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六章 闭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朝阳东升,清晨的日光洋洋洒洒,照射在首理城卫城西岸最大的出海港波澜不惊的海面上,仿佛给大海织就了一层淡淡的银辉。



    停泊在诺大港湾里的各色船只上,一根根高高耸立的桅杆在晨曦透射中拉出弯弯长长的倒影,水手雇工们打着赤膊,在紧张繁忙而有条不紊地清点收拾着各种货物,做好出航入港前的最后准备工作。



    沐浴在阳光中的出海港在晨曦中又开始了繁忙的一天。



    随着先王猝死的噩耗传遍琉球中山的落幕,护国大将军陈启泰取消了封闭港口的命令,出海港的一切都开始恢复原样,不过,最近出航的船只仍是寥寥无几,与往日船来船往的盛况无法比较。



    琉球做的多是海上生意,只要掌握了航道码头,不愁财源不广进,当然做海路生意的都是大商贾火有官方背景的军人亲属。



    但今日的情形却又与前几日只大相径庭,出海港人头攒动,大批训练有素,一看就不是寻常护院打手的剑手不断忙进忙出,而他们所乘的船只更是整个出海港最大的一艘,在琉球无人不认识这艘打着东溟派旗号的“飘香号”。



    尚府,如今的张府,东溟派在首理城的新据点。



    张霈自得了《长生决》后便将自己关在一座独院,整整三日,足不出户,没日没夜的钻研其中奥妙,他令出如山,除了每日命人送食送水,不准旁人打扰。



    “姐姐,为什么哥哥不出来见我?”娇俏可人的韩宁芷明媚的双眸中蕴积着的泪珠盈盈流淌,眼瞅着就要滚落下来,轻泣道:“哥哥是不是讨厌我,不想见人家?”



    “傻丫头!”单疏影刮了一下韩宁芷秀挺的鼻梁,娇声笑道:“你哥哥正在闭关参悟《长生决》的奥义,若是心有旁骛,很容易走火入魔……”



    “早不闭晚不闭,偏偏在人家进京的时候闭关,他一定是不愿意见我?所以才想法子躲着我。”韩宁芷小嘴噘的老高,眨巴了几下眼帘,眼泪说流就流,让人措手不及。



    “好啦,别把自己哭成小花猫,这样可不漂亮了。”单疏影轻轻拭干她脸上的泪痕,柔声道:“不漂亮哥哥就不喜欢了。”



    “真的吗?”这招果然有奇效,韩宁芷乍闻这样会讨张霈不喜,立时止住哭声。



    “咯咯……当然是真的……”一声冰脆的娇笑声自身后传来,声音仿佛黄莺出谷,只见不远处缓缓行出一个女子。



    缎黄的衫子长裙,身段婀娜浮凹,眉黛轻舒似远山,双目盈盈如秋水,身上更有一种天生的出尘气质,美绝了人寰。



    萧雅兰轻摇莲步,蛮腰扭摆,袅袅的走到韩宁芷身旁,伸手在她滑不溜手的玉颊上轻轻拍了拍,神情妩媚道:“你哥哥啊!最爱美人了,宁儿这么俏的小美人他哪有不爱的道理……”



    “哪……哪有……”韩宁芷小手紧紧捂住羞红发烫的面颊,喃喃道:“姐姐们才生的好看。”



    “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哥哥什么现在闭关是不能有人打扰的,可不是单单不见你一个人,你瞧他不是也没见我们吗?”单疏影嗔怪的白了萧雅兰一眼,暗忖你到是什么都敢说,也不怕教坏小孩子。



    若是韩宁芷知道单疏影称自己是小孩子,肯定会反驳其实自己已经不小了。



    见韩宁芷羞怯的样子,萧雅兰心里升起阵阵怜惜,忙拉住她的柔荑将她揽入怀中,微笑着柔声安慰道:“宁儿,昨日又没睡好么,来姐姐带你下去休息一下。”



    韩宁芷“嗯嗯”两声,臻首在萧雅兰丰耸的硕乳上挤了挤,却是没有答话。



    单疏影看着萧雅兰,收敛笑容,一脸正色的问道:“秦姐姐怎么样了?”



