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二章 暗藏锋机 智斗美女

第二十二章 暗藏锋机 智斗美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证据?”张霈神光炯炯的双目紧紧盯着她的闪亮的明眸,眼神犀利而具有穿透力,仿彿能从她的眼眸直接看到她内心深处,冷冷一笑,道:“你最近一次出手是对王员外家的大小姐,可是那时在下恰好也在王府附近盘桓。”



    “原来如此。”程水若美目流转,顾盼生妍,似笑非笑道:“张公子夜半三更在外流连,想必也不会是做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吧!”



    老子搂着老婆睡大觉怎么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了,张霈狡黠的眨了眨眼,不紧不慢道:“水若真是了解我,我这人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美女,而最拿手的就是勾引风情各异的美女。”



    “水若有没有兴趣试一试呢?”张霈嘴角逸出一丝邪笑,低沉着磁性的嗓音,调戏道:“保证让你满意,不然满意我免人工费。”



    “张公子,如果你真的想与小女子……”话未说话程水若便咯咯娇笑起来,声如悦耳银铃,清越动听,眼波流动,媚态嫣然,柔声道:“这就要看你能不能拿证据来了?”



    娇音犹在耳旁回荡,程水若座盘曲着双腿,将白皙雪腻的赤足放到了床沿上,不知她是故意还是不慎,罗裙掀开稍许,露出了一小截丰盈如玉,冰晶无暇的凝脂美腿。



    张霈看的一阵心摇神驰,喉结艰难的滚动了一下,暗中吞了口唾沫,恨不得立马扑到床上去,把这美绝尘寰,艳光四射的妖娆美女压到自己身下,双手恣意探索她丰腴美艳的娇柔女体,吸嗅她清幽淡雅的处子体香,亲吻她微微启合,呵气如兰的娇艳柔唇,彻底占有她,蹂躏她,征服她。



    可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张霈心中雪亮,要想让程水若心甘情愿的奉上她的身体,自己必须先要将她打败,所谓打败并不单指武力上的战胜,还有精神上交锋,让她明白欺瞒和对抗都是徒劳的,只有乖乖听话,俯首顺从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张霈端起茶杯,却发现杯中已经空了,他不以为意的放在茶杯,嘴角边勾起一抹莫测高深的微笑,慢悠悠道:“不知道‘月夜流香’算不算证据?”



    程水若柔腻的娇躯微不可察的震动了一下,眼神再次掠过一抹惊叹佩服的神色,但脸上却掩饰的很好,无波无澜,语气淡淡道:“哼,光凭这个怕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吧?”



    张霈拿起茶壶替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面不改色的撒着谎道:“我不但有物证,还有人证。”



    程水若俏脸上的晕红被苍白之色取代,她的阵脚明显已经被打乱了,美眸露出不能置信的震骇惊异,失声道:“人证?”



    就不信就的狐狸尾巴还能藏多久,哥哥大学心理学可不是白听的,虽然是选修课,但也是交了钱的,张霈心中得意,脸上露出自信淡定的微笑,从容道:“你行凶的时候,我就就在不远的地方暗中窥视,你所做的一切我又怎会不知道呢?”



    “你骗我。”程水若娇叱一声,已无法再维持刚才那种镇静安闲,秀挺的瑶鼻渗出了点点香汗,脱口而出道:“那夜我曾仔细查看过,周围根本没人……”



    张霈伸手重重一拍桌子,截断了她的话,眼中精茫暴闪,语气却是云淡风轻道:“水若,难道我不能是你查看之后才到的?那时你正行凶,没看见我也是正常的。”



    “你,哼……”程水若冷哼一声,知道着了张霈的道,编贝般洁白细密的银牙狠狠咬了咬芳唇,强压心中怒气,凝视着张霈的眼睛,冷声道:“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你根本没有亲眼看见,你只是在套我的话。”



    反应可真够迅速的,张霈心中暗呼不妙,此时如果被程水若抓住机会,重新筑起防线,甚至展开防守反击,再想逼她就范无疑是难上加难。



    张霈手指轻轻转头,把玩着手中玲珑秀巧的茶杯,面上不动声色,全无异状道:“这当然是我亲眼目睹的,否则我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程水若美目凝注在张霈身上,清丽娇美的玉颊浮出一丝妖娆妩媚的笑容,可是眸子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寒冷如冰,柔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当时既不出手制止我?”



