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章 鱼水之欢 水粉胭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这样敏感让我很困扰啊!”张霈心中暗自嘀咕一声,原本他欲望发泄之后,只是想静静的搂着欧阳静怡谈谈心,聊聊人生什么的,但是他实在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却又低估了对方的强大诱惑。



    张霈的双手肆无忌惮在鸥冶静怡娇躯上游走半晌,笑道:“姐姐,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鸥冶静怡瞥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他的“难”处,浅浅一笑,伸手拾起那件黑色蕾丝吊带长裙,穿在身上,不过由于没有穿内衣,那种玲珑剔透的感觉更是让人遐想万分。



    两人都穿上衣服,张霈看着更明艳动人的鸥冶静怡小鸟依人的偎在自己身边,心中涌起自豪甜蜜的感觉,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到办法,早日摘了这朵娇艳欲滴的牡丹,不过练出元婴这耗时六十年的巨大工程他可没有任何把握,所以还是从别处想办法才是正途。



    张霈正想开口说话,可是整个客厅竟慢慢摇晃起来,接着四周的一切开始慢慢褪色变淡,这轻狂就算鸥冶静怡不说,张霈也大概能猜测出来,看来自己要离开了。



    眼前突然一暗,张霈耳边传团来鸥冶静怡最后的声音,“姐姐刚才为了给你引导修练,消耗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量,我要冥想一段时段,下次再和你说……”



    说完这句话,欧冶静怡彻底没了动静,张霈也慢慢失去了感觉。



    窗外的晨光,正一丝丝地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正好照射着两个全身赤裸的男女身上。



    中岛美雪缓缓醒转过来,昨夜的**,使她睡得很香很甜,只要在张霈身边,她总能一觉到天明,嗯,虽然睡的时辰无一例外的都很晚。



    她望望窗外,时辰已经不早了,中岛美雪看见身旁的张霈,却背向着自己,似乎睡得正熟。



    中岛美雪不由低头看着酥胸上那散发着五瑰丽光芒的宝石环,她如痴如迷地乱想了一会,长长呼了一口气,侧着身躯,看着熟睡中的张霈后背。



    看着看着,中岛美雪脑里又想起自己和张霈的**,那是一次多么淫荡的交合,现在回想起来,不禁也为之脸红,但当时那份悦的感觉,确实是令人难忘,这种带着解放式的淫荡**,竟是如此地美好,如此地令人心醉。



    “啊!我这么又想到那里去了,不过主人真是很好很强大啊!”中岛美雪不禁为自己的放荡感到羞涩起来。



    虽然感觉害臊,但是脑子里,始终无法抛开不去想,中岛美雪不由靠向眼前赤裸的张霈,把整个优美的身躯,牢牢贴紧他,再缓缓伸出小手,从后围向前拥抱着自己躯体强健的主人。



    “这样亲昵地抱着主人,真的好舒服,但我的身份是女奴,我只能用自己完美的裸体去侍奉他,让他得到忘记一切的无上快乐,为了主人,我必定会更淫荡地奉献给你,主动地迎逢你。”



    中岛美雪脑中遐想着那淫邪的画面,而丰润的胴体却在不知不觉间,竟缓缓地在张霈的背部轻轻磨蹭,一对圆挺优美的**,不住刺激着他的背脊,同时也刺激着她自己,挑起她体内潜在着的原始淫欲。



    “啊……受不了,人家好难受……”中岛美雪在心里无声吶喊,攀过张霈前身的玉手,忍不住慢慢往下移,终于握紧男性早晨兴奋的宝贝。



    中岛美雪不比哪些什么都不懂的大家闺秀,她很明白男人的生理状态,双手轻轻地为他服侍,而此时张霈也正幻梦空间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张霈刚刚睁开眼睛,便感觉有异,眉毛一挑,道:“阿奴,妳真是只喂不饱的小野猫,竟敢不问自取?”



