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三章 战黑榜 扬邪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斜着身子,从侧面凝视着她的背影。



    从这个角度看去,秦柔身上散发着典雅浪漫的高贵气质,长长的披发浓密黑亮,直挂腰际,白色长裙勾勒出丰腴的臀围和笔直修长的双腿。



    此刻如果将视角再调整六十度,就可以看见她的一双突挺浑圆的玉乳和浮雕般的鼻梁嘴角以及半透明的睫毛。



    秦柔不知所措地看着洞中的《春宫秘戏》,好半晌才想到不该久留此羞人之处,旋想离开,可是来看容易想离开却难,因为张霈已经换了一个身位,从后面扣住她纤腰,而他脸上那抹令人眼红心跳的笑容,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呀!这姿势不是和她一样么?”秦柔美眸泛春,一眨不眨地盯着《春宫秘戏》图中的少女,终于明白了张霈“险恶”用心,俏脸媚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秦柔虽然芳心羞怯,但眼睛级却是没有闭起来,越看越是羞涩,但仿佛却又带着某种魔力般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



    张霈邪邪一笑,解开秦柔裙衣,借着又松开粉色亵衣的绳带,却见亵衣下竟还有一洁白抹胸,看来自己刚才进洞的时候,她已经重新整理过衣衫了。



    “嘿嘿,反正穿了还要脱,这又何必呢!”张霈松开抹胸的白色系带,接着又褪下亵裤。



    “他……”秦柔霞飞双靥,洁白贝齿咬住鲜艳的下唇,眼睛却是瞪得大大的,竟是羞的忘了闭上春意浓浓的美眸媚眼。



    “柔儿别怕,相公不会伤害你的……“张霈三两下脱去裤子,企图侵犯佳人禁地。



    “你……你要做什么……”秦柔檀口轻轻呻吟,娇躯阵阵颤抖。



    “当然是做爱!”张霈回答的理直气壮。



    <><><><><><><><><><><><>



    “烈钧虽然是个人物,但有多少斤两,恐怕你我都心知肚明,本座纵横江湖数十载从来没有怕过谁,你既然划下道来,我若不与你交手,岂不是弱了‘十恶山庄’的名头。”谈应手突然厉声大笑起来,声音说不出的狰狞恐怖,“你若要战,本座奉陪就是。”



    “你既这么急着求死,老夫就成全你。”烈钧的声音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带着可有可有的淡漠。



    谈应手眼中精芒吞吐,神光暴闪,犹如闪电划破长空,握拳的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不见他如何作势,身形已腾临虚空,快似鬼魅,转瞬跨越三丈距离欺到烈钧近处。



    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拳直捣右胸,催发的气劲割体生寒,若这拳打实了,胸口绝对会被捅个窟窿。



    没有血光飞溅,没有碗大血的窟窿,烈钧人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气劲交击,轰响之声,连绵不绝。



    船舫上的剑手早已远远退开,一流高手之间动手过招,哪里是他们能插上手的,若是在地面上还能摆出东溟剑阵周璇一阵,船上则是力有不逮。



    虽已退开老远,但激战中激起的劲旋,仍刮得他们肤痛欲裂,难以睁目。



    烈钧嘴角倏然溢出一丝似有似无的浅笑,双手扬起,宽大的袖袍猛然翻飞腾叠,一大蓬浓烟立时从袖口中狂龙般卷袭而出。



    谈应手暗叫不妙,可浓烟来势迅猛,眨眼时间已将整艘船舫都笼罩住,船舫立时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烟里。



    只闻气劲交轰之声大作,敌我双方,全被罩在滚滚浓烟之中,不见影踪,辨不出谁是谁。



    谈应手知道烈钧下毒的本事,不敢大意,立时运起浑猛罡气,护住全身,抵御毒气入体。



    “砰砰……”数声惊雷般的雷霆震响自烈钧和谈应手交触的手中出来,船舫往下一沉,才再次浮了起来,可知两人的掌力是如何厉害。



    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仅凭一双肉掌,竟能发出撼天动地的恐怖声响。



    劲风激烈,浓烟却是旋卷翻腾,凝聚不散。



    浓烟中突然响起烈钧豪迈的长笑,接着船身轰然一震,布帆高升,起锚航行,迅速远离谈应手所乘的奢华大船。



    谈应手不解为何烈钧口口声声不愿意放过自己,可刚一交手却又命船舫离开,心中一动,暗忖他一定是害怕莫意闲和自己联手之威,遂想逐个击破,好个奸诈的老狐狸。



    既然并没有十足把握拿下自己二人,那又为何要轻启战端?



