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一章 风情撩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已至中午,张霈一大清早就起床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如今回到客栈不回自己屋舍,而是嘿嘿坏笑着径直朝秦柔的厢房走去。



    来到后院别苑,也不等下人丫鬟人通报,张霈就畅通无阻的一路直闯进去。



    张霈轻轻敲了敲紧闭的门扉,过了一会儿,房门轻轻地被打开一条细缝。



    还没有看到秦柔的影子,先闻到了一丝清淡的香气,这香味淡极了,它不像是一般的花香,而是一种从来没有闻过的香气,似有似无,但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花香,却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门扉洞开,秦柔穿着一件连体的银白色的锦缎长袍,身姿婀娜,娉婷而立。



    “好美啊!”张霈脱口而出争,不知道该说衣服美还是人美。



    这是一件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它不同于一般流行的罗衫长裙,整个长袍衣裳连体,随体收腰,下摆开衩,把秦柔曲线轮廓凸显了出来,说不出的婀娜多姿。



    那直立的领口,衬托出了秦柔高雅的气质;长袍上浅印了几朵特别的牡丹花,显得格外清新脱俗;最为特别的是,下摆小腿处两边开衩,露出了秦柔修长细滑的小腿,给整体形象注入一股灵动气息,端庄典雅,造成了视觉上的吸引力。



    “微风玉露倾,挪步暗生香!”张霈不自觉地发出感叹。



    秦柔看见张霈伫在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在自己身上打转,俏丽微红,款款一福,盈盈施礼。



    在琉球的时候,秦柔太妃之尊,本是不用向任何人施礼的,如今委身张霈,却是必须恪守妇道,遵循妻。



    张霈见秦柔臻首微垂,连粉嫩玲珑的耳根都羞红了,不由心头一荡,伸手张臂,一揽一抱,老实不客气一把将她柔媚的娇躯搂进怀里。



    佳人在怀,软玉温香。



    张霈紧紧搂着秦柔那细可盈握的小蛮腰,嗅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心中爱极,一手轻轻搂着她,一手轻轻拍抚她如云的长长秀发温柔的说道:“柔儿今天真美。”



    张霈原本附在她耳畔低诉,见她雪白的耳垂珠圆玉润,小巧可爱已极,这有色心有色胆的家伙哪里还忍不住,欲望火焰顿起,伸长脖子张嘴含入口中。



    秦柔娇呼一声,满面红云密布,嗔道:“你这个坏人,只懂得欺负人家。”说完两只小粉拳擂擂敲敲,雨点般落在张霈的胸膛。



    打是心疼骂是爱,张霈哈哈一声,张嘴吻住了佳人两瓣娇艳欲滴的樱唇,贪婪地吸吮着她如花瓣般娇嫩的双唇,只觉滑腻而绵柔,美人香津丝丝甜甜沁入心扉,张霈只感觉到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俱都兴奋了起来,如痴如醉,飘飘然如成仙一般。



    秦柔被心爱男人浓郁刚阳气息团团包裹,芳心如小鹿乱撞,粉脸通红欲滴出水来,美眸紧阖,飘飘荡荡如同身处云端,脑中晕晕的已然无法思考,只知羞涩回应张霈的步步进逼。



    张霈心火如潮,欲动似山,抱着她美绝人寰的娇躯,上下其手,揉揉捏捏,不亦乐乎,只觉手感极佳,销魂蚀骨,身体正常男人的生理反应巨大而明显。



    秦柔一声轻呼,脸一瞬间红的像个熟透的番茄,她的眼睛往下方一瞟,目光不经意扫到什么,立马把上下眼皮紧紧合上。



    张霈看到秦柔那羞涩的摸样,本来旺盛的欲火越发泛滥起来,眼中精华大盛,恨不得瞪穿她身上衣裳。



    秦柔用手捂住眼睛,两只耳朵都给烧得通红害羞得仿佛不谙人事的少女,虽然两人对彼此的身体早已熟悉不过,但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秦柔仍显得不知所措,心乱如麻。



    美眸似睁似闭,满面红霞的美人儿,放下捂眼的双手,玉臂轻轻推拒着,嗔道:“相公,不要在这里,被人看见怎么办?”



