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 第四章 重逢激情(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色漆黑如墨,月光清冷,遍洒华夏神州。



    张霈一行人终于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武昌府。



    武昌府内城,一座气象万千的华美山庄,门前蹲着一对石狮,显得格外气派。



    正是张霈倾巨资打造,令韩府大少爷韩希文好奇不已的东溟别院。



    东溟别院包括府邸和花园两部分,总面积达三公顷,其中花园面积五千平方米。



    府邸分为中、东、西三路,史贯穿着四合院组成。中路的建筑是花园主体。花园的正门五开间,进门后是一块高五米的太湖石,称做独乐峰,后面的大厅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中轴线最后的建筑是倚松屏,是消夏纳凉的好地方。



    东路主要建筑是大戏楼,建筑面积三百平方米,建筑形式是三券勾连搭全封闭式结构。厅内南边是高约一米的戏台、厅顶高挂宫灯,地面方砖铺就。



    西路的主要景观是湖心亭,以水面为主,中间有敞轩三间,是观赏、垂钓的好地方。水塘西岸有“凌倒影”,南岸有“浣云居”,园中叠石假山,曲廊亭榭,池塘花木,轩院曲回,风景幽雅。有20余处景区,掩映在奇花异树、怪石修竹之间,极工尽巧,精美入画。



    其实这只座山庄别院是张霈东溟派在武昌落脚的据点而已,真正的东溟派总部坐落在一处郁郁葱葱的连绵山脉之中。



    山庄依山势而建,不但具有江南园林的构思巧妙,把山庄和山势完全融为了一体。



    整个东溟山庄规模宏大,背靠群山峻岭,气势巍峨,侧依奔流而下的绿色栏江,龙盘虎踞,气象森严。



    主殿东溟殿坐落全府核心,左右是四个偏殿,各有一条约三十丈长的廊道相连,巧夺天工,其间是无数珍奇罕见的奇花异草,府前护沟深广,引进栏江的水流,成为天然的屏障,往山庄唯一的途径是一条直通正门的大石桥,宽敞至可容四马并驰,鬼斧神工,气势磅礴。



    东溟山庄占地五万平方米,环绕山庄婉蜒起伏的围墙长达千米,内有天然景观数十余处。拥有殿、堂、楼、馆、亭、榭、阁、轩、斋、寺、等建筑百余处。



    这浩瀚工程量当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如今耗去财力无限也就完成了外围建筑十之一二,内里乾坤只见规划,并未动工,真正的东溟山庄选址、修建及其相关详事容后细表。



    三两奢华车架,数十铁骑如潮水般奔向东溟别院,卷起了漫天尘土,强悍的马蹄声把宁静的月圆之夜惊碎,地动山摇。



    悄然进入东溟别院,现在时已入夜,张霈不欲惊扰众人休息,吩咐下人不要大张旗鼓,把他已回来的消息告诉他人,同时把管家叫来,其他一切等明日天亮再说。



    诸女车马劳顿,加上一路之上与张霈胡天胡帝,如今终于回到东溟别院,全都休息去了。



    张霈端坐客厅,盏茶工夫,一位中年女子进入厅中,盈盈施礼,柔声道:“见过主人。”



    在他眼前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美貌**,肌肤如雪,容貌甜美,沉鱼落雁的如花娇靥,一袭青衫素雅飘逸,裹着她婀娜多姿的身体,并把她的脸映得娇媚无比。



    一双如水的眸子饱含秋水,更精彩的是一双黑黑浓浓的眉,女子的眉很少有这般英气勃勃的,看起来好不威风,并且眉毛有致,有眉锋。她的鼻挺、直、秀气,直直的鼻梁衬托下,鼻头到鼻翼的曲线十分别致美观。



    没想到自己的管家竟是如此一位风韵犹存的绝色尤物,张霈收回在薛紫凝的丰胸美乳,纤腰硕臀扫射的目光,咳嗽一声,笑道:“请问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其实说老实说,按这美貌**的年龄来看,称呼她为小姐确实有些言辞欠妥,但是张霈她既然是自己的手下,而自己一时之间又不知她的名字,按照前世的习惯,他是该叫声阿姨的,但是话到嘴边,他却临时换了词。毕竟时代不同,习惯也应该有所改变。



