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一章 香艳责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张霈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规矩,两人肢体的接触也越来越多,孤男寡女无疑于干材烈火,若是现在发生点什么,那是一点也不奇怪。



    张霈的手掌抚隔着苏沁雪身上的衣衫抚摸她的纤细的手臂,心中刚刚在中岛美雪身上熄灭的火气现在却又腾了起来,他要用眼前女子的身体浇熄自己心中燃烧的火焰。



    苏沁雪俏脸染上一抹娇艳的绯红,芳心又羞又涩,又讶又怒,却又苦于没有应对之策。



    张霈身份尊贵,既是高高在间上东溟派公主的夫婿,又是在派中位高权重的监院,本身实力更是深不可测,他若是用强,哪里是一个暗堂下属可以反抗的。



    苏沁雪银牙暗咬,美眸泛起一层雾气,为了避开他的侵犯,复又跪了下去,顾左右而言他道:“属下没有办好少主交代的事,请少主责罚。”



    “嗯,既然你自愿领罚,那我就重重看惩罚你。”张霈眼中精芒爆闪,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竟打蛇随棍上。



    苏沁雪立时便蒙了,她本来甘愿领罚,可是事到临头却退缩了,现在这样子和刚才有什么不同么?



    在苏沁雪惊骇的时候,她感到一双健壮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腰肢,鼻端全是陌生而又让人沉迷的气息。



    张霈再稍稍用力,将她揽入自己宽厚伟岸的胸膛,轻吻她白皙光滑的后颈,戏虐道:“现在,我要惩罚你了。”



    随即,张霈嘴角轻扬,微微一笑,手臂猛得一用力。



    “啊!”苏沁雪只觉得天地旋转,低声娇呼一声,这才发现,张霈已将自己横抱在怀中。



    张霈注视着她,在烛光下忽明忽暗的娇俏容颜,瓷质般润泽透亮的肌肤。



    她看着他英挺刚毅、棱角越发明显的面庞,心中迷茫了,好色男人现在可没闲情逸致去理会小妮子此时心中在想什么。



    经考证,人类的祖先是类人猿,但无数科学校想破脑袋也没能证实的是为何男人会有狼性,嗯,男人在很多时候都是靠下半身指挥上半身的动物,而且豪不夸张的说,张霈就是这种男人的典范,还是其中的极品。



    张霈双手抱着她的娇躯坐回座椅,在苏沁雪的无力的惊呼声中,将她翻转过来,轻轻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素面朝下,玉背朝上,一双浑圆如玉的美腿绷得笔直。



    此时此刻,苏沁雪的柔嫩平坦的小腹几乎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只要稍微晃动一下,娇躯立时便会倾斜不稳,臻首触地。



    每当这个时候,苏沁雪便不得不两手紧紧抱住张霈地小腿,保持身体的平衡,背部肌肉因而伸展绷紧,原本掩在长裙下,不显山露水的小屁屁,如今却是异常的扯人眼球,令人垂涎欲滴。



    好色男人的注意力果然第一时间被牢牢吸引住,他灼热的目光落到苏沁雪丰隆圆翘的雪臀上,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她的美臀位置,触手之处,冰凉温软,使人唾液腺加班加点的工作,分泌更多的唾沫。



    极度舒爽的手感让人欲罢不能,生出得陇望蜀,想来得寸进尺,男人都这样,欲望是人类前进的原动力。



    好色男人遵从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欲念,终于还是忍不住将狼爪覆在了苏沁雪那隆起的肥美翘臀上,肉感腻滑,弹性极佳。



    张霈微浸汗的手掌按着苏沁雪白嫩嫩的翘臀,那柔嫩、软腻、润滑而又弹性十足的完美感觉,让他心中欲念转瞬便烧成燎原大火,一发不可收拾。



    好色男人情不自禁的手掌用力改变手中软肉的形状,魔爪往下挤压,深深陷入那团嫩柔的嫩肉里。



    苏沁雪那娇翘迷人的雪臀,不管张霈的手掌如何用力揉搓,都会转瞬之间被恢复原状,好色男人淫心大作,忍不住要心中湿意,开口淫道:“雪臀像弹簧,看你强不强,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



    魔爪按下,深深陷入,复又弹起,恢复如初……



    张霈一手按住苏沁雪的纤腰,解开棉布襦袄,一把拉下她的下裳,连裙裳和亵裤一起拉到腿弯处,露出细绵腴润的雪股来,紧并的大腿根部有一处怎么也并不起的鼓胀小丘,四周光洁无毛,白嫩得像是一枚刚炊好的雪面包子,其间夹着一抹蜜缝,十分诱人。



