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七章 双重刺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第七卷醉卧花丛第三十七章双重刺激



    渐渐月落参横,东方有了曙意,下人房间也隐隐传来动静,不过他们都奉令不得传唤不能入后院。



    田仲平如果脑袋进水了,没有理会张霈的话,相信此刻早已和昏迷在马车里的徐放鹤会合了。两人都试过张霈的武功,不会蠢的再来送死,而他之所以没有取二人性命,就是为了给金虎帮一个信号,只要金虎帮能够抽身而退,置身事外,他也不会与他们过不去。



    至于解决了江龙涛之后,已然决定重振东溟派声威的张霈将第一个拿金虎帮来祭旗,江龙涛只能镇住派中的那些长老,而金虎帮却能让燕京城大大小小的老大们明白,强龙一样可以压住地头蛇。



    张霈翻身下榻,眸中那丝柔和暖意即刻被慑人的漩涡卷下,梦玉蝶拾起他散落在地上的衣衫,一件件为他穿在身上。



    待穿戴整齐之后,张霈在她粉嫩羞红的俏脸上轻轻扭了一下,道:“你先不要出声,我有些话要问他们。”



    梦玉蝶听话的嗯了一声,娇科羞的垂下臻首,走入屋中北角一面绣着壮丽山河,用于换衣的屏风后。



    张霈伸了一个懒腰,身子骨暴出噼里啪啦炒铜豆的声响,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他走到躺尸般挺在地上大半个晚上的一个大汉身边,抬脚踢开他的穴道。



    赵明宇摇晃了一下脑袋,眼神一沉,倏然跃起,脸上露出择人欲噬的表情,一副立刻就要扑上去找人拼命的样子,奈何穴道被闭了这么长时间,血脉不畅,几乎连站都站不稳,还谈什么出手?



    好不容易才站稳了摇摇欲着的身子,赵明宇看着站在眼前好整以暇的年轻人,不知对方要如何处置自己,神色难免尴尬。



    张霈探手入怀,掏出一块黑漆漆的铁牌,冷声道:“地震高岗一派青山千古秀。”



    “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赵明宇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便愣住了,迟疑地望着张霈手中的令牌。(PS:此切口大家定是耳熟能详了,嘿嘿,这里属恶搞。)



    张霈随手将手中象征无上权力的铁牌扔给他,问道:“江龙涛在哪里?”



    赵明宇将令牌翻来覆去的仔细查验了一遍,有些不确定的疑惑道:“这是东溟令?”



    他虽然背叛了江龙涛,投靠了田仲平,但始终还是东溟派的人,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东溟令,但这执掌东溟派弟子生死的御令却是不止一次听人提起过。



    张霈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挪谕道:“你认为呢?”



    赵明宇心中“咯噔”一下,脸上露出恭谨神色,垂眉低头,双手颤抖着捧着令牌递回他手中,咽了口唾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静,道:“属下燕京分坛赵明宇见过少主。”



    张霈复又在另一人身上踢了一脚,解开他的穴道,径自走回床沿,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赵明宇便一把扶住他摇晃的身子,在他耳边急声快速的说道:“他是东溟少主。”



    张铁心神色凝重地望了安坐榻上的年轻男子一眼,眼神闪烁,躬身行了一礼,道:“请少主将御令赐示。”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浅弧,扬了扬手中东溟令,张铁心只看一眼,已然面色大变。



    他浑身轻轻一震,极力控制着面部表情,恭声道:“属下东溟派燕京分坛张铁心,拜见少主。”



    张霈不管二人心中究竟有何猜测,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把刚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本来今晚坛主在这里歇息,但后来却受邀出去了。”赵明宇和张铁心对视一眼,不敢隐瞒,原原本本的答道。



    张霈眉头微蹙,冷声道:“你们可知道他是受了什么人相邀离去的?”



    赵明宇低着头,不敢与张霈凌厉的眼神对视,道:“回少主,属下不知。”



    张霈眼中精芒一闪而逝,似有深意地看了他们一眼,笑道:“那你们说江坛主今晚还会不会回来?”



