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章 龙返中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晨时分,雾寒露重,银月如钩,孤悬天际。



    戚长征轻轻推开他那间房舍的窗户,乳白色的浓雾就像柳絮般无力地飘了进来,拂在他脸上,身上,打着赤膊的精壮上身,一块块雄壮坚实的肌肉高高隆起,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疤痕无比昭示着主人的力量和不可战胜。



    与之相对的却是他一张刚毅的脸,说话发声,中气十足,给人生气蓬勃,朝气向上的活力感觉,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很阳光很灿烂。



    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表象蒙蔽了,别看他笑起来常常会露出幼稚天真的孩子气,人畜无害,就像是一个大男孩。



    但是……



    他邪恶的本质却是毋庸置疑早的,这可不时诬陷,而是有事实为凭,因为水柔晶等若干无知女性就是被他很傻很天真的样子欺骗而委身于他。



    爱因斯坦告诉我们,时间和空间是相对的,所以善良与邪恶也是相对的,在张霈眼中,凡是和他抢女人的,都是万恶不可饶恕的。



    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戚长征前前后后已连续击败了超过七位在江湖中极负盛名的刀法名家,剑术高手。



    雷霆雨露,阳光空气使得花草树木发芽,生长,茁壮,参天,胜利成功和女人财富也同样可以使得一个男孩成熟,成为真正顶天立地的男人。



    现在戚长征不但已经真正成为独当一面的高手,更难得的是他学会了沉着稳健,心思缜密,对自己充满信心,他的信心来自手中的长刀。



    三个月前,就在他踏出怒蛟岛,行刀江湖,立志有番做为的时候,他在西湖击败了杭州府著名的剑客柳青。



    柳青是青城派的用剑高手,出道十年,大小战七十八次,凶名在外,戚长征以这次胜利作为对自己江湖游历之路的开端祭旗。



    两个月前,他又击败了“霹雳刀”雷霆。



    雷霆是神刀门掌门的嫡传大弟子,刀法诡秘,迅疾奇特,出手辛辣刁钻,是个很卑鄙的人。



    但是那苏州公平一战,他却败得心服口服。



    戚长征本有三次机会将他格杀,却没有狠下杀手,直到最后雷霆自己力竭而败,战后雷霆坦言承认:“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以理服人不算什么?也许你智比天高,辩才无双;以力服人不算什么,也许你武功高强,天下无敌;被人服你只是因为说不过或打不赢才不得不屈从。



    让人心服口服,这无疑是一种魅力,戚长征在此战中初显刀法大家风范。



    一个月前,天下镖局的总镖头,“五虎断门刀”张无颌也败在他越来越霸气十足,所向披靡的刀法之下。



    张无颌对他刀法和他这个人的评语是:“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此子必非池中物。”



    天下镖局在江湖中虽然并不是什么显赫的门派世家,但历史悠久,作风正派,张无颌走南闯北三十多年,在江湖中略有薄名,他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近日,戚长征又转战各地,挑战当地有名有姓,报得出腕儿的高手,未逢一败,遂名动江湖。



    同时,三个月前,邪异门十三夜骑奉门主厉若海之命千里追杀叛徒风行烈。



    风行烈不但未死,反而在荒城之郊大破厉若海一手训练出来的十三夜骑,慧星般崛起于武林,名动江湖。



    他们两人也同时晋升成为江湖中风头最劲的风云人物,黑道新星,此时此刻,一个改变他们命运,改变江湖命运,改变大明朝命运,甚至改变历史命运的人正从海外归来。



    <><><><><><><><><><><><>



    碧海晴空,浪涛荡漾。



    张霈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从紧紧纠缠着自己四肢的娇躯玉体中脱出身来。



    上天就是这么公平,晚上睡觉压别人,早上起来被人压。



    张霈左看一下,右瞧一眼,心中不无得意,他动作极轻,并没有吵醒床上疲累的众女。



    轻手轻脚的下得床来,腰间传来了一丝的酸楚,张霈眼中厉芒一闪而逝,一双黑漆漆的眸子自床上的单婉儿、单疏影、萧雅兰、秦柔、韩宁芷五女身上一一扫过。



    她们玲珑有致的娇躯玉体尽数地裸露在锦被之外,春光外泄而不知晓,那葱白雪腻的藕臂,大小不同但是都同样丰满高耸的玉乳,纤腰盈盈,不堪一握,美腿浑圆修长,还有那一双双勾人的美腿之间若隐若现的诱人之地,那彻夜狂欢而被汗水润湿的如云秀发,以及那一张张堪称绝色的清丽容姿冰颜。



