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三章 烟雨血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强大的气势压的陈锐面孔扭曲,双目充血,嘴角哆嗦,久久无语。



    “锵”的一声,军刀出鞘,陈锐终于在沉默中暴发,向着身后的弓箭手大声发令:“放箭,快放箭,杀了她,快射死她!”



    “嗖嗖嗖嗖……”劲风急进,弓箭手们止住颤抖的双手,抽出箭矢,拉动弓弦,利箭迅猛射去,铺天盖地,如同漫过原野的飞蝗,狰狞凶厉。



    秦柔一头柔顺黑亮的乌丝无风自动,足下的三尺外的地面瞬间转为墨色,一层浓烈的默灰气呈放射状急剧扩散,在她和陈锐率领的卫城士兵之间隔出一块不小的空地。



    美人盈盈,俏然而立,远远望去,就似无边溟狱幽河中的一块绿洲。



    弓箭手射来的数百支利箭来掉势前劲,可是却是越行越慢,而且全部都镀上一层暗灰色,在秦柔身外数尺时纷纷失了准头,斜斜插在她身旁,凌乱无章。



    陈锐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孔,估计没个十天半月是正不过来了,他狠狠一跺脚,军刀指向秦柔,再次吼道:“放箭,给我放箭!”



    令出箭至,第二波箭雨更快更急,但结果却与前次没有一般无二。



    院子里,包括陈锐在内的所有卫城军的眼神中,都浮出了掩饰不住的惊栗与恐惧。



    以秦柔为圆心,园中一大片面积都被浓稠的灰色所覆盖填充,灰色所过之处,草枯树萎,生机具灭,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源源不断涌出的无数细小灰点,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如来自地狱深处的未知生物般拥挤蠕动,情形之诡异可怖,委实是到了极处。



    <><><><><><><><><><><><>



    经过了几个时辰的鏖战,卫城军和至今仍旧凭借高墙坚守的皇城禁卫军都在休息,积蓄力量,酝酿着更惨烈的厮杀,更血腥的杀伐。



    不过和源源不断增援士兵的卫城军比较起来,禁卫军却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卫城军不但将整座内皇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更挖断堵绝了所有通往内皇城的沟渠秘道,断水断粮,虽然内城里储备了部分用水和食物,但这釜底抽薪的做法仍引起了禁卫军者的恐慌。



    其实若非有所顾及,玉石俱焚,萧南天早调集攻城器械,血洗皇城。



    首理城的上空,不见光亮,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沉重的气息,仿佛暴雨来临前,逼的人喘不气来,黑压压的乌云已经遮盖了蓝天、末日即将到来。



    “逆臣贼子!”尚野站在城楼之上,眼睁睁看着身旁一个又一个力竭将士倒下去,心中恨煞气煞,难以抑制的杀气交织在强烈的怒气之中,如同一对霜刀电剑从眼中射了出来,寒光暴闪。



    “这是何苦由来……”一个散漫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扑通”一声,这是人体摔倒在地的声音。



    尚野猛的转身,映入眼帘的是身后两名贴身护卫圆睁浮凸的眼珠,无神双目,死不瞑目。



    “我有一件事要问你?”来人双手负于背后,似自言自语又似不能违逆的命令。



    “谈应手,我千里迢迢,数月艰辛,没想道竟是引狼入室,与虎谋皮……”尚野冷冷的盯着谈应手,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



    “受了我全力一击,你竟未死?”一身蓝色玄衣的谈应手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尚野一阵,疑惑道:“这是为何?”



    尚野冷哼一声,不言不语,看向对方的双眼满是冰冷与仇恨,恨不得吞其肉饮其血。



    “谈兄,不要浪费口舌了,这厮不见管材不落泪,擒下他,我就不相信在我‘十八销魂手’下,他还能如此嘴硬。”莫意闲冷笑了一声,接着身影一晃,一句话说完,原本还在城楼下的他如同幻步似的一举击杀了三名禁卫军,稳稳站在谈应手身旁,就似一直都在那里。



    尚野见他数十步之速竟如此之快,心中猛地一紧,脸色一变,赫然察觉到自己在琉球无人能敌,但与眼前两人比起来,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差距,简直是天差地别。



    他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手中却变戏法般从长袖中滑出了一把匕首。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尚野的动作当然瞒不过,谈莫二人,不过他们只是狞然一笑,不甚在意,但在与对方冰寒眼神相处之时,他们整个人突然全身一震,肌肉绷紧,精气神高度集中起来,直觉告诉他两个字——危险。



    “看来只有用那招了。”尚野眼中寒光暴闪,接着便如同下山猛虎,身形迅捷地朝着谈应手扑去,手起光寒,刀式诡秘,气势无双,勇不可挡。



    要在两大黑榜高手的联手劫杀下逃得性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尚野不是“覆雨剑”浪翻云,更不是“魔师”庞斑,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所以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然而相对于他一往无前的强猛攻势,谈应手的反应却很平淡,他在最初的一紧之后就放松下来,因为对付尚野,一个人足矣!