    从对方的策略推测,张霈明显不在这里,若他在的话,自己兄弟二人就算联手,估计也不是对手。



    烈钧为什么要打这场于敌于己都没有好处的架?简直莫名其妙,难道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谈应手虽不明所以,但自认识破对手奸计,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当然不是君子,但此刻离开绝对是最佳的选择。



    不及细思,谈应手单脚在甲板猛然一跺,一圈罡气四散扩开,甲板微尘飞扬,身形利箭般激射而出,虚腾起半空,仿佛一只展翅翱翔的巨雕,双手连挥,生出气浪重重,将自己倒送回己方大船。



    双脚刚于甲板站定,谁料劲风迎面袭来,刺肉冻骨,烈钧竟尾随而至,看这架式,全力出手,不能不防。



    “砰!”一声轰响,谈应手仓促聚气反击,气血微乱,向后退开半步。



    这时候,一个滚胖的身形突然自内舱一跃而出,动作迅猛若饥饿的猎豹,浑身杀气腾腾,眼中闪动着择人欲噬的妖茫。



    烈钧目光锐利如刀,一眼已看出莫意闲这看似强猛的一招却是虚张声势,徒具其表,心中有了主意,袖袍连翻,腾起无数诡秘呛人的滚滚黑烟,将他身子掩在其中。



    莫意闲扑在空中,却失去了目标,只能换气落到高杆上,惊诧之际,黑烟已经仿佛有生命的魔界异物般将小半个甲板覆盖住。



    船上的水手骇然而退,更有甚者直接跳下穿,向那些在远处观望的渔船小舟游去。



    莫意闲不明白对方如何做到这点,但他和谈应手的想法相同,“邪医”的名号不是叫着好玩唬人的,这烟绝本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当黑烟将整艘大船甲板罩住大半的时候,浓浓烟雾里暴喝拳脚交击之声不停响起,显然是烈钧在黑烟掩护下不住移动位置,向谈应手展开凶猛的攻势。



    莫意闲被尚野所伤,实力大打折扣,但此时却顾不得这么多,若谈应手不慎落败,接下来受难的必定他,所以莫意闲听声辨位,身形猛扑而下,杀招凌厉。



    烈钧施放的滚滚浓烟非常古怪,任气劲旋风激荡,却凝而不散,尽管闭气敛息,黑烟也会由眼耳口鼻,毛孔肌肤侵进体内,虽不致命,但受苦是难免的,所以那些水手慌不择路之下毅然选择跳海真是错有错着的明智之举。



    莫意闲和谈应手由于运功抗毒导致功力大打折扣,所以在和功力不下于自己的烈钧动手过招时显得处处受制,落在下风。



    “啊!”只能恢复了七层功力的莫意闲一声怒喝,显是吃了闷亏,按着谈应手也叫了起来。



    受伤虽不重,但失面子是大,心中毒火止不住的往上窜向上涌,两人怎么说也位列中原“黑榜”十大高手,竟被烈钧当猴子般戏耍,是可忍孰不可忍。



    莫意闲和谈应手恁着敏锐的听觉,一左一右赶到烈钧左右,同时挥掌击去。



    烈钧并指成刀,刺中谈应手掌心,一道阴冷尖锐的寒气透体而出,逼向对方。



    成名无侥幸!谈应手暗呼厉害,在烈钧奇异寒气冰劲沿掌、腕、肘、臂脉走至肩膀处时,使以数十年纯猛真气生生震散化去。



    烈钧冷哼一声,似也吃了小亏,身形打横移开,闪过莫意闲开山裂石的一掌,同时脚步一错,往他脚踝踢去。



    谈应手须臾已化去侵体的冰寒内劲,身形左右不定,变戏法般来到烈钧背后,一拳轰向背心。



    “砰!”莫意闲身形诡异的向后一滑,躲过烈钧一脚,后者旋又转身,正正一掌挡住谈应手霸拳。



    拳来脚往,掌轰指击,两人复又战在一起。



    烈钧心中暗忖:若是他们是落单与此,自己必让对方见不着明日的太阳,奈何莫意闲虽身上有伤,但两人联手自己仍然不是对手。



    他身上穿的衣服虽看似浑不起眼,却是他以独龙草的汁液浸泡制成,袖口又暗藏着特制药粉,只有以内劲催逼,发出的浓烟虽只会令人脚趴手软,不会要人命,却能最大限制的起到牵制敌人的作用。



    而对方一旦没有及时运功抗毒,任内功如何深厚,亦要受制于己,饮恨当场。



    “算了,今日老夫志不在此,就让他们在多活一段时日。”烈钧想到这里,脚步一凝,肩头微摇,硬受了谈应手一掌,借着这股冲力,顺势奔至莫意闲身侧,左拳右掌,自己杀得不亦乐呼,对方却是哭爹喊娘。



