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十二章 月信贪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掩埋了那具女尸,张霈和单疏影继续上路,其他的尸体就留待官府验明正身了。



    若是这具香艳的女尸落在烈钧手里,肯定能够得到更多的线索,可惜张霈虽然学了他三分本事,但毕竟没有验查尸体的经验,况且他也不能当着单疏影的面把尸体解剖了,这就是邪医和邪少的区别。



    遇着这种事情,两人游行大减,失去了游山玩水兴致的他们催马赶路,申时时分,一路纵马扬鞭的张霈和单疏影终赶到了最近的城镇——关家镇。



    他俩选了一家体面客栈住下,要了间上房,张霈很大方的打赏了店家,并让他将房中相应事物全部换过。



    张霈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但有条件享受,谁愿意吃苦呢?何况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最舒适的生活不是每个男人都应做的么?



    梳洗了一番,两人精神好了坚许多,特别是单疏影,硬是拽着张霈去城镇里逛了一圈,出门时两手空空,回来时仍是两手空空。



    夜色绚美,圆月中天。



    浩瀚苍穹,繁星闪烁,仿佛一双双安闲凝视着天地人世的明亮眼眸,那频频幻灭的光芒,无所不至的笼罩着万物生灵。



    厢房中,张霈与单疏影也被透窗而入的夜色笼罩,灯火微明,两个真心相爱的青年男女,紧紧拥吻在一起,抚摸贪恋着彼此都无比熟悉的身体。



    张霈双手爱抚着单疏影那雪白滑腻的肥美臀肉,用力揉搓挤压,心中男人的欲望不可遏制的爆发出来,不再满足这种隔靴搔痒的前戏。



    好色男人伸手解开单疏影身上嫩黄色衣裙的系带,美人儿娇躯一震,蛮腰轻轻扭颤,那丰满的娇挺随之在张霈宽厚结实的温暖胸膛慢慢摩擦起来,说不出道不明的美妙滋味在心间蔓延。



    抱着单疏影柔软的娇躯,看着她光洁丰润的绯红玉颊,张霈轻轻在她呵气如兰的檀口吻了一下,轻声道:“影儿好美,相公真是爱死我的亲亲好宝贝了。”



    单疏影娇躯微微一颤,灵动的美眸透着娇羞的神韵和深切的爱意,静静的凝视着令自己心仪并托付终身的男人。



    眼神在默默无声中交流,心灵于柔情蜜意中交汇,两个心里深爱彼此,并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的男人和女人看着对方的眼眸,将心与身都交予人生的另一半。



    张霈将单疏影紧紧搂在怀中,左手揽着她纤细盈柔的蛮腰,右手慢慢解去她身上的多于的束缚。



    单疏影玉容恬静的看着他,美眸中藏着丝丝喜悦,朦胧迷离,春意盈盈,粉颊飞起一抹娇艳的绯红,就像那玉龙雪山上的盛开的雪莲花,美丽而圣洁。



    张霈的目光渐渐变的灼热,从单疏影修润的玉颈移到了莹白如玉的粉肩,随着好色男人右手的动作,嫩黄色的衣裙终于离开了主人美艳的身体。



    单疏影芳心羞怯,心中却又藏着一丝期盼,甚至希望张霈的动作能够粗暴一些,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生出这样古怪的想法,只是呐喊让那暴风骤雨来的更猛烈些的念头竟是萦绕不去。



    张霈看着娇躯半裸的单疏影,白玉无瑕的藕臂,圆润秀媚的香肩,还有胸前那对高高耸挺的玉峰,是女子最妖艳,最迷人,最吸引男人眼球的美丽风景。



    单疏影的美眸中溢出娇羞与春情,绝色的玉颊绽放着幸福的微笑,粉红色的亵衣,紧紧掩藏着那娇人的酥胸,那凹凸起伏的玲珑曲线,使张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张霈深情的拥抱着她的身体,心里燃烧着欲火的火焰,目光在单疏影玉体上来回游戈,就像是在欣赏世间最美丽的艺术品。



    看着单疏影美眸中那丝丝缕缕的刻骨相思,缠绵情意,灼热渴望,似乎明白她的身体正在饱受着欲火情焰的灼烧,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目光渐渐向下移去,停在她雪白丰腻的诱人玉峰上。



    单疏影玉颊飞起娇艳的红霞,心里又羞又急,这个冤家……怎么还……还不给人家……



    美人儿胸前那挺翘凸起的傲人曲线,显示出她逐渐由青涩到成熟的柔美娇躯独有的弹性而柔软,张霈的眼光顺着丰满的娇挺继续往下移去,那柔软平坦的玉腹纤腰,却因长久锻炼没有丝毫赘肉,柔柳拂风,不堪一握。



