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章 双龙争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轮银月孤悬天际,皎洁的清晖洒满翠绿青山的奇峰深壑。



    天地间一片寂静,深壑含幽,古树参天,竹林似海,云水相依,泉瀑奔涌,春花争艳,秋叶霜红,夏日清凉,冬雪素裹。



    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慈航静斋天心殿的侧殿厢房里,一个身着素服麻衣的女子刚从沉思入定中幽幽转醒过来,徐睁秀目。



    女子掌心微炽的素手轻轻地抚在自己的小腹檀中穴,心神如一,心意引气,一阵缓慢轻柔地摩挲之后,真气运行十二大周天之数而止,轻吟一声,气收丹田,盈盈而起。



    女子妙目顾盼,玉臂轻舒,爱一截白藕般细嫩的纤细皓腕自袖中滑出,纤手细拢云鬓,美不胜收。



    张晓梅的《中国美》中写到:“女人的臂宜洁白、细嫩,如莲藕;女性的臂腕骨骼要纤细,脂肪要适度;更应似雪样白,如月般清。”



    “臂如雪藕,藕如玉臂,玉臂轻舒”这十二个字即是用世界上最昂贵的宝石的洁白和细腻来形容女人上臂的美妙;又是用轻柔舒缓来形容女人上臂的灵巧与动感,也是唯一能形容她手臂的词汇了。



    女子云髻高耸,容颜清丽,秀美绝伦,琼鼻细挺,贝齿红唇,身材高挑,虽然穿着自己缝制的粗布衣裳,却难掩其聚峰如峦,纤腰盈盈,不堪一握,妙曼身姿,绝色无双。



    由于刚刚行功运气,息行十二大周天,体内气血充盈,精健神明,玉颊润红,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一种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难言辉致,妙不可论,尤如谪仙降世临凡。



    “梦瑶师姐,梦瑶师姐,师妹有个问题想问你?”一把清脆娇音在雅殿静轩中倏然响起,声如天籁,黄莺出谷。



    佳人未到声先至。



    听声闻香知洁心。



    莲足起迈,点地无声,一个身材娇俏的妙龄女子推开半虚半掩的两扇门扉,月光如银线,丝丝挥洒,洒落在她的身上。



    女子正是秦梦瑶的小师妹叶韵诗。



    叶韵诗年方十七,生得花容月貌,娇美绝艳,珠圆玉润,甜美可人,就似人间的精灵。



    她与大师姐秦梦瑶,二师姐斩冰云同在慈航静斋斋主言静铵门下学武修道,平日里青布麻衣,粗茶淡饭,青灯黄卷,朝星礼斗,却是天真青灵之气不减。



    一见是自己平日里最疼爱的小师妹,秦梦瑶嫣然一笑,一双妙目如含秋水,清澈之中,又有几分如烟如雾的水色,柔声道:“你这个偷懒小丫头,静斋中人,修练《慈航剑典》从来都是凭个人悟性,自己修练,虽不禁问疑旁人,但真正向同门相询的怕也没一人吧!”



    “连梦瑶师姐这么聪明又自幼修练的人都有不明其意的地方,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小丫头弄不明白的地方就更多了。”叶韵诗撅起小嘴,吐了吐小香舌,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师父就是偏心,始终对她这个最后进斋的小丫头看不上眼,只钟情于秦梦瑶和斩冰云这两位天资卓绝的师姐。



    “有什么不解就说吧!小丫头,连师傅都敢数落,在慈航静斋里也就只有你这个鬼灵精敢这么多了。”秦梦瑶微笑着开口笑言,声气相合,抑扬顿挫,曲回婉转。



    “师姐,你说到底什么是‘蕊珠’啊?”叶韵诗甜甜一笑,妩媚韵致处比秦梦瑶也不差多少,长大了那还得了,又一个祸水,红颜祸水啊!



    秦梦瑶爱怜地看着她,似答非答道:“吟诵万遍,其义自明。”



    “闲居蕊珠作七言,散化五形变万神。哎,真不知道这‘蕊珠’究竟是何物?竟能散五形,变万神?”叶韵诗斜着臻首看着秦梦瑶,虽然俗语有云,读书百遍其意自现,不过这话在悟道和练武上似乎说不通啊!