    萧雅兰秀眉浅蹙,轻叹一声,娇音微沉道:“烈老施针替她稳住了伤势,但情形不容乐观。”



    两人沉默了一阵,默默无言。



    “宁儿,你要再占姐姐的便宜,姐姐可要打你屁股了。”萧雅兰为了缓和压抑的气氛,转而调侃韩宁芷。



    “她已经睡着了。”单疏影微微一笑,玉容解冰,春归大地。



    韩宁芷来首理城已经三日了,不过自得知张霈再闭关练功,便日日在他闭关的独院前苦候他出关,吃也不吃好(没胃口),睡也没睡好(失眠),如今心神放松之下,身子一软,依偎在萧雅兰怀里,双眸微微闭合,终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君消得人憔悴。



    望着安详的靠在萧雅兰酥胸上俏脸带着甜甜笑容的韩宁芷,倾长微卷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珠,单疏影无声的轻摇臻首,这样可人的小姑娘,恁得是我见犹怜,遑论自己那天生多情地好夫君了。



    当萧韩二女渐去渐远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时,单疏影也收回目光,玉容转沉,恢复冷艳高傲的东溟派小公主姿态,转身离去,今日要忙的事情可不少,张霈闭关前曾言,当他出关之后将起身返回中原。



    所以,在张霈闭关期间,单婉儿已经调令“飘香号”进京,着手准备返回中原的事宜,随船的还有大批剑手,以应付沿途种种,虽然东溟派和萧南天此时正处在蜜月期,但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小心使得万年船,谨慎些总不是坏事。



    张霈坐在盘腿坐在榻上,手中摆弄着《长生决》,半晌后颓然叹了口气,大声骂道:“他***,本指望弄出点门道,好救治柔儿身上顽疾,怎破书竟是打都打不开?”



    《天魔策》是魔门的东西,这不用说,《剑典》是属于慈航静斋的,《战神图录》来历神秘,最初传自战神殿,归属无从考证,《长生决》是四大奇书中流传在外却没有谁自称有其归属权的,虽然被寇仲徐子陵练出了门道,但这么多年世间变幻,沧海桑田,现在既然落到他张某人手中,自然是他张某人的。



    奈何这鬼书,张霈用尽办法却是打都打不开,若是利器不毁,水火不浸,张霈肯定以为这是本假书。



    《长生决》的真假毋庸置疑,若非仗着它的神效,尚野也不可能在莫意闲和谈应手联手之下,图为脱身,后又重创莫意闲,不过这些张霈显然并不知情。



    张霈对《长生决》内的武功没有什么觊觎,但它贵为道家宝典,治病疗伤却有奇效,若能参悟练成“长生气”,柔儿的伤可就不药儿愈了,这才是张霈所看重的。



    接连三日,都没有摸出什么门道,张霈失去了耐性,当日正午,破门出关。



    烈日当空,一点也看不出已经入秋。



    张霈刚刚从独院中踏出,就远远瞧见单婉儿正一脸喜色,美眸含笑的迎了上来。



    轻风徐徐拂在脸上,张霈精神为之一爽,瞥了一眼四周,幽静清雅,连个人影都没有。



    张霈忙急走两步,一把将单婉儿搂在怀中,大手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身,俯下身含住入玫瑰花瓣醉人的嘴唇,慢慢吮吸那**独有的玉液,舌头熟练的探入她的小嘴。



    “啊……”单婉儿“嗯嘤”有声,欲迎还拒的张开檀口,让张霈肆意的占有自己的樱桃小嘴。



    当张霈吸允着单婉儿口中香醇的津液时,立时有一种沉浸在大自然中的舒爽感觉,全身特别的清爽,那甜美的津液好像散发出森林的芬芳,深深地将他包围。



    张霈立刻神魂迷醉的用力地吸允起来,单婉儿也不甘示弱,灵舌挑动喉咙发出咕噜声,似乎等待了千年情感,需要在此时宣泄。



    热吻激烈,唇齿纠缠。



    欲望**,怦然爆发。



    张霈闭关当日和单疏影,萧雅兰,秦柔三女分别亲热过,不过却是漏掉了单婉儿,两人分开多日,此时均是情动不已,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不过,就在张霈欲火狂炽,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欲望的时候,他却不得不悬崖勒马,满弓退箭。



    因为玉体娇躯几乎软瘫在张霈怀中,娇喘吁吁的单婉儿一双美眸中闪过一丝清明之色,猛然之间,双掌发力,游鱼般从张霈的怀中脱出身去。



    单婉儿脸上满是羞涩的晕色,檀口呵气如兰,呼吸促急,小手将凌乱的衣衫裙摆整好,狠狠的瞪了一脸无辜的张霈一眼。



    张霈用指腹轻轻摩擦单婉儿被自己吻得娇艳欲滴的红唇,看着那双生动的眼由蒙胧慢慢恢复清澈如水的动人摸样,心中却有些发虚,抬头看看天上老大的太阳公公,尴尬的笑了笑,心中暗道:“看得到吃不到,这可真是对自己最大的折磨。”



