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六章 玄阴妙法 玉女泄春

第三十六章 玄阴妙法 玉女泄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愿是我杞人忧天,胡思乱想吧!”张霈喃喃自语,突然皱了皱眉头,闭上眼睛,无声默立窗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张霈轻轻睁开眼睛,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沉声道:“不对……”



    自从修炼了《太上感应心经》开篇总纲之后,张霈灵觉更胜往昔,竟能事前生出感应,察觉危险,到了所谓的不见不闻觉险避之的境界。



    现实中也有许多人有这样的经历,一个人正准备坐电梯上楼,但是临进电梯的时候,却觉得心神不宁,于是就改走楼梯,结果那电梯果然发生了事故,电梯里的人全部死了。



    这只是偶然的不见不闻觉险的情况,但是练武之人,练到高深境界,这个感觉却要灵锐许多。



    与此同时,王员外府上,熟南睡的王雨姗却并不知道自己前几日经历的噩梦并未结束……



    张霈悄然穿好衣衫,看了床上甜睡的左诗一眼,无声开门,辨识方向,展开身法,纵身而去。



    心中那对于危险的感应若有若无,张霈也不能很好的把握住,他站在一处高楼之上,俯视夜幕下的燕京城。



    忽有所感,张霈侧目望去,只见星光之下,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东面急掠而过,脚在房屋上一踮,几个起落,已掠至远处。



    月光洒落,张霈锐目如电,看清对方是个女子,衣袂迎风飘拂,仿佛初临尘世的精灵,拥有说不出的孤傲、飘逸和圣洁。



    张霈无心欣赏她飘逸灵动的姿态,心中却惊讶此女这身轻身功法,是他习武以来罕见的武林高手,就是比之黑榜高手谈应手和莫意闲也不逞多让。



    三更半夜,身着黑衣,肯定非奸即盗,不是什么正当来路,张霈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好奇。



    张霈面色如常,纵身从十数米的高楼屋檐跃出,趁着这段时间,他瞥了一眼远处那个黑色身影,却发现那个她已经身形奔走如电,就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了。



    他立即深吸一口气,感觉到丹田升起一股跃跃欲试的天魔真气,突然一顿落势,改向前方电射而去,半途中脚步在虚空连点几下,之后便落于黑色人影之前停身的那个屋顶,接着认准方向,朝她追去。



    不知不觉,张霈跟着黑衣女子跑了盏茶功夫,来到了一座华美府邸。



    黑衣女子跃过两丈高墙,轻车熟路的来到内进后院,进入了一幢秀巧的闺楼,对于这里,张霈并不陌生,因为前两天才来过,正是王家小姐王雨姗的绣楼。



    张霈悄无声息地隐身于一颗大树的阴影中,心中苦笑,她已经大概猜出了黑衣女子的身份。



    凝神静气,透过星光,张霈漆黑深邃的双瞳中似有电光闪烁,依稀辨出房间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正是刚才那个黑衣女子,而以他敏锐的灵觉,还查知房间里另有一个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正在熟睡的王雨姗。



    在此时不知道黑衣女子要做什么的情况下,张霈却也不敢再有迟疑,忙运足内气,像一片轻飘飘的鸿毛般向绣楼掠去。



    飘行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动作,可是张霈施展起来却让整个过程快如闪电,以至将原本并不相融的两种慢与快的极致融合在了一起,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很担心黑衣女子如果发现了自己,会对房中的王雨姗不利,让她处于危险之中。



    张霈落身于绣楼之上,收精敛气,从用手指洞穿的窗缝中向里看去,只见一张秀榻软床上,面容姣好、身形秀美王雨姗正平躺熟睡。



    黑衣女子此时站在王雨姗的床边,侧身对着张霈,她正弯腰翘臀,纤纤素手轻轻褪去王雨姗身上的外衣,看着对方有条不紊动作,张霈现在却反而并不着急了。



    她玲珑浮凹的娇躯虽然被黑色劲装所掩盖,却把她削瘦浑圆的香肩,高突提拔的玉乳,肥美圆润的翘臀,笔直修长的双腿都生动的勾画了出来。这简直在向世间的男人们诠释着什么叫美丽性感,什么叫惹火身材,这一切都让张霈心中升起一团火,一团腾腾烧个不停的欲火。