    张霈邪邪一笑,伸出修长的手指在那肌肤柔软滑嫩的蛮腰游抚挑逗,那敏感位置的挑引,使得美人儿娇躯频频颤扭,娇呼喘喘,不多久便香汗淋淋,暧昧的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女人香。



    闻听那诱人的娇声媚音,张霈眼中欲火大盛,食指大动的好色再也忍耐不住,褪去了单疏影娇躯上仅有的遮羞下裳,美人儿眼眸中羞意一闪而逝,身体无比忠诚的配合着张霈的动作。



    桌上朦胧的灯火,挣扎燃窜了几下,倏然熄灭,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中。



    张霈搂着怀中玉人,节节攀升的欲火已经到了极限,添了添干燥的嘴唇,狠狠吻住了那丰润迷人的唇瓣,双手用力揉搓着单疏影柔媚的娇躯,身体一沉,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单疏影配合着张霈的狂野,主动迎合着他的动作,甚至比张霈表现的还要狂野主动,这种情况很反常,但好色男人一心沉溺在男女欢好的美妙性爱中,并未留意,相反心中更多的是溢于言表的欢喜之情。



    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能够主动出击,不要总是被迫防守,不管那是如何美丽动人的女子,不能充分放开享受夫妻闺房之乐的女人,男人总是觉得遗憾。



    香艳的战斗持续了近一个时辰,单疏影终于在第五次高潮中沉沉睡去,嘴角挂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单疏影长在桃源仙境般的海外孤岛,自幼练功习武,心思玲珑剔透,灵台片尘未染,虽是剑技不错,内力不俗,但终是并未真正接触过世间丑陋之物,而白日里那陌生女子惨被亵渎的尸体却震撼了她的心,世间竟有如此丑恶之事,当真是天理不容。



    基于以上种种,所以她今晚的表现才会这般一反常态,当然这些张霈并知情,就连单疏影自己都不知道。



    翌日清晨,天气和煦。



    每个月的那几天,都是女性颇为烦恼的日子。有规律、无疼痛地过了还算好,如果碰到不按规律“办事”的时候,更够女性朋友们烦的了。



    单疏影的月事却提前一天到来,古代月事又称为月水、月信、入月、葵水、见红,是件相当相当麻烦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没有准备的人。



    张霈早上起来见床上有血,心中大惊,后悔昨日应该注意一些,不该将她逗的那么厉害。



    唤醒昏睡中的单疏影,张霈见佳人精神不佳,额头滚烫,竟是体弱神虚的症状,偶感风寒虽不是很严重的事情,但寒之不寒是无水也,此时巧逢天葵血气,表寒入里热,医治起来甚是麻烦。



    想通此节,张霈心中甚是自责,打来热水,小心翼翼替她擦拭了身子,嘱咐她卧床休息。



    东溟派接旨去琉球首理城的时候,张霈思及长路漫漫,便去烈钧那里找了本药书,路上打发时间,钻研到最后,医术倒是学的比大多数大夫都要高明。



    本来以单疏影的内功修为,等闲绝不会生病,但张霈知她昨天赶了一天的路,晚间又由得好色男人肆意征伐,这才玉体有恙。



    患病的美人儿甚是惹人怜爱,一副楚楚可人,温柔婉约的样子看的张霈心中不忍,对药材和针灸之术并不陌生的他开了一方调养脉理药,准备亲自给单疏影抓药。



    “都怪妾身无用,累相公操心了。”单疏影处处为自己着想,张霈越发感觉是自己不对,太过贪床恋欢了。



    张霈走到床边坐下,轻轻将单疏影的身子搂在怀中,拭去她眼眶中打转的泪珠,一脸正色道:“影儿,夫妇本是一体,现在最要紧是将养你的身子,其他的一切相公都不在意。”



    单疏影臻首微垂,温顺乖巧的靠在张霈胸膛,羞闭着美眸,脑中想的仍是他温柔缠绵的情话。



    张霈微微一笑,在单疏影的额头亲吻了一下,轻声道:“相公的亲亲好宝贝,你好好休息,相公替你抓药去。”



    单疏影满心欢喜的轻声“嗯”了一声,柔声道:“相公,你要快些回来。”



    “不要担心,抓了药我立刻就回来。”张霈点了点头,整了整盖在她身上的锦被,这才离开。



    张霈去镇里最大药店抓了药,回到客栈,让店小二好生煎药,吩咐药先泡一刻钟,一副药熬三次,每次水开后关小火熬一刻钟,水不宜过多,这样会影响药的效果,一副药分五次喝完,每次一小碗,打赏的银子比住店的费用还多。