    中岛美雪见张霈突然发话,心里不由一惊,以为主人生气了,惶恐不安的她正想要收回小手,却被张霈伸手拦住,故意板着脸道:“阿奴,少爷问你话呢!为什么不回答?”



    “对不起,主人。”中岛美雪美眸酝着朦胧的水雾,低声喃喃道:“阿奴知错了,请主人责罚。”



    “阿奴,少爷给你开玩笑的,你怎么认真起来了。”张霈说着便翻过身来,伸手把中岛美雪拥近身来,好让她爬伏在自己胸膛,享受着她那娇嫩迷人的完美身躯。



    “主人,你吓死阿奴了。”中岛美雪双手既然被张霈按住,当然既然为他服侍,轻轻抬着她那绝丽的俏脸,明眸中水雾散尽,脉脉含情的望着他。



    “阿奴,我吓着你了么?”张霈把她拥得更紧,用手把玩着她丰满酥胸上的宝石环,笑着说道:“嘿嘿,那让我好好为你压压惊,补偿一下。”



    说完,张霈下身对准为主,腰身一挺,中岛美雪嗯嘤一声,说不出话来……



    半个时辰后,在刚才的鱼水之欢中为国争光的张霈一脸笑容,春风得意的打开房门,徐徐清风迎面拂来,天很蓝,云很白,空气很清新。



    一阵优雅缠绵的箫音似在九天之外翩然而起,就像遥挂云端的明月,仿似流水淙淙的幽泉,充满生机。



    张霈心中一动,寻着声音追寻而去,穿过后院,顾清的绝色倩影就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一个石亭。



    一袭白衣胜雪,显得素雅高贵,乌黑柔软的秀发宛如清涧幽泉、倾泻而流的秀瀑,自由写意地垂散于香肩粉背,尽显她窈窕秀丽、优雅纤巧的体态,看来仿若梦境中徘徊的凌波仙子,美得令人窒息。



    应该说,顾清的确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无论什么颜色,只要穿在他身上,那都是无一例外的飘逸出尘,她或坐或立,手持玉箫,衣袂飘飘,端是神仙中人。



    “真是绝色尤物。”这样唐突的话,张霈当然不会宣之于口,也就在心里想想,否则岂非亵渎了眼前佳人。



    “少爷,你来了。”顾清甜美如天籁般的娇音传来,朱高煦将她赠予张霈,所以她才会称张霈少爷。



    顾清的清雅绝伦,加上清幽环境,张霈只觉心情舒畅,走到他身边,笑道:“顾清姑娘,说过多少次了,其实你不用……”



    张霈的话并没有说下去,顾清是个很有决断的女子,虽碧玉蒙尘,但是出淤泥而不染,认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所以他也放弃了劝说对方与自己平辈论交的想法。



    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丽佳人,张霈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嗯,我问你件事情?”



    “什么事情?”顾清放下手中紫玉箫,甜甜一笑,妩媚动人。



    张霈开门见山道:“你可知道燕京城何处有兰花?”



    “兰花?”顾清柳眉微蹙,明眸凝视,柔声道:“少爷可是要买兰花?”



    “嗯,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查一件案子,事关一种很特别兰花香味,幽兰清香,总之是很特别,人闻过一次就很难以忘记就对了。”张霈在顾清身旁坐下来,示意她也坐下,“大概就是这样吧!可我对这个一窍不通,所以才想问问你。”



    顾清凝神思忖半晌,似乎真的有了答案,高了声罪,离开了片刻。



    一会儿的功夫,顾清取而复返,手中却拿着一个做工精巧的盒子。



    原来顾清把自己用过的胭脂水粉带来了,还没有打开妆粉盒子,她便娇音温柔道:“少爷,你听说过明月楼没有?”



