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二十八章 色色笑话 娇艳绽放

第二十八章 色色笑话 娇艳绽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即使路上遇见玉女神捕苏寒玉耽搁了一阵,但当张霈回到“翠竹院”的时候,众女都还在睡梦中,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晚出早归。



    后庭花园中,中岛美雪正在练刀,她也是众女中唯一天未亮就起身的一个。



    自从得了张霈亲传武功,中岛美雪便勤加练习,虽然没有到废寝忘食那般夸张,但是她的刻苦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



    张霈传她的几招刀法本身讲究的是一个“快”字,所以刀法简单实用,能够很快的上手,配合她多年修习的东瀛刀法,威力更是提升了不少,但要发挥到这几招刀法真正的威刀却需要有深厚地内力才行,要不然也就只是一般的一流刀法而已。



    中岛美雪慢慢的加快出刀速度,这些时日苦练不坠,她已将刀招使的非常熟练,只见随着她的出刀,刀影闪闪,刀影时而宛若蛟龙,时若飞蛇。



    随着刀影的变化,慢慢的中上岛美雪整个身影都被刀影包裹住,方圆三尺似乎都被全部都被刀光所笼罩,而且刀影还在不断的扩大。



    很快中岛美雪便耗尽了力气,收招停了下来,娇喘吁吁,抬起臻首,却发现张霈正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不知来了多久。



    中岛美雪急忙迎上前去,俏脸泛着诱人的晕红,伸手拭了拭额间淋漓香汗,柔声道:“主人。”



    “阿奴,你看我使一次。”张霈微笑着点了点,对于她的刻苦勤奋很是满意,伸手在中岛美雪手上一拂,原本握在她玉手中的忍刀不知如何便到了他的手掌中。



    张霈缓慢行到院中,一声长啸,用上三成功力,刀走龙蛇,手中忍刀发出凌厉的刀光。



    转瞬之间,张霈劈出了三十六刀,把方圆一丈内的空间狠狠的切割着,无数“撕啦”的声音响起,这是刀光相击和击在地下,划破空气的响声。



    蓦地,张霈又是一声曝喝,接连六十四刀,以八个方位劈出,每个方位劈出八刀,八八六十四刀,形成一个八卦刀阵,化为无数道刀光,把一丈内的地面化为粉碎。



    一声怒吼,运起五成功力,透过忍刀射出一道寸许长的白芒,在身前的地上,“轰”的一声地上出现一道半尺深,一丈长的的深坑来。



    手中那柄钢筋打造的东瀛忍刀受不了张霈狂暴霸道的天魔真气,爆出丝丝裂痕,成了废铁。



    刀罡,张霈刚才发出的正是无坚不摧的刀罡。



    刀罡是武林中最难练,同时也是最可怕的武功练到极致的表现,它无坚不摧,任何护体神功都不能阻挡而且刀罡是无诀可寻的,不像其他武功有法可比,有其诀可寻。



    当然这是相对而言,在绝对力量的防御面前,除非是绝对强横无匹的力量,否则也是没有多大作用的。



    相同的招式,张霈使来却比中岛美雪强了十倍不止,不过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就使出了刀罡,要知道若是换作以前,他至少也要将功力提升至七八成,甚至九成才有可能催逼出刀罡。



    张霈并不知道自己在修炼了《太上感应心经》的总纲口诀之后,身体得到了进一步的淬炼,而且功法自然运转,与以往同样功力使将出来的招式,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中岛美雪柔情依依的看着张霈,眼中尽是震撼与迷醉之色,简直把他当成神一样崇拜,日本女人天生就是服从强者,对于礼义廉耻教育做的极其失败。



    张霈这个主人在中岛美雪心中是高大到不可战胜的,因为她并没有见过浪翻云和庞斑这等绝世高手,而在中岛美雪知道且见过其武功的人当中,只是封寒和水月大宗有和张霈有一战之力,而且胜负还是未知之数,可是他们一个是成名多年的黑榜高手,一个是幕府的身份高贵的首席教习,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件无比震骇的事情。