    尤其是她胸前的双峰,挺硕得简直可令任何男人见之就大喷鼻血,简直可以用“直插云天”来形容,撑得胸部的衣服鼓胀饱满至极点。



    “如果能让我摸两把,我就知道是不是她了?”张霈心中浮想联翩,同时对黑衣女子深夜潜入感到很是好奇,他首先肯定了自己能够在她对床上熟睡的王雨姗做出任何伤害性举动之前制止其一切行动,然后他才打算暂时静观其变。



    王雨姗一直处于熟睡状态,竟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外衣已经被人剥去,致使其下玲珑曼妙的胴体几乎毫无保留的曝露于一女一男的视野之中。



    她被褪去衣衫的柔美胴体上只剩一件白色的绣着牡丹的亵衣和一条薄薄的丝质短裤,紧紧包裹住其胸前饱满丰挺和下身最隐的那片方寸之地。



    接下来,黑衣女子又解开王雨姗的亵衣,两只完美的饱满玉峰呈现在张霈的眼前,只见酥挺的峰峦正顶着那红润的双丸,在细微空间里表演着世间最美丽的舞蹈。



    王雨姗胸前双峰很圆很挺,乳首呈娇欲滴的粉红色,乳晕淡淡柔柔,甚是诱惑,黑衣女子微微吁出一口气,似有赞叹之意。



    随着这细小声音的发出,黑衣女子忍不住伸出一只纤柔白皙的玉手在王雨姗的右峰上轻轻捏了一把,接着一声更明显的赞叹从她口中吐出,看她的样子,似乎颇为享受那丰润柔软的玉乳所带给她的快美舒爽感觉。



    张霈并未出手阻止这幕同性春宫,只见黑衣女子快速地脱去了王雨姗的短裤,纤细浑圆、笔直修长的双腿自然完美展现。



    这完美的双腿,或许更应该存在小说家天才的笔锋中,更应该存在男生梦般的想像中的,雪白细嫩、健美结实的精致玉腿,当然比之苏寒玉那双迷死人的美腿还有所不及,连张霈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这个时候自己居然会想起那个“凶巴巴”的女人。



    黑衣女子轻轻分开王雨姗羞闭的雪白美腿,然后伸手下探,挑逗她下身柔嫩娇美的敏感部位。



    她显然使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法,以致转眼之间,王雨姗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兴奋起来,她柔美的玉体开始慢慢扭动,香唇轻启,发出撩人情欲的春呻荡吟。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王雨姗依然没有醒转过来,很显然必是被使用了药物或某些特殊手法迷晕了。



    随着王雨姗躯体的兴奋度越来越高,张霈注意到,黑衣女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玉杵”,外形模样酷似男子阳物,而此时那玉杵竟散发着寸许长的淡蓝色幽光,并且颇为诡异地在空气里伸缩不定。



    张霈心中一动,他敏锐的感觉到这淡蓝色幽光里颇有浓烈的催情鼓欲的成分,而黑衣女子此时已经抽回了玉手,但是王雨姗却仍是纤腰扭动,不能自已。



    “唔……热,怎么会这么热呢!”王雨姗檀口微分,呵气如兰,掀开的锦被被她给踢到地上。



    扭身抬腿,蠕腰拧跨,两条如同玉脂般完美的玉腿变成羞人的分张之势,那大腿根处的一片黑色阴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海棠春睡的王雨姗此时散发出一种超乎寻常的美态,诱惑无比。



    光嫩玉颊微微泛红,香润檀口喘着热气,王雨姗柔若无骨的娇躯渐渐地扭动起来,一具就算得道高僧都为之疯狂的绝美娇躯就那么赤条条的在床上翻扭不休。



    王雨姗只感到全身燥热发烫,难受得很,一种难以言喻的莫名感觉让她觉得全身的热气正在向着自己的下身小腹处汇聚过去,双腿之间的娇嫩私密之处传来一种酥麻的感觉,使得她不禁伸出自己的小手向着双腿之间伸去。