    张霈摇了摇头,他对燕京城的了解完全停留在原始人的阶段。



    “明月楼的胭脂水粉是整个燕京城最受女儿家欢喜的,特别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根据顾客的需要,明月楼会专门调制她们中意的香味。”顾清温柔一笑,打开盒子,一股清香已经扑鼻而来,“这便是明月楼调制的水粉,是百合香。”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更是天性。



    古时胭脂又称作燕脂、焉支或燕支,关于胭脂的起源,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胭脂起于自商纣时期,是燕地妇女采用红蓝花叶汁凝结为脂而成,因为是燕国所产得名。



    由于胭脂的推广流行,汉代以后,妇女作红妆者与日俱增,且经久不衰。历代诗文中有不少描写,如“谁堪览明镜,持许照红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红妆束素腰”等等。有关唐代妇女饰红妆的记载就更多,“青娥红粉妆”;“对君洗红妆”;“射生宫女宿红妆”等等唐代妇女所作的红妆,在当时的笔记小说中也有述及。如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记:“贵妃每至夏月,常衣轻绡,使侍儿交扇鼓风,犹不解其热。每有汗出,红腻而多香,或拭之于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红也”。说的是杨贵妃,因为涂抹了脂粉的缘故,连汗水都染成了红色。



    百合花由于其外表高雅纯洁,所以素有“云裳仙子”之称,原来顾清喜欢百合。



    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是块状妆粉,顾清用碧玉发簪挑一点出来,用一滴清水化开,用手轻轻一揉,轻拍到脸上,轻扫、适量、对色、落点,四个步骤无一不精。



    转瞬之间,让人神气清爽的清香便弥散在空气中,张霈只看到顾清脸上好像变了些什么,却又琢磨不透,只是脸上晶莹玉润,青纯无限,不由赞叹。



    原来古代的化妆品行业已经壮大到这样的地步,张霈暗恨自己专业不对口,为何当初不报化工专业,不过老子有内衣和旗袍的创意,嘿嘿,一经推出,铁定风靡全球,市场占有率百分之六十。



    至于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张霈不得不仰天长叹,潸然泪下,呜呜呜……我恨盗版。



    听到这里,张霈也已经知道顾清的用意,开来线索还要出从这明月楼查起。



    有了线索,张霈便决定立刻行动起来,询问了下明月楼的位置,就准备去查个明白。



    张霈问清了明月楼的位置,正待起身,奈何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噗哧!”顾清忍不住笑出声来,张霈感觉脸上红辣辣的,在美人面前丢面子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张霈尴尬的咳嗽一声,站起身来,微微欠身,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很是绅士,意思当然也很明显。



    顾清脸上飞起一抹娇艳的羞红,连玲珑的耳垂都红透了,她深深伸出素手,长袖顺着莲臂向内收束滑动,落处纤美的皓腕。



    张霈握着手中柔美白皙的小手,牵着顾清,两人并肩而去。



    单疏影的厢房中,清清雅雅的紫檀香味在屋内缭绕着,和着胭脂花粉,交织出一片旖旎香艳的韵味。



    张霈和乾虹青三女一奴,围桌而坐,席间某无良男人充分发挥冷笑话的天份,一顿早膳,自是香艳睥睨。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廊坊时尚  十堰论坛  桂林学校  伊犁学校  中山时尚  重庆学校  合肥学习  那曲地图  广安学习  泸州学校  沧州学校  广安学习  泰州地图  盘锦学习  中卫资讯  松原地图  郑州旅游  金华娱乐  三明时尚  迪庆旅游  济宁新闻  辽阳旅游  泰州地图  怒江论坛  临夏新闻  赤峰新闻  烟台论坛  襄樊旅游  松原地图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北海资讯  娄底资讯  阿拉尔地图  临沧新闻  黑河地图  淮安新闻  那曲地图  宜昌地图  潜江地图  襄樊学校  淮北地图  白山新闻  张家口时尚  阜新地图  阜新地图  郑州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佳木斯论坛  金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