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三十八章 软玉温香 错吻佳人

第三十八章 软玉温香 错吻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舍看着张霈,郑重其事的说道:“其实贫僧对这个凶手一直有所怀疑。从种种迹象来看,燕京血案的凶手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杀人狂魔,我怀疑对方是域外邪教,拜火教的人。”



    “摩尼教?”张霈低声重复两遍,心中暗忖老黄原作中有这个教吗?



    不舍缓缓点头,露出似欢愉似痛苦的神色,语气微微有些沉重道:“实不相瞒,拜火教是个神秘的邪教组织,贫僧也只是一个很偶然的时候,从……从一个故人那里听说的。”



    苏寒玉并未留意不舍转瞬即逝的神色变化,张霈却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域外邪教,既然未曾在祸害中原,那肯定是从域外来人口中得知,再联系到不舍说话时的神情,张霈几乎可以肯定,有关“摩尼教”的事,一定是他老婆谷凝清告诉他的。



    不舍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当中,一字一句道:“摩尼教,又名是‘拜火教’,该教中人自称明教,而中土人士则称之为魔教。该教位处关外,势力雄踞西域,号称教众十数万。总坛波斯,关外只有蒙古魔师宫有势力和能与之抗衡,中土武林虽有心将之歼灭,但一来路途遥远,二来教中高手如云,单是教主火云邪神,便号称即位以来未尝败果,而麾下的十二宝树王,圣女也是个个功力通玄,足以匹敌各大派掌门的人物。总算拜火教不耐关内环境,又忌惮中土近百年内不世高手叠出,因而未曾内犯,双方得以相安无事。”



    “火云邪神!难道竟然真有平这号人物?”张霈全身一震,喃喃自语道:“不是说波斯明教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修炼法决不慎丢失,教派没落了吗?怎么会如此强悍。”



    “我怀疑凶手就是拜火教的人。”不舍睁开眼睛,脸上神色古井不波,道:“不过这些眼下都还只是我的猜测。”



    张霈听完后,眉头紧蹙,沉声道:“只有抓住这个凶手,所有的疑问都将迎刃而解。”



    苏寒玉美眸圆睁,瞪了张霈一眼,没好气道:“你只会说废话,如果能抓到人,我们还在这里说这么半天干什么?”



    “要说的,刚才我已经说完了。”张霈微微一笑,道:“而我现在要做的是,帮你把程水若的失踪之谜搞清楚。”



    “不必了,你又不是捕快,懂得什么破案?”苏寒玉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如连珠炮般又快又急道:“还是不劳烦张公子了,你可以离开了。”



    不舍微笑不语,张霈却是又好气又好笑,一个黄毛丫头居然敢说自己这个后世穿越时空而来,看过《名侦探柯南》和《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人不会破案,自己最多也就是没有时间而已,理论知识可是相当丰富。



    张霈嘴角微微向上泛起一抹翘弧,微笑着挑衅道:“既然你说我不会破案,好,你可敢和赌一赌?如果我能马上解开程水若离奇失踪的谜团呢?”



    “你?”苏寒玉上下打量了张霈一阵,翻翻白眼,冷声道:“赌就赌,我有什么不敢。”



    张霈眼中闪过狡黠之色,似笑非笑道:“如果你输了……”



    苏寒玉想都未想,胸有成竹道:“你要是真能破案揭谜,随便你要怎样都行,条件任你开。”



    条件任我开?口气真不是一般的大,不知道她能不能给我弄张在朱元璋三宫六院畅行无阻通行证?张霈咳嗽一声,很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走到她身边,声音细若蚊蝇道:“苏姑娘,你的腿曲线真美,如果我赢了,可知可不可以让我仔细欣赏一下?”



