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章 美雪荡春 其乐融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岛美雪高潮之后,身体份外敏感,私密之处剧烈的蠕动收缩,更显得紧窄饱满。



    张霈慢慢往她神秘花园里面挤去。“啊”中岛美雪蹙眉娇哼,如蛇扭颤的盈盈腰肢耸挺迎合起来。



    张霈将分身送到中岛美雪身体最深最娇嫩处,摆动下身,快速抽送起来。



    中岛美雪柔美的娇躯轻轻颤抖,一双浑圆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张霈结实有力的腰肢。



    张霈俯身低头,张嘴含住她柔软湿润的樱桃小嘴,一只手抱着她洁白光润的粉颈,一只手搂着她不堪一握的柳腰,腰臀大起大落,狂猛出入。



    中岛美雪媚眼如丝,檀口微化分,喉间哼哼有声,随张霈大力快速的进出而娇喘连连,似是不堪他这般狂野重击。



    张霈松开她微微红肿的柔嫩唇瓣,眼中闪过戏谑之色,调笑道:“阿奴,主人弄的你舒服吗?”



    中岛美雪娇躯扭颤,香唇轻启,呵气如兰,瑶鼻嗯哼连连,语不成声道:“主……主人,奴好快活……啊……奴被……啊……被主人弄的好快活……”



    张霈嘿嘿淫笑两声,不再言语,只是片刻也不停地大力挺动,似是不知疲倦劳累,不知光阴流逝……



    中岛美雪在张霈身下花开花谢,花谢花开,接连又泄了两次,雪白修长的双腿再也无力缠在张霈腰间,慵懒无力地搭在两旁。



    张霈猛地进到深处,顶住花蕊,邪笑道:“宝贝儿,怎么了?”



    中岛美雪玉面泛着娇艳的红潮,睁开朦胧的秀眸,腻声道:“主人,奴不……不行了……快活得快要昏过去了……”



    张霈一刻不停地挺动着下身,鼻息粗沉,喘息道:“刚才不是让主人给你吗?”



    中岛美雪扭动纤腰顺应着张霈的动作,一股酥麻酸软的快美感觉瞬间自小腹之下升起,瞬间涌遍全身,张口欲言,却只能发出撩人的呻吟。



    张霈嘴角泛起淫邪笑意,将她柔美浑圆的美腿向两旁分开,快速进出,势大力沉……



    中岛美雪俏脸如霞,双目紧闭,秀美的双眉皱成了一团,檀口轻启,喉间荡人魂魄的**渐渐高亢起来,既有不堪的痛苦,又包含了极度的快乐,蠕动收缩,突然叫道:“主人,奴又要了……啊……要死了……”



    阵阵舒爽快感传来,一股股滚烫的蜜液喷出,中岛美雪迎来了第四次高潮。



    中岛美雪似乎要昏了过去,秀挺的瑶鼻溢出颗颗汗粒,娇艳欲滴的红唇也失去了血色,眉目间似乎痛苦万分,张霈知道她是被自己弄的脱力了,连忙吻上她小嘴,渡过真气,她才哼了出来。



    静静拥抱着她柔美如玉的娇躯,片刻之后,中岛美雪睁开美眸,见张霈笑吟吟地看着她,娇羞不已,将臻首埋到他颈旁,呢声道:“主人,奴一个人实在满足不了你……”



    张霈欲望爆发后的巨大雄伟在她体内跳动了两下,中岛美雪**出声,却紧紧抱住了他。



    张霈知道刚才动作比较狂猛,不想她翌日连床都下不了,笑道:“阿奴,主人不能再弄你了,不然快要出血了。”



    中岛美雪呻吟一声,昵声道:“奴听主人吩咐。”



    张霈撑起身子,将巨龙慢慢退出鲜红的水帘洞,低头看着她体内缓缓流出的浓稠爱液,笑道:“真漂亮。”



    中岛美雪霞飞双靥,娇艳无双,却媚笑柔声道:“主人想让奴怎么伺候?”



