,瑰幻迷芒。



    正当单疏影暗自诧异心惊之时,她又感受到有一股冰冰凉凉的气流涌入身体深处,同时还遵循一条不知明的经脉运行,生生不息。



    单疏影檀口微分,张霈已明其意,微微摇头示意她此时不可说话,并让她记住并仔细体会那股真息的运行经脉和方式。



    其后,单疏影便感觉那股真息在自己体内循环绕圈,非常舒服,虽然不明白张霈的用意,但是出于对心爱男人的绝对信任,所以她用心地记下了真息的运行脉络。



    此时,单疏影就象刚从桑拿室出来,浑身满是香汗,身下床单整个被汗渍湿透,可是她的精神状态却出奇的好,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往昔欢爱后的疲惫。



    她看着同样浑身大汗淋漓的张霈,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才“累”成这样的,单疏影眼中涌出温热的晶莹珠光,并主动献上了自己挚热火辣的香唇……



    风卷残云,雷霆雨露。



    一时之间,安静之极。



    房中榻上,三个心灵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的人,共享着风雨后的和谐。



    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驻足不前。



    <><><><><><><><><><><><>



    首理卫城,迎来了手持调兵虎符的陈启泰。



    议事大厅,尚俊的三名副指挥使同时恭敬的起身行礼,出声相询:“大将军,您怎么来了?”



    一脸肃然的陈启泰,大手一挥,算是与他们见礼,而后沉声道:“皇宫内乱,叛军劫持了王上,尚指挥使也在路上遇袭,重伤不治,本将奉命接管卫城兵将。”



    三名副指挥使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消息来得太过蹊跷突兀,但陈启泰贵为中山国兵马大元帅,除了尚仁德,没人敢质疑他话的真实性,除非你不要脑袋了。



    陈启泰根本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拿出调兵金牌,喝道:“本将军要调兵去救王上,你们立刻集结所以兵力,战鼓三通,迟者斩不赦。”言罢,转身离开,不给三人丝毫反对的机会。



    议事厅中,三个副指挥使脸色阴晴不定,脑中乱作一团,不知当如何抉择。



    黄皓翔心思细腻,虑及事有疑点,小声提议道:“没有圣旨和监军就调动大军可是死罪?”



    虎背熊腰的赵国芮粗声粗气的大声反对:“大将军下了军令,违反军令也是要掉脑袋的……”



    看起来一副柔弱模样的李扬冷笑一声,出言附和:“情况不明,但军令如山,现在我们可是调军勤王,若是延误时机,结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眼见无法说服其余两名副指挥使,黄皓翔脸上闪过愤怒神色,冷哼一声,猛一跺脚,转身离开议事厅,他自己的部队也有五千之众,别人他不管,自己的人可不要给人当了枪使。



    议事厅门外,倏然响起一声暴喝:“站住!”



    陈锐领着三十多名劲装大汉,拦住了黄皓翔的去路。



    双脚不丁不八,身体微倾的陈锐盯着黄皓翔,冷笑道:“王上有难,黄副指挥使为何不去调兵勤王?”



    黄皓翔不屑的扫了陈锐身后的兵卫一眼,冷讪道:“陈将军就带这么一点人就想到卫城撒野,恐怕有些不自量力吧?”



    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这里是卫城的中心,别说打斗,在数万卫城军士包围之下,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陈锐的人给淹没了,而且就算议事大厅里自己的亲卫人数也远远超过陈锐带来的人。



    陈锐好整以暇的看着黄皓翔,微微一笑,忽然脸色陡沉,暴喝—声,有若晴空霹雳,雷霆震怒:“大将军奉王命调兵,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这一声蕴满真气的吼声,极具震撼效果,黄皓翔和他的亲卫都被震得颤栗不稳。



    “你竟敢假传圣旨!”回过神的黄皓翔又惊又怒,大声命令道:“我现在就进宫面见王上,谁敢拦我?”



    话音刚落,惊变骤起。



    站在他身前的陈锐向前抬腿迈步,瞬间跨过五步之遥,握刀,抽离,光现,斩落,一气呵成。



    普普通通的一刀,没有丝毫章法花式,动作仿似行云流水,迅如流光。



    更可怕的是这惊鸿一刀来得毫无预兆,无声无息,没见陈锐如何作势,一瞬间寒锋闪耀的雪亮刀刃已经劈到黄皓翔颈项间,仿佛就是从虚无空间中砍来。



    黄皓翔也非庸手,面对如此迅猛可怕惊天杀招,身子本能的作出反应,向左微倾,下意识举手欲挡。



    螳臂挡车,结果可想而知,黄皓翔左手被齐腕斩断,长刀去势不止,重重砍在他脖颈之上。



    黄皓翔鼓动生命中最后一点余力,想要惊动卫城驻军,但他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喉咙倏然一凉,陈锐闪电般将长刀一转一拉,颈间惊现一条血线,殷红的血珠止不住的往外冒。



    整个袭杀过程快捷而有效,陈锐抽回长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黄皓翔的衣服上将刀身血迹拭干,收刀回鞘。



    黄皓翔的亲卫连刀都还没有拔出,自己的boss就被人挂了,他们不是死士,没有玉石俱焚,与敌皆亡的信念和勇气,当陈锐锋利如刀的眼神自他们脸上扫过的时候,叮叮当当长刀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现场一片肃静,闻声冲出议事厅的赵国芮和李扬两位副指挥看着眼前一幕,呆呆愣在原地,不知应当如何应对。



    赵国芮连看都不看黄皓翔的尸身一眼,声音淡淡道:“陈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面色平静,语气缓和,一点不露内心想法。



    “黄皓翔以下犯上,不遵军令,末将奉大将军令,将他就地问斩。”陈锐突然敛收肃容,微微一笑,似威胁,似诱惑地说道:“王上有难,大家若是救驾有功,到时候论功行赏,共享富贵,可胜过如今血溅刀口,身首异处。”



    赵国芮和李扬对视一眼,无声的达成了默契的共识——出兵勤王。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汾新闻  桐城学习  连云港旅游  抚顺学习  沧州学校  伊犁论坛  咸阳论坛  天门时尚  七台河地图  黔南地图  中卫资讯  黄冈旅游  海西论坛  怒江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抚顺学习  大丰地图  北海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长沙娱乐  三明时尚  辽源地图  海口新闻  大庆论坛  松原时尚  辽阳旅游  四平时尚  钦州学习  恩施学校  桂林学校  徐州旅游  沧州学校  七台河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乌海旅游  黑河地图  泰州地图  赤峰新闻  那曲地图  泰州地图  中卫资讯  衡水新闻  那曲地图  七台河地图  钦州旅游  深圳学习  商洛学习  白山新闻  广安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