    “你要干什么?”小屁屁凉飕飕的感觉使得苏沁雪羞耻的叫唤起来,声音惊慌无措。



    张霈眼中淫光大盛,拉开她颈后系绳,鲜红的锦绸肚兜微微卡着了乳肉,这才又滑落地面,胸前束缚尽去,绷出一对浑圆饱实的玉兔来,那对美物不甚巨硕,然而形状姣好,光泽动人,犹如两颗饱满的泪型珍珠,珠光盈润,彷佛呼应着沉甸甸的手感。



    “嘿嘿,你不是要我惩罚你吗?”话音刚落,张霈有力的巴掌已经狠狠地落到苏沁雪娇嫩的玉臀上,“惩罚开始了。”



    “啪!”的一声,丰耸的雪臀微漾出一波肉浪,形成诱惑力无限的淫糜景象。



    张霈惊诧于苏沁雪清秀容貌下却拥有如此硕挺的雪臀,少女青涩翘臀特有弹性更让他深深着迷。



    好色男人无比兴奋,大手挥落,掌掌着肉,鼓点般不断拍打着苏沁雪极具肉感的香臀。



    “啊!”苏沁雪发出羞怯的呻吟,竭力扭动娇躯,想摆脱他的魔掌,但双方的实力实在相差悬殊,任凭苏沁雪如何努力也无济于事。



    张霈展开了天魔场,限制了声音的外泄,在苏沁雪的娇呻羞吟声中,打了二十多下,在她不住扭动的屁股上打出数个有着说不出妖异美感的红巴掌印。



    好色男人感到自己身体和心理都在开始生出变化,他轻轻抚摸着苏沁雪被打的火烫的嫩滑美臀。



    苏沁雪在经历最初的那几下疼痛之后,已经渐渐习惯了打击的力道,如今力道消失,却感到从被打得热辣辣的美臀上传来丝丝撩人的异样感觉,不由檀口轻启,哼逸出极具诱惑力的**。



    这一声令人血热骨酥的**,犹如轰落的天雷,击中了张霈这座活跃异常的火山,好色男人喉咙干涩,声音沙哑道:“我要你。”



    张霈抱着苏沁雪纤细的腰身,将她柔若无骨的玉体摆弄成雪臀高高翘起的诱人模样,身体从后面压了上去。



    张霈的荒淫好色超出了苏沁雪的想象,但不可否认的是少女的心中却是已经有了他的身影,也许是因为他高高在上的身份使无法违逆,也许是因为他傲世琉球的武功让她无法反抗,也许是他能医治折磨父亲多年的伤病令她心有顾虑,不管如何,苏沁雪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进行剧烈的抵抗措施。



    苏沁雪并不了解张霈,这个世界也没有人真正了解他,如果苏沁雪真的疾言厉色,好色男人绝对不敢对她如此放肆,不过你若没有明言拒绝,嗯,给他一根棍子,他就能把天捅个窟窿。



    虽然心中知道今日怕是凶多吉少了,苏沁雪内心却没有想象中的恐惧,因为张霈有一种别人没有的能力,不管是如何开始的,最后他总能把**变成顺奸,这当然要归功于他融合了那天异种白蛇。



    羞不可抑的苏沁雪只有将自己的滚烫的玉颊深深埋进柔细的臂弯中,任凭身后男人做着令她面红心跳的轻薄之举。



    张霈那千锤百炼,理论加实践的挑逗手法一经施展,下身传来的那丝丝快感顿时让未经人事的苏沁雪难耐地扭动如柳纤腰,蠕挺雪玉美臀,小巧诱人的樱桃樱口中不时响起让她恨不得找条缝隙钻下去的勾魂**。



    按捺不住心头欲火的张霈见“惩罚”的差不多了,现在该是奖励的时候了,苏沁雪似乎心有所觉,知道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苏沁雪螓首微转,幽幽的一声轻叹,娥眉微蹙,竟然从浓密的睫毛间滑下数颗珠泪,滴落在地上。



    她的神态是如此的哀怨,彷佛有无尽的忧愁和痛苦,所显出来的楚楚可怜之态,张霈为之一惊,砰然心动中却也回过神来。



    “我这是怎么了?竟差点将她……”张霈神智为之一清,现场的情形尴尬异常,他面临一个选择,干还是不干?