    美貌**淡淡一笑,如同一朵骄傲的牡丹,轻启樱唇,笑道:“主人折煞奴家了。”



    她自我介绍一番,张霈知道了这个**管家名叫梅姨。



    梅姨看着那张几乎毫无瑕疵的英俊脸庞,对于他这样漂亮的人儿怎么看怎么喜欢,若不是两者身份天差地别,她倒想勾引一番。



    随意和梅姨闲聊了几句,张霈已然了解整个别院的情况,当听说曾有人前寻衅滋事,张霈眼中冷光一闪而逝。



    诸事问毕,张霈站起身来,淡淡道:“带我去我的卧室,这几天赶路累了,我想早点休息。”



    梅姨见张霈不怒自威,当下不敢怠慢,也不敢多嘴,急忙领着他去事先准备好的卧室。



    回到卧室,张霈洗漱一番,感觉神清气爽,通体舒泰。



    张霈嘴角泛起一丝邪笑,施展身法,在黑暗之中潜形前进。



    沿途避开碰上的巡更护卫和隐藏在暗处的秘卫,照着方才从梅姨那里得知的诸女的住所分布,潜行到西一座清幽的小院。



    独院四面院墙颇高,四下里幽深静谧,奇花异草,远离喧哗,确是静心养气的好去处。



    张霈不愿惊动院子门口把门的几个护卫,悄悄走到院墙根下,猛提一口丹田真气,双臂振处,腾身一跃飞上院墙,伸手在墙顶上一搭借力,身子便翻过院墙,轻飘飘下地。



    他尚未完全站稳,猛见寒光一闪,一截冰晶也似的剑锋刺已至眼前,张霈当下疾速旋身滑步,避开敌人来袭之招。



    对方一剑走空,借着屋内昏光已看清了他的面貌,惊“咦”了一声,急忙收剑下拜。



    张霈见眼前是个二八年华的青衣美女,正是单疏影身边贴身侍女春兰,他一摆手,压低声音道:“莫要出声,别惊动了门口那些护卫。”



    乖巧可人的春兰便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拜见少主”之声收了回去。



    张霈邪笑一声,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深深地吻上了她的双唇,两人舌儿缠绵,津液互吞,美妙无边。



    春兰娇喘着偎在张霈怀里,欲笑还颦,满脸嗔色,杏眼斜睨,眉梢儿吊起的眼角,似有万般的风情,真个是“眉挑不胜情,似语更销魂。”



    良久唇分,张霈伸手指了指着屋内,用意不言自明,自是询问单婉儿睡了没有。



    春兰轻摇臻首,眸子里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光芒,眼前的人不但是东溟派的少主,监院,更是她的男人。



    张霈微微一笑,伸手在她丰满硕挺的雪臀上轻轻捏了一把,春兰含羞答答,妩媚一笑,翩然离开。



    快步走上前去,张霈游目四顾,只见屋子里灯光朦胧,满屋的陈设素雅洁净,不带一点烟火气,最夺人眼目的是那一株株开着淡紫色花瓣的蝴蝶兰,在月光下就像一群跳舞的紫蝴蝶。



    屋里另有一个服侍的侍女,她惊见一人突然冲进屋子,震骇得合不扰嘴,就欲惊呼出声,待看清来人,心中方定,俯身要拜。



    “嘘……”张霈急忙伸出食指,竖于唇前,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接着挥手示意,让她不要惊动单婉儿,自己悄然那离开。