    “小丫头,你也别太心急了。”秦梦瑶温和笑着对小师妹柔声说道:“练武修道讲究机缘悟性,这可是急不来的,你天纵之资,小小年纪就练成‘烟波韵雨’心法,师姐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这么厉害。”



    其实,近日里秦梦瑶在按照“上有魂灵下关元,左为少阳右太阴,后有密户前生门。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回紫抱黄入丹田,幽室内明照阳门”心法口诀修练《慈航剑典》中的‘心有灵犀’时,身子总是没来由地心潮起伏,粉脸生霞,就像方才,依口诀修练,仿佛置身仙境,全身包裹着一种言语难明的温暖。



    秦梦瑶自幼修道,连女人月事都绝了,但除了日增的“仙气”和天葵不至以外,身子和常人并没有不同,如今武功练至高深处,却隐隐有些古怪不住涌现,每次行功时都好像有一股真气在脐下俳徊,微微湿润……



    话音一转,只听叶韵诗幽幽道:“大师姐,你说师傅这是怎么了,自从离斋而返以后便一直闭关不出,以前可从来没有过?”



    秦梦瑶微微摇臻首,以示自己也不知晓。



    突然,头顶浩瀚无际的苍茫星空,一道耀眼灼目的流星划过暗黑夜空,拉出一道辉煌而璀璨的光华轨迹,殒落在天之尽,海之崖,而在星光消殒的方向,缓缓地升起了一黄一紫两颗光芒四射,耀眼夺目的灿烂新星。



    原本在内室闭关打坐的言静庵倏然睁开秀目,白玉芙蓉,温润细腻的玉颊闪过一丝异色,半晌后轻声叹息道:“双星辉耀,天之将乱。”



    与此同时,在相距千里的绝谷险地,一位自梦中惊醒的老者同样看到了窗外星空的异常天象。



    老者披衣下榻,临窗而立,他越看越感吃惊,随着闪耀幻变,光彩熠熠的双星缓缓升起,滚滚乌云铺天盖地,使得皓月当空之夜变得漆黑一片,天地相接,茫茫狂沙平地升,恰如撕裂黑幕的一把利剑,将突然横亘于天地之间的黑暗驱逐。



    “紫气东来,帝星换主,双龙争天,难道大明……”老者双目中凛冽寒芒一闪而逝,整个人变得亢奋异常,“天之将乱,这是机会,还是劫数……”



    “啪啪……”沉吟半晌,天象乍现陡消,老者这才收回目光,在空中轻轻拍了两下。



    一个娇俏人儿迈着轻盈的舞步,悄然无声地自漆黑暗沉的屋外推门而入,走到老者身后站定,屏气凝神,恭手而立。



    自她进门的刹那,漆黑的房间似乎变得更加暗淡,而且阴冷了许多。



    老者双目暴出如光似电的彩异之色,扫了女子一眼,声音淡淡地问道:“冰儿,老夫交代的事你都记住了?”



    “属下定不负谷主期望,请谷主放心。”女子身影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模样,声音倒是出奇的轻柔。



    老者脸上肃然严峻之色尽散,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此事关系到天下苍生,百姓福祉,半点大意不得,在我谷中,除了你无人能胜任,希望你不要令老夫失望。”



    女子神情没有丝毫变化,柔声答道:“属下一定尽力完成任务。”



    老者微微一笑,踱步过来,伸手欲轻拍女子香肩,却又停在半空,因为对方已经单膝点地,恭生道:“属下告退。”



    女子施礼之后,俏然而起,向后退去,宛如飞舞的蝴蝶,消失在暗黑无边的茫茫夜色中。



    风乍起,窗门被吹的“嘎吱”作响,又拂起老者身上衣袂,老者眼中是一种窥破天机的神秘。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门时尚  诸城旅游  迪庆旅游  诸城旅游  南通时尚  伊犁论坛  天门时尚  怒江论坛  安阳资讯  黄冈旅游  嘉峪关旅游  怒江论坛  安阳旅游  西安娱乐  钦州学习  济宁新闻  徐州旅游  金华娱乐  乌海旅游  眉山旅游  烟台论坛  临夏新闻  泸州学校  迪庆旅游  嘉峪关旅游  临夏新闻  长沙娱乐  许昌学习  林芝地图  金华娱乐  商洛学习  辽源地图  桂林学校  盘锦学习  伊犁学校  泸州学校  中卫资讯  铜川学习  佳木斯论坛  合肥学习  沧州学校  中山时尚  海口新闻  钦州学习  烟台论坛  郑州地图  商洛论坛  六安论坛  张家口时尚  恩施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