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三章 妾名玉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砍我!似乎我最近经常被人砍啊!”张霈依稀记得,在琉球首理城时,一群日本杂碎也是围着自己喊打喊杀的。



    历史总有着惊人的相似,为了相同的理由,张霈第二次被砍,只是这朵名花看样子是无主的。



    看张霈毫无反应,傻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副不知道如何应付的样子,围观的人群中暴出一阵惊呼,那清秀动人的女子更是吓的紧闭美眸,不忍见他血溅当场,惨遭不幸,连虎哥也以为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这个文弱的年轻男子并没有与他不可一世的狂傲相符的实力,刚才那一拳仅仅是幻觉,嗯,集体幻觉。



    刀及体,剑临身,眼看张霈已不能幸免。



    电光火石之间,张霈骤然出手,提臂扬手,分指成爪,贴着正面劈杀而来的森寒刀身,手腕顺势一翻,两声清脆的仿佛咀嚼冰块的声响,刃锋被折段握碎。



    就在两名持刀大汉惊愕之际亮,张霈双手前探,九阴白骨爪仿佛巨兽的利爪狠狠扣住两人颈项,手指微缩,劲力暴发,骨折声响起,两人颈骨立折,口吐鲜血,委顿在地,一了百了。



    对于这些动辄喊打喊杀,欺行霸市的人,张霈没有半点好感,当然出手也绝不容情。



    张霈身形游走不定,轻灵虚幻,在五个慢了半拍的大汉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双手舞出满天爪影,鲜血飞溅。



    九阴白骨爪号称天下爪功第一,张霈虽才练到五成火候,已经够了,爪锋所指,骨断筋分,哀嚎遍野。



    张霈冷喝一声,浑身罡气狂溢而去,五个血淋淋的大汉被震的四散抛飞,他们的兵刃在空中划出几道耀眼的弧线之后,无章的插在地上。



    张霈干脆利落,狠辣无情的出手让在场的众人都呆愣了片刻,四周尽是倒抽冷气的声音,过了半晌,除了虎哥以外的所有壮汉都叫嚣着挥舞着手中的兵刃杀上前来,双拳难敌四腿,好汉架不住人多,他们企图用人数的优势杀败张霈。



    张霈心中豪情顿生,仰天长笑一声,冲着人最多的方向奔杀过去,正面迎敌。



    真正的高手哪里是人多就能放翻的,庞斑当年被中原正道倾全力围剿伏杀了数次,哪次不是一通狂杀,过后飘然而去。



    若不是出动大军,动用弓箭弩箭之类的管制器械,想要单凭人多干掉武林高手,简直是痴人说梦。



    张霈动如脱兔,移动迅猛,出手如电,所过之处,无人能敌。



    众持刀大汉武技极差,单兵作战能力低下,包围圈更是破绽百出,张霈在其中仿佛入水的鱼儿,逍遥自在,白刃乱舞,却沾不到他半点衣角,反而误伤了不少自己人。



    拳拳到肉,骨折断裂的声响接连响起,不绝于耳,张霈的每一指,每一拳,每一爪,每一掌,每一脚使出都伴随着一名惨叫哀嚎的大汉轰然倒下,无法起身,无力再战。



    张霈出手快准很,不击着已,但只一击便让对手退出战场,这次他没有再狠下杀手,而是很有分寸的送了一道微弱的天魔气到他们体内,破了丹田,以后伤好之后,不能再持武害人。



    须臾之间,以张霈为中心,四周到处是痛呼呻吟的大汉,手下的惨败让虎哥脸色铁青,持刀的手青筋暴现,好不骇人。



    脸色不善,面露狰狞的虎哥狂笑着吼道:“臭小子,住手,如果你不想这个女人有什么的话就乖乖地投降吧!”



    坏人总是没有什么新意,做的事情也大都差不了多少,原来他趁方才张霈和众大汉交手的时候,将那少女胁为人质。



    虎哥左手扯着少女的秀发,右手虎头刀架在她粉嫩光润的玉颈上,一脸奸计得逞的恶笑:“你如果不肯束手就缚,可就不要怪握手下无情了。”



    最初那少女担心影响张霈心神,强忍痛楚,编贝玉齿紧咬芳唇,不吭一声,不发一语。



    这时见对方以她为人质,胁迫张霈便娇声急道:“这位少侠,你别管我,杀了这恶贼。”



    “你想好了吗?”虎哥胜卷在握般一脸狰狞地催促张霈赶快下决定。



    形势陡然发生戏剧性的逆转,围观的众人不免在心中暗自咒骂虎哥的卑鄙无耻,手段下作。



    张霈无悲无喜的望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大汉一眼,浑不在意地说道:“今天本少心情不错,不相因你而坏了性质,我也可以给你一个选择,乖乖地放开这位姑娘,夹着尾巴滚蛋。”



    说话间,一直缚在背后的井中月“锵”地一声龙吟,跃入他修长白皙的五指。



    “你……你要做什么?”张霈拔刀在手,气势骤然不同,浑身杀气腾腾,仿佛来自修罗地狱的杀神,虎哥心中一凛,色厉内荏地喝道:“你敢!你忍心看她为你而死吗?”



