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八章 后顾之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寒露重,银月如戈。



    夜已深,因为昨夜实在被张霈折腾惨了,单疏影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在单疏影身旁的张霈蓦地睁开双眼,那深邃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别样的光华,看着轻轻搂着自己,静静安睡的单疏影,好色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温柔,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张霈轻轻抚摸着单疏影那艳绝天下的俏颜,轻声柔语道:“好宝贝,相公突然有些不好的感觉,做事还是要有始有终才好,你好好睡吧!相公出去一下。”



    看着那单疏影甜睡中迷人的丰润唇瓣,轻轻支起身来的张霈又俯下身,低头颔首,将那两片娇艳欲滴的娇嫩柔唇温柔的含在口中,用舌头仔细品尝着单疏影诱人的芬芳。



    默默品尝了许久,张霈终于讲还是不舍的放开她,两人的唇间挂着一条闪亮着淫糜光芒的银线。



    看着陷入睡梦中单疏影红艳艳的朱嘴,张霈眼神透着浓浓爱意,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



    好色男人灼热的目光顺着美人儿娇嫩的俏脸向下移去,落在了单疏影胸前那两座高高耸挺的丰满玉峰上。



    单疏影身材高挑,属于气质冷艳的骨感美人,胸前两座玉峰的规模却是出人意料的丰满,但是单婉儿、秦柔、萧雅兰这些媚骨天生的狐媚子比起来却又略显不足,说起来明明已经是难得的挺拔丰硕了,但在张霈现有的女人中却只比韩宁芷的大。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色色的表情,嘴角那抹淡然的轻笑似乎也镀上了一层邪恶的魅力,伸出右手,轻轻落在单疏影胸口,用手指手掌感受那丰满的外形与大小,柔软与滑腻。



    由于担心弄醒身侧酣睡的佳人,张霈手上几乎没有使力,动作温柔而舒缓。



    张霈轻轻的将手覆盖在单疏影胸口,感觉着她心脏跳动,胸腔起伏时那软中带硬,弹性十足的美妙触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单疏影胸前的丰挺,张霈不能一手掌握,嘿嘿,他的手只能掌握韩宁芷,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最后也够呛。



    张霈静静坐在单疏影身旁,用身心去仔细读解着她内心的善良和身体的美妙。



    张霈那双那能够挑起女人情欲的魔手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轻柔爱怜的爱抚摩娑着单疏影胸前软腻的娇嫩,双眼中流露出丝丝疼惜,点点温情。



    不久之后,张霈翻身下榻,拉过锦被轻轻盖在单疏影身上,再次俯身在她迷人的樱桃小嘴上轻轻一啄,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离开前顺手拿走了放在桌上的东溟剑。



    张霈轻轻关上房门,身形一闪,避过守卫在后院中的东溟护卫,来到屋顶。



    凝望着夜色下的苏州府,烛火灯光闪闪,朦胧凄迷,和后世都市霓虹闪烁,灯火通明比之又一番美丽。



    张霈静默于顶屋之巅,月华如水,轻柔的倾洒在他身上,神秘而宁静,他的身体倏然一晃,向着正东方光线最明亮的那条街道射去,身影在楼宇间高飞高落,转眼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夜生活的丰富与否从来都是和囊中是否羞涩有直接而紧密联系的,张霈现在很有钱,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有钱过,所以他正走在苏州府最销金的一条街上。



    街道两旁,依稀有丝竹吹弹声,歌女轻唱声从精致楼阁里头传出。



    由于那些精美的阁子大都笼罩在如烟的杨柳间,所以霏霏的音乐声更显婉转丝绕,那声音随着缓缓的醉风飘出,飘到了楼阁外的青石街道上,飘到了男人女人耳中,荡漾心魄,扰人心神。



