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一章 旖旎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快,快帮人家……把,把裙子穿好……”乾虹青耳根发烫,粉脸飞起一抹霞晕,银牙在芳唇咬出一排细密的齿印,轻柔软语。



    张霈微微一怔,强迫自己收敛色心,一把扯落已经损毁的帛锦亵裤,接着动作利索的为乾虹青穿好裙子,同时顺手拉过锦被盖在她妙曼的玉体之上。



    一切办妥之后,张霈见乾虹青玉颊上还带着两抹湿痕,心中暗自责骂起自己不该太过心急,俯身低头,附在她玲珑秀巧的耳垂旁边,柔声道:“青姐好好体息,我这就出去为你买药解毒。”



    乾虹青闻言“嗯”了一声,下意识的伸手拉住转身欲走的张霈,美眸变幻不定,银牙暗咬,却是一语不发,眼神更是患得患失,心情复杂之积。



    欲擒故纵果然是捕获美人心的不二法门,张霈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秀嫩的柔夷,笑道:“我很快就回来。”



    乾虹青乖乖松开小手,任他还离开,似乎已经习惯听他的话。



    张霈让店小二带路,两人匆匆出了客栈,这事原本不用他亲自操办,不过这里虽然不是荒僻之地,但也非交通枢纽要地,比不得燕京城之类的大城,若是药铺没有他需要的药物,店小二不能拿主意,一来一回,多跑冤枉路浪费时间反而不美。



    果不其然,镇里最大的药材铺并没有张霈上等人参,灵芝等增元养气的补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其他药物凑合。



    买完药复又回到客栈,张霈远远就瞧见乾虹青窗户已然打开,她翘首以盼,心中也不知道为何对张霈会这般牵挂于心。



    美人儿果然有心,好色男人心中一热,乾虹青也瞧此时也瞧见归来的张霈,脸上露出惊羞喜悦之色。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依据张霈方才望闻问切,乾虹青虽然中毒已深,但有药物抑制毒性,五天之类却不虞身体无恙,他要利用这五天时间,消除彼此隔膜,抱得美人归。



    张霈将药物交与店小二,嘱他煎药,并随手打赏了他一锭银子,乐得店小二眉开眼笑,连连呼谢。



    重新来到乾虹青厢房,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张霈咳嗽一声,从怀中拿出外敷的药物,轻声道:“青姐,还是先上药吧!”



    乾虹青羞闭美眸,娇躯缩在被子里,不言不语,张霈心中一喜,当她默许了。



    此等美差若不抓住机会,张霈就不是张霈了,他走到床边,轻轻拉开锦被,褪去乾虹青衣裙,动作轻柔的为她上药,同时散发着灼热气息的大手还不时在美人儿身上最羞人的碰触摩擦。



    乾虹青不知是因上药牵动伤势而疼痛还是因被异性抚弄羞处而舒服,整个过程始终保持缄默,紧紧闭着美眸,抿着嘴唇,只有当张霈实在“过份”的时候才会偶而发出一两声低呤娇喘,直到店小二敲门方才打断这早该结束的“上药”过程。



    太阳西斜,云霞灿漫,乾虹青在服药之后便沉沉睡去,直到此时方才转醒。



    客栈一楼大厅,张霈四人围桌而坐,镇远镖局三人坐了一席。



    中岛美雪神色恭敬的垂手而侍,立于张霈身后,不肯与众人同席而坐,因为在她自小接受的教育中,如此逾越礼仪的举动显然与她如今女奴的身份不符。



    单疏影和乾虹青两双盈盈美眸落在张霈身上,好色男人咳嗽一声,道:“阿奴,以后主母的话就是我的话。”



    张霈命中岛美雪依主母之言而行,不过却使了个心眼,他话中的主母却是将乾虹青也算在内了。



    三女的美貌均是上上之选,疏影更是绝世之容,像这样在大厅用膳,难免吸引眼球无数,当看见张霈能与三美同席,纷纷投以羡慕,嫉妒的目光。



    柳长风三人俱有伤在身,镇远镖局又伤亡了数十人,现在却是不宜饮酒,众人很有默契的滴酒未沾。



    散席之后,左右无事,各自回房安息。



    古代可不比后世,除非的传统节日,其他时间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嗯,当然也有晚上开门迎客的赌场妓院等地,不过现在明显时间地点都不是享受古代特有文化的时候。