    苏寒玉看张霈走到自己身边,眉头一蹙,强忍着没有发作,不过刚听他说了半句,俏脸滚烫,霞飞双颊,想到那晚他对自己所做的“恶行”,芳心又羞又恼,嗔骂道:“就算你不是燕京血案的凶犯,也是一个淫贼。”



    不舍摇了摇头,微笑着看了二人一眼,抬头望向天上明月,眼中却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她如此回答,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有答应?张霈潇洒的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笑道:“事情说穿了其实很简单,程水若根本就没有进入马车,所以大家追丢了人一点也不奇怪。”



    “我还以为你要发表什么高论,原来也不过如此。”苏寒玉美眸闪烁,讥讽道:“程水若明明被那黑衣蒙面人扔进了马车的车厢,这是很多人亲眼所见,他们都可以作证,难道这些人串通好了一起撒谎?”



    张霈微微一笑,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不紧不慢缓声道:“他们看见的只是闯出房间的黑衣蒙面人肩上扛着‘程水若’破窗而出,听见了她的声音,并未看清她的容貌。”



    “声音?容貌?”苏寒玉很快便抓住了张霈话中的关键词,脸色微变,有些反应过来了,低声道:“难道说……”



    不舍眼中闪过明悟之色,点头道:“有道理。”



    张霈并没有卖关子,继续道:“我刚才问过了,当那黑衣蒙面人掠出厢房的时候,夜色朦胧,众人看的并不真切,头发披散下来,挡住容貌,只是感觉衣着服饰相似而已,于是心中就先入为主的认定对方挟持的人是程水若了。”



    苏寒玉柳眉微蹙,出言反驳道:“但如果黑衣蒙面人没有绑架程水若的话,那她发出的呼救声又是从何而来呢?”



    张霈笑了笑,眼睛饶有兴趣的在苏寒玉身上肆意观风赏景,直到她玉容微变,方才笑道:“呼救声自然是程水若发出的。”



    苏寒玉娇躯一震,也不在意张霈看的自己心里发毛的眼神了,脱口而出道:“你是说,黑衣蒙面人就是程水若?”



    “没错。”张霈掷地有声道:“程水若先在房里换上黑衣蒙面人的装束(其实她根本是穿着夜行衣从王员外府邸回来的,不过张霈并未言明),然后扛着木偶假人冲出厢房,自编自导了这出在众目睽睽下被人绑架的骗局,而这马车正是她变戏法的重要道具。”



    苏寒玉皓首微颔,美眸明亮,插口道:“难怪入水之后便寻不着了,原来她根本不再水里。”



    站在她身旁并未退开的张霈不着痕迹的秀吸着苏寒玉娇躯散发的淡雅幽香,说出心中想法:“借水而遁,掩盖证据,不给追踪者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出戏就这样收尾了。”



    苏寒玉银牙暗咬,似乎很是愤怒,冷声道:“车把式带着假人潜水遁走,神不知鬼不觉,这真是一个狡猾而大胆的计划。”



    “这个计划并非有多深奥。”张霈笑笑,和名侦探柯南还有金田一杀人事件薄里面讲述的那些密室杀人案比较起来,完全不入流,咳嗽一声,他好整以暇道:“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利用人们惯性思维的心理诡计而已。”



    “啪啪……张公子果然聪慧绝伦,这的确是合情合理的解释。”不舍不禁抚掌赞叹,笑道:“苏姑娘看来也赞同张公子的说法。”



    听了张霈的推断,苏寒玉本来正不自觉的跟着颔首表示赞同,可是一听不舍这话,瞬间俏脸胀红,莲足一跺,娇嗔道:“谁赞同他了?这不过是他的推测而已,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舍哑然失笑,不着痕迹的将话题转开,道:“张公子,以你看程水若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不舍大师说燕京血案的凶手很可能是域外魔教人,那么程水若很可以就是这个组织的人。”张霈灿然一笑,脸上云淡风轻,其实在他心中早已知道程水若就是凶手,推理起来比旁人更自信,“她煞费苦心设下这个骗局,八成是为了避人耳目。”



    “空口白言。”苏寒玉看张霈得意洋洋,尽在掌握的样子,忍不住道:“你要怎么说都可以。”



    张霈笑道:“等找到了程水若,这一切不就都清楚了。”



    苏寒玉白了张霈一眼,没好气道:“说的好听,就算知道是她在搞鬼,但燕京城人口众多,客来商往,要想找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张霈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缓缓道:“若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有个人很可能知道她的藏身之地。”



    苏寒玉明眸一亮,惊喜道:“是谁?”