    “唔……”



    当滑腻的小手顺着平坦粉腻的小腹滑到那冒着热气的股间的时候,一种如同电击一般的感觉登时传遍全身,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感觉的王雨姗红唇之中不禁发出这种销魂蚀骨的声音,让人闻之心颤。



    欲望的阀门一经打开就很难再关闭,沉浸在那种快美的感觉之中的王雨姗此时已伸手探往股间的神秘之处,莹白的肌肤与粉嫩的小手形成鲜明的对比,不时的有调皮的黑色毛发自手指缝之间露出,煞是诱人。



    王雨姗躺在床上,翘臀抬起,雪白修长的玉腿紧紧夹着自己白皙的小手,口中更是忘形的发出舒畅的呻吟声,隔着门扉,张霈将她动人的自渎叫床声尽收耳中。



    “啊……啊……”她极力追逐着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欲望,她的呻吟声愈发的大了起来,小手在双腿之间出没的更快,两瓣翘臀甚至发出颤栗。



    当王雨姗的兴奋终于达至一个顶点的时候,一种异样的刺激却使得她的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



    随着一声悠长的哀鸣,王雨姗感到自己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飘飘荡荡之间自己竟然到了仙界。



    也就在这个时候,淫靡香艳的绯色一幕终于出现了。



    黑衣女子摘下面纱,俯身探下臻首,张开柔软丰润的柔唇,喷吐着香甜的气息,凑向王雨姗的下身,去舔食她高潮后所排泄出的爱液和精水。



    在对方面纱摘下的瞬间,张霈也看见了那张精致无瑕的俏脸,弯弯娥眉、迷离凤眼、琼瑶秀鼻、樱桃小嘴、滑腻玉颊,一切美女该有的她都不缺,更关键的是这张俏脸的主人正是他心目中猜测之人,妙玉坊花魁程水若。



    她似乎颇于精通唇舌功夫,在舔食的过程中竟能使王雨姗的高潮得以延缓,下身分泌的体液持续不断。



    吮吸了片刻,程水若似乎已经获得了需要的事物,她沾着爱液和**的柔唇终于离开王雨姗湿漉漉,滑腻腻的下身后,然后立即盘膝坐于地上,闭目凝神,做调息状。



    看到眼前这春艳的一幕,张霈心中不禁生出无数疑惑,她这是干什么?



    “没想到现在竟还有人修练玄阴妙法?”一个轻柔、舒缓、怡静、淡雅却又透着淡淡诱惑的声音在张霈脑中响起,他不禁浑身打了一激颤。



    场景蓦地变幻,黑色夜幕下,绝险孤峰,飞瀑奔流,月光清冷,群星闪烁。



    一名有着乌黑亮丽的飘逸长发,细嫩美艳的鹅蛋脸,身穿深黑色的长袖连身洋装艳冠群芳的年轻女仆俏生生的站在张霈身前。



    她袖口绣着美丽的白色蕾丝,上面还围着一条白色的围裙,洋装在胸部左右的部份各有两个钮扣系住这件围裙,两条缎带在身后系成一个蝴蝶结。



    一个金色的颈环环住她雪白的脖子,颈环上还打着一朵白色的蝴蝶结与银色铃铛,桃红色的吊带袜裹住她纤细的双足,而吊带袜的末端还编织着白色的蕾丝,匀称的小腿没有丝毫的赘肉,搭配起来给人一种骨感的娇弱。



    她娇美窈窕的玉体在女仆服的包裹下更显成熟的魅力,充满诱惑力而性感动人的身体曲线令男人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妩媚柔软的红艳双唇叫人心动,有种说不尽的娇艳迷人,火辣匀称的一双美腿,光洁得都在反射着月光的滑嫩小腿,她饱满丰弹的玉乳,有着令人心荡神驰的柔软与弹力。