    张霈手臂微扬,挥手一刀,黄茫大盛,一声惨呼,鲜血四溅,一个汉子顿时肢体分家,手臂离体而去。



    那个大汉惨叫连连,后尔竟是痛得昏了过去。



    看着殷红的血液顺着从刀锋滴落,张霈语气轻缓地说道:“她如果落在你们手下,结果不言而喻,如果你现在杀了她,我会为她报仇雪恨,这既保全了姑娘名节,又手刃了害她的她仇人,我想她应该会同意的。”



    那个少女闻言,美眸中流露出感激之色,神色坚定地说道:“公子,你别管我了,把这个恶人杀了为民除害吧!”



    眼看事情似乎朝着自己预料之外的最坏的方向发展,虎哥不禁心头暴怒,喝道:“闭嘴!你这个贱人,你难道活腻了吗?”



    少女玉容微沉,娇声冷语道:“我死了,自有公子替我报仇,一命换一命,你也逃不了。”



    虎哥心中惊惧莫名,背脊冷汗直流。



    他武功虽不入流,眼光却是不差,心知肚明三个自己绑在一起也绝不是张霈的对手,但又咽不下这口气,舍不得放弃煮熟的鸭子,到手的美肉。



    就在虎哥犹豫踌躇的时候,张霈手起刀落,面不改色的接连卸下了三个大汉的臂膀。



    无情,冷血,残忍,张霈的举动给了虎哥极大的心理压力,那些委顿在地,爬不起身的壮汉更是个个吓得面无人色,眼中惊惧万分。



    张霈双目中透出森冷凶光,冷言冷语道:“不是我狠心,要怪就怪你们跟错了大哥,他并不在乎你们的生死,这个怪不得握。”



    听着手下人的惨叫,虎哥悲叫道:“你……你不是人……”



    明明自己就是流氓头子,平日里无恶不作,凶横惯了,如今遇见强人,在打不赢跑不掉的情况下又老鼠见猫般惊慌失措。



    张霈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喝道:“废话少说,放了这位姑娘。”



    语毕,他又持刀中走向下一个人,仿佛那倒在地上的不是人,而是等待宰割的羔羊。



    看见张霈这要命阎王一步一步走向自己走来,那些可怜的大汉早已吓的不知所措,求爷爷告奶奶自己不要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虎哥心中被恐惧占满,斗志全无,他被眼前这个文弱秀气却又无情狠辣的男人完全压倒了,眼看张霈持刀的右手再次高高举起,他终于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住手,今天我认栽了,放过我的人。”



    说完,他松手放开了少女,手中的虎头刀也“哐当”一声抛到地上。



    “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带上这些废物,赶快从我面前消失。”井中月回鞘,张霈冷喝道:“下次再让我看见尔等为恶,定斩不饶。”



    留下这句酷酷的结束语,张霈和那少女从潮水般涌退中分的人群让出的道路,扬长而去。



    虎哥看着张霈远去的冷傲背影,把拳头握的咯吱作响,大声叫道:“山水有相逢,这件事金虎帮一定不会善罢干休。”



    张霈和那少女双双来到一个清雅的茶居坐定,着伙计送上可口的点心和热茶。



    不多时,伙计端上了几碟精致异常的点心:有晶透的杏仁糕,浅棕色的藕粉桂花糕,金黄的鹅油卷,雪白的糯米梅花饼。



    张霈拣了一个略清淡些的桂花糕,尝了尝,糯软可口,轻轻一嚼,一股桂花和藕的清香便溢了出来,不由得赞道:“这点心味道不错,姑娘也尝尝。”



    一杯热热的香茶下肚,少女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腮边一对梨涡若隐若现,果然是人比花娇,亮丽动人,特别是一张小嘴红得娇艳欲滴,缠得张霈很想咬一口。



    红扑扑的娇妍,于清涩中更增几分成熟的风情,虽然比不上单疏影几女国色天香,但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而且别有一番小家碧玉的风味。



    张霈微微一笑,偏偏君子风度,柔声道:“在下张霈,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少女感激地望着张霈,轻轻起身,柳腰如织,盈盈一福,柔声道:“小女子柳玉茹,谢过恩公搭救之恩。”



    美女就是美女,连名字都是这么雅致动听,张霈心中转悠着不堪的龌龊,嘴里却一本正经的问道:“柳姑娘为何会被那些人追捕呢?”



