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一章 巧遇雨姗 活色生香

第三十一章 巧遇雨姗 活色生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和众女说笑一阵,便谐左诗离开了翠竹院,她连日来奔波劳累,他当然要带她好好游览燕京城的风光。



    雯雯本来也吵着要去,可是众女知道张霈的心思,便哄着她说话玩耍,将她留了下来。



    燕京城大街之上,人头涌涌,好不热闹,而且由于常年对抗蒙古鞑子,民风彪悍,与江南之美又是别一番风景。



    左诗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美目中却流露出一丝茫然神色,张霈心中暗叹一声,知道她有心结。



    张霈想起浪翻云也说过类似的话,当她中了鬼王丹的毒,他曾言,左诗的结(劫)在心中,这个毒即使解了,怕也难逃香消玉殒的下场。



    张霈伸手过去紧握住她白皙脚柔嫩的小手,似是怕走失似的,拉着她随人流缓缓移动。



    左诗略微垂着臻首,美眸看着脚尖,不知在想什么。



    张霈气宇轩昂,左诗娇艳明媚,周围行人对他俩频频侧目,不时还伸手指指点点。



    “诗儿,你真美。”张霈嘴角挂着慵懒的笑意,轻叹一声,柔声道:“你看,大家都在看你呢!”



    左诗没料到张霈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直言赞美自己的美貌,闻言抬起臻首,深情的望着他,眼中蒙着水雾,似有千言万语。



    “诗儿,我知道你有顾虑,可是这里不是怒蛟帮,没人认识你。”张霈凝望着左诗灵动的美眸,语气诚挚道:“再说,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没什么不对,没人会说什么的。”



    左诗娇躯微微一颤,激动得热泪盈眶,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颤声道:“可是……”



    “别可是了,难道疏影她们对你不好吗?我爱你们每一个人,你可以说我花心,但我是真的很爱你们,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何身份,以后,你们只是我张霈疼爱的娇妻。”张霈紧紧握了一下她的柔荑,柔声道:“好诗儿,以后进门的,都要叫你姐姐,若是有谁敢欺负你,相公就打她屁股。”



    左诗芳心即是欢喜又是娇羞,螓首慢慢垂了下去,不让张霈看见她眸中的泪光,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高兴和喜悦。



    张霈仔细审视着左诗如花容颜,风流身段,眼中尽是温柔之色,伸手在她掌心中轻轻勾了一下,道:“诗儿,你永远是相公的宝贝,不要再去想那些过去的事了,我愿意做雯雯的父亲。”



    左诗羞得连耳根都红透了,可是听了张霈的话,嘴角却露出甜甜的笑容,让他爱怜之心大作,轻轻嗅了一下,只觉一股如兰似麝的芬芳直冲鼻端,心荡神晃。



    如果这里不是大街上,如果不是昨晚和今晨都埋头苦干了不知多少回,如果不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合时宜,嘿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相信大家用膝盖想也能明白了。



    自打张霈那句愿意当雯雯父亲的话一出,左诗一扫先前忧愁之色,虽然素服麻衣,可是却难掩其秀色。



    张霈感受着左诗的变化,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个人问了一下,两人来到燕京城最大的布庄,今天逛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左诗和雯雯添置新衣服。



    对于逛惯了真维斯,美特斯邦威,耐克,阿迪达斯专门店的张霈来说,逛布庄还是头一次。



    店家的门匾上用楷书端正的写着“泰祥布庄”四个字,处于燕京城最大的绫罗绸缎垄断销售商家。



    泰祥庄主是的老板中原赫赫有名的富商之一,而他经营泰祥布庄不过三十年,竟能将它从一家小小的布庄发展成燕京城最大的布庄,其能力可见一斑。



    泰祥布庄最大的招牌是它的琉璃纱,据说薄若蚕丝、轻如蚕翼,此纱极其珍贵,且少数之人才有缘得用;天然的好蚕好丝,经过精心制作而得的御织锦更是成为皇宫的必备之物,所谓一般达官贵人千金难求御织锦。