    这些寻常人若得其一都会珍之惜之,还愿酬神的女子,如今都是属于张霈一个人的,也为他昨晚夜不能寐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霈象征性的轻轻锤了几下自己的腰,做了几个以前最厌恶的广播体操活动腰部的动作,深深明白了男人一定要腰好的道理,嗯,腰好肾就好了,肾好自然一切都好。



    虽然众女现在已经姐妹相称,但是在床上却仍是表现出各自的不同之处,单婉儿成熟,单疏影清雅,秦柔妩媚,萧雅兰性感,韩宁芷清纯……



    起初她们在床上都很羞涩,特别是几女同在一榻的事后,但随着张大官人施展手段,她们纷纷放开自我,都希望心爱男人能在自己身上停留得更久,最后无不充分发挥着自己的长处来讨好张霈。



    其中最幸福的人无疑就是张霈了,当然最辛苦的人也是他,能量守恒,回报和付出是成正比关系的。



    明明已经高潮数次,娇躯慵懒无力,不堪鞭挞,但仍是不住的献媚求欢,张霈只有一碗水端平,努力不懈(泄),不断耕耘,还要做到公正公平,雨露均沾,让众女全身都酸软酥麻,疲累之极的沉沉睡去,这才结束了昨夜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而当张霈鸣金收兵,搂着几个滑不溜手的胴体睡觉的时候,东方已微现光亮,时间已经不早了。



    这也怪张霈自己,做事有欠考虑,自作自受,昨晚一时兴(性)起,想尝尝鲜,结果软磨硬泡将几女哄上了床,一龙五凤的滋味倒是不错,但若多来几次,嘿嘿,若非他天赋异秉,肯定是英年早逝,死在女人肚皮上的凄惨下场。



    现在一觉醒来,不知道已经是什么时候了。



    张霈轻轻推开舱室的窗户,只觉阳光刺眼,烈日正毒。



    回头看看舱内众女还是一副疲累不堪的动人样儿,功力大进之后张霈能从细微处,分辨出她们五人轻缓粗重不同的呼吸,心率,脉搏。



    众女睡梦正甜,面色安详,虽然娇躯极度疲倦,但是能很清楚地看到她们嘴角那抹无比满足的笑容,这是一幅多么和谐温馨的一个画卷,如果楚素秋和左诗二女也在这里就好了,想到返回中原之后,就能见到她们,张霈不由心中甜蜜,面露喜色。



    张霈来到甲板的时候,尚文崇,尚信杰,尚思齐三兄弟和尚天军都在。



    “少主,您来了。”尚天军首先看见张霈出来,立刻放下长剑,对他抱拳施礼。



    “属下见过少主。”东溟其余护派三将纷纷放下武器,施礼问好。



    “见过少主。”甲板上所以负责警卫的剑手全都高声道,气势十足。



    “嗯。”张霈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一一看了过去,算是做了回应,架子大的吓人。



    其实张霈做为一个接受了二十多年现代教育的跨世纪年轻人,本是不怎么在乎这些虚礼的,但入乡随俗,他若执意不受反倒让手下人难做,不如试着改变自己。



    顺带一提的是,这次单婉儿一共调来了一批东溟派的精锐剑手,约有三百人左右,连着水手、厨子等人,共有四百多人,这些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心腹。



    萧南为了保护女儿和太妃为名,从宫中调派了几个高手随行,但都被张霈客气却不容反驳的打发回去了,拿他的话说,这些人不知根底,难免有异心。



    当然,萧南天一番心意张霈也没有不给面子,他很是欢喜的留下了他派人送来的百万两银子。



    “我看你们刚才在比武?”张霈终不惯板着脸说话,微微一笑,道:“有没有兴趣和我过两招?”