    天上的明月彷佛就只为了她存在,只照耀她,洒落的亮眼银辉与淡淡星屑将她衬托得如圣洁的女神般,女仆有着柔细纤秀的腰身,绽放着水银般炫目光泽的长发,服贴在她完美浑圆的臀部,随着女体的步伐轻晃。



    更令人难以抗拒的是她清丽冷艳、气质高贵般的俏脸上的那一丝娇媚的微笑,透出了高雅出尘的迷人气质,在她两侧的裙叉处,却有着交错的黑色系带,让她半裸的高翘圆臀间,可以隐约地看见里面,魅惑的黑色底裤和裙下网袜间,洁白修长的美腿,美目流盼的女仆,眼波盈盈,柔和笑颜下的容貌美丽绝伦,婀娜清丽中艳光逼人,是难得的人间绝色,她火辣曼妙的身材,完美无瑕地散发着媚骨天成的艳雅气质。



    “姐姐?”以张霈的养气功夫都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好在这里是欧冶静怡创造的精神世界,就算他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



    “你怎么一下子就认出人家了?”欧冶静怡的声音透着一丝不服气,没想到这次那么快就被张霈叫破身份。



    张霈闻言摇头苦笑,电脑真是害人不浅啊!一个古典知性,高贵典雅的秀美仙子,现在却变成了精灵古怪,俏皮淘气的整蛊魔女。



    蓦地,张霈神色一变,欧冶静怡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柔声笑道:“好弟弟,别担心你的小情人,那女人正在炼化吸收盗取的纯阴之气,至少要十五分钟才能收功。”



    “十五分钟?”如此精准的时间概念,张霈有多久没有听过这种说法了,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很惬意自然的感觉,不过现在正事要紧,“姐姐,你刚才说的‘玄阴妙法’是什么?”



    “玄阴妙法是一种亘古相传的修真秘术。”欧冶静怡精致的俏脸上映衬着皎洁的月光,更显绝丽出尘,柔声软语道:“据说这是一种独辟歧径的同性间采补功夫,与那些下九流的采补术有本质的不同,玄阴妙法是以后天之精为养而采先天之气,施术者利用法器盗取受术者先天之气后,虽然表面上毫无异样,但是生机断绝,命损当场。”



    听到这里,张霈已经面色大变,欧冶静怡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慌张,听自己把话说完,继续道:“婴儿在母亲体内呼吸的是先天之气,普降人世,口鼻吸气,体内先天之气即转浊,成消散状,部分藏入五脏六腑,成为重要的生命能量。”



    练武之人就是通过后天努力修行,将先天之气再练回来,这就和游泳一样,其实人生下来就是会游泳的,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罢了,担心孩子太小,不让其碰水,而随着年龄长成,先天技巧忘却之后,却又花费大工夫去学,实在可笑。



    “采得后天之气后,施术者运转玄功,将之盗为己用。这样的行为确实是损人利己,不过如果转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其实玄阴妙法并非是一种完全一无是处的功夫。最起码,凭它的特性,正可以治疗某些特殊病症,尤其是那些身怀阴性绝脉、寿难过双十的少女。”



    听到这里张霈已经开始两眼冒光,按照欧冶静怡的说法,程水若修练玄阴妙法,秦柔身怀九阴绝脉,那她俩岂不是天生一对。



    两个女人,天生一对,好奇怪的说法,张霈心中若有所思,静静听欧冶静怡讲述。



    “身怀阴性绝脉者正是因为体内充斥了太多先天阴寒之气,难以引为己用,才导致了寿元难续,而这些先天阴寒之气对修练玄阴妙法的人来说,正是世间最佳的大补之物,可令其在短时间之内功力倍增,更难得的是阴性绝脉之人并不会因为先天之气被倒而殒命。”欧冶静怡一双美眸注视张霈,嫣然一笑,妩媚动人,“只是无论是阴性绝脉还是玄阴妙法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即使尘世之中不乏奇人,但是人海茫茫,两者相遇的几率实在太小。于是便导致了两者齐皆沦落:前者短命,后者沦为被正道唾弃的采补之徒。”