    “如果当时我贸然出手,留不留得住你不说,如果你还有别的的帮手,我岂不是会变得很被动,也许还有杀身之祸。”张霈仍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嘿嘿一笑,道:“人总要为自己考虑。”



    这番贪生怕死,就死不救的话换成其他自诩大侠的人绝对说不出口,张霈却说的非常坦然,好就像根本这就是天经地义的一眼。



    自进屋后之后,程水若就和这张霈展开交锋,不对,其实在她还没有进屋的时候,两人就通过玉儿交手了一次。



    交手的结果当然是张霈取得了胜利,而输的人自然是程水若,虽然她输的很冤枉不甘。



    接下来,不论是明争还是暗讽,她始终都落在下风,而此时程水若终于明白在两人的数次交锋中为何自己竟会一直处于下风,因为张霈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正义侠客,他只是一个流氓色狼而已,他找自己的目的也绝对不会只是为了把自己抓捕归案那么简单。



    “就算你真地亲眼看见了又怎么样?”程水若心中首次升起强烈的挫败感,她竭力保持镇定,兀自不肯认输,强撑道:“就算你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你?”



    “水若,你虽然嘴里说很佩服我的智慧,其实心中却也把我当成其他男人一样,看不起我。”张霈宠辱不惊的笑一笑,肃然正色道:“如果我手中没有掌握真凭实据,我怎么会如此冒昧的前来打搅你,难道我不怕打草惊蛇吗?”



    程水若闻言顿时花容色变,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娇叱道:“你有什么证据?”



    “其实那日被你害的王小姐并没有死……”张霈手掌微微用力,“啪”的一声,茶杯出现丝丝裂痕,眼睛看着程水若半真半假道:“你离开之后,我救了她,月夜流香便是她告诉我的。”



    听到这里,程水若心中不禁泛起酸楚的感觉,看来自己离开时巫师占卜关于中原之行并将无功而返的预言果真应验了。



    程水若似是再也无法维持静逸的心态,柔若无骨的娇躯无力的依靠在雕花床栏上。



    过了半晌,她才渐渐自失神中惊醒过来,伸出洁白秀美的柔荑掠了掠耳鬓间一缕秀发,娇艳欲滴的柔脣微启轻分,低声道:“张公子,小女子输了。”



    <><><><><><><><><><><><>



    “砰砰砰……”劲力交击的声音不绝于耳,被迫与沈无敌又对了三掌,李亮强忍左手掌发麻的不适,右手百炼精钢的长剑狠狠向他斩去。



    沈无敌知道对方剑法犀利,身形一展,远远掠开,不与他正面交锋。



    两人在妙玉坊宽阔的院子里,你来我往,互有攻守的交锋了一百七八十招,力气耗了不少却未分出胜负。



    李亮额上隐见微汗,背后的衣衫也已被汗水打湿,但紧握长剑的手掌却依然稳健,手上剑招狠辣,如飞腾九天,水银泻地般攻向对手全身各处要害,丝毫不见凝滞。



    “霹雳剑”倒也不是浪得虚名,李亮的武功不像他那公子哥的模样,看上去风流倜傥,却是华而不实,招式开合有度,显然经过明师指点,在剑法上也算下过不小的苦功,只是内力不值一提罢了。



    沈无敌嘴里不时暴喝,铁拳挥动,空气中响起接连不断的雷鸣破空之声,双拳轰击之处,无论目标是青石料的围栏,还是碗口粗的大树,都被他深厚的内力硬生生的砸烂轰碎,四分五裂,声势极其的惊人,奈何下盘功夫却难登大雅之堂。



    如果张霈也是旁观人群中的一员,铁定给他送他一个“蛮牛”雅号。



    沈无敌始终近不了李亮的身,偶热抓住机会也让对方一掌震退,若是顾及他手中名剑“凶雳”,不能用上全力,在内力上强过李亮不少的沈无敌哪会被他逼退。



    反观李亮,他的长剑虽然也舞的呼呼生风,滴水不漏,但却也刺不到沈无敌身上,除非他将对方一剑毙命,否则挨上沈无敌一拳,不死也要去掉半天命。



    免费上演全武行,妙玉坊里的嫖客们早被惊动了,除了赖在姑娘身上肉搏战进行的如火如荼,浑然忘我的,其余众人纷纷闻风而出,或远或近的挤在各自的楼层上,观望院中这场恶斗。



    程水若离开了,司徒轩当然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众多遥望客中的一员,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声音冷冷道:“这两个傻子为了美人儿在这里争风吃醋,殊不知美人儿却已经和别的男人好上了,他们却还在这里打生打死,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他们都不懂?”