    知道张霈还没有早餐,中岛美雪这什么事情都把主人放在第一位的女奴便急急忙忙要去给他张罗。



    张霈拦住她,他知道几女练功之后都要先沐浴更衣的,便让中岛美雪先洗个澡,换下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衣服之后再去替自己忙活早餐。



    中岛美雪嫣然一笑,感受到自己主人的身为女奴的她没有一点强迫,甚至很是关心体贴的时候,心中感觉很温馨甜蜜,依言先行洗浴去了。



    他当然不会浪费这段时间,左诗赶了半个多月的路,不辞劳苦,就让她多休息一下,而雯雯多半和她睡在一起的,也不方便张霈做那些儿童不宜的事情。



    想了一下,张霈向着苏沁雪的闺房走去,毕竟他昨天才把对方从少女变成了妇女,理应更加关怀才是,不然岂不是显得太无情了。



    原本昨夜张霈就想回来陪她的,不过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清楚的明白自己肯定不可能只是老老实实的抱着她安心睡觉,什么也不做,所以被挑起了欲火的他才没有回来,也幸好他昨晚彻夜未归,否则苏沁雪花蕊新开,哪里经受得了他的暴虐?



    昨天处子破身,娇嫩受创,今天却是时过境迁,休息了整整一天,不知道伤有没有好些,嗯,一点要仔细检查一下才行,张霈走在半路上,脑袋里已经开始YY了。



    来到苏沁雪的闺房外,张霈坏坏一笑,轻轻推门,应手而开。



    抬腿迈步没有发出丝毫生息的张霈走到床边,看着床上海棠春睡的如玉佳人,嘴角含笑,眼中泛起温柔之色。



    苏沁雪披散着长长的乌黑秀发,明媚的美眸轻轻闭合,能看见的只有那倾长纤细的睫毛,挺直秀气的琼鼻,润泽柔软的红唇,娇嫩滑腻的脸颊,真是娇媚无双,诱惑迷人。



    一身素白的纱衣包裹她苗条婀娜的娇媚玉体,淡雅的颜色和她出尘的气质分外搭配,看的张霈暗中吞了口唾沫,眼中温柔之色迅速被爱欲之色所取代。



    美艳动人的容颜似乎不断对他发出诱惑的邀请,张霈不由自主地接近那张无暇的脸庞,轻轻嗅了嗅她身体散发出的清雅芳香,目光贪婪的吞噬着她傲人的绝色容颜。



    但只是站着傻看显然是无法满足张霈的,这就和精神粮食没有办法转化成实体米面是一个道理。



    看了没有多久,张霈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触摸她的冲动,他当然知道那娇柔的肌肤是多么软腻滑嫩,那美艳的红唇是多么的甘美香甜,因为这些,昨天他都亲自感受过。



    欲望不费吹灰之力就战胜了理智,脑中的绮念渐渐转化为行动,决定屈服于自己的兽欲的张霈一双淫光大盛的双眸紧紧盯在苏沁雪柔若无骨的娇躯上,再也移不开视线。



    张霈邪邪一笑,坐在床边,然后合衣在苏沁雪身边躺了下来,轻舒右臂,缓缓揽住她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



    “啊……是谁……”睡梦中的苏沁雪立刻惊醒过来,便要用力挣扎,可是当看清张霈容貌的时候,娇躯瞬间酥软下来。



    张霈凑到苏沁雪耳边,咬着她娇嫩的耳垂,柔声道:“沁雪,大哥来叫你起床了,怎么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



    苏沁雪纤细的蛮腰被张霈大手揽住,顿时感觉一股电流陡然遍袭全身,芳心有如鹿撞,怦怦有声。



    腰肢轻盈扭动,美眸含羞,苏沁雪娇声道:“现在明明时辰尚早,而且若不是昨天你……那个……对人家使坏,我早起来了……”



    那个?使坏?张霈哑然失笑,心中自知理亏,于是干笑两声,为了转移话题,紧紧搂抱着苏沁雪的娇躯,恬不知耻道:“既然时辰尚早,那我们继续睡吧!”