    张霈嘴角浮出一丝淫荡的笑意,跨身骑在她纤柔如柳的蛮腰上,将灼热的巨龙放入那条深邃迷人的乳沟。



    如果是其他诸女,除了出身魔门的萧雅兰,怕是美人是能明白的意思,但是中岛美雪却会意一笑,一双柔嫩白皙的素手用力将丰满坚挺,浑圆鼓胀的双峰向中心挤压。



    张霈轻轻动作起来,享受着香润檀口和女人私密之处截然不同的滑腻和柔韧,如果没有记错,上一次享受这种待遇是在萧南天的姘头,萧峰那倒霉鬼的便宜娘身上。



    巨龙在高耸的乳峰间若隐若现,阵阵舒畅的快感传入,一丝瘙痒逐渐的凝结,张霈心中大喜道:“阿奴,主人快了……”



    中岛美雪凝望着他,喉间响起勾人魂魄的淫荡叫声,强烈的酥痒冲击着精关,眼见要一泄如注,张霈连忙拔了出来,插入她的私密幽处,让股股激烈喷出的白色液体射入了她体内。



    中岛美雪挺动,让他感觉更加的舒畅,张霈顺势含住她的香舌,吞津饮液,好不快活。



    中岛美雪白皙的藕臂搂着张霈宽厚的肩背,温柔地回应着他的吻,抵死缠绵,任他索取。



    过了良久,张霈的欲望方才爆发完毕,轻轻松开中岛美雪柔软湿润红肿唇瓣,微觉疲劳地压在她身上。



    中岛美雪温柔地抚摸着张霈结实有力的背部肌肉,亲昵地亲吻着他的面颊,就像一只依偎在他怀中的温顺猫咪。



    云消雨散,天已经大亮了。



    中岛美雪轻轻下床,伺候他穿好衣衫,可是她自己的衣裙却被在刚才好色男人狂性大发时,撕成了碎片,没法穿了。



    张霈邪笑一声,重新坐在床边,伸手在身旁听过半晌春宫,却死活不肯睁开双眼的苏沁雪柔软丰腴的硕臀轻轻爱抚揉搓起来,笑道:“再不起来,我可就要陪你在床上睡一天了。”



    苏沁雪嗯嘤一声,含羞睁开美眸,见张霈笑盈盈地盯着自己,芳心羞涩不堪,不依道:“总有一天要被你欺负死。”



    张霈哈哈大笑,瞥了瞥眼,苏沁雪轻臻臻首,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中岛美雪赤裸着雪玉凝滑的纤美胴体,静静站在床边。



    “瞧你干的好事。”苏沁雪俏脸一红,轻声道:“柜子里有衣服。”



    张霈闻言不由失声笑道:“不如改天我们也试试。”



    苏沁雪娇媚地瞟他一眼,呸了一声。



    中岛美雪依言走到衣柜前,打开,取出一套绛红绸缎衣裙,穿在身上。



    梳理打扮一番,两男一女走出空气中仍飘散着淫靡气息的香闺,张霈自是风流俊美,潇洒倜傥,苏沁雪娇媚诱人,中岛美雪窈窕婀娜,都是难得一见的妙人儿,相伴左右,那现在的话说,就是感觉倍有面子。



    翠竹院,众女都起来了,她们都没有懒床的习惯,嘿嘿,除了和张霈睡一起的时候,因为和他在一起,总是感觉怎么也睡不够。



    张霈远远看见她们在院中赏景的厅轩中围坐一圈,雯雯在她们身旁跑跑跳跳,一副天真可爱,无忧无虑的样子。



    走到厅轩中,张霈嬉皮笑脸道:“诸位娘子,你们早啊!”



    诸女神态反应不一,左诗娇羞,垂下臻首;乾虹青目光温柔,含情默默;单疏影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旋又忍不住“噗嗤”一声娇笑起来;顾清甜甜一笑,俏脸微红。



    张霈发现厅轩中有五方青石雕琢的凳子,四女各坐一方,他嘿嘿一笑,朝那空着的石凳走去。



    “沁雪,过来,坐姐姐身边。”单疏影对苏沁雪招招手,对于自己好色夫君又替自己找了一个姐妹似乎已经习惯了。



    苏沁雪知道单疏影是故意和张霈“作对”,可是面对东溟小公主的和颜悦色,她还是选择投入期麾下,嘿嘿,不愧是干谍报工作的,对于人情世故,心理活动掌故的相当到位。



    张霈摇头失笑,看来这凳子自己是不能坐了,他径直走到单疏影身边,站在她身后,双手扶着她圆润的香肩,笑道:“娘子,昨夜可有想我?”



