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二章 熟妇偷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卷 醉卧花丛 第三十二章 熟妇偷情



    三人上车,马车疾驰而去,刚驶离花街柳巷不远,张霈鬼魅般从一条巷道的阴影中闪出身来,挡在马车前面。



    两匹拉车的青马陡然一惊,赶车的汉子急忙拉住马缰,急声厉喝,却是控不住马势。



    受了惊吓的青马却不受控制的接连踢翻了街边两三个卖夜宵的摊点,几个摊老板前所未有的敏捷,哭爹喊娘的躲闪开去。



    赶车汉子本来稳坐车辕的身子猛地一阵颠簸,差点从座位上跌下来,这才勉强制住了惊马。



    张霈一步步向马车走去,却是慢慢收敛身上恶魔般妖煞的气息,惊马终于不再狂躁,浑身汗水淋漓,不停的颤抖,鼻息粗重。



    赶车的马夫好容易稳住了身白子,气都还没有喘匀,手里马鞭一甩,当头向张霈抽去,嘴里不干不净道:“臭小子,你找死啊!”



    打狗也要看主人,打主人却不用看狗,张霈不以为杵,随意伸手轻轻一拈,便将鞭梢稳稳夹在指间,纹丝不动。



    手指一弹,一道肉眼可见的蓝色电茫顺着鞭子传了过去,赶车的马夫只觉一股触电般的酥麻感觉猛然袭来,来不及松手放鞭,身体已经倏地一震,重重的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车帘撩起,那个穿着蓝色劲装,背负长剑的青年看着拦住路惊马的罪魁祸首笑吟吟的站在车前,不禁怒火上涌,当前跳下马车,喝道:“朋友哪条道上的?”



    张霈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很淡然很高深莫测,笑道:“妙玉坊的月儿姑娘是本少爷的人了,以后你们少去她那里找不痛快,不然少爷我见一次,打一次。”



    “徐爷,没想到燕京城里还有人敢和您抢女人。”劲装青年微微一愣,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过他冰冷的声音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难道少爷我装坏人真的这么失败?哎!要我这正直善良的人去装坏人,这不是为难我么!”张霈闭口不言,表情仿佛受了天大委屈,很无奈。



    某无良男人也不想想,刚才是谁色欲熏心,差点把才见过两次面的苏沁雪给办了的。(PS:张霈弱弱的补充了一句,杜玉妍和言静庵才见了一次,不也被少爷办了。)



    “东林,你去看看是哪儿的过路神仙?”徐放鹤不愠不火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看来也是个沉得住气的人。



    任东林答应一声,钻出车厢,第一眼看见张霈的时候他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挡路滋事的竟是一个相貌如此俊逸出尘的年轻人。



    这小白脸也不知道是混哪里的,模样长这么俊,任东林眼前闪过狠辣嫉妒之色,哼了一声,冷冷道:“臭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和我们徐爷抢女人,你不象活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厌倦了人生的样子吗?”张霈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那眼光仿佛在打量一个精神病患者,不解道:“徐爷?徐爷是谁?”



    “你连徐爷都不认识?”任东林见对方轻视自己,目中闪过一缕森冷的杀机,道:“臭小子,你可听说过金虎帮的大名?”



    “大名?”张霈很配合的调整面部表情,露出一副茫然的神色,摇头道:“我只知道现在国号是大明,没听说过什么大名?”



    “齐云,把人扣下,我困了。”徐放鹤终于不耐烦了,刚刚在月儿那里享受的销魂感觉似乎一下子便打了个对折,冰冷的声音再次从车厢中传了出来。



    齐云,也就是那个穿着蓝色劲装的青年眼中露出残忍的笑意,大步走上前来,五指成爪,扣向张霈的肩胛骨,狞笑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要闯进来。”



    “天堂?地狱?这里也有人信教?”张霈轻声细语调侃一番,身体怡然不动,任他抓住自己肩井,齐云一击得手,刚待开口,突然五指倏然狂震麻痹,钻心剧痛沿着手指、手腕、小臂、肩膀,一路传遍了大半个身子。



    张霈倏然运起天魔金身,破了他的锁困,齐云不由痛的弯下腰来。



    抬臂一记手刀切在他颈侧,张霈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齐云连哼都没有哼一声,顿时昏了过去,身后那柄二百两银子买来的秋水长剑更是连出鞘的机会都没有,成了摆设。



    变故突起,车帘嘶啦一声,中分而开,一条身影鹞子般从车厢中破狱狂龙般冲了出来,朝着张霈当胸打来。



    张霈挺峙如渊,运起天魔金身,悍然硬受了对方一拳,纹丝不动,笑道:“你是在给我按摩吗?力道好像不太够啊!”