    如今财大气粗的张霈可不知道这些,进店之后,张霈左看右看,什么都感觉新鲜,女人爱美的天性也让左诗忍不住的摸摸光滑如水一样的绸缎,色彩各异的彩帛。



    张霈关心的是布料的材质和透明度,左诗关心的是布料的花色和柔软度,两人虽然是一起进店的,可是进来之后便分开了。



    “这位客官,本店刚进了一批绫罗绸缎,您要不要看一下。”一个伙计模样的人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了张霈一番,顿时眼前一亮,绝对是贵客,嗯,就是那种买布不还价那种。



    可是当他看到旁边穿着素服麻衣的左诗伸手去摸一匹绸缎,伙计急忙大声喝道:“住手。”



    他声到人到,颇有武林高手的威风和架势,一把推开了左诗,又拍了绸缎两下,似乎害怕留下一丝污痕,当看清她容貌,眼中闪过贪婪之色,冷笑道:“这可是波斯的上好绫罗,这种东西你买的起吗?”



    猝不及防的左诗被他推的退后了两步,涨红了脸,美眸怒视着对方,却张口无言,她的确买不起,她和张霈出来逛街,身上可是一文钱都没带,可是她没有想到,不能买的连看看都不行。



    张霈沉默下来,天外云淡风轻,室内寂静宁和,所谓暴风雨前的宁静,地震台风,火山爆发,洪水决堤前大抵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伙计还是不知死活,望着张霈似乎脸有不悦之色,似有打抱不平之意,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张霈和左诗的关系,这也是他始终只是一个跑腿揽客的伙计而不是收钱纳凉的店掌柜的原因。



    伙计脸露谄媚之色,自作聪明的向张霈解释道:“这位客官,您不知道,这布摸不得,我们店里有规矩,若是不小心留下痕迹卖不出……”



    他话未说完,张霈微微一笑,甩手给他一记耳光,“啪”的一声响,伙计痛呼一声,身子转着圈摔倒在地上。



    左诗看着张霈,为自己给他惹了事端,心中有些歉然,柔声道:“大哥,对不起。”



    张霈闻言一怔,不解道:“诗儿,对不起什么?”



    “诗儿给你添了麻烦,我们走吧!”左诗不想惹麻烦,特别是不想给张霈惹麻烦。



    “需要说对不起的不是你,而是地上那位。”张霈微笑摇头,肃然厉色道:“如果他不肯道歉赔礼,他泰祥布庄今天也就开到头了。”



    伙计只发现眼前黑影一闪,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能抬头看人了,等到他觉得脸上发热,嘴角发咸,明白被打倒的时候,勃然大怒。



    所谓店大欺客,强买强卖的事情屡见不鲜,伙计挣扎着站起身来,仗着自己舅舅是店掌柜,也不顾店上还有其他客人,扯开嗓子喊道:“打人了……”



    听到他的喊叫,急忙跑出来的几个交好的伙计,围上来的,还有两个携器的护院。



    如今虽然赶走了蒙人,天下太平,可是武风昌盛,这里又是燕王治下抵御蒙人的第一线,民风彪悍,为了防止宵小泼皮捣乱,店商一般都会请点护院。



    两个带着腰刀的护院,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张霈逼来,那架势仿佛他们一个是庞斑一个是浪翻云。



    店掌柜在后面听家主训话,听说前面有事,急忙告罪来到柜前,伙计看见舅舅,立刻凑上去添油加醋的颠倒黑白。



    左诗虽然粗布麻衣,可是容貌绝美,灵气逼人,张霈更是衣衫华美,器宇不凡,店掌柜心中踌躇,家主可就在后院,若是事情闹大了,怕是不好交代。



    “让能做主的人出来,不然我拆了你泰祥布庄。”张霈理也不理心念电转的店掌柜,径直牵着左诗的手,两人分坐在两张椅子上。



    店掌柜不再犹豫,朝两个护院打了个眼色,手握刀柄,凶威凛凛,其中一个护院,冷声装酷道:“两位,我劝你们还是……”



    他话未讲完,张霈已然出手,两个护院只觉眼前一花,刀还没来得及拔出,已被他分别擒住手腕。



    张霈双手分别用力,两个护院脸色立变,痛的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水布满额间。



    随着两声清脆的“啪啪”生响起,两个护院和先前的伙计一样的待遇,张霈一人赏了他们一个耳光,打的两人金星四射,找不着北。



    两个护院一个照面,便败退下来,店掌柜的气的跳脚,顾不得仪态,急声喝道:“一群废物,都给我上,拿下他们,送官查办。”



