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十二章 剑僧不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拾了江龙涛,其余诸人也一一伏法,这次剿灭行动也算正式落下帷幕。



    张霈还刀入鞘,眉宇间轻松自然,刚才与江龙涛一番拼斗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杨浩和苏姚天却知道,若是换了自己,能不能留下江龙涛还是个未知数,心中对张霈的敬畏无形中又多了一层。



    单疏影娇笑着走到张霈身边,看着心爱男子单打独斗解决了匪首,不由心中欢喜,美眸盈盈,嘴角含笑,媚声道:“相公,你刚才使的是什么怪功夫?”



    “只是些末伎俩罢了。”张霈伸手揽住她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飞快地眨了眨眼,一脸坏笑道:“相公最利害的本事可全都用在你身上了?”



    “这坏人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也不看看这是在哪儿?难道要羞死人家吗?”单疏影闻言不禁大羞,微垂臻首,掩在纱巾下的俏脸飞起一抹瑰丽的红霞,连耳根都红透了,银牙贝齿咬着嘴唇,低声道:“相公坏死了。”



    张霈虽然放浪好色了一些,照但这些赤裸裸的挑逗言语却也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一众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张嘴胡说的,他刚才说话时用天魔场束住了声线,所以只有单疏影一人能听见了他的声音。



    好色男人现在倒是很想做些爱做的事情,但碍于时间地点均不合适宜,只能咬牙苦忍,极品男人就是要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张霈轻轻将揽住单疏影纤腰的手松开少许,转头正色道:“燕京分坛的事务暂时由你们二人接管,同时也把这里的消息传给夫人。”



    苏姚天和杨浩均面露喜色,急忙跪在地上,道:“是。”



    张霈见江龙涛仍扯线木偶般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茫然没有焦距,就像一个睁眼的盲人,道:“这人先扣起来,等候夫人发落。”



    杨浩犹豫了一下,眼睛却不敢与张霈对视,恭声问道:“敢问少主,他现在这个样子要何时才能……”



    张霈望了杨浩一眼,知他是要对江龙涛用刑,以拷问出更多的秘密,也不点破,松开揽着单疏影纤腰的大手,走上前去,运转冰炎二重劲中的纯阴之力,天魔指点破了江龙涛气海,毁了他的功力,接着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让他从天魔迷魂的幻境中清醒过来。



    江龙涛瞳孔终于回复了一丝生气,脸上面色苍白,浑身虚汗淋漓,身体软软的摔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状态。



    “余下的事全交给你们处理,苏州方面一有消息,便立刻通知我。”张霈微微一笑,大局已定,收拾残局的事情自然用不着他亲力亲为,而说到着人传信的时候,他却不禁想到了苏沁雪,不过进屋之后便没有见过她,似乎已经先行离开了。



    杨浩与苏姚天躬身道:“是,属下恭送少主。”



    张霈满意地点了点头,拉着单疏影娇嫩的柔夷走了出去,大步离开。



    “相公,你可真威风,他们都是怕你呢!”单疏影妙目流转,巧笑嫣然,说不尽的妖娆风流。



    “什么叫怕我?”张霈伸手隔着面纱,在她吹弹得破的脸蛋上轻轻拧了一下,佯怒道:“相公一向以理服人,他们那是尊敬我,爱戴我,拥护我,在我的号召和领导下,迈向新的辉煌。”



    单疏影皱着可爱的瑶鼻,旋又轻声娇笑起来,道:“是是是,相公以‘力’服人,堪称人中之龙。”



    “嘿嘿……”张霈没有听出单疏影话语中的文字游戏,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哈哈大笑,紧紧握着她的纤手,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携手回到客栈,却见乾虹青和中岛美雪正坐在前堂大厅,翘首以盼。



    其实以张霈的武功,天下能伤他的人已不多,就算打不过,逃总能逃得掉的,但乾虹青却仍是担心他有什么闪失,也许这就是关心则乱吧!如今见张霈平安归来,二女俱是一脸掩不住的喜色,起身相迎。



    张霈嬉皮笑脸的插浑打柯,占占口头便宜,逞逞手足之欲,却是快乐似神仙。



    时近中午,四人在客栈饭堂大厅围坐一席,点了一桌菜,气氛温馨融洽。



    悦来客栈不愧是燕京城最大的客栈之一,用餐的大厅堂占地面积甚是宽大,足足可容纳百八十人同时进餐,吃饭的人三教九流,应有尽有,客栈可能是武林中人与普通百姓唯一能各不相扰的地方了。