    张霈自信道:“那位聚宝斋的少主,李亮。”



    “李亮?”苏寒玉睁大美眸,追问道:“他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窝藏凶犯?难道他们是同谋共犯?”



    “这个倒不一定,程水若只要告诉李亮,自己不想待在妙玉坊了,想过另外的生活,凭她妖娆妩媚的绝代风华,勾勾手指头,李亮不就上钩了。我刚才去打探过,李亮是本城中追求程水若最热烈的人之一,可是程水若被绑架至今,所有对她心仪的客人都十分关心,不停的到府衙或没妙玉坊来打探消息,只有李亮一个人从未露过面。”



    苏寒玉美眸终于正视张霈,道:“因为他知道程水若并没有被人绑架,知道她现在安然无恙,所以根本没必要白费力气。”



    “完全正确。”张霈眼中浮出一丝戏谑神色,挪揄道:“苏姑娘真是高见。”



    苏寒玉俏脸一红,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向外走,冷声道:“好,我这就去找他要人。”



    不舍微微一声,叫住了心急火燎的苏寒玉,对她说道:“苏姑娘,你就这样公然去要人,无凭无据的,李亮在燕京也是有名望的大家族子弟,他岂会老实承认?”



    “那该怎么办呢?”苏寒玉身形一滞,撅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眼睛却不自觉地瞟了张霈一眼。



    张霈目光闪动,沉声道:“我想程水若藏身的地方,十之八九是李亮提供的,但一定不会在他自家府宅里。”



    “这是为什么?”苏寒玉奇道:“把程水若接回自己府宅不是更方便吗?”



    “李亮现在还未正式娶妻纳妾,却要先把这样一个名妓接回家来,总会觉得心虚,以后他心中认定的这出闹剧事发,面子上也不会好看。”张霈邪笑一声,微笑道:“所以他宁可放在外面金屋藏娇自在些。”



    苏寒玉美眸狠狠剜了他一眼,玉容微沉,冷笑道:“你们男人果然一个个都是花心鬼。”



    张霈尴尬的咳嗽一声,道:“李亮追求程水若那么长时间,如今佳人送上们来,他肯定会忍不住会去找她,只要到他府邸门外埋伏,等他出来时,暗地里跟踪就可以了。”



    不舍颔首道:“这主意不错,有张公子出马,一定能缉拿凶犯。”



    话还没说完,苏寒玉柳眉扬起,娇嗔道:“我才不要和这坏蛋一起去,不用他碍事,我一个人就能抓到程水若。”



    “苏姑娘,你……”不舍还待开口,苏寒玉却执拗道:“不,不要!哼,这个色色的家伙,我才不想跟他在一起。”



    她担心不舍再劝,嚷道:“多谢不舍大师好意了。”



    娇音在耳,苏寒玉已纵身跃起,施展轻身功法闯了出去。



    不舍苦笑着叹了口气,苏寒玉的师傅知道这个宝贝徒弟的脾性,要自己多多照顾他,可是如果事情真的关乎拜火教,那她此行……



    “老实说我还真有点欣赏苏姑娘了。”张霈望着她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的背影,微笑道:“这样率真的女孩子,可真不多见。”



    不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忧虑道:“但如果真的牵涉到域外邪教,苏姑娘怕会有什么危险。”



    张霈静静的听着,不知说什么好,心中暗忖:“有危险你不会出手吗?你可是八派联盟倾全力打造的第一种子高手。”