    徐放鹤“噔噔噔”接连后退三步,背靠车厢方才稳住身形,面露震骇之色,惊疑不定的看着张霈,道:“朋友是冲着我徐某来的?”



    “我说不是你信吗?”张霈神色悠然的将双手负在身后,道:“废话少说,我想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徐放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道:“朋友想打听什么人?”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速度迅疾无比的闪身掠到任东林身边,一记手刀切在他颈部大动脉。



    任东林连他的人影都未看清,身体便软软的瘫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徐放鹤见了张霈的武功和身法,一言不发,脸色更是阴沉。



    张霈看了一眼四周早已跑得不见踪影的商贩,微笑道:“我想打听的是东溟派江龙涛的下落?”



    徐放鹤眉头微皱,仿佛在努力回忆,为难道:“咱们金虎帮和东溟派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江龙涛这人鬼祟多疑,我怎会知道他的下落?”



    “贵帮和江龙涛狼狈为奸,你和他又私交甚密,又岂会怎会不知道他的下落?”张霈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胖子,笑道:“若是你定要为尽朋友之义,嘿嘿,你金虎帮二当家的头衔今日也该摘去了。”



    面对张霈赤裸裸的威胁,徐放鹤不着痕迹的将笼在袖的右手负在身后,哼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燕京城可是我金虎帮的地盘……”



    张霈眼中精芒暴闪,厉声打断道:“如果你想找帮手,我劝你三思而行,不然援手到时,他们恐怕只能寻着你的尸体。”



    徐放鹤尴尬的将手放回原处,脸色铁青,道:“我和江龙涛是有交往,但他处处留了有后手,我确实不知道他在哪里啊!”



    张霈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不紧不慢道:“江龙涛是我东溟派的叛徒,你却处处袒护,甚至不惜为他丢了性命,这样未免太不值了吧!”



    徐放鹤浑身一震,道:“你……你说什么?”



    这死胖子演起戏来到是唱做俱佳,有模有样,明明打着出卖盟友,保命自己性命的算盘,面上却装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江龙涛的底细你金虎帮二当家又岂会不知?



    张霈摆摆手,示意对方表演到此结束,笑道:“江龙涛究竟在什么地方,还望二当家如实相告。”



    徐放鹤仿佛受了天大冤枉,一脸无辜,道:“徐某的确不知,这要我从何说起?”



    张霈点了点头,道:“好。”



    井中月“铮”的一声拔了出来,慌忙大盛,刀气纵横,徐放鹤心中一紧,退无可退,急忙叫道:“等一下。”



    不识抬举的东西,少爷是你说停就停的么!张霈蹂身扑上,刀身带起一抹厉啸,悍然斩向他腰间。



    徐放鹤避让不及,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探爪扣向张霈握刀的右手腕。



    井中月倏然响声虎啸龙吟之声,张霈手腕一压,在他手掌划了一道伤口,从掌心直到腕脉。



    徐放鹤心头剧震,又被张霈一记天魔指点在胸前,“哇”的张口喷出一蓬鲜血,肥胖的身子重重跌倒在地上。



    张霈慢慢向他走去,每一步都仿佛死神敲响的丧钟,重重敲打在徐放鹤心间,井中月的无匹的锋芒印在他满是惊慌和恐惧的脸上。



    徐放鹤勉强支着身子在地上爬着向后退去,举起左手在空中连连摆动,拦阻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带你去。”



    张霈歪着脑袋,憨憨地问了一句:“你不骗我?”