    苏沁雪俏脸绯红,轻啐一口,千娇百媚的横了张霈一眼,羞涩道:“谁要和你继续睡?”



    “反正我们昨天都睡过一次了。”张霈淫笑两声,继续调羞怀中玉人,“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闭着眼睛做就行了……”



    “呀……你说什么呢……胡言乱语,也不知羞……”苏沁雪闻言顿时面红耳赤,羞不可仰,嗔道:“什么闭着眼睛做,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沁雪,此时我方才发现你竟是一个如此敢做敢当的女子。”张霈眼中闪过狡黠之色,面露惊容,疑惑道:“你竟不喜欢闭着眼睛做,嘿嘿,其实我也不喜欢,做这种事当然要睁着眼睛做才有乐趣?嘿嘿,不如我们现在就试一试。”



    听到张霈用这般肆无忌惮淫言荡语调羞自己,苏沁雪虽然已经和他发生了亲密关系,仍然感觉吃不消,急声道:“你这……坏人……难道真要羞死人家才甘心么……”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道歉总行了吧!”张霈嘿嘿一笑,不再逗她,大手轻抚着苏沁雪柔软滑腻的腰身,但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笑道:“不如我给你讲个笑话?”



    苏沁雪感受着张霈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隔着纱衣传来的阵阵火热感觉,轻轻点了点头,转嗔为喜,俏皮道:“那要笑话好笑才行。”



    “保证好笑,不好笑能叫笑话吗?”张霈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很淫贱那种,想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有一天,大象就问骆驼说:你的咪咪怎么长在背上?骆驼回答说:死远点,我不和鸡鸡长在脸上的东西讲话。蛇在旁边听了大象和骆驼的对话后一阵狂笑。大象扭头对蛇说:笑个屁,你个脸长在鸡鸡上的,没资格。”



    一则盗版自后世网络,家喻户晓的经典笑话讲完了,可是苏沁雪却没有笑,不能强忍着那种,而是压根一点笑意也没有。



    “这是笑话?”苏沁雪脸露茫然之色,不解道:“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张霈闻言大受打击,心中极度郁闷,难道自己来到古代,用自己前世讲笑话的天赋换了学武功的天赋?



    苏沁雪见张霈不说话,又把他刚才说的笑话琢磨了一遍,没有发现又好笑的地方,于是问道:“大哥,你说的咪咪和鸡鸡是什么东西?”



    张霈顿时恍然大悟,苏沁雪可是古代人,哪里明白如此隐讳的比喻,不过这也说明了她思想纯洁,没有受到不良气息的感染,是个冰玉无暇的好姑娘。



    这个笑话如果是说给昨晚妙玉坊的叶紫菀和玉玲珑听,即便她们以前没有听过“咪咪”和“鸡鸡”,但是肯定也能从张霈的语气中猜出其含义,且八九不离十。



    “原来你不知道什么是咪咪和鸡鸡?”张霈故意将咪咪和鸡鸡的发音重读,一脸不怀好意,就像给鸡拜年的黄鼠狼,坏笑道:“那我解释给你听?”



    “你快说嘛,人家想知道。”苏沁雪娇笑点头,她笑起来宛如山间百花怒放,娇艳无比。



    张霈涩涩(色色)笑笑,腆着脸说道:“法不传六耳,你且附耳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看见张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没有认清他邪恶本质的苏沁雪也被勾起了兴趣,再说现在自己整个人都躺他怀中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急忙将臻首靠在她颈项,玲珑秀巧的耳垂凑到他唇边。



    张霈厚着脸皮把“咪咪”和“鸡鸡”的含义对苏沁雪做了详细而生动的解释,就差没我解裤来,你脱了衣,来个现场实物秀。



    “呸,你个坏人,这都是什么啊?”苏沁雪贝齿轻轻咬着柔软的芳唇,丰满高耸的双峰上下起伏,竭力抑制着心中羞涩,“真是……不要脸……”