    “既然有张公子在,相信苏姑娘不会什么危险,贫僧就先走一步了。”不舍忽然凝视着他,一本正经的道:“张公子,若是以后有空,可往少林一行。”



    张霈闻言一怔,不舍已经站起身来,缓步离开了,只剩下他自己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夜色淒迷,浓墨般的夜色笼罩着巍峨的燕京古城,万籁俱寂。



    李家的府邸仿佛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在瑟瑟秋风中发出轻微的呻吟,这燕京巨富的府邸在朦胧的夜色中却仿佛只是一个病人,只能在黑暗中痛苦中叹息、等待、沉沦……



    苏寒玉娇躯瑟缩了一下,虽然她内功不弱,但还未达到真气外放的境界,如今是真切的感受了秋夜的寒意。



    冰冷的夜风吹在身上脸上,就像是能她地穿透肌肤,刺入血管里一样。



    现在,苏寒玉正隐藏在李家府宅之外,一颗十余丈远的梧桐树上,宽大繁茂的密枝阔叶把她整个娇俏的身子都遮掩了起来,夜色朦胧,视线不及,很难被人发现。



    她已经潜伏在这里,守株待兔有一个时辰了,在凛冽的寒风和凄迷的月光中,形单影只的苏寒玉心中隐隐泛起一阵难言的失落和惆怅。



    骄傲自尊的她拒绝了张霈的帮助,苏寒玉是一个坚强勇敢的女人,当然有独自面对种种艰难困苦的觉悟,怎么能去依赖那个可恶的男人?



    想到张霈,想到那一晚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苏寒玉就气的几乎咬牙切齿,……



    月陨日升,星光正在逐渐的黯淡,眼看天快要亮了。



    苏寒玉又冷又饿,疲乏欲睡,实在有些撑不住了,整夜都聚精会神的监视着李府的她感觉自己的肚子都在“咕咕”抗议了。



    咬牙坚持了一会儿,苏寒玉终于熬不住了,她闭上美眸,脑海里却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九品莲花煲、红烧蹄髈、碧水焖老鸭、清蒸鲈鱼、秘制腌干肠、口味酱牛肉、卤水豆干、八宝糯米粥……



    突然,苏寒玉的瑶鼻微颤,鼻端飘入传来一阵诱人胃口大开的香味,她倏地睁开美眸,惊讶的看着张霈正身法迅捷,悄无声息的落到了自己身边的树干上。



    就在这一瞬间,苏寒玉忽然鼻子一酸,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



    女人就是容易感动,苏寒玉感觉天不再寒冷,风不再刺痛,一股很温暖的感觉涌遍全身。



    看着手里拎着几样燕京城特有的名小吃的张霈,苏寒玉故意沉着俏脸,柳眉一挑,道:“你来干什么?”



    张霈微笑不语,将手中的小吃递给苏寒玉,她本想矜持一下,可是食物的香气实在太诱人,转过身独自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苏寒玉感到周身的热量回来了,吁了口气,咬着嘴脣,很坚决的低声道:“嗯,多谢你给我送来吃的,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一个人能行,不要你多管闲事。”



    “都被人欺到身后了才察觉,还说什么自己能行?”张霈又好气又好笑,摊开双手,笑道:“这颗树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要我离开,我非要在站在这里,你若不满意的话,大可出手。”



    苏寒玉银牙咬碎,知道自己不是张霈对手,羞恼地挥了挥粉拳,威胁道:“那你不要靠那么近,离我远点……”



    话音未落,张霈却闪电般突然伸手,拉住她的皓腕,把她整个身子扯地向下一低,隐入枝叶更茂密之处,压低声音道:“有高手来了,小心。”



    苏寒玉心中惊诧,急忙屏息静气,从枝叶缝隙间向外望去,紧张慌急之中,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和这个男人几乎是贴抱在了一起。