    几个伙计和那两个护卫硬着头皮就要上前,眼看就是一场混战,张霈只是握了握左诗柔嫩白皙的柔荑,柔声道:“诗儿别怕,大哥教训他们给你出气。”



    张霈来古代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自打学了武功,从来只有他欺负人,显然居然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住手。”一个娇柔的声音从内院传来。



    嗯,吴侬软语,娇嫩柔媚,张霈心中疑惑,这声音怎么听来有些耳熟,不是那种是美女的声音听着都似曾相闻那种,而是真的听过。



    张霈不禁凝神望去,一只纤美白皙的玉手撩开布帘,走出一位风华正茂的妙龄少女,一张白嫩的瓜子脸吹弹得破,肤如凝脂,高挺的鼻梁,丰润的小嘴,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略带碧蓝色的水汪汪的大眼,顾盼之间有一种勾魂夺魄的光华风采,一头乌黑的秀发象瀑布般披肩洒下,丰满苗条的的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一双高耸的乳峰被一套合体的淡紫色衣裙衬托得特别饱满,看年龄仅在二十许间。



    果然是认识的人,还是很熟那种,张霈愕然,心中泛起这样一个念头,王雨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说泰祥布庄这店竟是她王家的产业?



    王雨姗见张霈呆呆地望着她,不禁俏脸一红,更增丽色,对着店掌柜冷声道:“怎么回事?”



    “这些人要抢布匹,我们是要……”店掌柜还没来得及答话,最初挨了打的伙计当抢先说了一句。



    “放肆,这位公子与我……”哪知伙计话未说完,王雨姗美眸狠狠剜了他一眼,娇叱道:“与我王家有大恩,你竟敢对他不敬?”



    伙计吓的急忙低头,冷汗直流,不敢再胡乱说话,其余人等均是心中惊凛,毕竟是在人家手里混饭吃,惹大小姐不高兴,不是砸自己饭碗么?



    四周瞬间静寂无声,王雨姗灿然一笑,道:“今日店中每位客人均可获赠上等布料一匹,就算小女子给大家陪不是了。”



    好手段,张霈心中暗赞一声,所谓礼轻人意重,不愧是商人的女儿,知道信誉对于一个店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雨姗嫣然一笑,道:“张公子,可否内堂说话?”语调温柔,态度大方。



    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张霈想了一下,旋又释然,自己毕竟救了她性命,王员外夫妇没有道理对女儿隐瞒救命恩人的名字。



    张霈点了点头,无所顾忌的牵着左诗的手,随王雨姗步入布庄内厅。



    后院,内厅,落座,看茶。



    闲聊片刻,三言两语便把事情搞清楚了,王雨姗唤来店掌柜,命他开除了那个引起事端的伙计。



    当知道张霈的来意,王雨姗立刻命人拿出店里的珍品,直言免费赠送,张霈也不推却,很笑收下。



    “张公子……”王雨姗欲言又止,似乎有些犹豫。



    “王小姐有事请直言,无需顾虑。”张霈脸上神色平静,心中却是转悠着龌龊念头,你的全身上下我都摸遍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看姐姐身段和我相仿,如果不嫌弃的话,妹妹我这里倒有几件现成的新衣还未曾穿过……”王雨姗沉凝片刻,娓娓道来。



    原来此时,张霈听完,心中恍然大悟,小妮子是怕这样落了自己的面子,他倒是没什么感觉,转头看着左诗。



    左诗美眸瞥了他一眼,风情万种,笑着对王雨姗说道:“既然妹妹有心,那姐姐就却之不恭了。”



    王雨姗欣喜地唤人将衣裙送了上来,左诗接过,便去客房中试穿去了。



    张霈和王雨姗两人,孤男寡女,瓜田李下,多有不便,她便借故离开了。



    “啊!”房内传来了左诗的惊呼,张霈不多想的推开房门,从了进去。



    左诗的衣服已经褪下了一半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满脸的矫情,构成了一幅极美的画面。



    她看到张霈进来,猛地扑到他的怀里,指着墙角,颤声道:“蟑螂……”



