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五章 月夜流香 秀楼窥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第八卷霄云碧翠第五章月夜流香秀楼窥美



    用过早餐,张霈辞别众女,出门去了。



    与他同行的是苏沁雪,虽然打听消息这种事情并不一定需要他亲力亲为,但是反正也闲了几天了,总该找点事情做才好打发时间,而且找机会多亲近亲近苏沁雪这个暗堂的小美女,也有益于彼此间感情的加深。



    在街上有各种各样的小摊,非常热闹,张霈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个时代的农贸市场,燕京城的街道很宽很平整,路边杂七杂八卖什么的都有,街上车来车往,络绎不绝。



    明月楼前,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丰神如玉,俊逸非凡,女子美艳动人,清理绝伦,端是一对碧人,他们当然就是张霈苏沁雪二人。



    张霈身穿锦袍,脚踏云履,腰间束玉带,气质高雅脱俗,苏秦苏柳叶细眉,丹凤大眼,樱桃小嘴红润性感,一身青衣紧身而穿,将那玲珑曼妙的曲线勒得清晰可见。



    看着眼前两人华丽的衣着服二饰,非富即贵,明显不是寻常人物,负责招呼的伙计立刻恭恭敬敬的将两人迎进了明月楼,哪个女人不喜欢胭脂水粉,苏沁雪看着柜台上的胭脂水粉,明眸泛着欢喜之色。



    张霈眼含笑意,朝她努努嘴,苏沁雪甜甜一笑,尽展诱人风情。



    苏沁雪走到柜台边,随手拿起一个看起来很素雅精致的淡蓝色粉妆盒,打开盒盖,轻轻一嗅,吟吟笑道:“明月楼果然名不虚传,真香啊!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与此同时,身宽体盘,笑容灿烂的店掌柜连忙迎了上来,道:“姑娘,你手上拿的可是咱们店里特制的胭脂了,这可是用月夜流香的花芯碾磨而成的,做小小一盒要用掉一整株月夜流香呢!”



    月夜流香,真是好名字,张霈见苏沁雪喜欢,也没着急打听兰花胭脂的事,直接问道:“店掌柜,给我包起来?”



    “公子,这盒胭脂是别人定制的,每月只有这么一盒。”老板没想到张霈这么爽利,连价都不问就直接买走了,这种顾客(肥羊)可不多见啊!



    “既然是非卖品,老板为何又要拿出来,算了……”张霈走到苏沁雪身旁,原本想另外替苏沁雪选一种,但是鼻端却传来一股淡雅高洁的兰花香味。



    古人云:“美人如玉,人去留香。”



    但是明月楼特制的胭脂却有一个特性,那便是胭脂的香水淡洁素雅,始终萦绕在主人身边,人去香走,不离不弃,很是特别。



    眼前这盒中名唤月夜流香的胭脂散发的正是幽兰的清香,难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张霈眼中精芒一闪而逝,嘴角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容,道:“老板,这‘月夜流香’多少钱,你开个价,少爷我要了。”



    “这位公子,我真的不能卖给您,这‘月夜流香’是妙玉坊的程姑娘定了的,我摆出来也是为了招揽生意……”老板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搓着手,看来似乎真的很为难。



    “老板,妙玉坊的程姑娘是谁?”张霈并不是一个喜欢强人所难的人,当然美女除外,但是既然线索就在眼前,自是没有轻易放弃的道理,“她有给你付定金吗?”



    “这,妙玉坊的程姑娘可是头牌花魁……”老板言下之意就是程姑娘艳名远播,燕京城是个男人就该认识她,所以她买胭脂自是不需要付定金的。



    张霈这样问明显是鸡蛋里面挑骨头,一看老板说话犹犹豫豫,便就知道对方肯定还没付,于是笑道:“老板,她不是还没有付钱吗?所以本少爷先看中的,就是我的了”



    正在张霈和老板商量的时候,一声清丽的女声由远及近,“老板,我家小姐定的胭脂今天该交货了吧!”



    张霈转过身,抬眼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位丫鬟打扮的美婢。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盈目便给人一种清爽而高远的感觉,不过这小美女显然还没发育完全,那如描似削身段看上去还略显青涩,玉琢一般的身躯并非完全饱满。



    “玉儿姑娘,‘月夜流香’已经做好了,只不过这位公子也看中了这盒胭脂……”老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生意人最重要的是信誉,他痛恨自己那不争气的侄儿想出来的馊主意,用程水若的名头来招揽生意。



    “这怎么成呢!”程水若的贴身侍女玉儿撅着粉润的小嘴,她樱唇微张,不忿道:“月夜流香可是我家姑娘定制的。”