    张霈一席白衣胜雪,腰间神兵东溟剑更象配饰多过凶器,好一个姑娘眼中茫茫浊世佳公子,也是某些人眼中少有的肥羊。



    突然,张霈惊觉一个人正踏着轻巧灵动的步伐,悄无声息的掩到自己身后,一抹透着森森寒意的锋锐的气息抹向自己腰间挂剑另一侧的位置。



    嘿嘿,终于来了,小爷等你好久了,张霈嘴角露出一丝心愿得偿的奸诈笑容,右手反手一探,不知不觉竟是练了不知凡几,千锤百炼的九阴白骨爪。



    张霈的手稳稳擒住对方枯瘦而纤细的手腕,与少林龙爪手并称天下两大爪功,另无数武林中人闻风丧胆的九阴白骨爪,不出则已,一出惊人,不过用他对方这些个江湖小毛贼,却是有点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的嫌疑。



    张霈手上稍一用力,对方手腕上顷刻间显得一个乌黑的爪印,剧痛难当,痛不欲生。



    信念电转之间,张霈体内分出一丝天魔气冲入对方身体,封住了浑身经脉,几乎是拖着将他扯着向路旁的阴暗中走去。



    张霈拖着手中看起来最多十五六岁的少年,两人进到一条阴暗的小巷深处。



    对方也光棍得很,一路忍着剧痛,直到现在才咬牙切齿,哆嗦着身子道:“放……放开小爷……”



    微微一怔,张霈已然明晓其中关键,若是他在街上就嚷痛喊疼,路人围观,势必恼到官府里去,这里则没有那么多顾虑。



    小爷!这台词不是应该我说么?张霈反手一记耳光抽在对方脸上,力道不大,声音却甚是响亮。



    “小子,招子也不放亮一点。”张霈眼中精芒幻灭不定,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弧度,一脸坏笑道:“替大爷我找个人。”



    对方眼睛一瞪,吃定了张霈般不把他放在眼中,扯着喉咙大声壤道:“你小子是外地人吧!嘿嘿,刚来苏州府就敢放肆,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子铁蛋在苏州府也算得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老子!看着眼前这个一直抢自己台词的配角龙套,张霈嘴角那抹笑容更灿烂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当他露出这个迷人微笑的时候,肯定有人要倒大霉。



    “今天老子认栽了,不过我劝你最好放了我,否则,哼!你下辈子就只能在床上过了。”铁蛋一脸蛮横,似乎完全忘记了手上还烙印着一圈狰狞的乌黑。



    步伐声由远及近,十来个胳膊有张霈大腿粗的壮汉在一个沉着脸的中年人带领下,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大哥,快替我教训这不开眼的家伙。”铁蛋脸露喜色,胆气更壮了,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



    “狗蛋,你小子越来越长进了,竟然被当场抓住,人赃俱获,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声音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近。



    张霈瞥了从铁蛋降级为狗蛋的少年,暗忖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牛可吹得不赖。



    众大汉分出两人守住巷口巷尾方向的位置,其他人将张霈团团围住,那领头的中年人走到近处,抱拳行了一礼,沉声道:“这位朋友,在家靠父母,出外靠兄弟,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放开狗蛋,我保你在苏州府内平安无事,怎么样?”



    堂堂东溟派监院要你保护,那老子岂非是活倒转回去了?张霈不置可否,微微一笑,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只见他轻轻伸手前探,动作缓慢而诡秘,说话的中年人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被他扣住颈项,张霈猛的将他拉到近处,喝道:“苏州府里,我要找虎哥,你们认识吗?”