    为了尽快破译《长生决》的奥义,张霈这三日彻底的过着苦行僧般的禁欲生活,哪知欲速则不达,忙活了三天却是毛都没有捞到,半点收获没有。



    所以,如今张霈才会火气这么旺盛,只是和单婉儿就那么简简单单的接吻调情就几乎忍不住快要欲望爆发。



    单婉儿看着一脸苦相的张霈,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娇嗔道:“你这个坏人欺负人都不分时间地点的吗?”



    “骚蕊,骚蕊”张霈大手在单婉儿丰满浑圆的美臀大力拍了一记,满脸淫荡的笑道:“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呀!”单婉儿“哼”了一声,不理会张霈的胡言乱语,轻声道:“烈老来了。”



    “他怎么说?”张霈点了点头,听到烈钧来了首理城也不吃惊,算算时日也差不多了。



    “烈老也只能将伤势暂时压下,唉……不过中原武林卧虎藏龙,奇人异士无数,一定有法子治好秦太妃的病……”单婉儿当然知道他问是什么,见张霈面色微沉,轻叹一声,神神秘秘道:“有一个人你想见的人跟烈老一同进京来了。”



    “哦,什么人?”张霈来了兴趣,被分散了注意力,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人是我想见的?”



    “是什么人?当然是你认识的人。”单婉儿卖了个关子,不肯直言相告,“你见过之后不就知道了吗,现在她正在内院呢?”



    “什么?在内院?”张霈显得很生气,旋又释然,自己好像没什么同性的想见的人。



    “看你说的,难道我会让一个男人进内院不成?”单婉儿伸手在张霈胸口捶了一下,娇声笑道:“你就放心了,她可不是男的,是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这下总放心了吧!”



    “那你就告诉我究竟是谁吧!”张霈邪邪笑道:“若是不说,为夫可要家法伺候了。”



    “就不告诉你,你以为人家会怕你吗?”单婉儿挺起酥胸,笑的像个孩子。



    “真的不怕?那换你伺候我好了,嘿嘿,我就负责享受得了。”张霈话音一转,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坏人,不知羞。疏影和雅兰都出去了,我下午有事要进宫,咯咯……既然想知道来的是谁,就自己去见她吧!”单婉儿俏脸绯红,轻声道:“她就在你的房间之中,没人打扰你,你去吧!””



    不等张霈说话,单婉儿轻轻一笑,从他身边跑开了。



    张霈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对于单婉儿口中自己想见的人还真有点好奇?



    究竟是什么人呢?其实自己认识的女孩子也没几个?这话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才好意思说,嗯,不过和其他穿越的人比起来,他的女人的确不算多,至少现在还不算。



    中原倒是有两个牵挂自己的女子,但她俩不会怎么也不会千里迢迢到琉球来找自己吧!又不是演千里寻夫,再说,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啊!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看来也该回中原了。



    等等,难不成是宁儿来了?当初前路凶险,上京的时候甚至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所以张霈迫不得已之下,只能连哄带骗将韩宁芷留在东溟山庄,现在危机已除,大局已定,小妮子当然不会坐等自己回去,随烈钧上京那是完全合情合理,最有可能的推断。



    想到这里,张霈不禁加快了脚步,若真是宁儿来了,这么长世间没见,嘿嘿,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长“大”一些。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沂资讯  连云港旅游  钦州旅游  安阳旅游  黔南地图  怒江论坛  西安娱乐  深圳学习  天门时尚  桂林学校  思茅新闻  诸城旅游  四平时尚  潜江地图  酒泉论坛  长沙娱乐  湘潭学习  十堰论坛  潍坊资讯  桐城学习  眉山旅游  襄樊学校  南通时尚  咸阳论坛  郑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临汾新闻  松原时尚  南通时尚  喀什资讯  深圳学习  松原地图  淮北地图  恩施学校  那曲地图  辽阳旅游  中山时尚  南通时尚  合肥学习  金华娱乐  临夏新闻  伊犁学校  汕尾论坛  徐州旅游  天门时尚  海口新闻  大庆论坛  黄冈旅游  盘锦学习  西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