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六章 巫山云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梦玉蝶娇靥上不由自主地迅速升起一抹诱人的晕红,从双峰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被虫噬,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她欲拒还迎的娇呼一声,只觉双足被一股大力拉扯着,两只铁箍般握住她高举足踝的手腕顺势按向自己的头顶。



    梦玉蝶还来不及反应,娇媚的玉体不由自主的朝上弓曲,肥美肉感的雪白美臀更是被以一种羞耻的猥亵姿势高高翘起。



    ?



    眨眼之间,呼吸越渐粗沉的张霈灼热的欲望已然兵临城下,准确而凶狠地一举进入了她身体的最嫩最深处。?



    “啊……”



    尽管有了足够湿润的横流爱化液,但是这股巨大的冲力仍是让她吃不消,撕裂般难以忍受的剧烈使梦玉蝶痛得尖叫起来,美丽的俏脸通的发白扭曲,十根玉指倏地抓紧了床单。?



    张霈料不到她反应竟如此之大,心中有些不忍,急忙低下头吻着她圆润玲珑耳垂,柔声道:“我弄痛了你吗?对不起,是我太性急了。”



    梦玉蝶长长舒了口气,抬起臻首,略带委屈的望着他,美眸含泪,一副可怜兮兮的动人模样,泣声道:“公子,你真狠心哩!一点也不怜香惜玉,这么重的责罚人家。”?



    “瞧你风骚放浪的俏样儿,我还以为你比我急呢!”张霈暗自没心没肺的诽谤,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柔声道:“夫人,不如我先退出来,等一下再……”?



    “不……不用了,人家……已经好多了……”梦玉蝶美眸半睁半阖,紧蹙地柳眉渐渐舒展开来,俏脸上重新浮出娇艳的红晕,腻声媚笑道:“人家还……还是第一次……有这种身体满足的感觉……”?



    “真是荡妇,不过你越荡我越喜欢。”张霈暗骂一声,伸手握住她高耸挺拔的双乳,体会着那滑腻绵软的手感,嘴里极度无耻道:“真的吗?我早说过我在这方面很有研究,很厉害很强大。”?



    “厉不厉害……那要……做了才知道……”梦玉蝶双颊发烫,柔唇轻启,喘息呢喃,敏感的身体却变的更加兴奋。?



    一个是欲火被挑起又强行压下,复又再次被挑起的男人;一个是刚和情夫进入状态,戏演了半场就被迫草草收场的女人。



    炽热高涨的欲望,敌友难明的关系,这样身体和心理都急需要发泄的两个人,独处一室,就算用脚趾也能想象得到会发生什么事。?



    激烈的战斗持续打响,暧昧的空气继续升温。



    在梦玉忘乎所以的淫声荡语,娇喘浪吟声中,地上却传来两声不怎么和谐的轻微响动。



    原来是先前被张霈打翻在地,昏迷过去的田仲平悠悠醒转过来。



    他揉了揉隐隐作疼的太阳穴,挣扎着坐起身来,抬头一望,映入眼帘是床上那两个脱得赤条条,精光光的男女,他们正紧紧搂作一团。



    房舍之中,轻风拂来,绣帐翻飞。



    床榻之上,叠股交欢,激战正酣。



    “这……”田仲平两眼圆睁,睚眦欲裂,连肠子都气的打结了,愤怒中的他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们……我……我……”?



    没有任何反应,大家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床上被浪翻滚,床下目瞪口呆。



    两个全情投入的男女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贴身的香艳肉搏,你来我往,杀的难分难解。



    “我……我杀了你们……”田仲平出离愤怒了,他霍地站起身来,忍受着滔天愤恨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似乎下一刻就要爆炸一样。



    显然正沉浸在强烈快感之中两人仍然没有搭理他,他们甚至还换了一个更能伸入彼此的姿势。



    两人忘情忘我,一进一退,配合默契,一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样子。



    暴跳如雷的田仲平一蹦三尺高,提气纵身,卷起呼呼风声,朝着床榻掠去,面上泛着诡异的青气,毕生功力凝于双掌,狂吼一声,猛地向背对自己的张霈轰去。



    这一招含恨出手,又是蓄力而发,攻势不弱,倒也不可小觑。



    田仲平攻击的目标是人体背心要害,若打实了,力能裂木碎石,可是也不知是撞了什么邪,他只觉身子在空中微微一滞,双掌骤然轰落时,却偏偏是张霈举臂相迎的右掌。?