    张霈手指微微向内收拢,那人立刻感觉呼吸不畅,气喘如牛,一张满脸憋得通红,唾沫随着咳嗽声喷出。



    几个壮汉见老大被擒,纷纷向张霈扑去,浑身匪气,嘴里不干不净的咒骂道:“臭小子,原来你是罗虎的人?老子揍死……”



    前面围上来的大汉嘴里的狠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张霈身后的五个莽汉已经挥着硕大的拳头,铺天盖地的捶了下来。



    三个眼露凶光,狠辣无情之辈抽出腰间暗藏的匕首,朝着张霈的小腹,大腿刺去。



    张霈眼神淡定无波,嘴角笑意不敛,随手把中年人扔飞出去,施展轻功,那带着闪电特性的身法看的他们眼花缭乱,忙的他们昏头转向。



    张霈在众人之中穿花蝴蝶般游离,那些莽汉怪叫着朝张霈乱打乱刺,但任他们如何拼命,却始终无法碰到张霈衣角半分。



    狠狠一拳打出去,张霈身影微微晃动,甚至连他晃动没有对方都不能确定,只觉眼前一花,拳头已经落到同伴身上,砸翻在地,伤势不清。



    那三用匕首刺张霈的家伙更惨,张霈用手轻轻一搁一推,或是一转一压,不可抗御的回旋之力逼得刀子翻转而回,一个捅在了自己屁股,两个扎了自己大腿,疼得龇牙咧嘴,鼻子眼泪一大把。



    没话多长时间,确切点说,也就大概两分钟左右,十三条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大汉就同室操戈,倒下了一大片,脸上鼻青脸肿,三个鲜血直流。



    那最早被擒的狗蛋看得张霈神勇无比,把自己兄弟全部放倒在地,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很惬意享受,不由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乖乖个熊,这还是人吗?他要是出剑,岂非一个活人都没有了,这个时候狗蛋再也认为张霈腰中的长剑是公子哥炫耀的装饰品了。



    勾结艰难的滚了两滚,咽了一大唾沫,狗蛋缩着身子,轻手轻脚的就退到巷道昏暗的阴影中,慢慢往巷子口逃去。



    狗蛋才退了两步,只听身子一凉,张霈修挺的身子已经挡住他去路,仿佛一道横在他面前,无法逾越的高强。



    “小兄弟,我要去见罗虎,你替我带路,听清楚没有?”张霈脸上还是人畜无害的微笑,轻轻拍了拍狗蛋的脸,这个动作通常他只在调戏小妹妹的时候才做,“你老老实实的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哥哥可是会揍人的。”



    张霈眼中精芒一闪而逝,扫了身边墙壁上的方砖一眼,一爪就拍了过去,那厚实的墙面上顿时被他如刀的手指插出五个深深的窟窿。



    狗蛋忍不住浑身哆嗦,脸色难看,不迭的点头答应道:“没问题,没问题,这位大爷,我现在就带你去。”



    “罗虎是你们对头?”张霈看着狗蛋前居候恭的态度,明白棒子和枣子的道理。



    “嗯!”狗蛋终于止住打摆子的双脚,轻轻点头。



    “以后不是了。”张霈淡然一笑,口气大的吓人,“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又担心他祸害我朋友,为了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只有对不起他了。”



    留下一地哼哼嚷嚷,倒地不起的大汉,张霈跟在狗蛋身后,走出暗巷。



    柳玉茹若是知道少爷我为了她的安危,上床了都爬起来要把罗虎这不确定因素扼杀了,会不会感动的投怀送抱,以身相许,张霈想着想着,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却不知看在街旁那些大抛媚眼,揽客的姑娘们眼中,却正是那淫荡不堪,轻薄下流的公子哥的标准造型。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汕尾论坛  北海资讯  廊坊时尚  那曲地图  张家口时尚  重庆学校  喀什资讯  桐城学习  黔南地图  海西论坛  七台河时尚  连云港旅游  抚顺学习  合肥学习  中卫资讯  十堰论坛  黑河地图  郑州旅游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恩施学校  泰州地图  襄樊旅游  阜新地图  娄底资讯  金昌论坛  酒泉论坛  临沧新闻  阿拉尔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长沙娱乐  吴忠旅游  盘锦学习  诸城旅游  伊犁论坛  金昌论坛  许昌学习  怒江论坛  沧州学校  商洛学习  佳木斯论坛  盘锦学习  泰州地图  阿拉尔地图  衡水新闻  伊犁论坛  宜昌地图  湖州旅游  湘潭学习  临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