    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居然欺负一个小姑娘,张霈自嘲一笑,站起身来,苦笑道:“起来吧!对你的惩罚结束了。”



    苏沁雪羞怯的将身子卷缩在地上,两只纤手徒劳的遮挡住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羞人部位。



    张霈转开目光,道:“你知道江龙涛的巢穴吗?”



    “属下知道,但此人异常狡诈,在燕京城有五处房产,每晚留宿不同的地方。”苏沁雪偷偷抬头看了张霈一眼,强自镇定道:“徐放鹤最近和他走的很近,也许他知道江龙涛的下落。”



    “金虎帮的二当家徐放鹤?”张霈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徐放鹤在什么地方?”



    “他最近迷上了一个妙玉坊的一个清官人,现在多半……”苏沁雪俏脸一红,声音越说越低。



    张霈将苏沁雪散落在地的衣衫裙裳拾起来,放在椅上,道:“你放心吧!苏老的病包在我身上。”



    说完,张霈便大踏步走了出去,苏沁雪美眸痴痴地凝望着他消失在室门的背影,表情复杂。



    <><><><><><><><><><><><>



    妙玉坊很好找,在街上随便找个人来问,男人会给你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女人呢!怕是没有找妓院的时候会找女人问路吧!



    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花街柳巷的生意也跟着淡了下来,冷清的大街上稀稀落落有几位兴尽而返或是准备里面销魂的恩客。



    妙玉坊是燕京城鼎鼎有名的秦楼楚馆,出入者都是大有身份之人,非富即贵,至不济也是一方大豪,富商巨贾。



    从外边来看,妙玉坊只是有点艳丽,可是进入里面才发现,期间装潢只能用奢侈华丽来形容。



    可是再华丽的装饰也比不上这里的女人,所有的女人花枝招展的争奇斗艳,让人目不暇接。



    楼分两层,姑娘绝对不少,虽然穿的暴露,但姿色都还入不得张霈的法眼,此时里面的客人却也并不算太多。



    张霈虽然站在外处,却凭着如神目力将一切看的通透,仿佛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魔兽,收拢的利爪,静静等待猎物的出现。



    大门前突然热闹起来,徐娘半老的老鸨和点头哈腰的龟奴殷勤的送出三个人来。



    昂首阔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人五短身材,面容和善的胖子,一双眼和米粒差不了多少,此人身上衣衫质地华贵,手工上乘,拇指上一块价值不菲的碧玉扳指,看似寻常富绅,但举手投足,片尘不染,竟有一身不弱的轻身功夫。



    在他左侧身后,紧跟着一个瘦可见骨的青年,一身蓝色劲装,背负三尺长剑,面容沉稳,眼神锐利,不时闪过警惕之色,似乎是保镖兼打手的角色。



    右首年轻男子一副公子哥打扮,头戴正冠,看起来风度翩翩,潇洒无俦,只是脚步浮夸无力,油头粉面,不知是何路数。



    三人慢腾腾的丛妙玉坊走里走出来,那公子哥仍不时高声和老鸨调笑。



    胖子左脚跨出大门,右脚却留在门槛内,回过头来,道:“好好侍侯月儿姑娘,千万不要惹她不高兴。”



    老鸨忙一勾兰花指,掩嘴娇笑,媚声道:“是,徐爷,月儿姑娘可是我妙玉坊的花魁,奴家哪敢留难这尊菩萨。”



    徐胖子显然心情不错,大笑两声,朝右首那公子哥微一点头,后者立时会意,丛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塞到老鸨半敞的胸衣里,放在胸前那两团丰满柔软的深沟中间。



    老鸨痴痴媚笑两声,喜笑颜开,徐胖子摆手示意,率先走下台阶,一辆华丽的马车正等候在那里。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长沙娱乐  那曲地图  三亚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淮北地图  安阳旅游  南通时尚  襄樊旅游  襄樊旅游  辽阳旅游  徐州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贵港资讯  烟台论坛  临沂资讯  伊犁论坛  昭通时尚  辽源地图  诸城旅游  喀什资讯  潜江地图  南通时尚  三明时尚  赤峰新闻  迪庆旅游  德宏时尚  烟台论坛  合肥学习  西安新闻  钦州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林芝地图  南通时尚  湘西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三亚论坛  临夏新闻  阿拉尔地图  白山新闻  海口新闻  黄冈旅游  许昌学习  恩施学校  赤峰新闻  伊犁论坛  商洛学习  十堰论坛  商洛学习  连云港旅游  咸阳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