    侠以武犯禁,待到酒酣饭饱,那群吃饱了撑的自诩武林中消息灵通的家伙便开始大声议论起江湖上的大小事情,谁是谁非来。



    张霈听了片刻,便觉索然无味,这些人来来去去讲的不外乎就是谁谁谁武功高强,谁谁谁仗义疏财,谁谁谁风流倜傥,谁谁谁风骚冷艳,对于听惯了花边新闻,小道消息,明星隐私的无良男人来说,实在勾不起他半点兴趣。



    “哎……”张霈心中叹息一声,暗自怀念道:“不知道隔了这么久,艳照门的图片更新没有?”



    大厅正中位置,三桌人连席而坐,一看就不是好人,嗯,看起来就像是一群拉帮结派的流氓份子。



    他们用餐时说话声音很大,旁若无人,又好像本来就是说给旁人听,担心别人听不见一样。



    此时,其中一个大汉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打了一个酒嗝,大步走到张霈四人用餐的桌前,醉眼朦胧道:“三位姑娘,不知能否赏脸交个朋友?”



    “张老三,就你那样子,可别把人家千娇百媚的小娇娃给吓坏了。”他同桌一个长着络腮胡的汉子拍着身旁一个手臂纹了一条青龙的男人,怪笑不迭,大声嚷道:“李老四,你说是不是啊?”



    李老四放下酒盏,淫笑道:“吓坏了不要紧,有哥哥疼……”



    话音未落,变故突起。



    席间众人突然感觉眼前一花,只见一道淡无可淡的身影鬼魅般掠了过来,耳中响起一声让人牙根发酸的清脆声音,李老四被狠狠抽了一巴掌,身子在空中打着旋,撞翻了旁边一张桌子,落到地上。



    酒精很好的起到了麻醉的作用,李老四挣扎着欲站起身来,张口“哇”的一声,吐出满口鲜血和几颗碎牙,半边脸肿的像个熟透了的猪头。



    张霈傲然坐于原位,似乎不曾离开,张老三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仗着三分酒兴窜起的欲火早退的干干净净,他不能置信的看着张霈,牙根都在打颤,走也不是,留下更是不妥。



    短暂的冷场之后,随着“砰”的掀桌子的声音接连响起,一众碗、筷、碟、盏,酒瓶、板凳,落地、摔烂、翻倒的声音不绝于耳,三张桌子,十七八个大汉纷纷抽出随身兵器,瞪着红通通的眼珠子盯着自己的老大,只待一声令下,就要冲上去将张霈乱刀分尸,砍成肉酱。



    张霈冷冷地望着对方中唯一还坐在椅上的一个粗豪汉子,张老三酒劲一下子醒了大半,急忙跑回自己同伙中去。



    在众人的注视当中,粗豪大汉慢慢站起身来,铜铃般的大眼睛瞪着张霈,冷冷道:“在下金虎帮赵阎,就算我兄弟无礼在先,阁下不嫌出手太重了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们急着找死,哼!张霈怒极反笑,道:“你们是金虎帮的人?”



    赵阎以为张霈被金虎帮的威名震住了,心中得意,道:“我看兄弟身手不错,不如加入我金虎帮如何?”



    张霈饶有兴趣的打量赵阎半晌,只见他三十出头,身材魁梧高壮,神情威严,嗯,其实就是长的很丑很对不起观众,他慢条斯理道:“想招揽我?你还不配。”



    赵阎心中大怒,脸上不自然的抽了抽,若不是刚才张霈表现出来的武功太过骇人,说不定已率先冲了上来,不过输人不输势,嘴里不服输的骂道:“臭小子,给脸不要脸,我兄弟无非是酒后失言……”



    “他酒后失言,所以我小小的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却不能乱说。”张霈双眸精芒湛湛,顿时空气似乎都寒冷的凝结起来,声音冰冷道:“如果他是酒后失德,本少爷直接废了他。”



    金虎帮众人为他气势所慑,赵阎首当其冲,面对张霈冰冷锐利的眼神,感觉更是强烈,只觉一股冰沁如有形质的寒流从头顶沿脊背灌下,鼻息加粗,呼吸不畅,脸上露出痛苦挣扎的神情。



    张霈缓缓站起身来,众人顿时觉得压力陡增,仿佛置身于一个恐怖梦魇,只听耳边冰入脊髓的声音响起道:“刚才出言不逊的人留下一根手指,其他的人给本少爷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们。”



    赵阎壮硕的身形微微颤抖,却牙咬苦撑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张霈冷冷一晒,不屑道:“本少爷就是欺负你又怎么样?”