    张霈呆呆得看着怀里的左诗,对于蟑螂一笑置之,根本没往心里去,甚至在内心深处还有点感激它出来的是时候。



    左诗好象也意识到这一点,把头埋在张霈怀里,脸越发得娇红。



    张霈轻轻的抬起了她的头,仔细的端详她,她头上秀发披垂两肩,娇靥白里透红,眉如春山远,眸若潭水深,瑶鼻挺秀,菱唇如弧,玉颈以下肌肤白嫩的暴露着,胸前的一对丰满的玉乳,高耸的挺立着,两点嫣红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揉捏。



    左诗被张霈抱的浑身发烫,双唇间重重的香气喷在张霈脸上。



    张霈忍不住低下头重重的吻了上去,她“嘤咛”一声,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



    张霈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搂住仰靠在他怀里的那具娇美的身体,此时的他心中充满着对这具肉体的渴望。



    张霈轻咬着香香的舌尖,吮吸着她口中香甜的津液,左诗热情的回应,不由使他欲望大增。



    左诗由鼻腔之中发出了一声可以迷惑住任何男人的呻吟之声,双手也紧紧地搂住张霈的脖子。



    张霈伸出一只手,不住的揉搓着左诗得娇乳,她那美丽的樱桃在他的抚摸之中,渐渐的硬挺起来。



    张霈坚挺的隔着柔滑的不料紧贴着她,他的手划过她那平坦健美的小腹,向下伸了过去。



    左诗梦得睁开了眼,双目火红的呻吟道:“……啊……不……不要……”



    张霈紧紧拥抱着左诗,一只手抚摸揉搓着她丰满坚挺的玉乳,一只手箍紧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低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诗儿,你的身子真美,我好喜欢你。”



    左诗羞红着俏脸,强忍受着张霈的淫言秽语,同时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欲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



    “嗯……”左诗一声娇哼,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异性身体的接触,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她感到头有一点晕。



    张霈只觉怀中的绝色美丽**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热血上涌。



    美艳绝色、秀丽清纯的左诗羞红了脸,脸色潮红,发出阵阵呻吟,娇躯越来越软。



    片刻之后,厢房里面,温度逐渐攀升的暧昧空气中,充满了左诗甘美芳香的体味,此刻在张霈的眼前,映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细润白晰的肌肤、姣美娇媚的芳颜、高耸肥嫩的**、盈盈一握的纤腰、丰满突出的肥臀……



    左诗胸前秀挺饱满的雪玉双峰轻轻摇晃颤悠着,散发出女人无比性感的媚态,受到这种刺激,张霈低头吸吮着她那娇嫩的殷红蓓蕾,偷偷把手伸进了刚才被她阻止深入的禁区。



    “啊……嗯……不要……”要害被侵,左诗娇躯倏地一颤:“好……好羞人呀!……



    张霈感到有股火热的慾望在他身体里沸腾着,两颊发烧,全身冒汗,他眼神灼热的看着左诗那雪白丰润的肌肤,鼻子嗅吸着女性特有的甜香味道,吐出被唾液润湿的羞挺蓓蕾,抬起头又去亲吻她玲珑秀巧的耳垂。



    左诗颤抖着身子,粉脸含春、双颊羞红地低下了头,一副娇滴滴、含羞带怯的模样,她的玉乳在张霈的手掌中,像是又鼓胀得大了一些,顶端蓓蕾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绽开出娇艳的媚力。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铜川学习  娄底资讯  钦州学习  大庆论坛  吴忠旅游  临夏新闻  佳木斯论坛  中山时尚  临沧新闻  襄樊旅游  汕尾论坛  大庆论坛  沧州学校  大兴安岭论坛  商洛学习  重庆学校  合肥学习  深圳学习  广安学习  松原时尚  潜江地图  益阳资讯  海西论坛  怒江论坛  许昌学习  白山新闻  桂林学校  十堰论坛  泰州地图  淮安新闻  淮北地图  黄冈旅游  潍坊资讯  桂林学校  湘潭学习  安阳旅游  伊犁论坛  三明时尚  南通时尚  德宏时尚  怒江论坛  眉山旅游  贵港资讯  诸城旅游  抚顺学习  连云港旅游  十堰论坛  七台河时尚  辽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