    丫鬟下人早已被斥退,没有招呼,谁敢私入内院,除了自家姐妹,哪里会有什么人能看见。张霈涎着脸,淫笑道:“夫妻相爱,周公之礼,天经地义,人伦大道,被人看见又怎么样?”



    搂着秦柔香喷喷的身子,张霈只觉一股幽兰香气沁入鼻中,不但不肯松手,一双魔手越发大力,肆无忌惮的揉搓起来。



    “嗯……相公,别……别这样……晚上,等晚上再,再……”秦柔娇喘吁吁,声音越来越低。



    对于心仪的男子,女人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这也是很多女人会被男人轻易哄上床的原因。



    秦柔被张霈侵犯得芳心大乱,满面晕红如火,羞不可抑,娇躯都止不住的颤抖,垂着螓首,羞怯怯不敢看他。



    终于,张霈在逞足了手足之欲后才恋恋不舍放开了秦柔,轻声笑道:“我饿了,柔儿陪我一起吃饭……还有,晚上可是你自己说要和我那个啥的……嘿嘿嘿……”



    张霈望着秦柔露出迷人眩目的微笑,眼珠却转移不定,双瞳中烁跃着异样的光华,仿佛盯着小红帽流口水的大尾巴狼。



    秦柔闻言“嗯嘤”一声,羞涩难当,飞了他一个娇媚的白眼。



    两人进到屋中,相邻而坐,不一会儿,一桌热气腾腾的珍馐美肴端上桌。



    张霈当仁不让的享受着秦柔亲自为他夹菜斟酒琉球太上皇的待遇。



    檀炉焚香,薰醺袅袅,满室旖旎无限。



    本不擅饮的张霈如今却是相当的海量,不过仗着神功盖世,些许酒水自是无法伤身,不管喝多少倒也无妨。



    几杯陈年佳酿下肚,张霈满腔欲液渐渐沸腾起来,眼前如玉佳人好似神女化人,美赛天仙。



    佳人娇羞,风情万种。



    娇艳绝伦,秀色可餐。



    张霈看的禁不住欲火大动,一把伸手握住她光皙纤细,如美玉似青葱的柔荑,细细摩挲,笑道:“柔儿,你真似天上神女,谪尘仙子我张霈今生能有你为伴,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秦柔想抽回玉手,挣扎了几下却挣之不脱,也就由得他把玩了,桃腮升起两朵娇艳欲滴的粉晕,含羞带笑,万种风情的微嗔道:“相公,你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可真甜,对其他女孩子怕也是这般说的吧?”



    美人娇嗔薄怒,又另具一番醉人风情,端是风情撩人,美不胜收。



    张霈仿佛被瘙到心头痒处,嘴角绽出一个略带邪气的笑容,柔声软语道:“柔儿,相公的心你还不明白?不信你摸摸。”



    “大坏蛋,你又想趁机占人家便宜,人家才不上当呢!”秦柔粉脸羞红,轻啐一口,顿了一顿,终是忍不住微抬臻首,含羞问道:“真的?”



    张霈闻言,险些将正一饮而尽的美酒喷了出来,女人是听觉动物,恋爱中的女人比较痴钝,感觉频频出错,但是听觉却异常敏锐。



    爱听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这是女人的软肋之伤。尤其是文艺女青年,没有一个不为烟花般绚丽情话所打动。女人喜欢的无非是爱、永远、今生、来世、唯一诸如此类不确定又无法追究的字眼。男人的情话可信吗?犹如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是有的。女人只为这份绚丽与虚假,丝毫不考虑这浸水海绵有多少水份。即使知道这水份,仍然得到小小的满足与得意,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掂量出了自己的分量。一句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即使是一个拙劣的比喻,也让女人心花怒放。