    “这个……”二人被张霈看的心头发虚,踌躇片刻,犹豫道:“回少主,属下确是不清楚坛主的行踪。”



    张霈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又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田仲平又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坛主为梦夫人购置的居舍。”赵明宇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道:“田仲平是金虎帮二当家,属下这样做也是身不由己。”



    张铁心似乎也下决心,豁了出去,道:“属下一直按照江坛主的指示与金虎帮接触,一来二去,就耽于美色,受了贿赂。”



    “请少主宽宏大量,留属下一条性命。”赵明宇和张铁心同时跪了下来,磕头求张霈给他们一条活路。



    背叛帮会可是武林一大忌讳,就算是名门正派,出了叛徒也是逐除师门,决不姑息,而且还会视情况情节轻重而考虑要不要废去除名弟子的武功,就连江湖上的武林同道也耻与这种人为伍。



    “嗯,江龙涛取了几位夫人?”张霈自顾自的问话,和颜悦色,看不出态度,“有几处居舍?”



    “江坛主有两位夫人,合居一处,不过……”张铁心二人,未得张霈允许,不敢起身,仍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道:“据属下所知,自从坛主娶了梦夫人以后,便再也没有回两位夫人那里去过了。”



    真是典型的坏男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张霈似乎很是不耻自己的同胞中出了这样一个见异思迁的败类,冷冷道:“你们如果能戴罪立功,或许会网开一面,让刑堂对你们二人从轻发落,宽大处理,否则……”



    两人想都未想,立即磕头不迭,连声谢道:“是,谢少主不杀之恩。”



    既然问不出什么,张霈也无意和赵张二人纠缠下去,沉声道:“你们回分坛去吧!见过我的事不得对外人提起。”



    “谨遵少主御令。”两人行礼后,依言退了出去,身上衣衫已被汗水湿透了。



    张霈看着二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转首对屏风后的梦玉蝶说道:“出来吧!”



    盈盈而出,娉婷玉立。



    绝色美妇,楚楚动人。



    梦玉蝶垂着臻首,锦衣罗裙,头插双钗,素面朝天,透着红晕。



    “过来。”张霈嘴角逸出一丝笑意,伸手轻轻拍了拍身侧的床单,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现在张霈的话在梦玉蝶听来仿佛就像命令一样,她的身体自觉地驱使脚步,走了过去。



    梦玉蝶刚到床边便被张霈一把拉到床上,她顺势向他怀中一倒,面带红晕,美眸羞涩多情,她的娇态浪情,正是**的迷人之处。



    张霈轻轻挑起梦玉蝶圆润的下颌,方便他亲吻她的双唇,双手更是没有闲着,在她丰满的双峰上肆意的推揉。



    柔软的娇嫩可以让好色男人随意地推来揉去,让喜欢肉感的好色男人细细把玩,爱不释手。



    张霈忍不住用力的在那丰满娇嫩的肉丘上捏了一把,梦玉蝶吃疼之下,痛得叫出声来,激得好色男人心头火气更盛。



    好色男人双手解开梦玉蝶腰间锦带,将她胸前衣襟向两侧一分,伸手解去亵衣,将一对弹跳的玉兔放出牢笼。



    张霈用力的揉搓着那两团微颤颤的嫩肉,软软的两粒樱桃不甘寂寞的偷偷探出头来,好色男人双唇离开她的檀口,顺着玉颈滑到坚挺的酥胸上,滋润她每一寸肌肤,大手沿着她修长匀称的大腿缝隙中插入,手指分开柔软如绒的乌丝,竭力挑逗花瓣般微微绽放的女儿家最娇羞粉嫩之处。



    梦玉蝶樱桃小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柔软的娇躯难耐地蠕动起来,张霈眼中上过狡黠之色,将一道天魔气送入她湿润的花穴,恶魔般低语道:“回去告诉杜姐姐,就说看在小弟的面子上,让她不要再打东溟派主意了。”



    答案终于揭晓了,没想来梦玉蝶竟是阴葵派的人,那她为什么嫁给江龙涛,又为什么勾引田仲平,已经不言而预了。



    梦玉蝶被一语揭穿身份,阵阵抑制不住的强烈快感猛然袭来,受了张霈这般身体和心灵双刺激,梦玉蝶再也忍受不住了,娇躯颤抖,纤美的修长玉腿蓦地绷紧,山洪暴发,泛滥成灾。



    当梦玉蝶从高潮的无限快美失神状态中转醒过来的时候,厢房中空空如也,身旁连名字都未曾留下的男子已是杳然无踪。



    客栈,后院,厢房。



    张霈回来的时候,单疏影和萧雅兰还熟睡未醒,毕竟现在离天大亮还个多时辰。



    中岛美雪却已在房中练刀,见到主人返回,她急忙收了兵刃,迎上来道:“主人,你回来了?”