    半个时辰后,张霈走到床前,手里端着药碗,柔声唤道:“影儿,起来吃药了。”



    单疏影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感激道:“相公,你对影儿这么好,我……”



    张霈眼中射出温柔之色,笑道:“傻丫头,你是我妻子,相公对你好是应该的,快把药喝了。”



    单疏影乖乖的喝了药,张霈又端来了一碗参苓粥,一口一口的喂她吃下。



    填饱肚子,单疏影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张霈欣赏着她欺梅赛雪的肌肤,由于卧床,她只穿了件月白亵衣,堪堪遮住胸前关键部位,珠圆玉润的臂膀和胳膊都裸在外面。



    单疏影被张霈俏丽绯红,娇羞不堪,张霈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将空碗放在桌上,笑道:“影儿,相公给你推拿针灸一下。”



    得到单疏影点头应允的肯定答复,张霈不再多言,解开她身上贴身亵服,顿时一具活色生香的玲珑玉体赤裸裸的展示在他面前。



    光滑洁白的胴体发出象牙般晶莹之色,柔美的曲线,高耸饱满的玉乳,有如春笋般地挺立着,滑软的小腹,纤细不堪一握的腰部粉嫩一片,浑圆结实的玉臀,笔直修长的玉腿,还有中间那……



    张霈不敢多看细看,再看下去也许就要犯错误了,不是也许,是肯定,奈何偏偏现在不是时候。



    催起素女玄心功,真气运转周身守得灵台清醒,气走全身的张霈静下心来,取出从萧峰那里讹诈来的追魂夺命十三针,提醒单疏影不要动后,瞬间刺入了她的十三处人体大穴,有好几处都在女子的羞人密处。



    然后张霈双掌分按单疏影酥胸和玉腹,那肌肤交接的舒软滑腻让他几乎把持不住,小腹开始升起欲火,身体有了些微的变化,单疏影粉脸染上一层胭脂般的红晕,身体开始颤栗起来,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了一片粉红的斑点,看的出来佳人也情动了。



    张霈运起冰炎二重劲,纯阳之力压过纯阴之力,送入单疏影体内,替她舒经活血,收功时也不由感到一阵劳累,其实更多的是心累。



    单疏影受张霈纯阳真气缓缓游走全身七经八脉,在阵阵温暖舒适的气息中沉沉睡去。



    张霈爱怜的看了她一眼,盘膝在她身旁坐下,打坐调息,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其实以他今时今日的功力,刚才运功消耗并不大,更多的是心理疲劳,这个相信男人都是能明白理解。



    整整一天,张霈就在房中陪单疏影谈谈情,说说爱,讲故事解闷,从盗墓历险(鬼吹灯)到皇朝历史(紫川),美人儿听的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晚上用过晚膳,服了药,张霈又替单疏影推拿针灸了一次,再伺侯她洗了个热水澡,早早卧床休息。



    练武之人极少患病,可病起来却很缠人,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江湖儿女怕的就是疾病缠身,但只过了一天,翌日单疏影醒来后体温便回复正常,娇躯玉体没有任何酸楚不适,只是因为月事,行动仍有不便。



    张霈知道女子月事要忌凉,嘱咐道:“嗯,今天可以在屋子里走走,但不准出门,外面风大。”



    单疏影柔媚的娇躯偎入张霈温暖的怀中,俏脸微红,贝齿轻咬着下唇,道:“相公,你对影儿真好。”



    张霈轻轻叹息一声,有些歉然道:“影儿,是相公不懂体贴你,这才害你身体不适。”



    单疏影臻首埋在张霈胸口,纤细的藕臂紧紧搂着他的腰身,娇声道:“相公,影子要生生世世的做你的女人。”



    张霈伸手轻抚着单疏影绸缎般的如云秀发,语气郑重的对她说道:“影儿,相公答应你,永远不离开你。”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论坛  安阳旅游  铜川学习  贵港资讯  怒江论坛  昭通时尚  南通时尚  酒泉论坛  阿拉尔地图  衡水新闻  中卫资讯  宜昌地图  湘西旅游  临沂资讯  安阳资讯  贵港资讯  泰州地图  广安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海口新闻  林芝地图  乌海旅游  烟台论坛  安阳旅游  临沧新闻  汕尾论坛  钦州学习  襄樊学校  沧州学校  六安论坛  临夏新闻  思茅新闻  连云港旅游  益阳资讯  湖州旅游  喀什资讯  德宏时尚  徐州旅游  徐州旅游  白山新闻  南通时尚  三明时尚  潜江地图  黔南地图  三明时尚  长沙娱乐  郑州旅游  北海资讯  泰州地图  天门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