    身旁一位明显不知道刚才内厅中发生了何事的仁兄闻言怔了半晌,旋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道:“程小姐天香国色,连司徒公子和场中两位贵客都未能入其法眼,其他人又哪里有机会?”



    司徒轩心中冷笑不已,撇了对方一眼,不屑道:“你如果看见程小姐方才对今次相邀之人的态度,以及说话的语气,你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对八卦消息怀有无限热忱的仁兄正待搭话,突听远处传来一个暴雷般的声音响起,喝道:“住手。”



    沈无敌闻言心中震骇,收手疾退,李亮却是枉若未闻,“凶雳”不依不饶的往对方身上招呼,突然眼前人影晃动,一柄绣春刀就如风驰电掣般斩劈而至,架住李亮手中长剑。



    一身飞鱼服的独孤胜将绣春刀归于刀鞘,冷冷道:“妙玉坊是寻欢作乐的地方,大家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在这里生事。”



    这身行头可是标准的锦衣卫打扮,这里是燕京城,作为燕王私人统领的机构,他当然不用再向上次遇见张霈那样,为了躲避朝廷的眼线而藏着掖着,现在的他除了腰间没有大明朝廷特质发给每一个正牌锦衣卫,代表其特殊身份腰牌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破绽。、



    朱元璋建了锦衣卫监管天下,朱棣也学他老子弄了个锦衣卫,控制治下地界,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真是有样学样,猜测的人多了,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上一句。



    燕王可不比其他几个王,他手握重兵,治下能人奇士无数,抵抗蒙古有功,谁敢乱说,不要脑袋了吗?



    李亮收剑而立,心中虽然颇为不满,可是却不敢造次,锦衣卫可不是他能够轻易得罪的,他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珠一转,朝独孤胜躬身一揖,道:“这位锦衣卫大人来的正好,此人是个大强盗,劫了我家宝物,你快捉住他。”



    独孤胜不屑的看了李亮一眼,不冷不热道:“真是可笑,锦衣卫可是你能指使得动的。”



    李亮恨的牙痒痒,对独孤胜的怒气却丝毫不敢表现在脸上,只能瞪着沈无敌,恶狠狠道:“这次便宜了你,以后若撞到本少爷手中,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沈无敌甚是轻蔑的看了李亮一眼,但却没有再说话,自己的手下就埋伏在四周,只要一声令下,哼,李亮这白痴还真以为老子打不过他,要不是顾忌他老子……



    李亮回到内厅,举目四处一望,忽然变色道:“程小姐难道已经走了?”



    司徒轩看着明显心情不好的李亮,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火上浇油道:“李兄,玉小姐邀请刚才那位口出狂言的公子,说是要沐浴更衣之后,在闺房里亲自相陪。”



    李亮眼中闪过一丝妒恨的光芒,手掌再次握紧了剑柄,名剑“凶雳”似乎感觉到主人的愤怒,铮铮鸣颤不休。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潜江地图  湖州旅游  乌海旅游  衡水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金华娱乐  湘西旅游  四平时尚  宜昌地图  恩施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淮安新闻  桐城学习  嘉峪关旅游  伊犁学校  许昌学习  七台河时尚  诸城旅游  咸阳论坛  桂林学校  四平时尚  西安新闻  沧州学校  宜昌地图  吴忠旅游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重庆学校  南通时尚  安阳资讯  酒泉论坛  阿拉尔地图  盘锦学习  泰州地图  咸阳论坛  金昌论坛  淮安新闻  诸城旅游  大庆论坛  喀什资讯  张家口时尚  赤峰新闻  淮北地图  廊坊时尚  徐州旅游  益阳资讯  三明时尚  沧州学校  南通时尚  松原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