    秋菊含羞点头,盈盈一礼,便垂首而退。



    张霈穿过正堂,向侧首厢房内打眼望去,只见单婉儿独自坐在小轩窗之前,纤手支颐,托着香腮儿,幽幽的凝视窗外,也不知在想什么。



    一身锦缎霞帔包裹着浮凸曼妙的娇躯,云髻高盘,身姿纤纤,柳腰窄窄,娇柔宛如弱不胜衣。



    她凝眸望远的神情既飘逸又高洁,直如从画里走出来的月宫仙子,清丽绝俗,身畔应有白兔桂枝相伴,不染凡尘之气,美得幽远,美得渺茫。



    “婉儿,我回来了……”张霈深情的柔声呼唤,眼神透出温柔之色。



    单婉儿娇躯猛然一震,缓缓转过螓首,一双妙目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渐渐的,单婉儿目光中惊诧变成了惊喜,她颤巍巍站起身,檀口发出一声欢呼,快步冲他扑了过来。



    张霈心中欣喜,张大双臂,将单婉儿迎入怀中。



    不等她说话,张霈双臂紧紧紧环拥着她美绝人寰的娇躯,大嘴下凑,堵了她红滟滟的樱唇,就是一通狂吻,使她刚刚张口欲言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张霈吻住单婉儿牡丹花瓣似的柔嫩朱唇,疯狂地又吸又吮,用舌头挑逗起她的丁香小舌,抵死追逐缠绵,浑然忘我。



    单婉儿湿润娇嫩的香唇柔软得令人心荡神摇,张霈如饥似渴吸吮起来,舌头往她香润檀口深处探去。



    她柔软的香唇就像崩溃的河堤般任凭张霈扣关入侵,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呜咽的任由她的舌头在自己香润的檀口中肆意的搅动翻卷,兴风作浪,舔舐着湿润口腔里的每一寸柔嫩。



    转瞬之间,原本矜持羞涩的单婉儿已经沉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不能自拔,她主动伸出自己柔嫩的丁香小舌,和张霈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纤柔藕臂缠在他的颈项上,娇躯酥软乏力,却是灼热滚烫。



    单婉儿开始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只觉整个世界彷佛都在旋转,而自己心爱的男人正把如潮水般的幸福和快乐源源不断的通过彼此紧密贴合的嘴唇输送进入她滚烫灼热的娇躯。



    高耸丰满的双峰紧紧贴在张霈结实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内心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



    这一通热吻,直吻到单婉儿喘不过气来,方才恋恋不舍罢休。



    张霈抬起头来,见她绝世容颜清减了好些,内心一阵阵揪心绞痛,紧紧搂着她,凑到她耳畔,柔声蜜语道:“婉儿,我的好婉儿,这些日子有没有想我?”



    单婉儿在他怀中仰面望着他,抬起一只纤纤柔荑,轻轻的在他脸上摩挲,梦呓般喃喃道:“霈儿,真的是你?”



    “当然不是作梦,我回来了,你摸摸看,作梦能做到这般真实吗?”张霈活像一个献宝的小孩子,微笑道:“你摸你摸,我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吗?”



    “自你走后,我日日挂念,夜夜期盼,望你早日无恙归来。”单婉儿唇角缓缓牵拉出一丝甜美的笑意,轻声喃喃道:“人家好几次都梦见你,到得后来,我也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真实了。”



    “我真的回来了,不是梦,不是。”张霈心里又是温暖,又是心疼,“亲亲好婉儿,我也好想你,刚一回来,我就忍不住来看你了。”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深圳学习  烟台论坛  林芝地图  天门时尚  西安娱乐  许昌学习  西安新闻  大兴安岭论坛  连云港旅游  济宁新闻  大庆论坛  泸州学校  徐州旅游  盘锦学习  衡水新闻  六安论坛  湖州旅游  阿拉尔地图  金华娱乐  钦州学习  桂林学校  临汾新闻  乌海旅游  昭通时尚  十堰论坛  临沧新闻  大丰地图  嘉峪关旅游  益阳资讯  湘潭学习  郑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徐州旅游  吴忠旅游  广安学习  广安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那曲地图  那曲地图  桐城学习  赤峰新闻  思茅新闻  三亚论坛  喀什资讯  三明时尚  潜江地图  钦州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重庆学校  襄樊学校