    东瀛武学以诡秘奇幻为主,刀式走的也是狠辣凶残的路子,倒也可圈可点。



    不过内功方面却差的远了,根本不能和中原源远流长的博大武学功法相提并论,中岛美雪的武功在张霈看来也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有不足却也有可取之处,中岛美雪日日练刀,除了执行任务,就连月事也不会耽搁,勤能补拙,再不济的武功,长年累月研习下来,也能发挥难以想象的威力。



    在随时保持旺盛的战斗力和警觉性这点上,中原武人与之相比,略显不足。



    张霈端坐在靠背长椅上,笑道:“阿奴,以后有空我指点你几手功夫。”



    中岛美雪奉上香茗,欣喜欲狂,她虽不是武痴,但习武已成为她的本能,急忙道:“谢谢主人。”



    张霈双手一伸,将她揽腰搂入怀中,道:“阿奴,日本现在是怎样一番光景?”



    中岛美雪坐在张霈腿上,娇躯靠在他怀里,柔声道:“主人,日本现在名义上是天皇掌管天下,但各地大名的势力膨胀的很厉害,天皇已经失去了对他们实际的监管权力,只是名义上的领导者。”



    张霈抚摸着她不堪一握的柔美纤腰,隔着单薄的衣衫,毫不困难的感受到她肌肤的嫩滑,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小嘴,笑道:“等我办完了中原的事,我们去日本看看,对日本我可是向往已久啊!”



    日本啊!AV的故乡,全世界千千万万狼民心目中最神圣的国度,对于后世有着性文化节一说的日本,张霈自然是无限向往,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华夏天国,兵强马壮,人民富足,主人为何会对日本一个弹丸之地感兴趣,但中岛美雪闻言却很高兴,娇声道:“到时候奴婢一定陪主人畅游日本。”



    张霈眼中一抹邪异的精芒转瞬即消,笑道:“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一个地方。”



    中岛美雪发自内心道:“去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只要能陪在主人身边就好。”



    张霈微微一笑,拧了拧她嫩滑的玉颊,戏虐道:“阿奴,你这张小嘴可真甜。”



    中岛美雪媚笑一声,凑上红唇不住亲吻他,一只指玉也毫不空闲地缓缓地往他的衣衫里面伸去。



    张霈咬着她的玲珑粉嫩的小耳垂,吹来口热气,道“阿奴,你这样挑逗我,不怕我控制不住把你吃了。”



    中岛美雪浑身打了激颤,一副娇羞窃喜的小女儿态,轻声问道:“主人,你如果憋得很难受,奴可以帮你。”



    张霈伸舌舔了舔她的耳洞,道:“阿奴,你要帮我,但不是现在,而是等一下我救人的时候。”



    中岛美雪微微一怔,强忍着娇躯涌起的酥麻快感,道:“救什么人?”



    张霈不再逗她,微微一笑,道:“我有位属下被人打伤,不能运行内力,一身武功成了摆设,我要运功打通他解郁的经脉,你按照我的指示施针刺穴。”



    当先,张霈将一些学位名称一一告诉她,中岛美雪神色认真的听他说完,自己在心中默默复述一遍,点头道:“奴已经记下了,待会儿主人怎么说,奴就怎么做。”



    张霈眼中闪过一丝柔情,道:“阿奴,只有你真的能彻底忘记以前的身份,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中岛美雪眼圈微红,贝齿轻咬着下唇,低声道:“奴能遇见主人是奴前世修来的福气,主人不但武功高强,人也长的玉树临风,连……”



    “连什么?”听她说着说着便没有声音,张霈调笑道:“连床上功夫也那么好?”



    中岛美雪俏脸微红,将臻首靠在张霈怀中,美眸泛着浓浓春意,俏脸滚烫如火,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真是个一个不折不扣的小荡妇。”张霈大笑一声,抚着她柔顺的乌黑长发,道:“不过少爷我喜欢的就是荡妇,哈哈……”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徐州旅游  泸州学校  衡水新闻  衡水新闻  湘潭学习  松原时尚  金华娱乐  十堰论坛  金昌论坛  商洛论坛  商洛学习  金昌论坛  阜新地图  咸阳论坛  临夏新闻  三明时尚  济宁新闻  潍坊资讯  酒泉论坛  中山时尚  中卫资讯  益阳资讯  迪庆旅游  阿拉尔地图  中卫资讯  商洛学习  松原地图  松原地图  迪庆旅游  盘锦学习  合肥学习  西安娱乐  七台河地图  湖州旅游  淮北地图  天门时尚  吴忠旅游  湖州旅游  六安论坛  徐州旅游  海西论坛  黑河地图  淮安新闻  伊犁论坛  连云港旅游  钦州学习  伊犁学校  那曲地图  桐城学习  辽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