    张霈携单疏影回到房里,同时嘱托中岛美雪随在乾虹青身边,伺候她起居,不得有失。



    奔劳了一天,单疏影呼人送来一壶茶水,并让店小二准备热水。



    没过多久,一切准备妥当,店小二得了赏钱,掩门告退。



    单疏影倒了一杯热茶,莲步微移,走到床边,看着张霈那张轮廓分明的俊逸脸庞,脸上神色似笑非笑,柔声道:“相公,青姐的伤不要紧吧?”



    张霈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笑道:“影儿,你放心好了,有相公在,青姐不会有事的。”



    单疏影白了他一眼,低声道:“就是有你在才有危险。”



    张霈心中“咯噔”一下,脸上露出讪讪的表情,却是没有说话。



    单疏影突然媚妩一笑,接过张霈手里的杯子,轻轻放在桌上,笑道:“热水已经放好了,让影儿侍候相公沐浴。”



    这种美人主动服侍自己的好事,张霈当然不会拒绝,温言道:“影儿真好,不枉相公这么疼你。”



    单疏影展颜一笑,美眸泛着浓浓春意,乖巧的替张霈脱去鞋袜,然后是衣裤,真是善解人衣的好姑娘。



    好色男人不多时便彻底回归大自然的怀抱,赤条条的浸在屋中大木盆的热水里,嘴里舒服的“哦”了一声。



    虽然是单疏影主动提出替张霈沐浴洗身的要求,但事到临头,美眸却是羞意盈盛,褪衫脱裙的妙曼姿仪看的张霈欲火大盛,一颗不安分的色心如擂鼓般霍霍跳动。



    单疏影褪去身上外衫,露出贴身的粉色亵衣和短裤,露出两条白嫩嫩的粉嫩大腿,走到张霈身后,玉膝弯曲,蹲了柔如无骨的娇躯,用湿巾替他拭擦身体。



    张霈嘴角露出一丝惬意的笑意,不禁展了展身体,双眼似闭非闭的虚合着,放松身心享受温柔妻子的细心服侍。



    单疏影仔细的替张霈把上半身清洗完后,娇躯转到他另一端,轻轻用浴巾替他洗脚,然后顺势拭擦小腿,大腿。



    东溟派是个阴盛阳衰的门派,除了尚氏弟子,其他男人都是以入赘的方式加入,婚后主事的仍是女人,而能够让东溟派冷傲的小公主如此用心服侍的男人,除了张霈以外便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张霈躺在盛满热水的大木盆里,仅用一条白色毛巾盖住,当单疏影柔嫩白皙的纤手渐渐触及身体敏感部位,毛巾在瞬间被顶起一个高高的蒙古包。



    单疏影美眸羞意一闪而逝,对自己相公身体已经非常熟悉的美人见怪不怪,却是故作嗔道:“真是不老实的大坏蛋。”



    张霈双目睁开,淫光闪烁,坏笑道:“宝贝儿,这可怪不得相公,圣人都说了,男女大欲是周公大理。”



    单疏影横了他一眼,倏然掀开毛巾,伸手握住张霈要害,脸上得意的神色没有持续一秒,发出一声惊叹的声音,道:“相公,怎么越来越……那个了……”



    张霈此时哪里还有闲心听她说些什么,浑身仿佛触电般涌起,麻、酥、痒、涨种种非常特殊的舒服感觉,爽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霈被单疏影用热水淋身的动作惊醒,双目蓦地睁开,眉宇间扬起一丝春意,道:“相公,很舒服吧?冲完水后我让你更舒服,呵呵,人家可以特意和雅兰姐学的。”



