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三章 燕京遇袭 摧心掌现

第三十三章 燕京遇袭 摧心掌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霈右手虚抬,五指似开似合,仿佛是在演奏乐器一般,天魔气于他五指的操控下,扰乱了快剑攻击的剑路,同时左手并指点出,“天魔指”带着蓝色电茫,无声无息袭向前方挥剑刺来的黑脸汉子,他有心留活口,迫出指使对方行凶的幕后黑手。



    就在张霈出手反击的同时,他心里蓦地掠过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觉,眼神一瞥,电光火石之间从那黑脸汉子眼中读出一抹奸计得逞的得意与残忍冷酷的阴笑。



    张霈情知不妙,心念电转,全身天魔气鼓荡,一道金色光芒猛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护住了全身。



    与此同时,身后那名前一刻还天真烂漫的卖花少女,却将泛着青灰色的纤纤玉掌却悄无声息的印在了张霈空门大开的背心要害。



    阴柔狠毒的掌力毫无花假的印在张霈后心,少女却不喜反惊,只觉一股极强的反震力道狂涌而来,将自己拍出的掌力震散大半,若不是及时抽身而退,必遭反噬。



    少女芳心倏然一紧,美眸中山尽是不能置信之色,显得极为吃惊,她似乎没有想到张霈的武功竟高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



    张霈在少女的掌力拍中自己的背心时,虽然勉力运起“天魔金身”,逃过一劫,心里却涌起一种很难受的古怪感觉,只觉得那掌力阴毒柔冷,竟是绝迹江湖多年的“摧心掌”。



    摧心掌是《九阴真经》下卷中所记载的一门高深功夫,据说是击人一掌,体表无伤,而内脏尽腐,中者必死。



    张霈对于《九阴真经》早已烂熟于心,对于其中诸多武学也有涉猎,但这门功夫却是直接跳过。



    因为这摧心掌由于要求修炼者服食砒霜等剧毒之物,然后强忍身体剧痛,运内力逼毒,将毒性逼到掌心,经年累月,摧心掌练成之时,便自带毒性,伤人无形。



    张霈的身体被少女的摧心掌打的向前踏了三步,每一步都踩碎一块青石,站稳之后,身形突然逆转,眼中射出骇人心魂的光芒。



    蓦地,张霈身形一晃,陡然出现在左诗身旁,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纵身而起,凌空跃步,向前方掠去。



    少女和黑脸汉子互换了一个眼色,见张霈落荒而逃,以为他身受毒掌,怕是撑不了多久,急忙向前追去。



    张霈并没有“跑”多远,闪身拐入一条小巷,急行三四十米,发现这是一条正合他意,前无去路的死巷。



    放开揽着左诗纤腰的手,张霈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刚才那卖花少女的目标如果不是偷袭张霈,而是擒拿左诗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张霈微笑不语,将左诗护在身后,浑身骨骼爆起“噼里啪啦”的脆响。



    背转身体,张霈眼中闪过一抹冷光,竟是摆出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静待两名杀手追来。



    眨眼功夫,轻功不弱的两人已经追了上来,二话不说,抢身攻上,招式快捷,狠辣凌厉,攻击点均是咽喉,胸腹,下阴这些人体脆弱要害部位,出手凶狠,绝不留情。



    黑脸汉子诡秘阴险的快剑配合少女阴柔歹毒的摧心掌,攻势凌厉,招式凶狠,张霈眼中那抹冷色愈发阴沉,显然是动了杀心。



    攻出大概三十招之后,少女和那黑脸汉子虽然面色不变,可是心中却震骇无比,想不到张霈在身中“摧心掌”这蚀筋腐骨的霸道掌劲后,竟仍在二人联手合击下支持了如此之久。



    两人眼见张霈身法迅捷,自己连他衣角也沾不上,心中充满疑惑,为什么他在中了毒掌之后,丝毫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



    常人如果中了“摧心掌”,早就生机断绝了,哪里还有现在这样,像他这般活蹦乱跳的道理?