    谈应手静静地看着他,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潇洒而淡然。



    “砰!”当尚野的身子刚刚掠到谈应手身前之际,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右臂传来,接着整个人被高高抛起,腾于虚空,最后重重地摔倒在上。



    “不过如此,凭他的本事,根本伤不了你我二人分毫。”谈应手淡淡地朝出手退敌的莫意闲笑了笑,转向尚野时,眼神轻视而冷漠,淡淡道:“你刚才明明已是身受重伤,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才化去伤势?”



    尚野捂着左臂,咬着牙,艰难的站起身来,每动一下,右手都传来一阵火辣辣痛楚,他皱眉扫了右臂一眼,因为莫意闲刚才一掌,右臂被震的皮开肉绽,骨碎筋裂,不断涌出的殷红血液染红了他半边衣衫,还沿着衣衫下摆滴落,绽开一朵朵娇艳的血花。



    谈应手冷傲如常,声音淡定道:“只要你肯说实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桀桀……”狞笑一声,莫意闲不阴不阳地接口说道:“能死在我兄弟二人手中也是你的造化。”



    汗水混着血水淌了一地,尚野的右臂无力的垂着,然而重伤之下,他却坚毅依然,刚猛冰冷,眼神锐利,没有丝毫犹豫和退缩,仿佛不可被打败的战神。



    尚野将右手紧握的匕首换到左手,声音冷冷道:“要杀便杀,罗嗦什么?”



    “不识抬举!”一声轻微的破空声响起,接着一副圆滚滚身材的莫意闲便鬼影般自他右侧虚空中现出身形,犀利激劲的雄浑掌风吹拂着尚野右肋的衣衫,刮骨生疼。



    当莫意闲的逍遥掌印实了尚野右肋的肌肤时,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加之玄奥心法的助力,让他全身所有的力量整个暴发出来,那只几乎残废了的不右手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死灰复燃,盘涅重生,死死地箝住了他的手腕。



    莫意闲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尚野此时暴发的力量和气势面前,他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助!



    谈应手心中大呼不妙,身形一展,利箭般向尚野袭去,远水可能救近火?



    为了保命,莫意闲也不藏着掖着,在最短的时间将功力催至极限,想挣脱腕上越箍越紧的钢钳。



    就在此时,刀光闪动。



    光耀刺目,生冷心寒。



    蒙胧烟雨,凄美迷雾,尚野刺出了毕生最华丽的一刀,带着他的不甘、苦痛、仇恨、愤恨和一丝淡淡兴奋,狠狠地向着与自己一臂之遥的莫意闲刺去。



    “啊!”莫意闲被尚野冰冷森寒的杀气笼罩,双眼中终于现出了惊恐。



    他发狂般劲力狂轰的同时身子猛然向着右后避去,尚野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了,所以哪肯让他如意,匕首去势如电,向前刺去。



    身材硕大的莫意闲在尚野近乎自杀的疯狂反击下,被匕首恨恨刺中小腹,单薄微蓝的刀刃,在他巨大的奶油肚上像是切蛋糕似的一插而入,若非他见识得快,绝对会一刃到底,了帐当场的结局。



    即便如此,莫意闲也没逃得好,惨呼一声,鲜血飞溅,血腥而温柔,妖艳而美丽。



    尚野也被莫意闲反击的力道震碎五脏六腑,身子软瘫欲坠,同时,谈应手也扑到近处,一拳重击,仿佛被一柄重锤狠狠敲在胸口,尚野张口喷出带着内脏碎肉的血末,全身向后飞退,脸上带着抽搐颤抖的微笑,合上了双目,能够带着莫意闲同赴幽冥,他也算含笑九泉了。



    <><><><><><><><><><><><>



    “柔儿,义父并没有治好你的病,身患‘九阴绝脉’的人除了找到身怀《九阳神功》或《无极纯阳功》的武学高手打通天地玄关才能获救以外,别无他法,不过这两门绝学失传多年,恐怕……”



    “能够遇见义父已经是柔儿前世休来的福气,若不是您,我可能早就被那个禽兽给……您老不用难过,生死有命,强求不得,只怪柔儿自己命苦。”



    “义父在你身上种下了一种霸道的‘蛊’,它以鲜血为食,精气为媒,可以暂时控制‘九阴绝脉’的发作时日,可这终不是治本之道。”



    “柔儿自幼父母双忘,除了一个远在中原学艺的哥哥以外并无其他亲人,没想道竟能认识义父您老人家,只是柔儿身陷险地,不能侍奉左右,心中不安……”