    柳玉茹俏脸微红,红彤彤的好不可爱,低声软语道:“刚才要是没有恩公相救,小女子怕早已……”



    说到方才惊险,柳玉茹美眸泛红,声音低微,几不可闻。



    “叫什么恩公!这多伤感情,叫相公好了。”张霈望着柳玉茹,心中打着美人为报君恩,以身相许的如意算盘。



    感觉气氛有点尴尬沉默,张霈又拿起一块糯米梅花饼咬了一口,“柳姑娘,你也吃一个吧!今天张大哥请客,不要不好意思,咳咳,你不要叫我恩公,这听起来多别扭,若姑娘不弃,叫我一声张大哥好了。”



    望着眼前迷一般无情又温柔的男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之间,这个男人就像那可口的糖果一样吸引人。



    “嗯!”柳玉茹低声嗯了一声,算了答应了张霈打蛇虽棍上的“要求”,臻首微垂,柔声道:“恩……张大哥,你也不要叫我柳姑娘了,唤我玉茹吧!”



    若是张霈知道自己在佳人心中被变化了可口的糖果,他一定会大点其头,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担保自己就是新时代温柔好男人。



    真的男子气度不凡,智勇双全又温柔有加,因为他明白: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而那些貌似男子却无男子气度的男人,往往要靠摆爷们架子为其贴上爷标签。



    男人分三等:三等男人打老婆,二等男人管老婆,一等男人怕老婆。



    所谓“怕”,不就是不与内外兼顾,操劳辛苦的现代好争高低。因为他明白,家中无事非,凡事多谦让,智谋用在事业上,无聊才在窝里斗;他明白男人是天来女人是地,天虽辽阔地却坚实,只有在坚实之上才可造就伟业。



    这样的男人宽容,谦和更温柔,他既不以自然赋予他的力量而自傲,也不去讥讽好的柔弱,更不会时时提防女子纯真的万般柔情。那些“女人宠不得,宠则出女祸”纯属无能男子的哀叹。



    历代得宠嫔妃有的是不见得个个坐天下,多半是男人不中用,女子才会掌天下。



    真的男人懂温柔,他不仅理解并感受着女子的温柔,而且还以男人的温柔回报他所挚爱的女人。



    真的男人懂温柔,温柔是一种关怀,一种爱心和相知相伴的情怀。对女友如此,对妻子如此,对女儿也如此。他知道他是女人的港湾,女人同样也是他的港湾,彼此同在人生之海中浮沉,我需要你掌舵,你需要我扬帆,你我共同驶向人生彼岸。



    真的男人懂温柔,温柔不是懦弱,不是缠绵,更不是女人专有的情感,而是人性中最温馨的灵性之光,拥有温柔就会拥有爱,摒弃温柔就会折断灵魂的触角,令人变得麻木,变得冷酷,变得专横和自私。



    男人温柔只属于真正的男子汉。



    柳玉茹并非寻常女子,张霈绝对是乱世中的英雄,第一眼看见他,柳玉茹的心中便有了这样先入为主的认识。



    在尔后慢慢的交谈之中,张霈得知,原来柳玉茹是前朝将门之后,奈何家道中落,逼于无奈她和大哥柳长青来到苏州府。



    她大哥仗着一身不俗的技艺,在镖局谋生,干起了保送货物的行当。



    一次偶然的机会,金虎帮的虎哥在庙会中碰到了柳玉茹,一时惊为天人,他垂涎柳玉茹的美色,三番五次前来纠缠,都被她大哥柳长青一通狠揍,打得落花流水,找不着北。



    前日,柳长青接了一趟出镖的活,押镖远赴郑州,本来柳长青并不想去,可对方出手阔绰,再加上旁人怂恿,他只好替妹妹找了个安全地方住下,叮嘱她一切小心,方才出发。



    虎哥得知柳长青离开了苏州府后便四处打探柳玉茹下落,而今天柳玉茹到市集行走时,不小心被虎哥的手下发现了行踪,这才有了刚才张霈英雄救美的一幕。



    柳玉茹美眸流露出感激的神色,温柔的轻声道:“张大哥,金虎帮这伙恶人平日横行乡里,坏死做尽,大家慑于凶威,敢怒不敢言,今天你可为大伙出了一口恶气。”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思茅新闻  商洛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四平时尚  赤峰新闻  黑河地图  宜昌地图  金华娱乐  铜川学习  许昌学习  长沙娱乐  合肥学习  大庆论坛  烟台论坛  林芝地图  徐州旅游  十堰论坛  北海资讯  海口新闻  海口新闻  临夏新闻  桂林学校  中卫资讯  西安娱乐  徐州旅游  喀什资讯  南通时尚  贵港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六安论坛  吴忠旅游  松原地图  临沧新闻  伊犁论坛  松原时尚  辽源地图  乌海旅游  金华娱乐  抚顺学习  郑州地图  阜新地图  沧州学校  淮北地图  大丰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黔南地图  抚顺学习  郑州旅游  泰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