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五章 漫漫长夜 销魂荡魄

第三十五章 漫漫长夜 销魂荡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左诗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饱满娇挺的玉乳,就已被张霈一口含住了一只饱满的乳峰,令她不由得羞怯万般。



    吐出那颗闪烁着淫靡光华的蓓蕾,张霈双臂用力的搂着左诗的纤腰,顺势在她小巧玲珑的耳朵上舔了一下,再吻住她圆润的耳珠,忽轻忽重的吮吸。



    左诗随着张霈的吮吸不断的扭动身子,他的嘴唇再次转移目标,轻轻的吻上了她的额头,然后眼睛,鼻尖,最后唇舌再度纠缠在了一起。



    张霈急切的埋头吻上了佳人的右玉峰,牙齿轻啮,舌尖急舔,嘴唇猛含猛吮,贪婪的享受这绝世圣品,享受吞噬的快感。



    他的左手更绕过伊人的攀上了左边的玉峰,体会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的触觉,右手抚上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玉脐画圈,食指还不时去挖弄那浅浅的浑圆的梨窝。



    一波波的快感像潮水一样涌和向左诗脑际,使得她不断的颤抖,她感到整个雪峰和蓓蕾都在不断的发胀,仿佛要膨胀到把天地间全塞满,脑海里不断幻出五光十色的彩带,彩虹,彩云,把整个脑海全充塞满了,檀口不由自主的发出极其诱人的呻吟。



    张霈褪下左诗的最后的遮羞之物,娇羞的美人儿忽然感到一凉,白色短裤离体,全身胴体已是一丝不挂。



    把她娇躯赤裸的左诗按倒在床上,她那粉雕玉琢般晶莹雪滑的美丽胴体已完全暴露在张霈眼前,只见她整个人如羊脂白玉经鬼斧神工精心雕琢而成一般,现在正泛着淡淡的桃红色,堪称毫无瑕疵。



    看到这样一具犹如圣洁的女神般完美无瑕、如凝脂般雪白美丽的优美女体赤裸裸地横陈在床上,张霈欲火狂烧,一双色手揉搓左诗胸前饱满,左诗娇躯不由一颤。



    左诗情动如潮,主动的拥紧了张霈,献上香吻。



    良久,唇分,在张霈的引导下,左诗探出纤纤玉手,温柔的除下了他的衣服,两人双双滚倒在床上。



    好色男人灼热的欲火紧紧地顶在她雪白光滑的玉腹之上,左诗芳心又一紧,“嗯”的娇喘一声,娇羞万分,俏脸羞得更红了。



    张霈张嘴含住左诗的一只饱满雪嫩的玉乳,左手握着她胸前另一只娇挺软嫩的玉峰,不住揉搓,右手轻抚着她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滑过清纯娇美、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



    “啊……”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左诗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发出,开始了**的的第一次含羞叫床。



    张霈在她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左诗哪经得起好色男人如此挑逗,特别是那只深入她下身的淫手,是那样温柔而火热地轻抚、揉捏着自己那娇软稚嫩的。



    左诗娇羞万般,玉靥羞红,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下身会那样湿、那样滑,只是羞愤欲绝,因为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张霈坚定地将娇躯赤裸的左诗的按倒在床上,用结实的胸膛挤压着她胸前坚挺丰满的双峰。



    “啊……”左诗脑海一片空白,芳心虽羞涩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吟。



    一具雪白宛如玉雕的胴体,在窗外透入的月光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粉嫩细腻的肌肤,直叫人如痴如狂。



    张霈的身体压在她柔若无骨的胴体上,俯身低头,凑近左诗柔软丰润的小嘴,湿吻炽热。



    春情荡漾的左诗也耐不住寂寞地把酌热的红唇印在张霈的嘴上,张开樱桃小嘴,把柔嫩香滑的软舌伸入他的口中,忘情绕动,强烈吸吮。



    张霈看着左诗羞红娇美的嫩俏脸,揉搓着她柔嫩丰满的胴体,实在是淫心难耐,双手扣住她修长雪白的美腿,调整位置,腰身猛地用力……



    “啊……”左诗含羞娇呼,娇躯一阵痉挛、抽搐,深处的柔软玉壁也吮吸似的缠绕收缩。



    她的身份虽是**,可是直到此时此刻,自己和张霈云雨交欢之时,才首次尝到了男女欢好交合的快感,领略到了那一声声娇啼呻吟背后的醉人缠绵,不由得丽靥晕红,玉颊生晕,芳心娇羞万般。