    徐放鹤喘着粗气,道:“那里是江龙涛新娶小妾的居所,他一定在那里。”



    “用说的你不肯听,偏要打你一顿才肯老实,这又何苦呢!”张霈叹了口气,道:“若果你所言不假,我今天就放了你们。”



    张霈说今天放了他们,但明天呢!后天呢!不过徐放鹤已经慌了神,并没有听出这层意思。



    徐放鹤受了张霈一刀一指之后,果然老实听话得多。



    在张霈的指挥下,徐放鹤将三张一百两的银票分别放在三个被青马踏翻的夜宵摊点上,算是对他们损失的补偿,接着又把昏倒的车夫,齐云,任东林三人搬进车厢,赶着马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天空漆黑沉暗,星光黯淡,只有月光固执将一层皎洁的银白色铺在大地上,照耀着燕京城每一个角度。



    一座庞大的庭院,周围没有糟杂的喧闹声,四周幽静,落针可闻,厅堂内温暖而干净,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田仲平嗅了嗅,鼻中立刻充盈着这股好闻的檀香气息,心里觉得无比惬意。



    无论是周围静谧的环境,还是整洁的厅堂屋舍,辉煌灿烂的灯火,还是那块书着“江府”两个鎏金大字的巨幅匾额,都令他生出满足之感。



    江龙涛和田仲平都喜好女色,而黑龙帮暗地做的就是贩卖人口的生意,徐放鹤不时可从江龙涛那里弄到新鲜货色,所以两人走得较近。



    田仲平受江龙涛之邀来过这庭院两次,不过今天晚上,他却不是来见庭院主人的,这样说也不尽然,准确来说他是来见庭院女主人的,嗯,当然用偷这个词要更恰当一些。



    一想到最舒适豪华的那间卧房中,那张柔软宽大的床榻之上,有一位令人神魂颠倒绝色娇娃俏在等着与自己约会偷情,他就兴奋的喉咙干涩,浑身燥热,神经绷紧。



    然而与暗地偷人的兴奋刺激相对应的是一丝夹杂着紧张和惶惑的不安,这一点也不奇怪,不管是什么人,在偷别人老婆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感到有些心中不安的,更何况,这个风情万种的尤物还挺有身份,她是东溟派江龙涛最宠爱的小妾,刚娶进门不满三个月的梦玉蝶。



    田仲平第一次见到梦玉蝶的时候便惊为天人,而勾搭上这个妙玉坊的骚蹄子不过是一个月前的事。



    郎有情妾有意,两人正是一拍即合,当江龙涛不在这个留宿的时候,梦玉蝶便会避开众人的耳目,偷偷约会他来做些颠鸾倒凤的逍遥事。



    由于田仲平每一次来的时候都很小心,所以至今还没有被任何人发觉,不小心不行啊!江龙涛怎么说也是金虎帮的盟友,田仲平金虎帮三当家的身份又摆在那里,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



    照着徐放鹤的指引,张霈来到燕京城东城。



    这一片大多居住的是有钱有势的人,此时月已中天,大多数人都酣梦未醒,四周一片漆黑。



    张霈制住未醒三人的穴道,露齿一笑,道:“你先睡一会,我进去看看。”



    徐放鹤还来不张嘴说话,眼前一花,已被张霈天魔指点昏过去。



    张霈潜进院中,大概辨识了一下方向,一路潜行。



    “赶快抓紧时间吧!春宵苦短,下次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一亲芳泽。”田仲平提醒自己一声,脸上流露出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迈开大步,穿过蜿蜒的走廊,一把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卧室宽阔而奢华,靠北墙的正中位置摆放着一张锦绣软榻,粉红的帐帘粉红的床铺,充满了挑逗的色彩。



    一个容貌艳丽,性感迷人的美**蜷缩在榻上,说不出的好看,就像是一朵正在盛开的娇艳桃花。



    梦玉蝶曼妙的身材在一件单薄的纱衣下若隐若现,该圆的圆,该挺的挺,雪白浑圆的双肩裸露在外面,纱衣贴在腰间臀间勾勒出一道惊人的弧线,仿彿天生就带着说不尽的诱惑,看上去份外的惹人遐思。



    她神情慵懒地看着推门而入的田仲平,乌黑光亮的秀发铺洒在枕间,俏脸白里透红,眉目间风致嫣然,白皙地纤足玉一般晶莹剔透,笔直地小腿光滑如丝,十足十的女人味。



    “死鬼,你怎么拖到现在才来?”梦玉蝶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妩媚勾魂,嗲声嗲气的道:“莫非是想冷落一下人家吗?”