    “从今往后,义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而且你身上的‘蛊’可不是一般的蛊,若是完全催发,方圆半里之内将寸草不生,生机顿灭,它的名字,叫做‘烟雨血红’。”



    脑中电光一闪,思绪翻飞,秦柔清楚的记得,义父告诫自己的事,一旦催发‘烟雨血红’,对自己身体的伤害相当大,而且还会使得九阴绝脉提前发作,痛不欲生。



    这些秦柔都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在催发‘蛊’力的时候,原本早已心无牵挂的她却有了一丝犹豫,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为了帮‘他’救人,秦柔遣了一批“刺客”在宫中放火,漂亮的耍了一手围魏救赵,但是就在“他”走后不久,叛乱就开始了,除了内皇城以外,其他各院各园均没有抵抗之力,转眼间就被血洗。



    “妖……妖怪……”一个卫城士兵突然抛掉了手中的武器,失声哭喊起来,陈锐脸上现出了极之诡异的茫然神情,旋又沉冷下来,向后反手一刀,斩落了这名意志崩溃士兵的脑袋。



    “乱我军心者,杀!擅自后退者,杀!”陈锐手臂一震,喝道:“杀,给我冲上去杀了这个妖女。”



    几十个士兵哆哆嗦嗦的抽出军长,向着前方高举赤色镰刀,敞开怀抱的死神“杀”去。



    秦柔握着玉钗的纤手徒然收紧,面容惨变,双目赤红如血,鲜血顺着唇角泾泾而下,神志有些模糊,但“他”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自己的感情全部都依托在“他”的身上,自己一切的喜、怒、哀、乐、悲、欢永远都是随“他”的心情而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也完全是“他”的附庸。



    脑中的身影飘飘而来,渺渺而去,现实中的力量则迸发出来。



    秦柔莲步微启,徐徐向前行去,恶邪辟散,黑色汪洋中分而开。



    十多个冲在最前面的卫城兵士被玉钗点在额头,倒飞出去,再也没能站起来,连呻吟苦痛声都没有。



    那些被恐惧占据了心灵,敢于侵入秦柔蛊力范围的爬虫,尽被斩断喉咙,人死灯灭。



    几波箭雨无功,冲上去的士兵死伤殆尽,侥幸逃生的陈锐也快要崩溃了,他挥动着军刀怒道:“射!快射,射死她,射死这妖……”



    陈锐永远也想不到,他人生的终点竟是在这里,一个“女”字还没出口,一线血线自颈后透体而出,“噗”的一声,由于人体血液压力的原因,迅猛喷发的血柱将他项上人头冲出了三尺高,接着无头尸身四分而开,裂成碎肉,腥血、骨末、内脏喷了周围兵士全身。



    “啊!”卫城士兵纷纷抛下手中武器,亡命的掉头四散,狂呼不断。



    血幕如瀑,可秦柔只是淡淡地看着,美眸无惊无喜,但遍地碎肉血块远端缓缓行来的“他”却让她整个身心都一下燃烧起来。



    “他”,终于来了。



    秦柔看着渐行渐近的张霈,眼中血丝愈浓愈赤,苍白的俏丽却飞起一抹红霞。



    张霈无视周围惊骇欲绝的逃兵散勇,他慢慢的走着,对于那些敢于挡在他前面的人,均是手起刀落,一刀杀之,没有一丝言语和拖沓。



    他目光的落点只有一个,当中却是情绪复杂,似含深意。



    对于此时的秦柔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天地整个安静下来,她眼中只有张霈黑色的瞳,以及那隐在深邃眼瞳最深处的一线自责与怜爱。



    “他在自责什么?为我?其实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怎么能怪他呢……不过我总算是等到他了……”微冷的风轻轻拂来,一根修长白皙的纤细手指比秋风还要轻柔地点在她的眉间,秦柔娇躯一震,便在芳心萌生的淡淡喜悦中,陷入最香甜的梦境中。



    <><><><><><><><><><><><>



    PS:抽空更新一章!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西安新闻  七台河时尚  迪庆旅游  衡水新闻  深圳学习  泸州学校  伊犁论坛  白山新闻  汕尾论坛  潍坊资讯  阜新地图  济宁新闻  桐城学习  安阳资讯  大庆论坛  海西论坛  辽阳旅游  娄底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安阳资讯  吴忠旅游  张家口时尚  酒泉论坛  钦州学习  西安新闻  长沙娱乐  临汾新闻  商洛论坛  大丰地图  钦州旅游  临沂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阿拉尔地图  合肥学习  七台河地图  伊犁学校  铜川学习  桐城学习  钦州旅游  深圳学习  衡水新闻  阿拉尔地图  廊坊时尚  乌海旅游  湘潭学习  淮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那曲地图  重庆学校  安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