    张霈压在左诗柔若无骨的娇软胴体上,抬头看着这位绝色尤物那张通红的娇靥,鼻中闻到她那香汗淋漓的如兰气息,邪恶的淫欲大发。



    “啊……啊……”左诗娇靥羞红,玉颊生晕,楚楚含羞地娇啼浪喘,雪白的胴体流满了香汗,在张霈一次有力而狂猛的冲刺之下,修长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高高扬起,无力落下。



    在无法抑制的快感之中,张霈和左诗一样,发出了快乐的喘息声。



    张霈渐渐地狂乱起来,骑在左诗的身上,狂吻着她鲜红的香唇,他的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那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一次比一次用力的冲击,将她推入一波接一波的仙境。



    而饱尝了相思痛楚,爱情折磨,世俗压力之苦的左诗,也忘乎所以地扭动着玉体迎合着张霈的动作,俏脸泛红,双手自动紧勾住他的肩颈,伸出她那条香暖滑嫩的香舌和他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不绝,**的苦乐渗半的**与屋外的虫鸣交溶在一起,形成一曲动人的乐章,回响不绝。



    “啊……怎么了……好奇怪……夫君……救我……”



    当第一次的高潮即将来临时,左诗在张霈的怀中有点惶恐地叫了起来,她的四肢象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什么附着物般死命缠住了他。



    张霈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身体不断震颤的左诗,下身加速,左诗火热的收缩,热情的爱液,充满了他们之间的缝隙。



    “夫君……救……救我……”当一切突破了极限的那一刻,左诗发出世界末日来临般地悲鸣,双手双脚象章鱼一样地紧紧地缠着张霈,身体有如无助地婴孩一般地颤抖着,她终于真正地达到了人生中最快美的性爱最高潮,前所未有。



    阴精象泉水一样地喷出,张霈在继续攻击了几下之后,也大量的雨露的送入她的体内。



    “诗儿,别怕,有我在。”张霈轻轻地吻着左诗的嫩滑的脸蛋,双手抚摸着她还在震颤的身体,轻声安慰。



    “夫君,啊……我好快乐……诗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过……”左诗凌乱地呼吸着,丰满的胸部剧烈起伏,快感的余波仍在不断地荡漾,她的依然在微微地痉挛着。



    “我发誓,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张霈怀抱着佳人,向她许下又一个承诺,“我会像对待自己的亲身女儿一样对待雯雯。”



    <><><><><><><><><><><><>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教我思念到如今。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月亮代表我的心……”



    张霈轻声为左诗哼唱着那首经典的爱情歌曲,他的声音唱歌也许并不动听,但是后世的歌曲对于古人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冲击和刺激性,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样无耻的盗版,张霈做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既然没有跳出来指责他,嘿嘿,那不知道利用这点大占便宜才是真正的白痴。



    **过后,左诗这样得到张霈浇灌的美**象温顺的羊羔一般地满足躺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他为自己唱歌。



    左诗的头枕在张霈的胸口,手轻轻地按在他的胸膛上,手指抚弄着他的胸肌,长长的秀发垂下来,象锦缎一样地铺在他的小腹上。



    一曲唱罢,张霈情深款款地看着左诗,笑着问道:“诗儿,刚才快乐吗?”