    “你……”赵阎顿时哑火,张口无言,放眼四海,拳头硬就是老大。



    张霈正要言语,只听突然一个字正腔圆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朗声唱道:“阿——弥——陀——佛——”



    “没想到这里遇见了佛门高人?”张霈双眸精芒一闪而逝,刚才那声唱喏却是一种佛门清心法咒类的功夫,金虎帮众人身体一震,似乎从噩梦中醒转,浑身汗透衣衫。



    缓缓转过身来,张霈看着一位全身白衣,背着古剑,潇洒孤傲,秃头光滑如镜的高瘦僧人,缓缓向自己走来。



    张霈微微一笑,淡淡道:“大师何以对在下出手?”



    白衣僧人走到近处,合什躬身,道:“刚才一时情急,公子请恕贫僧冒昧了,不过这些人酒后糊涂,失言失德,公子大人大量,何必跟他们这些人计较。”



    他虽然身材削瘦,但骨格却大而有势,悠立店内,确有几分佛气仙姿。



    张霈细察这他近乎女性般且看上去仍充满青春的秀俊脸容,点点头道:“既然大师说情,在下就绕了他们这一次。”



    白衣僧人明亮的眼神丝毫不见波动,淡淡道:“阿弥陀佛,公子大量。”



    “那好,此事就此揭过。”张霈毫不退让地跟对方精光凝然的目光对视,温和地道:“大师佛法高深,还未请教大名……”



    白衣僧人脸容平静如常,古井不波地道:“公子谬赞了,贫僧少林不舍。”



    “不舍?”张霈眼中闪过精芒,但转瞬又回复如常,剑僧八派联盟倾全力培养的密武器,他的地位仅次于无想僧和掌门不问和尚,武功更是已超越了不老神仙和无想憎,是当之无愧的八派第一人,嗯,不过那是两年以后的事情。



    张霈神色如常,淡淡道:“原来是八派联盟第一号种子高手‘剑僧’不舍大师,晚辈失礼了。”



    不舍大师微微一笑,合什道:“不敢。”



    张霈转身对金虎帮诸人道:“你们还不快滚。”



    赵阎已经被张霈吓破了胆,连撑场面的话也不敢撂下,对着不舍大师匆匆抱拳致谢,领着手下帮众,狼狈而去。



    张霈转过身来,还未开口,不舍抢先道:“谢过公子,贫僧也告辞了。”



    张霈眼中神色变幻不定,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大师慢走,晚辈不送了。”



    不舍合什躬身,转身走了出去,到了客栈外的阳光里,里着高瘦身材的白色僧袍有若透明的白,闪烁生辉,予人一种干净纯美的感觉,确具仙姿。



    经此一出全武行,厅中只剩寥寥数人,都远远躲开,连目光也不敢望过来。



    张霈目送不舍离开,灿然一笑,施施然坐了下去。



    感受到张霈对自己的维护,单疏影和乾虹青展颜一笑,甜笑相迎。



    张霈却一脸坏笑,道:“影儿,青姐,你们如果真要谢谢相公的话,嗯,就今晚一起陪我。”



    单疏影和乾虹青嗯嘤一声,俱是羞地俏脸通红,偏又说不去绝句的话来,垂下臻首,羞态可人。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迪庆旅游  宜昌地图  襄樊学校  十堰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辽阳旅游  钦州旅游  天门时尚  诸城旅游  襄樊旅游  潍坊资讯  益阳资讯  三亚论坛  深圳学习  襄樊学校  商洛论坛  北海资讯  白山新闻  阿拉尔地图  阜新地图  思茅新闻  泸州学校  南通时尚  那曲地图  潍坊资讯  思茅新闻  海口新闻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临沧新闻  吴忠旅游  桐城学习  大丰地图  黔南地图  济宁新闻  林芝地图  黄冈旅游  吴忠旅游  郑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眉山旅游  怒江论坛  许昌学习  连云港旅游  七台河时尚  七台河时尚  西安新闻  湘西旅游  昭通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