    张霈淫笑着不说话,在他灼热眼神的逼视下,苏寒玉被瞧得玉脸泛红,低垂臻首,娇嗔道:“你总没个正经,什么羞人的话也说的出口……”



    “这不是在你的强烈要求下我才解释给你听的么?”嘴角浮出一丝荡意,张霈嘿嘿笑道:“现在你现在总该明白那笑话的意思了吧?居然说不好笑。”



    “你真讨厌,坏死了……”苏沁雪握紧粉拳轻轻在张霈胸口象征性地捶了一下,佯怒道:“你个坏人,哪里是讲笑话,分明就是耍流氓。”



    “啊……”张霈无耻的痛呼一声,用手捂着胸口,仿佛不是挨了美人儿一记粉拳,而是受了一掌周星星的如来神掌。



    听到张霈大声的叫痛呼疼,苏沁雪顿时慌了手脚,急忙问道:“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失手打伤你了?”



    张霈眼中闪过得意之色,旋又敛去,心中暗道:“苏沁雪这丫头昨天被自己破了身,怎么现在连智商也下降了,轻轻一拳也能将他打伤,岂不是走两步,就气喘如牛,走不动路了。这样怎么干情报工作?不是昨天血流多了,贫血了吧!”



    占美女便宜正是好色男人的强项,张霈趁机将头深深埋入苏沁雪丰满高耸,浑圆如玉的双峰玉乳,阵阵淡雅幽香飘进鼻端,沁人心脾。



    苏沁雪那饱满硕大,温润坚挺的双乳玉峰和张霈的脸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接触,阵阵热气香气从她胸前传到张霈鼻腔,再传到心腔,一股熊熊欲火“蹭蹭蹭”的往上窜。



    早上起来正是血气充盈的时候,张霈忍不住心中一荡,胯下沉睡的巨物瞬间立了起来,昂首抬头,欲与天公试比高。



    苏沁雪突然感觉到一个坚硬火热的大家伙紧紧顶着自己光滑平坦的小腹,身为过来人的她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什么,嗯嘤一声,玉面如霞,娇嗔道:“你个大坏蛋,大色狼……昨天还没折腾够,现在又来……人家不来了……”



    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啊,你说不来了就不来,张霈骚骚一笑,涎着脸道:“沁雪,你实在是太美了,所以我才忍不住想要和你……”



    话未说完,张霈的本意也不是为了说话,只是为了分散苏沁雪的注意力罢了,侧身的同时,结实有力的手臂一紧,顿时温香满怀,温玉在抱,两团丰满柔软重重的压在他的胸口。



    “啊……不要……”苏沁雪娇呼一声,措手不及之下已经和侧躺身体的张霈发生了最全面的拥抱,娇躯微微挣扎,不肯轻易认输。



    张霈邪笑一声,一只色手悄无声息的滑进苏沁雪的纱衣里,抚摸着温润柔软,丰满滑腻的双峰玉乳。



    苏沁雪瞬间感觉如被累击,大脑中一片空空荡荡,轻易就被张霈解除了全身武装,他将粉红色的亵衣拿到鼻子前闻了闻,幽香四溢,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一件纱衣,一件亵衣对于善解人衣的好色男人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有挑战有难度的事情,接着他又飞快把自己拔了个精光,一双色手在苏沁雪柔美的娇躯上大肆狂虐,又抚又摸,又揉又搓,直逗得她浪叫起来,娇喘连连。



    “唔,不要,啊……羞……不要摸那里……好羞人……”不知道张霈侵犯了苏沁雪身体那个隐秘的部位,引来她大声呻吟。



    心中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苏沁雪羞急之下慌忙想要把开他,嘿嘿,矜持和羞涩的女人永远是男人的最爱。



    张霈知道她不是真的不愿意,只是现在还放不开而已,或许也因为她害怕自己以为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好色男人欲动如潮,哪里经受得起苏沁雪欲拒还迎的诱惑,伸手双手将她粉嫩滑腻的美腿向两旁分开,火烫灼热的巨龙朝她私密之处凑了过去。