    他们哪里知道,就算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张霈运起“天魔金身”抵御了少女摧心掌大约七层掌力,让她偷袭得手,就凭这区区些末之毒,伤得了融合了洪荒异种白蛇精华的张霈才怪。



    黑脸汉子突然一声怒喝,巷道两边高墙之上,左右各掠下八条人影,挥着兵刃朝张霈杀来,转瞬之间,刀光剑影,拼命往他身上招呼,想致他于死地。



    突然加入的生力军影响了张霈闪避腾挪的空间,而且对方明显练过合击之术,配合默契,攻击一经展开便连绵不绝,滔滔无尽。



    好在受到巷中的地势限制,他们无法攻击张霈身后的左诗,但饶是如此,对于赤手空拳的张霈来说,危险和压力都同时大增,今日谐美逛街,平日总不离身的井中月自然是放在翠竹院中,没有带出来。



    张霈浑身上下散发丝丝极寒极阴之气,嘴角勾起一抹残忍冷酷的笑意,双手泛着湛蓝电光,噼啪爆响,十分诡秘。



    五指成爪,似分似合,蓝色电光如游龙般在指间若隐若现,张霈不带一丝人类感觉的眼神冰冷的打量着对方,就像是看着等待宰杀的牲畜。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张霈冷冷一笑,就像是九幽地狱万载不化的玄冰,冷酷阴寒的眼神落在会使摧心掌的少女身上,“你没有把握刚才唯一的机会,现在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话音刚落,张霈眼中闪过夺魄的凛厉寒光,缠绕五指的电茫愈炽,诡异之极。



    少女眼中掠过惊慌之色,旋又冷静下来,看了在场诸人一眼,揉身而上,两只纤纤玉手瞬间变成青灰色,接着更是整个变成了黑色,再次施展那歹毒阴狠的“摧心掌”。



    掌风呼啸,毒气肆溢,那强劲凛冽的气劲似乎排空了周围空气,令人难以呼吸。



    黑脸汉子怒吼一声,长剑挽了一个剑花,心念剑诀,脚踏玄步,紧随在少女身后,就像阴魂不散的幽魂般挥之不散,剑走偏锋,不离张霈周身死穴,阴险狠辣。



    其余十六名黑衣杀手纷纷配合出击,掌风霍霍,剑影重重,笼罩张霈前、上、左、右四个方向。



    张霈在东溟派的冷翠阁中静修数日,看过不少武学典籍,但是放眼天下武功,却只是沧海一粟,他仔细观察了那些杀手的武功,除了摧心掌,其余的都不认识,当然也就无从猜测其身份来历。



    “诗儿,闭上眼睛。”没有回头,张霈声音淡淡道:“很快就好。”



    左诗看着那修长挺拔,死死护在自己身上的心爱男人的背影,依言轻轻合上美眸。



    张霈双手翻飞,五指电芒闪烁,爪影重重,若隐若现,让人完全无法看清他出手的轨迹,电茫爆闪,噼啪炸响,随之而来的便是场中传出的一声凄厉惨叫。



    撕裂心肺,恐怖惊惧,场面实在是震骇无比,只要是躯干和头颅受创的人绝无幸免,九阴白骨爪何其凶厉,洞石穿铁,何况区区凡人之躯。



    手挡手断,腿挡腿裂,张霈轻描淡写的一抓一握,一扯一抛,惬意非常,而地上的残肢断臂却越来越多,那惊心动魄的惨叫声,传出老远,惊的交手之人心胆俱寒。



    张霈眼中寒光更盛,下手狠辣,他要用雷霆万钧的手段告诉天下人,不要轻易招惹他,不然有死无生,谁也不能例外。(潜台词:咳咳,欢迎美女自投罗网。)



    左诗俏脸露出焦急之色,可以从她紧闭的眼帘下,那轻颤的双瞳看出她心中何其紧张,白皙柔嫩的掌心全是汗水,耳中不断传来敌人的惨叫声,她却感觉心下稍安,因为这表示自己心爱的男人没有受到伤害。



    少女与黑脸汉子心中涌起无力的绝望感觉,想不到这次暗杀的目标竟如此厉害,摧心掌对他毫无作用,诸人的围攻在他眼中如同儿戏,连他的影子也摸不到,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先前十八人的围攻队伍,现在已经锐减到四人,这令人心悸的数字变化只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已经有八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六人肢体残缺,躺在血泊中,惨叫连连,痛不欲生。



    张霈出手如电,蓦地张开天魔场,左爪击穿了一人胸骨,插碎心脏,当场殒命,右爪扣住一人颈项,咔嚓一声,项骨断裂。



    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痛苦惨叫的诸人一眼,张霈面露森寒之色,冷烈如冰的眼神看着场中唯一的两位幸存者。



    “是谁指使你们来杀我的?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如果冥顽不灵,我要叫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张霈抽回透胸碎心的左手,松开断颈的右手五指,两具逐渐冰冷的尸体,“砰砰”跌落地面,他那充满霸气的眼神盯着两人,声音冷寒如冰道:“你们说还不是不说?”