    田仲平随手掩上门,一本正经的道:“嘿嘿,知道夫人你生性爱洁,我刚才特意香汤沐浴了半个时辰,这才敢来见夫人。”



    所谓“香汤”,就是调进各种芬芳药料的温热洗澡水。香汤沐浴的作用不仅在于洗净身体,涤尽垢腻,并且还在于借助洗涤身垢的启发影响,反过来对洁净内心起到一定的作用。人的神气自然清朗,有利于养生修炼。



    梦玉蝶媚眼如丝,娇声笑道:“就你这张嘴讨人喜欢。”



    田仲平嘿嘿猥笑两声,目泛淫光,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道:“夫人的嘴也令我魂牵梦萦,时刻不忘啊!”



    “你这个没良心的,又来调笑人家。”梦玉蝶大发娇嗔,撒娇不依道:“真讨厌……人家不来了啦……”



    她灵蛇般扭动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单薄纱衣下的春光时隐时现,胸前两团肉球更是随着愈来愈大的肢体的动作而剧烈起伏,荡出大片乳波肉浪。



    田仲平这色中恶鬼哪里还忍耐的住,火烧屁股般脱光了身上衣裤,一个猛虎下山,扑上大床,抱着梦玉蝶猴急的开始解除她身上有胜于无的纱衣。



    “啊!你这色鬼干什么?呀呀……别这么急色嘛……哦哦……”梦玉蝶假意闪避,欲拒还迎,挣扎着在极有限的空间绕来绕去,腻声道,“人家替你……准备了酒菜……啊……先吃点东西好不好?”



    “好。”田仲平血脉喷张,兽欲沸腾,眼睛里燃烧着炽热的欲火,喘着粗气,沉声道,“我现在就吃了你这个小骚货。”



    田仲平猛地搂住了梦玉蝶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两个赤裸火热的身子,顿时纠缠在一起,在床榻上翻来滚去。



    “哦哦……不要嘛!”粗沉的喘息声和诱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每一声都是那样的勾魂,每一声都是那样的荡魄。



    “啊……你好坏……啊……不要……”田仲平紧紧拥着怀中丰腴肉感的美妙胴体,耳中听着她如泣如诉的叫床声,双眼赤红,欲火高涨。



    他发出月夜狼啸般兴奋的叫声,分开梦玉蝶修长浑圆的双腿,挺起腰神,准备一举洞穿溪水潺潺的水帘洞。



    突然之间,田仲平心中蓦地掠过一阵不安,一种没来由的惊恐感觉瞬间袭遍全身,深深的寒意和铺天盖地涌来的倦怠霎时将他吞没。



    接下来,一切都结束了,如此的短暂,更可耻的是,田仲平还根本没来得及进入梦玉蝶那销魂的玉户。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南通时尚  中卫资讯  桂林学校  咸阳论坛  嘉峪关旅游  广安学习  吴忠旅游  郑州旅游  佳木斯论坛  伊犁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怒江论坛  许昌学习  迪庆旅游  郑州地图  深圳学习  博尔塔拉资讯  西安娱乐  汕尾论坛  潜江地图  金华娱乐  潜江地图  辽阳旅游  潍坊资讯  南通时尚  乌海旅游  松原时尚  临汾新闻  长沙娱乐  黄冈旅游  七台河地图  湖州旅游  海西论坛  北海资讯  贵港资讯  迪庆旅游  益阳资讯  汕尾论坛  乌海旅游  桐城学习  那曲地图  铜川学习  天门时尚  深圳学习  赤峰新闻  湘西旅游  安阳旅游  桂林学校  临沧新闻  喀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