    他额头豆大的汗珠哗啦啦地向下淌,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不仅豁尽全身功力的一击没起半点作用,还被张霈随手一掌反震得手掌发麻,臂骨欲裂,接连倒退数步,一屁股载倒在地上。?



    田仲平惊怒交加,一口热血涌上喉间,他咬牙苦忍,眉头几乎拧成了川字,最终还是张口喷出一蓬鲜血。



    知道自己和对手功力相差太远,但田仲平却怎么也咽下这口恶气,男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也就不是男人了。



    田仲平爬起身来,欲再上前动手却又心有惧恐,迟迟不敢,明知上去是挨揍,搞不好还要把命丢了,这样还要去,岂不是脑子有问题么?



    “刚才不是表现的挺男人的吗?现在怎么变孬种了?”心中一个声音在鼓动他冲上去,杀了面前这对狗男女,以泄心头之恨,田仲平嗤之以鼻,“男人?活着才叫男人,把命丢了,不分男女,都叫死人。”



    不过打落了牙连血吞,输人不输势,田仲平眼神闪烁,尽管心头发虚,却仍是虚张声势的喝骂道:“王八蛋,有种你和爷爷到外面去,爷爷和你大战三百招。”?



    “大战?我不是战着吗?你要战请先排队。”张霈吐出嘴里那颗硬挺的紫葡萄,总算是百忙之中开口说话了,饶有兴趣道:“等我和夫人战完了,就来和你大战三百招?你先等着,不过如果你不识抬举,一定要打扰我的兴致,我不介意先和你战三招,废了你之后再继续享受。”?



    豪气冲云霄的三百招VS轻描淡写的三招,田仲平闻言欲哭无泪,真想不到世上张霈这种烂人,不过他的武功却一点也不烂,所以田仲平气归气,却当真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他相信凭对方的武功,完全有三招击杀自己的能力,没有半点虚言。



    “气死我了!”田仲平的脸色青白变幻的速度连变脸大师韦瑞群也要自叹不如,伸手在胸膛上捶了两拳,极度郁闷的吼了一声,掉头走出了厢房。?



    “二当家在大门外的马车里,你顺便去看看他,不要着凉了。”张霈嘴角逸出一丝邪气十足的笑容,头也不回的将声音传入田仲平耳中,接着又对被自己压在身下,婉转承欢的梦玉蝶戏虐道:“夫人,这会儿再也没有人来打扰我们了,不要被他坏了兴致,我们继续。”



    梦玉蝶一头柔美秀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上,一脸渴望被激烈侵袭的神情,全身香汗淋漓,粉嫩肌肤表面泛着一层性爱后特有的粉红。



    她艳如桃李的玉颊绯红娇艳,看上去说不出的娇媚动人,梦玉蝶檀口微分,撅着娇艳欲滴的红唇,水汪汪的美眸里面好像有一层雾水,短促的呻吟又酥又腻,喃喃道:“冤家……把……把你全部的本事使出来……”?



    梦玉蝶赤裸裸的言语挑逗比什么春药都要来的厉害,不过如果张霈真的无所顾忌的把所有本事都使出来,她还能有命在?



    “想要看我的真本事?嘿嘿,加上你师傅和你师尊还差不多。”张霈心中暗笑,脸上露出淫荡的表情,埋头苦干起来。



    时间静悄悄的流逝着,无声无息。



    疯狂,放纵,沉浸在肉欲的快感中的梦玉蝶,灵魂飘上了云端,在美妙的九天仙境遨游。



    张霈继续忘我驰骋,吐纳调息,现在的他离泄身还早着呢!



    梦玉蝶颊绯如桃花漂染,嫩薄的唇珠却有些白惨,香汗淋漓,进气多出气少,气息悠悠断断,已然是**不出。



    张霈看着心中不忍,低头衔住玉人耳珠,咬得她浑身酥麻,道:“夫人,你还要看我的真本事吗?”