    “你还说?”左诗羞得把脸埋入了张霈的怀里,轻轻地在他的胸膛上咬了一口。



    张霈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她的长长的秀发,一股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认真地说道:“诗儿,我爱你。”



    “让我们再爱一次吧!”左诗的这句话惹起了更大的风暴。



    张霈慢慢将嘴唇轻轻地凑过去,贴上了左诗的香唇,她张开了紧闭的双唇,把他的舌头迎了进去。



    他们就那样互相拥抱着,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张霈的胸膛挤压着左诗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他的胸膛,明显地感受到了那两点小小的花蕾硬实的感觉。



    左诗在炽热的湿吻之中,缓缓地睁开美眸,那闪动着淡淡光辉的温柔眼神,洋溢着动人心魄的魅力。



    藏于张霈体内的欲火,在左诗柔软甜美的双唇的刺激下,又渐渐地被勾了起来。



    左诗的一头长发披散着摊在床上的样子非常的好看,配合着她那象小女孩一样羞涩的神情,更是构成一种可以迷死人的致命的诱惑力。



    张霈的唇顺着左诗的下颌向下吻去,而他的手开始游动起来,停留在了左诗圣洁的双峰上。



    充满质感的饱满**,在张霈的手掌下不断地变幻成各式各样的形状,两只粉红色的鲜嫩的蓓蕾,骄傲地挺立着。



    张霈低下头轻轻地舔着那粉红色的蓓蕾,“呜……”左诗把一根手指放在口中,牙齿轻咬着指尖,发出低沉的呻吟声。



    她的身体微微震颤着,张霈的十指,不停地揉弄着左诗的玉乳,而他的舌头顺着她的胸部继续地向下吻去,最后停在了下半身的桃花源处,淡淡的粉红色花唇,现在正犹如鲜花般绽开,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的面前。



    “真美。”张霈喃喃自语,而身下的左诗,发现他居然在做这样的事情,羞得连耳根都红透了,用手捂着脸不敢再看他。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在左诗柔美的胴体四下游走爱抚起来,他感觉到她的皮肤表层的温度开始升高,那细腻如同婴儿一般的肌肤已经变成了淫靡诱人的粉红色。



    “我要来了。”张霈抬起头,把嘴凑在左诗的耳边轻轻地念叨着,而在他的挑逗下,已逐渐丧失理智的左诗,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地和他接起吻来。



    就在他们有些痴狂的热吻之中,张霈坚挺的下身再度故地重游,两人亲密的合而为一。



    张霈在左诗的身上驰骋着,随着每一次进出,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他们都享受着那种极乐的快感。



    “啊……”终于,当一切都超过了临界线时,左诗尖叫出声,猛地一阵收缩,随后,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一阵阵火热的液体从他们的结合处猛喷出来,弄湿身下的床单……



    漫漫长夜,销魂荡魄。



    左诗在张霈身下,不知花开几度,泄身几回,抛却了心中包袱,她彻底放开身心,接受他,迎合他,歇斯底里,最终在极限的喜悦和快感交织中昏睡过去。



    月光如水,清柔幽冷。



    张霈躺在床上并无多少睡意,现在的他睡眠时间已经越来越少,身体却没有睡眠不足的疲劳感觉,如果前世他高中K书时也有现在这般特异之处,全国高等学府还不是想读哪儿报哪儿。



    左诗躺在张霈曲起的臂弯中,嘴角挂着甜笑,就像一艘终于靠港的小船,再也不用经历外界暴风骤雨,过往一切的悲伤与泪水都烟消云散。



    张霈伸手撩开几缕调皮的秀发,在左诗光洁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从她柔臂粉臀中抽出身来,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任月光照射着自己赤裸的身躯,呼吸着晚间清新怡人的空气。



    看着窗外夜幕星辰,张霈心中却有一种奇异感觉,一种仿佛很重要的事情被忽略的极其不妥的感觉。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南通时尚  思茅新闻  天门时尚  徐州旅游  黑河地图  酒泉论坛  佳木斯论坛  徐州旅游  南通时尚  桂林学校  三亚论坛  钦州旅游  抚顺学习  大庆论坛  咸阳论坛  襄樊旅游  钦州旅游  长沙娱乐  北海资讯  济宁新闻  赤峰新闻  辽阳旅游  三明时尚  大庆论坛  合肥学习  辽源地图  喀什资讯  黄冈旅游  昭通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赤峰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西安娱乐  贵港资讯  潍坊资讯  恩施学校  伊犁学校  海西论坛  衡水新闻  海口新闻  七台河时尚  松原地图  潜江地图  松原时尚  泰州地图  徐州旅游  宜昌地图  郑州地图  潜江地图  海口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