    “烈钧你这个老匹夫,可敢与本座光明正大一战。”谈应手狂喝一声,功力催至极,玄衣鼓撑颤动,向烈钧杀去。



    烈钧舍下莫意闲,身形陡然化作鬼魅般的轻烟,反扑向谈应手,由四方八面加以进击,双手化成万千芒影,水银泻地又似浪潮般往敌手攻去,完全是拚命的打法。



    谈应手的神情肃穆,双手或拳或抓或掌,间中举脚疾踢,像变魔法般应付烈钧狂猛无伦的攻势。



    战至最激励的时候,烈钧突然一声长笑,大鸟腾空般向后飞退,转瞬横过四丈许的海面,沉入水中,迅速远去。



    当浓烟散去的时候,烈钧早已落在原离大船的自家船舫之上。



    中原武林藏龙卧虎,没有想到在这小小的琉球却也小觑不得!谈应手暗叫一声厉害,看来自己这次只能认栽了,回头往莫意闲望去。



    莫意闲坐在甲板上,脸色苍白,一层层肥肉止不住的**,紧闭的唇角渗出殷红血丝,全身仿佛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大汗淋漓。



    他盘膝而坐,正在运功逼毒,伤上加伤,照这个情形看来,没有个一年半载难以复原。



    看着烈钧所乘的船舫扬长而去,莫意闲眼中惊怒交加,别看烈钧一把老骨头了,却着实有些手段,竟能仅凭一人之力把自己两人逼到这般田地。



    谈应手暗叹口气,默默走到莫意闲的身后盘腿坐下,伸掌虚按他背心要穴,送入真气助他驱毒疗伤。



    莫意闲得谈应手真气之助,脸色好了很多,没多久将侵入体内的毒素逼了出去,但五脏六腑受伤颇重,不是这片刻能好得了的。



    谈应手站起身来,抹了一把额头豆大的汗珠,看来为莫意闲疗伤耗费了不少心力。



    “若在让我遇见他,我誓要将他挫骨扬灰。”莫意闲勃然大怒,愤怒中声音更显尖锐刺耳。



    谈应手眼中闪过一股狠辣之色,旋又敛去,声音冷寒道:“他中了我一掌,虽化去了大半力道,巳够他受的了。”



    话音刚落,一个满头大汗的中年汉子从内舱奔了出来,口中歇斯底里的大声狂呼乱叫着。



    莫意闲右手紧紧握拳,板着脸,尖声尖气道:“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如今他正在气头上,对放若是回答不好,立刻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



    “大……大爷……船……船要沉了……”汉子受莫意闲气势所聂,双膝一软,跪倒在甲板上。



    “什么!”谈应手一把将对方提了起来,喝道:“你说什么?”



    汉子强忍着呼吸不畅的不适,带着哭腔道:“不……不知道什么人……把,把……船底凿了个洞……如今水……水也淹没了最底层……”



    方才烈钧远远望见默默立于船头的谈应手,心中一动,生出此计。



    动手之初烈钧便命人拿了锥子悄悄潜入船底将船他们的船凿了个洞,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洞不能开得很大,所以他只好施展手段,将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以便拖延时间,若非如此,他又吃饱了撑的,怎么会兴起和两大黑榜高手过招的念头。



    莫意闲和谈应手对视一眼,此时都明白了为何烈钧会孤身犯险,做出一个人挑战他们两人的不智之举。



    十海里之外,东溟船舫。



    烈钧正陪着韩宁芷说话,此时张口想说什么,却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颓然坐到在甲板处。



    韩宁芷大吃一惊,往他扑去。



    烈钧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再没有半点人的气息。



    “宁儿莫怕,我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烈钧哑声道:“明日即可到琉球,到时候就可以见你茶饭不思的人儿。”



    说完不理一脸羞涩的韩宁芷,遍盘膝坐了起来,闭目暝坐,运功疗伤。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烟台论坛  汕尾论坛  思茅新闻  大庆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黔南地图  郑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临汾新闻  烟台论坛  赤峰新闻  金华娱乐  襄樊学校  桐城学习  湘西旅游  商洛学习  安阳旅游  海口新闻  乌海旅游  七台河时尚  钦州旅游  黑河地图  中山时尚  西安娱乐  张家口时尚  十堰论坛  吴忠旅游  张家口时尚  阜新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阿拉尔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吴忠旅游  襄樊旅游  临夏新闻  十堰论坛  淮北地图  郑州地图  迪庆旅游  眉山旅游  泸州学校  赤峰新闻  眉山旅游  白山新闻  海口新闻  南通时尚  昭通时尚  临沧新闻  郑州旅游  恩施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