    可是四下查探一番,苏寒玉却感觉自己几乎气炸了肺,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蚊唱虫鸣,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哪有什么高手?”苏寒玉突然娇躯一震,感觉到自己和张霈竟是保持着一个暧昧的姿势,挨的如此之近,俏脸绯红,娇叱道:“你骗我……你这个流氓无赖,想占我便宜……”



    怒火中烧的苏寒玉反手握着白玉扇朝他打去,但眼明手快的张霈却轻松躲开了。



    “我没骗你,真的……”张霈话未说完,小腹被膝盖重重撞了一下,这丫头下手还真狠,估计是不好意思,不然如果她的膝盖再向下那么一点……



    张霈闷哼一声,压低嗓音,急切道:“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骗……”



    苏寒玉两只手都被制住,挣脱不得,青春健美,窈窕婀娜的丰腴娇躯被紧紧挤压在树干上,连动都没法动,她芳心羞怒,头脑发热,就什么都顾不得了,檀口微开,眼看就要大声痛骂……



    张霈来不及多想,关键时刻又没有第三只手可用,嗯,第三只脚他倒是有,不过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合适。



    急忙低下头,张霈竟自己的嘴封住了苏寒玉那两片娇艳欲滴的唇瓣。



    苏寒玉猛地瞪大美眸,冲到喉间的愤怒骂声全被堵在檀口中,只觉天旋地转,脑袋里一阵发晕。



    刚才竟然用膝盖撞我,现在先收点利息回来,张霈顶开苏寒玉银牙把守的唇关,舌头滑入了她的香润的口腔。



    苏寒玉拼命挣扎,不停地侧过脸去,同时想把他的舌头吐出来,但他的舌头就像有了沾性一般,怎么吐也吐不出,反而越来越深入。



    张霈那灵活的舌头在苏寒玉的香润的檀口中,肆无忌惮的横行着,最后挑出她的丁香软舌,吸进自己的嘴里,吞津饮液,用力吮吸起来。



    苏寒玉只感到一阵晕眩,心都快要被张霈吸了出去,全身一阵发软,不过挣扎却更加激烈。



    此时的张霈心中那兴奋感真是无法用任何言语描述,苏寒玉那腰肢无比细长,扭动起来使人忍不住热血沸腾、兴奋莫名,那高耸的苏醒不但看起来丰满,即使隔着彼此的衣衫,挤压起来依然可以清晰地感到她那挺立的巨峰是多么的弹性十足。



    随着她的挣扎,那高耸的乳峰也在张霈胸膛上不断摩擦,使得他性欲高涨,差点不能自持。



    不过张霈并未能享受多久,苏寒玉拼命扭腰摆头,想要挣脱,却被他紧紧压住,怎么也挣脱不了。



    惊怒交集之下,苏寒玉眼神一冷,洁白的贝齿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这个时候就算天魔金身都不顶用,张霈的嘴唇立刻被咬破,痛得连脸部肌肉都扭曲了,但却一点也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把她柔软的双唇封得更紧。



    微咸的、温热的、带着点点猩味的血液涌进了苏寒玉的香润的檀口……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汕尾论坛  辽源地图  大庆论坛  重庆学校  七台河时尚  四平时尚  赤峰新闻  重庆学校  益阳资讯  徐州旅游  眉山旅游  金华娱乐  眉山旅游  伊犁学校  徐州旅游  淮安新闻  金华娱乐  桂林学校  湘西旅游  潜江地图  潍坊资讯  贵港资讯  咸阳论坛  安阳旅游  佳木斯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思茅新闻  佳木斯论坛  三明时尚  襄樊学校  桐城学习  南通时尚  海西论坛  临沂资讯  张家口时尚  中卫资讯  泸州学校  抚顺学习  张家口时尚  许昌学习  深圳学习  襄樊旅游  衡水新闻  黔南地图  徐州旅游  深圳学习  黑河地图  郑州旅游  乌海旅游  盘锦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