    那脸色苍白的少女抬起臻首,双手缓缓提起,语气决然道:“我们杀不了你,自然有人能要你的命。”



    她绝不是一般的杀手,张霈心中一冷,浮出死士二字,面上却不动神色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可是你的智慧却不怎么样。”



    张霈散去双手电劲,只见手指素白,不带丝毫血迹,血液被电茫蒸发,没有留下丝毫污痕。



    漆黑深邃的眼瞳中闪过一丝赤茫,充满了邪异的魅力,少女竟不敢多看,一双纤纤素手瞬间变成黑色,娇叱一声,提聚全身功力,再次使出唯一能够依仗的“摧心掌”,攻向张霈。



    “以你的年纪,能将这‘摧心掌’练到六层火候,实属不易。”张霈脸上不见丝毫慌乱之色,轻声叹道:“我刚才说过了,你已经错过了唯一能够伤我亦或杀我的机会,而这机会你这一生都不会再有了。”



    话音轻轻传入少女耳中,张霈抬起纤秀白皙的手掌,随手挥出,迎上她拍来的那黑色毒掌,两掌相触,毫无声息。



    张霈嘴角笑意,脚步不移,身形不动,气峙如渊,而那少女却痛哼一声,接连后退七八步,口溢鲜血,脸色苍白如纸,随即眼中神光黯然,娇躯慢慢的倒了下去。



    张霈叹息一声,默然无语,其实他并不想取少女性命,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摧心掌硬撼无功,毒性反噬,毒性攻心,香消玉殒。



    黑脸汉子面色沉冷,对于同伴的死并不放在心上,眼神透着狠辣之色,快剑全力挥动间发出“嘶嘶”声响,如吐信的毒蛇,可是无论他如何抢攻,却始终不能突破张霈的防御,对他造成伤害。



    张霈眼神中带着一丝猫戏老鼠残忍笑意,手指微微晃动,那霸道而又凌厉的天魔指逼得他手忙脚乱,上窜下跳,片刻功夫,鲜血便侵湿了他身上衣衫。



    黑脸汉子的剑法渐渐不复先前凌厉,脚步慌乱,体力下降,鼻息粗沉,眼神中终于透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这个时候,在他的眼中,张霈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魔。



    现在的他倒是有点羡慕那些被张霈一击杀之的同伴们了,在黑脸汉子全身脱力,不支倒地之后,张霈终于停止了攻击。



    张霈突然眉头一蹙,回身过来,原来地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只见那些肢断体残之人,包括黑脸汉子在内,竟是知道生还无望,服毒自尽了。



    张霈知道再想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也不多想,走到左诗身前,声音温柔道:“诗儿,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你现在先不要睁开眼睛,我带你走。”



    这里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张霈轻轻牵着左诗柔嫩白皙的小手,感受到她手心的汗水,轻声道:“诗儿,我们很快就回去了,雯雯那丫头该想娘了。”



    张霈嘴角泛起淡淡的温馨笑容,眼含深情,运起冰炎二重劲中的炎劲,传入她体内,左诗顿时感觉全身舒服无比,神色慢慢缓和放松下来。



    两人步出小巷,张霈拉着左诗的小手,扬长而去。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伊犁学校  湖州旅游  嘉峪关旅游  贵港资讯  淮北地图  七台河时尚  黔南地图  天门时尚  南通时尚  襄樊学校  金昌论坛  辽阳旅游  南通时尚  临沧新闻  恩施学校  十堰论坛  郑州地图  三亚论坛  松原地图  淮安新闻  三明时尚  大丰地图  松原时尚  广安学习  临夏新闻  湖州旅游  潍坊资讯  德宏时尚  衡水新闻  七台河时尚  贵港资讯  临汾新闻  重庆学校  北海资讯  辽阳旅游  潜江地图  北海资讯  白山新闻  松原地图  眉山旅游  娄底资讯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济宁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辽源地图  伊犁学校  铜川学习  思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