    美人情重,张霈温言大受感动,依言不动,任她施为。



    淋浴完了之后,张霈从木盆里站起身来,单疏影用一块干巾替他把擦干身上水珠。



    单疏影扭着纤细如柳的蛮腰,摆动着丰腴突翘的隆美雪臀,拉着张霈走到床上,让他仰面朝天的躺在榻上。



    张霈感觉一个柔腻光滑的娇躯伏在自己的身上,单疏影檀口微启,吐出丁香小舌,吻他的额头、鼻梁、嘴唇、下颌,一路舐吸下去,直到坚硬如铁的胸膛。



    好色男人被单疏影唇舌并用,挑弄得几乎魂飞天外,忍不住伸手摸着她晃动起伏的肥美硕臀,只觉手掌中两块润腻的肉团极富弹性,手感极佳,同时感觉一股如兰似馨的香味萦绕身边,好不撩人。



    单疏影神情妖艳,樱桃小嘴分张,舐、舔、含、吮、咂、吸,张霈只觉腹内滚烫灼热,一股热血直冲灵台,仿佛是大海中一叶随波逐流的扁舟,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潮水冲击下,越抛越高……



    就在关键时候,门扉传来“咯吱”一声。



    这突如起来的声响打断了单疏影的动作,娇呼一声,翻身拉过锦被盖在身上,张霈双目神光一闪,像只捕猎的展翅苍鹰般从榻上朴了出去,左右微分,凌空一记九阴白骨爪吸开大门,右手并指成刀,一记天魔刀挥出,准备杀毙在门外偷窥之人。



    岂知大门“砰”的被一股巨力扯开,却见一个盈弱的娇躯跌了进来。



    张霈眼中精芒暴闪,功力收发自如,变杀招为柔劲,将仿佛散失了浑身劲力的乾虹青扶住,顿时美人儿滚烫的玉体入怀,软玉温香。



    乾虹青娇躯香汗淋漓,彷佛刚从水里捞起来一般,张霈一看她这个样子,立刻心中雪亮,已知究竟,抱住她的同时已经大手一挥,卷起一股巨风将门扉合拢。



    乾虹青白日受了张霈那般挑引,夜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突然耳中传来听见一声异样的声响。



    鬼使神差之下,乾虹青轻轻下榻穿衣,开门离屋,走到张霈所住的房间外,准备一窥究竟。



    谁料到她刚一靠近,屋里连绵不断的呻吟之声便清晰的传入耳中,乾虹青心中震慑,不但没有转身离开,反而偷偷用手指在纸窗上润了个小洞,凑近一看,只见单疏影正施展玉口吹龙箫的香靡淫技。



    乾虹青本来就是过来人,而且更是受过这方面的高人培养,就算没有身中淫毒,惊见眼前这无边春色,也会心生绮年,更何况是如今体春药深中是情况?



    乾虹青看的心旌摇曳,一股熊熊欲火自小腹陡然涌遍全身,浑身燥热难禁,而羞人的私密之处更是仿佛有无数只蚁虫在爬动,春水泛滥,使她双目赤红,欲念狂烧,几乎失了理智。



    张霈那根霸王神枪似乎在眼前不断扩大,乾虹青只觉口舌干燥,娇躯流汗,汹涌的欲潮勾动体内淫毒,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冲进屋去,寻找那能够帮助自己宣泄欲望心火的巨物。



    乾虹青的手碰到木门发瞬间,惊动了房中的张霈和单疏影。



    <><><><><><><><><><><><>



    PS:本来想祝大家儿童节快乐的,但是改论文晚了,没赶上:(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兴安岭论坛  喀什资讯  湘西旅游  海西论坛  中卫资讯  沧州学校  潜江地图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郑州旅游  阜新地图  黔南地图  湘潭学习  金昌论坛  抚顺学习  长沙娱乐  西安娱乐  商洛学习  临沧新闻  襄樊学校  六安论坛  伊犁论坛  思茅新闻  泸州学校  思茅新闻  潜江地图  南通时尚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赤峰新闻  松原地图  安阳旅游  海西论坛  三亚论坛  四平时尚  南通时尚  郑州旅游  临汾新闻  辽源地图  泸州学校  吴忠旅游  诸城旅游  中山时尚  商洛论坛  吴忠旅游  喀什资讯  泰州地图  沧州学校  衡水新闻  烟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