    张霈已经做好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打算,无论如何也要让程水若治好秦柔身上九阴绝脉这千古绝症,欧冶静怡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如意算盘,笑道:“可惜的是这个女人练功却犯了忌,暂时还没什么,但过个三五年却要受‘焚阴’之苦,可能是这功法是她偶然得到残篇,语焉不详或者是本身有残缺,所以才会犯这种错误,这也是你不用担心你小情人的原因,就算她要下杀手,也要炼化了盗取的先天之气才会动手,不过这个女人的身体,嗯,有些古怪,一时我也说不清……”



    修练玄阴妙法有一点必须警惕,那就是必须盗取处子体内的先天之气才行,因为女子一旦破身,体内便混有异性刚阳之气,对女子本身而言,阴阳交融,非但无害反而有滋润之效,但对修练玄阴妙法的人来说,这些不纯的先天之气盗之太过容易,功效不大,久而久之更会反噬己身,造成阴元不稳、情欲沸腾,焚阴而亡。



    张霈知道欧冶静怡是提醒他,自己脑中的“龌龊”想法行不通,脸上不禁露出讪讪之色,而对于她一再提到王雨姗是自己小情人的说法,他也并未出言反驳,算是默认了吧!



    毕竟王雨姗也是一个难得的大美人,原本打算让她平静生活,可是她竟一而再,再而三的闯入自己的生命,嘿嘿,张霈感觉自己若是不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实在是说不过去。



    突然,张霈嘴角溢出一丝坏坏的笑容,伸手将身旁亭亭玉立的欧冶静怡揽入怀中,低头吻了上去。



    “啊……”欧冶静怡感觉一张柔软灼热唇吻上自己的樱桃小嘴,嘤咛一声,娇躯一软,双腿差点都站不稳了。



    张霈紧紧的将她搂住,吻得她更失去心魂,他舌头轻易的叩开她的双唇和牙齿,向她的香舌逗弄。



    欧冶静怡的丰满玉峰顶着张霈的胸膛,正快速的起伏着,她尝热吻的美妙滋味,不自主的伸出香舌回应。



    两人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人一般忘情拥吻,世界仿佛停了一般。



    欧冶静怡春情勃发,感到不住的晕眩,手脚四肢酸麻无力,只任得他为所欲为。



    张霈却更加放肆起来,右手大胆的轻采她胸前的蓓蕾,欧冶静怡抵不住那阵阵新奇的快感,不自主的扭动起娇躯来了。



    得寸进尺的好色男人手指偷偷的解开连身洋装腰侧的蕾丝细绳,魔掌疾伸而入,肉贴肉的抓着了她的**。



    张霈再次感受到了欧冶静怡胸部的美妙,细嫩粉幼,弹性十足,饱饱满满的一手握不完全,他隔着红色文胸按压着,左手继续撩拨她的短裙,已经坚挺起来的巨龙隔着柔软的布料顶在她平坦柔软的小腹上,兽性使他想狠狠地拥有她,进入她,让她**,让她在自己的胯下屈服。



    可是他知道这不可能,至少现在还不可能,不然自己那一大群老婆可就要守活寡了。



    欧冶静怡按住张霈在自己身上作恶的色手,娇喘连连,媚声道:“好弟弟,不要使坏了,不然你小情人可有危险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临夏新闻  商洛论坛  淮安新闻  郑州地图  黄冈旅游  潜江地图  昭通时尚  长沙娱乐  商洛学习  襄樊学校  汕尾论坛  咸阳论坛  盘锦学习  酒泉论坛  松原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襄樊旅游  三亚论坛  林芝地图  乌海旅游  湘西旅游  迪庆旅游  重庆学校  松原时尚  桐城学习  中山时尚  北海资讯  汕尾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铜川学习  七台河时尚  海口新闻  那曲地图  伊犁学校  湘潭学习  眉山旅游  湘潭学习  郑州旅游  伊犁学校  嘉峪关旅游  钦州学习  湘西旅游  咸阳论坛  南通时尚  南通时尚  合肥学习  广安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西安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