    张霈凑头过去,含着她珠圆玉润的小耳垂,轻轻道:“听着你已臻化境的声音,时而碧水泻珠、时而弦繁管急。或喁喁细雨,如湍湍清流;或梵音呓语,如粼粼逝波,仿佛把人带到了草香透帏的十里画廊,一步一景、一步一奇……你清脆而又极具磁性的嗓音入心入耳,表情也无比丰富。我想象得出,此时的你双目含笑,顾盼流眄,不时地皱一皱眉头,耸一耸鼻子,一波战栗、一闪惊疑,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似此等甜言蜜语,他是随口就来。



    女人啊,就是这样耳朵软的人,禁不起几句好话,大脑发热到不考虑这豆腐一样虚弱的言语禁不禁得起敲打。



    秦柔长长的睫毛颤抖不住,又羞又臊,芳心欢喜的“嗯”了一声,声音轻如蚊蚋,玉颊娇艳欲滴,艳霞诱人,头脑中忽地一阵晕眩,如饮醇酒,如入云端,浑然忘却了周遭万事万物。



    张霈见她玉露双腮,嫣红瑰丽,凤仪无双,妩媚动人的诱人模样儿,忍不住伸手将她抱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上。



    温香入怀,软玉在抱。



    “啊!”秦柔娇呼一声,心似鹿撞,羞不可抑,吐气如兰,娇喘吁吁,轻轻挣拒道:“相……相公,放开人家,若被姐妹看见……成什么样子!”



    “宝贝别怕,谁敢笑话你,相公打她屁股。”张霈闻嗅着佳人体香,三魂悠悠,七魄荡荡,紧紧搂着怀中这具钟天地灵秀的胴体,仿佛身飘云端,不想人间之事。



    人体的气味远远比人工香水更具性诱惑力。”已有性生活体验的人当然已不必解释,就是少男少女,在他们的初次交往中,也会偶然发现这个秘密的。而且,造物主的这种造化,无意中给性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红楼梦》中有一段关于嗅觉与性爱觉醒的精彩描写。贾宝玉每每闻到薛宝钗身上有一段奇香,便要向她讨来吃。情窦已开的薛宝钗比贾宝玉早熟,于是用话骗了宝玉,说自己吃的是一种药,叫冷香丸。于是贾宝玉才没有追问下去。其实,这种令贾宝玉飘飘然、醉蒙蒙的奇香,并非冷香丸之功,而是女人体香之力。正是它通过嗅觉唤起了宝玉的春心荡漾。



    不久,贾宝玉又在黛玉的身上闻到了这种天香,这一回他不放过了:只闻见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把黛玉的衣袖拉住,要瞧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这时候,谁带什么香呢?”宝玉笑道:“那么着,这香是哪里来的?”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呀。”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球子、香袋儿的香。”



    贾宝玉一向有点傻哥哥的味道,他虽然不知道这种香味的来源,但这种少女的天然之香却使他强烈地感到异样。意大利一位心理学家马汝有过一个调查,男女到了成熟的年龄,而且在广义的性生活即将开始或已开始后,臭味的感受力便会增加,而且会感到异性的体臭充满着性的刺激。贾宝玉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所以,他情窦初开,开始在追究这种香气。



    张霈一直对单疏影幽处溢散的幽香情有独钟,如今秦柔晨间沐浴后娇躯散发出的淡淡女儿香更是诱得好色男人几欲发狂,情火熊熊,欲念不熄。



    而且,似乎,仿佛,好像……



    张霈依稀记得,自己曾看过的几部香港艳情片里面,有几场床戏是在饭桌上进行的。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中山时尚  黄冈旅游  恩施学校  白山新闻  德宏时尚  松原地图  深圳学习  林芝地图  南通时尚  西安新闻  安阳资讯  南通时尚  西安娱乐  大兴安岭学校  西安娱乐  郑州地图  大庆论坛  三明时尚  商洛论坛  长沙娱乐  海口新闻  三亚论坛  襄樊学校  阿拉尔地图  大丰地图  金昌论坛  铜川学习  钦州学习  吴忠旅游  阜新地图  迪庆旅游  益阳资讯  七台河地图  怒江论坛  赤峰新闻  海西论坛  泰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金华娱乐  娄底资讯  泸州学校  沧州学校  三明时尚  衡水新闻  盘锦学习  宜昌地图  湘西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思茅新闻  潜江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