    “本来我对胭脂是没有兴趣的,但是……”张霈嘿嘿一笑,突然揽着苏沁雪的纤腰,话锋一转,“我家娘子却欢喜得紧,所以对不住了。”



    此处不比旁处,大庭广众,苏沁雪心如小鹿般乱撞,娇躯轻轻颤抖,身体一软,便软偎在张霈怀里,羞得不也抬起头来。



    玉儿张口语言,可是张霈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道:“小姑娘,预购东西可是要付定金的,你们没有负定金,可不能怪我。”张霈



    说完,张霈眨了眨眼睛,眼珠子盯着玉儿小小的胸脯,似乎在研究那里到底有多大的开发潜力。



    “你……”玉儿明显不是张霈的对手,一次交锋便败下阵来。



    “玉儿,怎么还么好吗?”店门外一把娇柔的吴侬软语传到张霈耳朵里,声音极其柔媚,听得他骨头都酥了。



    虽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是光是听她说话,声如黄莺出谷,似水如歌,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便知道此人必是高手。



    高手?仅仅是声音就让自己心旌摇曳的岂能不是高手,张霈寒毛陡然竖起,轻扬起头,双目腾光而去。



    只见店外听着一顶轿子,轿帘轻轻掀起一角,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见张霈望去,那帘子却蓦地了放下来。



    “小姐,有位公子,他,他……看也要买咱们的胭脂……”玉儿娇声答应,一双美眸气呼呼地盯在张霈身上,似乎已经将他化为游手好闲的公子哥行列。



    “既然如此,那便让与这位公子吧!”出乎意料的,程水若沉凝片刻,柔声道:“玉儿,我们走。”



    玉儿不甘的瞪了张霈一眼,卷起一阵香风而去。



    最后,张霈理所当然的得到了那盒‘月夜流香’,不过老板开价却要了他三百两银子,好家伙,足够寻常百姓十年用度了。



    这胭脂真值这个价?比香奈尔5号还要贵,张霈也不和他计较,爽快的掏出银票买单,然后牵着苏沁雪的小手,取货走人。



    天边的夕阳似乎是在金色的云霞中滚动一般,带着艳丽的晚霞一同沉入阴暗的地平线下,火红的霞光染红了半个天际。



    日落西山,早早吃过晚饭,嘱咐自己要思考一些问题,旁人切莫打扰,张霈关上房门,手中把玩着那装着月夜流香的巧精粉妆盒。



    难怪翻遍了整个燕京城都寻不着那贼人的下落,原来翻案的是个女人,玩蕾丝玩的满城风雨,这女人也真够本事的,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不发生错把马京当冯凉的误会,张霈今晚还要去确定一件事情。



    天色暗了下来,张霈换上一身夜行衣,带上从薛明玉那里讹诈来的人皮面具,打开窗户,穿窗而去,投身于黑夜。



    夜色妩媚,百姓安歇,燕京城也从白日的喧嚣中静谧下来,不过那些晚间营生的行当自然没有算在里面,别人也是要吃饭的。



    小心使得万年船,张霈决定亲自去一趟王府,不过此王非彼王,王员外的府宅自不能与燕王府相提并论了,目的当然是为了找到王琳姗,证实一下她当日闻到的是不是月夜流香的特有的兰花香味。



    张霈如果光明正大的寻上门去,王员外一家肯定欢迎,可是费时费力,还是自己潜伏夜行来的方便利索。



    夜幕降临,王员外府邸上灯火通明,家丁护院来回巡夜,看来经过凶人那么一折腾,警备力量似乎加强了不少,不过对于张霈这等级的高手来说,这些看似铜墙铁壁的防御力量根本就是个笑话。



    随意抓了一个家丁,张霈轻而易举打探到了王琳姗的秀楼所在,威胁对方不得将此事泄露出去,否则他口风不严,查起来也是个协同歹人做案的罪名,之后一指将他点晕过去。



    张霈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掠上房顶,高飞低走,穿过后院,来到一座独栋秀楼,王琳栅香闺就在小楼二楼。



    落地无声的张霈轻轻翻身上了二楼,小心翼翼的站在窗外,用手指沾了口水在窗户上润开一个小洞,张霈把眼睛瞄了进去。



    这一看可就再也离不开了,厢房之中,王琳姗正打准备脱衣沐浴。



    可怜房间内的佳人并不知道窗户外面蹲着一头大色狼,瞪大眼珠子,摇晃着狼尾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王琳姗轻轻褪去外衫,一件窄小的红色亵衣下碗状的丰满酥胸一阵起伏跳动,似要挣脱胸前锦缎的束缚,呼吸天地间自由的空气。