    不再继续逗弄她,张霈抓紧她丰润的臀股,猛地运动起来。



    梦玉蝶搂着他尖声浪叫,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不到头,“公……公子爷饶……饶命……蝶儿……不行了……”



    没过多久,随着张霈灼热的爆发,梦玉蝶蓦地仰头,又腻又软的声音却像哭泣似的,股间湿凉凉的淌出一片,胸前两团酥嫩弹滑的玉乳撞上男子胸膛。



    半晌没有声息,梦玉蝶柔若无骨的身子绵绵瘫下,竟痉挛得昏死过去。



    两个人一起疲惫的倒在柔软的床榻上,静静的体味着高潮后的余韵,赤裸的身体却兀自舍不得分开。



    张霈粗沉的喘息声渐渐平息下来,手指在怀中赤裸的美女身上爬山涉水,寻幽探秘。



    梦玉蝶幽幽醒来,睁开浓睫,美眸娇慵地横他一眼,将羞红的娇靥藏入颈窝里,嘴角含笑,柔声道:“公子真是坏死了,差点弄死人家。”



    ?



    她安静地伏在张霈温暖的怀中,就像一只乖巧的波斯猫,仰起臻首,媚眼如丝,道:“公子,你真厉害,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这样快活过。”?



    “是吗?”张霈微微一笑,道:“难道比你丈夫和田仲平更令你快活?”?



    “那还用的着说吗?”梦玉蝶饱满的胸脯随着呼吸有节律的起伏着,媚声道:“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他们,他们绑一起也及不上你一半厉害。”?



    张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毕竟这种话从一个刚刚被自己征服的女人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受用。



    “既然如此,夫人是否有兴趣再来一次?”张霈嘿嘿淫笑两声,大手再次攀上梦玉蝶高耸的乳峰,不怀好意道:“我保证这次比刚才更快活。”?



    梦玉蝶呼吸一滞,旋又急促起来,雪白的双峰上下起伏着,玉颊上高潮后的诱人红晕还未散去,拒绝都成了酥软无力的呻吟,道:“人……人家真的不……不行了……妾身会被你弄坏的……”



    ?



    张霈嘴角挂着一丝邪笑,却加大了手掌揉搓的力道。?



    “啊……”梦玉蝶玉体翻扭抖颤,瑶鼻中逸出一声嗯吟,用力按住张霈作恶的坏手,软语哀求道:“人家真的不行了……求……求你了……”?



    美人软语相求,张霈怜香惜玉的安慰道:“夫人莫怕,你只要能忍不住不泄身,就能在交合中盗取我的功力,要不要再试一次?”?



    梦玉蝶心中一惊,眼中流露出惶恐之色,故作镇定道:“公子……你,你说什么呢?”



    张霈笑而不答,伸手在她丰隆肥美的翘臀用力拍了一巴掌,笑道:“小妖精,起来吧!不然少爷真要再吃你一回。”?



    梦玉蝶抚了抚散乱的云鬓,掩饰眼中的慌乱神色,乖巧地“嗯”了一声,离开了张霈的怀抱,拾起散落在榻上的衣裳,穿在身上。



    一转眼的功夫,性感丰腴的成熟胴体就严严实实的包裹在锦缎绸衫下,看上去绝对是个贵妇人,衣着典雅,高贵大方,丰润身姿,天生丽质,又有谁能想到她刚才在床上的风骚露骨,妖冶风情,竟是那样的放浪销魂??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松原时尚  七台河时尚  钦州旅游  烟台论坛  大丰地图  淮北地图  宜昌地图  海西论坛  北海资讯  天门时尚  海口新闻  重庆学校  郑州旅游  铜川学习  迪庆旅游  钦州学习  佳木斯论坛  淮北地图  松原地图  湘西旅游  乌海旅游  德宏时尚  娄底资讯  眉山旅游  赤峰新闻  襄樊旅游  三明时尚  思茅新闻  泰州地图  天门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桐城学习  海口新闻  安阳资讯  三亚论坛  沧州学校  伊犁学校  中卫资讯  诸城旅游  钦州学习  徐州旅游  汕尾论坛  张家口时尚  合肥学习  南通时尚  阿拉尔地图  潜江地图  吴忠旅游  恩施学校  黄冈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