    “大哥,现在是大白天啊!”苏沁雪眉眼含春,芳心羞怯,低声道:“羞……好羞人……”



    “这有什么羞人的,嘿嘿,昨天我们不也是白天。”张霈双瞳邪光陡然大盛,贪婪的目光不住的打量着眼前明艳动人,娇羞妩媚的苏沁雪。



    她柔美的胴体有着精致细腻的肌肤、玲珑丰满的身段,真是让人越看越爱,于柔媚中另有一种长期练功的刚健婀娜,洁白晶莹,光滑圆润,修长双腿如白釉般细滑的肌肤,覆盖在既坚韧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匀称的曲线,她的臂部丰满非常诱人,两股之间有一条很深的垂直股沟,外形曲线富于女性美,一双莲足只手可握,幽香熏人,真是美不胜收,引人遐思。



    苏沁雪胸前白嫩的双峰浑圆丰润,玉乳因为纤腰盈盈,不堪一握的缘故,使双峰看来格外的坚挺丰满,中间的一条深沟清晰可见。



    张霈翻身压在苏沁雪柔若无骨的赤裸娇躯之上,后者一声娇呼,颤声道:“大哥,你轻点儿,人家……人家那里还痛……”



    “沁雪,你放心好了,不会很痛的,你要相信大哥的技术,嗯,轻轻的,一下就好……”张霈狂吻着苏沁雪柔软湿润的红唇,直吻得她几乎不能呼吸,同时一双色手在她玉体四处游走,抚摸,揉搓。



    苏沁雪俏脸通红,美眸虚合,胸前傲人饱满,坚挺浑圆的双峰,起伏不定,给张霈一种波涛汹涌的视觉冲击。



    欲火焚身张霈当下熊腰一挺,苏沁雪却痛的娇躯颤抖,檀口微分,泣声道:“啊……你好坏……骗人……好痛……”



    第一次和第二次哪有不痛的道理,何况是中间才间隔了一天,不痛才怪,再次应证了那句:“宁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嘴。”



    张霈俯身用自己灼热的唇温柔的封住苏沁雪柔软的唇瓣,就这样拥吻了一阵,终于苦尽甘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觉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瘙痒酥麻。



    苏沁雪一双藕臂紧紧搂着张霈的颈项,粉腿紧盘在他的腰间,玉臀轻轻摇动起来。



    张霈见苏沁雪已然适应,便渐渐加速,直接猛冲猛撞……



    苏沁雪忘情的挺耸雪白的翘臀,用力迎奉配合张霈的动作,同时娇颊艳红,樱唇微开,喘气如兰,尤如一朵蔷薇,艳丽动人。



    蓦地,苏沁雪檀口娇呼一声,双腿一阵痉挛抽搐似的紧紧夹住张霈的腰臀,接着就发疯般的摇着臻首,双脚绷直,玉体僵硬……



    与此同时,张霈也到了欲望爆发的边缘,元阳狂泻而出。



    高潮过后,张霈只觉心旷神怡,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躺在苏沁雪的玉体上,喘着粗气。



    苏沁雪此时却如同灵魂出窍般,只觉美眸所见尽是虚幻之物,呈大字形瘫软在张霈的怀中,无意识的将两只修长玉腿紧夹他的腰部,满脸高潮过后被征服的**模样。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嘉峪关旅游  徐州旅游  沧州学校  湘西旅游  沧州学校  诸城旅游  中山时尚  恩施学校  思茅新闻  湖州旅游  汕尾论坛  襄樊旅游  潜江地图  深圳学习  大庆论坛  喀什资讯  郑州旅游  十堰论坛  淮北地图  广安学习  天门时尚  西安娱乐  松原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昭通时尚  临沧新闻  湖州旅游  抚顺学习  烟台论坛  泸州学校  乌海旅游  许昌学习  重庆学校  佳木斯论坛  泰州地图  长沙娱乐  衡水新闻  七台河时尚  西安新闻  湘西旅游  郑州旅游  伊犁论坛  三亚论坛  三明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博尔塔拉资讯  徐州旅游  白山新闻  黑河地图  淮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