    纤纤素手抽出插在发间的碧玉珠钗,王琳姗盘成花式的发髻已经放下,玉颈轻转,青丝如瀑布,飞流之下。



    “脱掉,脱掉,脱掉,脱掉,通通脱掉,脱,脱,脱……”张霈心里唱着杜德伟那首耳熟能详的‘脱掉’,看样子他这不请自来的看客竟比沐浴的主人家更着急,“快点脱啊,磨磨蹭蹭,你以为是跳脱衣舞呢!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呸呸呸……说什么呢,老子才不是太监……”



    看着王琳姗不急不徐的脱衣褪裳的动作,张霈恨不得破门而入,传她自己轻易不传之秘——善解人衣。



    千呼万唤出来,王琳姗终于将玉手背在身后,解开了亵衣的红色绳结,艳彤彤的红色亵衣终于褪体而去,那双丰满秀挺,柔软弹绵的双峰立刻挣脱束缚,顽强的抗拒着地心引力,高高耸起。



    张霈艰难的吞了口唾沫,鼻端甚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乳香,难道是那天环境不对,为什么今日感觉这丫头要更迷人一些,怪哉怪哉!



    王琳姗的双峰比起张霈家中众多美人来多有所不及,可能就是比韩宁芷那丫头大一些,但是小有小有的,浑圆坚挺,而且她这也不是小,而是大小适中,乳形正好,尤其是那顶端两点殷红的蓓蕾,娇艳欲滴,无比诱人,张霈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好样的,就是这样……继续脱,我强烈支持你把裙子也脱了……”看完了胸前春色,张霈还觉得不过瘾,废话,这个时候,相信是个男人都不会希望嘎然而止的,就像是一本书正好高潮地方,突然来一个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张霈心中不停的呼唤着王琳姗继续脱下去,她也正是这样做的。



    王琳姗轻轻褪去下裳,接着连亵裤也一并褪去,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整个暴露在微润的空气中。



    张霈虽然看的色予神销,但是她也算阅美无数了,而且俱是人间绝色,但对美女的免疫能力已经大大提高,而且今晚又是来办正事的,所以他欣赏归欣赏,心中却并没有再兴情焰肉欲。



    王琳姗这小妮子似乎也是个大胆的姑娘,浑身上下脱得光溜溜之后,她并没有马上进浴桶洗浴,而是轻轻扭动着雪白秀美的翘臀,对着身前一面铜镜欣赏了起来。



    她就那样风情万种的站在那里,在幽暗而寂寞的光线里,发出神秘的温柔的光,那是一个圣洁的精灵,一个高贵的灵魂,那双微微上挑的眉,那双晶莹剔透的眸,那张鲜嫩欲滴的红唇,那种无法形容的端庄气质,是画家笔下一幅绝美的仕女图。



    张霈很想提醒她,如果再不洗水就凉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化为一声轻叹,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陪她一起欣赏。



    “为什么长大了一些?前几天明明没有这么大的?”



    王琳栅喃喃自语,张霈却听的一清二楚,心中暗笑:“大概是那天你喝了少爷的豆浆,嘿嘿,补充了蛋白质,所以又发育了呗!”



    似乎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王琳姗看了片刻,转身走向那洒满了玫瑰花瓣的浴桶,她抬起玉腿,跨进浴桶里,泄露春光无数。



    王琳姗伸出纤白如玉的双手,轻轻掬起一蓬温水,从光润的玉颈顺着丰满的双峰往下流,感觉全身就像被水包裹着,被软软的液体轻轻的按摩着。



    檀口微分,伴随着一声舒服到了极点的呻吟,王琳姗秀挺的玉峰轻轻颤了颤,在浴桶中荡漾出圈圈水波。



    那无意识的撩人呻吟,传入张霈耳中却仿如一记惊雷,心脏很不争气的狠狠跳动了一下,室内水雾渐起,但是夜视的某无良男子却没有任何影响。



    由于热水腾腾,女人的体香和玫瑰花瓣花香弥散在空气中,甚至传到了窗户外张霈的鼻中。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北海资讯  宜昌地图  辽阳旅游  钦州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中卫资讯  连云港旅游  那曲地图  伊犁论坛  安阳资讯  钦州旅游  德宏时尚  吴忠旅游  那曲地图  十堰论坛  襄樊旅游  吴忠旅游  重庆学校  嘉峪关旅游  桂林学校  思茅新闻  泰州地图  湖州旅游  湘潭学习  许昌学习  昭通时尚  西安娱乐  湖州旅游  济宁新闻  重庆学校  海口新闻  娄底资讯  诸城旅游  松原地图  盘锦学习  徐州旅游  广安学习  大丰地图  伊犁学校  金昌论坛  临沧新闻  北海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海西论坛  喀什资讯  咸阳论坛  喀什资讯  娄底资讯  郑州旅游  湘西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