    单疏影娇躯一颤,耳中听见张霈当着众女说闺房中的私密羞人话儿,芳心羞怯,玉颊飞霞,轻碎了一口,嗔道:“谁想你了,自作多情。”



    “真的没有吗?”乾虹青娇笑一声,“我怎么听见昨晚有人在梦中叫着谁的名字呢!难道是我听错了,顾清妹子,你可有听见?”



    顾清俏脸羞红,还来不及回答,单疏影已经跺脚嗔道:“青姐,你怎么可以帮着坏人欺侮人家?”



    众女闻言,纷纷忍不住笑出声来,雯雯听见仙子般的姐姐们笑的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



    单疏影羞愤着恼,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张霈却体贴的从身后将她动人的娇躯搂入怀中,俯身低头,凑到她耳边,柔声道:“影儿,你是相公永远的宝贝。”



    虽然不是多么赚人眼泪的动人情话,但现在可是多位姐妹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单疏影听着张霈富有磁性的声线在耳旁轻声软语,感觉整颗心都酥了。



    雯雯拉着左诗的衣衫,微笑着问道:“母亲,你们在笑什么?”



    温婉如水,矜持聪慧的左诗却被女儿的问题给难住了,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雯雯见母亲不答,又乳燕投怀般扑进乾虹青怀中,娇声道:“青姐姐,你们笑什么,为什么母亲不肯告诉我?”



    乾虹青伸手捏了捏雯雯吹弹可破的俏脸,柔声道:“雯雯,我们现在还小,等以后长大就知道了。”



    雯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是眼见在乾虹青那里也没弄明白姐姐们到底在笑什么,心中还是感觉有点失望,便将询问的目光投向顾清。



    “想知道姐姐们在笑什么吗?”张霈突然朝雯雯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狡黠之色,笑道:“雯雯,到我这里来,哥哥告诉你。”



    雯雯顿时眼睛一亮,毅然离开乾虹青的怀抱,也忘了自己的第二目标顾清,直奔张霈而去。



    张霈将投怀送抱的雯雯抱在怀里,凑过脑袋,用鼻尖在她娇挺秀气的瑶鼻上亲昵地摩擦一下,看着臻首都快垂到丰满双峰的单疏影,慢悠悠道:“姐姐们是听了哥哥说的笑话,这才笑的。”



    “什么笑话?”雯雯继续追问,很有点不依不饶,寻根究底,做文学的精神。



    听到张霈回答雯雯说是笑话,单疏影轻轻舒了口气,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其他诸女却被他的话勾起了兴致。



    张霈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咳嗽一声,笑道:“一只狗熊在树林里嘘嘘,过来一只兔子,它问兔子:怕水吗?兔子想了想,说:不怕。狗熊打了个哈欠,又问:怕水吗?兔子看了狗熊一眼,说:不怕。狗熊用怀疑的眼光看了一眼兔子,问道:真的不怕水?兔子不耐烦的吼道:不怕就是不怕!!!话音未落,狗熊一把抓起兔子说道:抱歉,忘纸了。”



    除了张霈怀中的小丫头,其余诸女都笑了,雯雯疑惑的看着众人,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看来果然只有等长大之后才能明白姐姐们为什么笑。



    看着诸女情同姐妹,相处和谐,其乐融融,张霈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得意骄傲的感觉,一夫多妻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可是三个女人一台戏,想要她们安生,没有点能力手腕,可是办不到的。



    要打造一个巨大而和谐的后宫,这就是张霈的梦想。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十堰论坛  白山新闻  汕尾论坛  铜川学习  湘西旅游  十堰论坛  郑州旅游  南通时尚  汕尾论坛  宜昌地图  松原地图  酒泉论坛  合肥学习  临夏新闻  咸阳论坛  北海资讯  钦州旅游  桐城学习  贵港资讯  中山时尚  连云港旅游  林芝地图  济宁新闻  阿拉尔地图  佳木斯论坛  娄底资讯  六安论坛  沧州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桂林学校  乌海旅游  海西论坛  郑州地图  沧州学校  桐城学习  西安娱乐  大兴安岭学校  辽阳旅游  西安娱乐  三亚论坛  潜江地图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湘潭学习  潍坊资讯  思茅新闻  西安新闻  廊坊时尚  海西论坛  长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