    四人连连摆手,开玩笑,根本没有赢的可能嘛!这种事,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做。



    张霈看他们急忙摇头的模样,甚觉有趣,不禁菀尔,再看他们五大三粗的样子,憋在船上,精力无处发泄,越发想活动活动筋骨。



    “我若夫全力出手,你们自不是我的对手。”张霈伸手在尚天军手上一拂,他紧握手中的那柄宝剑便乖乖换了主人。



    张霈嘴角微微翘起,随手一挥,在甲板画了一个光滑浑圆的圆圈,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笑意,轻言细语道,“不如我们赌一把如何?”没有人注意到,张霈用剑划出了圆圈,但剑锋却没有和甲板有任何的接触。



    东溟护派四将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惊诧道:“怎么个赌法?”



    十赌九骗,你们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还怎么混江湖?看来是该好好教育一下才行,至于如何教育,当然是要吃过苦头才能记忆深刻。



    张霈咳嗽一声,笑道:“我画地为牢,站在圈中,任你们来攻,绝不还手,你们若能将我逼出圈外便算赢了。”



    声音一顿,张霈见他们有些意动,面上不露心头想法,继续道:“怎么样?你们可是占了大便宜。”



    尚天军看了一眼不知如何到了张霈手中的长剑,再看着甲板上那个圆圈,心想:“这个圈子径不过两尺,没有多少活动的空间余地,也许真能……”



    张霈也不再出言相激,反手将长剑插在甲板上,一步踏入圈中,双手悠然地背在身后。



    一阵微咸的海风迎面吹来,风帆鼓至极限,尚天军向尚思齐三兄弟打了一个眼色,悠悠吐了口气,朗声道:“少主,属下得罪了。”



    说完,脚下陡错,身形猛展,双掌一分,飘然拍出。



    掌法沉雄,势大力沉,偏偏给你飘逸灵动的感觉,就在尚天军双掌将到未到之际,张霈身子一挺,全身破绽陡然消失。



    张霈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但尚天军却觉心中发虚,不知该向何处发力,正要催劲猛击,忽觉眼前一花,只见张霈仿佛燕雀般柔韧万端,锦袍飘飞,身形拔地而起,身如神龙出海,金鳞炫目。



    此时,回过神来的其余三将也挥剑杀来,张霈当空一旋,缥缈不定,于空中轻巧的让过原本不可能避过的攻击。



    尚文崇,尚信杰,尚思齐三兄弟布了一个三才阵,将张霈围在中间,尚天军则间隙发力,从各个险要处施以进攻。



    甲板上的东溟剑手见张霈亲自出手,虽然脚下未动,却纷纷将目光移了过来,只见一道白色人影螺旋般越转越快,越转越急,渐渐朦朦胧胧,慢慢模糊不清,如魍魉幻形,漫天疾舞,场面煞是诡奇。



    突然金光陡盛,瑞气千天,仿若鬼神降世,张霈催动天魔金身,在他狂傲的笑声中,围攻他的四人纷纷以平沙落雁的姿势跌落海中……



    张霈说到做到,没有还手,所以他先是闪避,接着运起“天魔金”身防御,于是乎,轻轻的,他们就下去了,只在大海中翻起四朵微不足道的浪花。



    船行五天,中原苏州府,遥遥可望,张霈即将带着他的娇妻美妾再次踏上中原的土地,掀起一场席卷整个武林的风波。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铜川学习  黔南地图  泰州地图  天门时尚  佳木斯论坛  临沂资讯  张家口时尚  七台河地图  襄樊旅游  贵港资讯  郑州地图  伊犁学校  重庆学校  四平时尚  安阳旅游  衡水新闻  怒江论坛  淮安新闻  七台河地图  中山时尚  海西论坛  林芝地图  吴忠旅游  湘西旅游  商洛论坛  沧州学校  思茅新闻  北海资讯  广安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松原时尚  恩施学校  广安学习  海口新闻  黑河地图  辽源地图  中山时尚  赤峰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长沙娱乐  海口新闻  临夏新闻  南通时尚  恩施学校  林芝地图  连云港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阿拉尔地图  西安新闻  那曲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